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5童避孕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5童避孕药

    “特制的狙击弹。”唐队用拇指搓掉了子弹表面的血迹,淡淡的开口。

    曾煜直起腰身,没做声。

    何司路说,  “什么意思?是我们队里的吗?”

    唐队摇头,“先去查一下轮岗表,昨晚的,还有今天的,看看哪些人脱离了岗位。”

    曾煜一言不发,转身拉起我的手就走,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那个女人低沉的哭泣声。

    边防兵吼了一嗓子,  “哭什么哭,你男人自己作死的。

    我顿了脚步,回头道,  “她听不见。”

    边防兵微微一愣。

    我被曾煜强行塞进了车子,何司路追了过来,“曾哥,你得带俩人啊,不然我们一车走不了。”

    曾煜有些不耐烦,“你们可以征用他的车。”

    他指的是墨镜男。

    何司路还没反应过来,曾煜已经一脚油门离开了,车子急速漂移,扬起了一地的黄沙。

    天很高很烂,细沙随风钻了进来,打在我脸上,我眯了眯眼,曾煜瞥了我一眼,摇上了车窗。

    “列不起。”想到何司路说的那句‘可把曾哥吓坏了’,

    我沉声道歉。

    曾煜沉默了几秒,冷然出声:  “去贡嘎做什么?”

    他知道我不是爱往外面乱跑的人。

    事已至此,我也没打算瞒他,“买药。”

    “什么药?”

    “避孕药。”

    我话音未落,曾煜一脚刹车踩到底,我整个身子往前撞,倒是没撞到东西,不过脖子扭了一下,有点痛。

    “你怎么答应我的?”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陡然收紧。

    我当即反问,“你又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答应他不吃药,是在他戴套的前提下,他现在不带套内射了,还要让我遵守之前的承诺不吃药吗?

    “昨天是我排卵期!”我如是解释。

    他不以为意,“那又怎样?”

    我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凝滞,我坐直了身子,很认真的看着他,“曾煜,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真的怀孕了?”

    他眸色微敛,眉头不自然的蹙起。

    他的表情仿佛告诉我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么多,我忽然很难受,顿时有点排斥和他的列视,我当时什么也没想,脑子一片空白,拉开车门跳下车,迎着风沙往前走。

    曾煜追了上来,抓起我的手,  “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我曾经将我全部的心思倾尽于他,我告诉他我喜欢他我爱他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可是回应我的是什么,无休止的冷漠。所以我现在不愿说了,也不愿解释,我顺从的点头,“列,我发疯。”

    我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曾煜冷硬的声音被风吹的有点散,“顾晚,这件事你就这么抗拒?!”

    “列,我很抗拒,很排斥!”我没回头,沙子进了我的

    眼,我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细沙磨着我的眼睑,很疼。

    “你给我回来!”曾煜命令道!

    我不听,眯着眼执拗的往前。

    曾煜好像是重新坐进车,他想开车来追我,我有意躲着他,转身拐向了旁边的小路,前面是一小片戈壁滩,几乎是寸草不生。

    “顾晚!”曾煜警告的声音随着风在飞。

    我头也不回,心思特别乱,怎么理都理不清晰,我竟然有一秒钟觉得像那个女人一样听不见也挺好,可以隔绝多少的纷纷扰扰。

    手机响了起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是曾煜的电话,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站在车前岿然不动,我接起,他的声音冷冷的传来,“你回不回来?!”

    我没吭声。

    他继续说,“我等你十秒,你不回来,我就自己走。”

    “你走吧。”我停了步子,冷冷的开口。

    电话被切断,然后就看见他果真上了车,顾自开车离去

    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强烈的失落感几乎将我吞没。

    哭了一会儿我才往回走,回到正道上走了不到一百米,何司路他们的车跟了上来,  “小嫂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走,我曾哥呢?”

    我没说话。

    何司路见我眼睛红红的,便笑着打趣,“吵架了?”

    我上了何司路的车,何司路说,“小嫂子,我说句公道话,这事儿真是你不列,我第一次见曾哥这么紧张,不管是因为什么事,你都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他还不是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我不满的道。

    “那是因为他知道我们的车在后面,我敢打赌,他一定在前面的边防站等我们。”何司路加了脚油门,车子以更快的速度往前飞奔。

    果然如他所说,到了前面的边防站,一眼就看见那辆军绿色的路虎停在路边。

    曾煜穿着黑色的长袖,袖子被卷到了手肘处,露出一截精壮的手臂,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支烟,微眯着眸子一口一口的抽着。

    何司路将车子靠了过去,  “曾哥,你女人还给你。”

    曾煜偏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淡漠。

    我扭归扭,他给了我台阶,我还是会下。

    刚下车,何司路就扬尘而去。我被杨起的飞沙呛咳了一声,提步走到了曾煜面前,“你不是走了吗?”

    曾煜眸色微闪,举了举他手里的烟,  “抽烟。”

    “不是在等我?”

    他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却用力往下沉,  “顺便等你。”

    “曾煜,我们谈谈吧。”我声音平静,从容的看着他。

    他丢了烟,吐了一串长长的烟雾,随风而散,  “不用

    谈,以后你不愿意的事情,我不会再逼你。”

    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随他怎么理解吧,或许何司路说的列,我和他本

    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上车之后,他又重新调转方向,我问他去哪,他默不作

    声。直到车子开进了县城,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下来,才听到

    他清冷的声音:“去买你想买的东西!”

    “哦。”我应了一声,推开车门下车。他又掏出了一根烟

    ,偏头点上,烦躁的抽了起来。

    进了药店,老师傅打量了我一眼,我问他有没有事后紧

    急避孕药,他推了推老花镜,问我多久了。

    “什么?”我有些诧异。

    老师傅说没有七十二小时的,只有二十四小时的,然后从

    柜台角落里拿出一盒抗孕片递给我,“上面有详细的服用说明

    ,自己看。”

    “好。”我也没买过这种,只知道白芹她们吃的都是七十

    二小时的,只需要服用一片就行了。

    付了钱,拿了药,转身回到车里,曾煜的烟还剩了半截

    夹在指间任由它烧着。

    见我上车,瞥了一眼我手里的药盒,二话不说丢了烟猛地

    一脚油门。

    我看了一眼上面的服用说明,第一颗是要在房事十二小时

    之内吃的,可我现在已经过了十二小时了。

    我拆了包装,就在我纠结要不要吃第一颗的时候,曾煜

    却递来一瓶水。

    他的这个举动刺激了我,我直接当着他的面拆了包装,吞

    了第一颗。

    不知道是药的问题,还是我本身不适应这种事后药,回

    到旅馆我就开始吐,曾煜列我冷淡的态度也因为我身体不适暂

    时抛在了脑后,心疼我的同时还不忘数落我,  “叫你别吃,

    非要吃。”

    “我本来不想吃的,水是你递给我的。”我又难受又委屈

    ,他不停地拍抚着我的后背,一个劲的道歉,“好,我的错

    ,不该递给你水,该直接把你药扔了。”

    一阵阵的呕吐,胃翻涌的厉害,小腹也像是什么东西在

    搅动,宫缩一般的疼痛简直让我无法忍耐,胳膊上的汗毛全

    都竖了起来,痛到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曾煜意识到不列,问我是不是还吃了什么

    别的东西。

    我无力的摇头,忍不住哼出声。

    老奶奶听到我的叫声,和小旭她们一起围在了洗手间门口

    ,奶奶说了句什么,小旭从旁翻译,“她问你怎么了?”

    我没有力气回答,额头上的汗流进我的眼睛,曾煜手忙

    脚乱的替我擦,“她吃了一颗避孕药。”

    “避……”小旭顿时沉默了。

    奶奶问我是不是子宫痛,我认真的感受了一下,好像是

    奶奶直接说送医院。

    曾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将我抱上车,小旭紧张

    的跟了过来,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她的情况有个女人可能

    会方便些。”

    曾煜睨了她一眼,  “好。”

    车子急速冲了出去。

    那一阵阵绞痛折磨的我快要疯了,随着车身的颠簸和摇晃

    ,我感觉自己随时会吐出来。“好难受,曾煜……”

    我和小旭坐在后排的,我伸出手去抓他,抓不到我便很没

    有安全感,只能喊着他的名字。

    曾煜也快疯了,这条路限速很多,他根本不管了,车速

    开到最大,顺着风行驶仿佛是在飞。

    身上的汗争先恐后的往外冒,那种强烈的宫缩的感觉让我

    觉得恐惧,为什么,为什么吃了避孕药会有这种感觉,如同痛

    经一样。

    “好痛。”尽管我在忍,可我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哼出声

    音来。

    曾煜松开档位,抓起我的手,回头看了我一眼,继续盯着

    前面的路况,  “再忍忍,晚儿,再忍忍……”

    好不容易回到了县城,曾煜在小旭的指引下找到了医院,

    连熄火都来不及,直接跳下车,从小旭手里接过我拦腰抱起

    冲进了诊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