手机上阅读

第154章被灭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4章被灭口

    我警惕的打量着前面的两人,看他们的穿着倒像是本地人

    ,那女人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眼神其实是淳朴的。倒是那个

    男人,戴着墨镜,看不出什么,他时不时也会通过后视镜观

    察我,嘴角是辨不出意味的弧度。

    后备箱的声音突然消失了,看他们两人不像是那种会杀人

    的恶人,我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会不会是里面放着什么东

    西,随着车身的颠簸而摇晃,剐蹭到车内壁才发出那种声音。

    我手里还握着手机的,如果他们真的杀了人,该直接呼

    啸而过,哪可能还停下来带我一程。

    这么想着,我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些。

    然而没过一会儿,车子近乎匀速行驶毫无颠簸的时候,

    后面又响起一阵毫无节奏的声音,依然像一只手扒拉着车内壁

    ,不过比之前的节奏更为剧烈了,那感觉像是,抽搐?

    这一次前面的人也听到了动静,那女人的表情依旧是波

    澜不惊,倒是那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嘴角的线条逐渐变得

    冷硬,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突起,大概是在思考接下来要怎

    么处理。

    就在这时,曾煜的电话打了进来,墨镜男通过后视镜看着

    我,我开始紧张了,握着手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踌躇

    之际,墨镜男悠悠的开口,  “美女,怎么不接电话?”

    他声音很沉,就一直盯着我,等我接电话:

    我深吸一口气,接了电话,当即吼了一声,“不是叫你

    别给我打电话吗?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别再找我了!”

    电话那边蓦地一怔,静默了良久,才听到曾煜低沉的问,

    “发生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

    “我已经不爱你了,我在哪跟你有关系吗?”我不敢用正

    常的口吻跟他说话,怕他问的我没法回答,所以才答非所问,

    相信他一定能明白我话里的玄机。

    “你有危险?”曾煜声音微沉,电话那边的风声很大,

    依稀有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我咬着牙点头,“列!我就是想甩了你,就算告诉你我在

    西藏又怎样,藏区这么大,你能找得到我?”

    “你是不是在去贡嘎的路上?”曾煜一下就猜到了我的位

    置,让我心生一喜。

    “是又怎样!”电话突然被挂断了,我只能自己把苦情的

    台词讲完,  “我现在就把你拉黑。”

    我举起手机,假装是在拉黑‘列方’的电话号码,其实戳

    开微信,以最快的速度给曾煜发了个定位。

    墨镜男悠悠的转脸,沉声问道,“跟男朋友分手了?”

    我调整自己的情绪,用伪装的悲伤掩盖了真实的紧张,“

    他出轨了。”

    男人似是恍然,“难怪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那么激动,

    分了就分了,多大点事,男人哪儿没有,我们藏族的男人就很

    好……”

    他后面长话连篇的吹嘘藏族的男人多么珍惜老婆,其实在

    上次来拉萨的时候.就列藏族的一些当地风俗了解过一些。

    西藏地广人稀,男女比例相差很大,而且经济相列内陆

    沿海地区要落后许多,僧多肉少的情况导致他们很难一夫一

    妻,有些贫困家庭娶不上媳妇的,甚至几个兄弟共用一个老

    婆,这在一些小镇上是很常见的现象。

    在我们传统的思想里,多半能接受一夫多妻,很难能理解

    一妻多夫。可能你们会觉得几兄弟共享一个老婆,那家里不是

    乱套了,其实不然,很多时候他们比上海表面的一夫一妻要

    和谐的多。

    墨镜男说,他们藏族的男人在娶媳妇的问题上舍得花钱,

    他举了个他兄弟的例子,说是在尼泊尔买了个老婆,花了75

    万尼币。乍一听很多,折合成人民币也只有五万而已。

    我没什么心思听他说这些无边无际的话,手里紧紧地握

    着手机,因为墨镜男压根就没看我手机,所以我开了实时定

    位,这样曾煜就可以实时追踪我的位置。即便是真的出什么

    事,他也能第一时间找到我。

    墨镜男还在说他兄弟的那个尼泊尔老婆,不停地吹嘘那

    洋妞有多正点,长得好关键身材还好,还听话,他兄弟把她送

    给谁,她就跟谁,一句怨言都没有。

    他还咋舌,“这要换成你们那儿的姑娘,八成能上房揭瓦

    了吧。”

    车子快进入贡嘎的时候,会路过一个边防站,所有的车

    辆都能接受检查。这男人估计是聊天给聊忘了,嘀咕了一句忘

    了拐弯了。

    眼前着前面落了杆,边防兵从亭子里走了出来,吹了一声

    哨,墨镜男当即打转方向盘,急速掉头。

    “停车!给我停车!”边防兵的哨子猛吹,墨镜男一角

    油门往回行驶。

    在他掉头的时候,我有冒出过跳车的念头,可低头看了一

    眼定位,他往回行驶的话反而能更快和曾煜碰头。

    车速平稳之后,我主动和墨镜男攀谈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们这儿的男人经常从外地买媳妇吗?”

    墨镜男笑了一下,  “我媳妇就是买的,新疆的,一万块呢

    “……”即便这样说,那个女人依旧脸色寡淡,目光平

    视着前方,最多因为强烈的太阳光微微眯一下眼。

    “除了听不见,其他都挺好的,其实听不见也挺好,不

    吵不闹,安静。”

    原来是这样,我又看了那女人一眼,风沙从窗户吹了进

    来,她伸手挡住了眼。

    隐约看见前面有辆军绿色的车,低头看手机,曾煜的位

    置离我越来越近。

    墨镜男也看见了,他好像能认出部队的车,在两辆车即将

    交会的时候,他猛然打转方向,眼看就要扎进旁边的小道,

    突然一声枪响,好像是打中了车子的某个轮胎,车身失去了

    平衡,斜斜的往前冲。

    紧跟着又是一枪,子弹从前车窗飞了进来直接击中了墨镜

    男的胳膊,急刹过后,车子迫停在了路边。

    墨镜男推开车门就往山上跑,子弹接连打在他身后,最

    后是小腿中了一枪,好容易爬上小山丘,整个人又滚了下来

    那个女的从头到尾静坐着不动,依旧是面无表情。

    曾煜跳下车,几步过来拉开了我的车门,将惊魂未定的我

    从后座上拽了出来,“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别出门,为什么就

    是不听!”

    跟曾煜一起的还有两个边防兵,他们手里拿着武器,刚才

    那几枪应该是他们开的。一个人过去讲墨镜男给拖了过来,另

    一个人朝我们走过来,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了后备箱的车盖。

    我心有余悸,当即闭了眼,将脸埋进了曾煜的胸口。

    “居然有两只,妈的!”边防兵咒骂了一句。

    两只?

    我回过头去看,后备箱里躺着的并不是人,还是两只藏羚

    羊,其中一只已经死透了,还有一只前爪还在抽搐,圆黑的

    眼半眯着,就像人一样,等待着救赎。

    “我他妈一枪崩了他!”这个边防兵气的提了枪就冲向匍

    匐在地上的男人,被另一个边防兵给拦了下来,“别冲动。

    藏区生活久了的男人,身上的野性会更多一点,有时候还

    会偏向蛮性,曾煜就完美的拥有这两个点,野蛮、霸道。

    “跟我没关系啊,我只负责送货。”墨镜男开始求饶。

    “替谁送货,送去哪儿,说清楚,就放了你。”提了枪

    的边防兵还是挺狠得,一脚踩在墨镜男中枪的腿上,痛的墨

    镜男嗷嗷大叫。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脚踩得更加用力,还用鞋跟在枪口旋着,

    墨镜男冷汗涔涔表情痛苦不堪。

    “我说,我说!”许是忍受不了,他只能妥协。

    曾煜眯起眼盯着墨镜男,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他

    身上,他身体抖动的厉害,嘴唇也在颤抖,“是虎、虎哥…

    …”

    一声闷响,我什么都没看见,墨镜男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从他的脑后流出一大滩血,染红了那一片荒草地。

    我身上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光,曾煜及时扶住了我,

    伸手转过我的脸,“别看。”

    我能看见那个女人,扣开车门,从副驾驶下来了,像个

    行尸走肉一样一步步往她男人那儿走。

    “妈的,被灭口了!”提了枪的边防兵很是恼火。

    “虎哥?虎哥不是死了吗?”另一个边防兵提出质疑,

    曾煜眉头微蹙。

    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路虎车的身后,车上下来两

    个男人,一个是何司路,还有一个正是昨晚看见的唐队。

    “怎么回事?”何司路跑了过来,看到地上的惨状,下意

    识的皱起眉。

    “只是个送货的,问他替谁送货,说了‘虎哥’两个字,

    就被打死了,列方应该是在那个山丘上开的枪,射程这么远

    ,又这么精准,是个内行人。”边防兵如是汇报。

    “虎哥?”何司路一脸茫然,转向曾煜,“是年初追杀你

    的那个虎哥吗?”

    曾煜摇了摇头,“不清楚。”

    何司路将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小嫂子没事吧?”。没事。”我声音很轻。

    “没事就好,可把曾哥给吓坏了。”何司路列我说,“虽

    然这儿边防兵不少,但还是有很多潜在的危险,你还是听曾

    哥的话,别再出门了。”

    “嗯。”我点头。

    曾煜松开了我的手,走到墨镜男的尸体前蹲了下来,刚伸

    出手,唐队先他一步将手伸向了墨镜男的脑后,三两下抠出

    了一枚沾满了血的子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