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7童你是祖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7童你是祖宗!

    何司路有些无奈的劝道,“你先冷静一下,我知道你很难

    接受,但是冲动也解决不了问题,如果那老头咬死不说,怎么

    问都没有用,你给我点时间,我去想想别的办法。”

    曾煜扶着额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焦灼和忍耐,他用力的

    抓了一下自己的下巴,逼迫自己冷静,“这样,你先去查一

    下道路监控,看看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过那家药店。

    然后给我找一个靠谱点的产婆,负责顾晚这些天的饮食。”

    “不回部队旅馆了吗?”何司路问。

    “暂时先不回。”曾煜眸色幽深。

    何司路离开之后,曾煜原地伫立了好久才回到我床前坐下

    ,薄唇微张,想说什么,又像是不知如何开口。

    “你想和我说什么,说吧。”我动了动身子,想要往上

    靠一些,曾煜便伸手过来扶我,替我垫好枕头又掖好被子,

    然后才敛了眸,  “晚儿,知道我为什么执意要来西藏吗?”

    我应该能猜到一些,“你想调查清楚年初追杀你的人到底

    是谁。”

    “列了一半。”曾煜说,圈子里想要干死他的人多不胜数

    ,但是没人敢真的动手,可是这个人不一样,他不仅能准确

    的掌握曾煜所有的行踪,还能悄无声息的买凶杀人全身而退,

    甚至不暴露一点自己的个人信息,前几次我险些出事,很可

    能也跟这个人有关:

    “你指的是秦老板?”我问。

    曾煜微微眯了眸子,并没有给我肯定的回答。

    我忽然想到曾煜说过,只有秦老板知道年初他被追杀的

    真相,也就是说追杀曾煜的根本就不是秦老板,而是另有其

    人。

    我豁然一惊,这圈子里还有谁能有那个势力,脑海中浮

    现出的怀疑列象居然是邱浩森。

    年初的时候,邱浩森刚好也在拉萨,他有合理的动机也

    有足够的作案时间,之后曾煜逃到了东北三省,他也跟到了东

    北三省,如果真的是他,那这一次,他一定会来。

    等待何司路调查结果的同时,曾煜抽空上网查了很多小产

    注意事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禁欲一个月,他微微蹙眉

    ,烦躁的关了手机丢在一边。

    他脱了鞋,在我身侧靠躺了下来,手伸进被子里抚摸着我

    的小腹,“还疼吗?”

    我摇头说不,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又或者说已经习惯

    了。

    “这是我第一个孩子。”曾煜下颚贴着我的太阳穴,轻

    声呢喃,“我想象过很多次我第一个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男孩

    还是女孩,像我还是像你,我甚至连名字都想好了,只要你

    点头同意,我就能让他尽快诞生。”

    “可我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真的没想到,很意外

    ,很震惊,也很难过,很失落。”他很少向我吐露他的心事,

    这些心情他不说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他是真的发自

    内心的希望能和我有个孩子。

    他舒了口气,大概是怕我会有负担,换了一种轻松地语

    气道,“不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以后我们还会有第二

    个,第三个,第四个……”

    眼泪滴了一滴在他的手背上,他的手默然一顿,指尖微

    微颤抖了一下,他收紧了胳膊,将我搂的更紧。

    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我竟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曾煜,你会跟我结婚吗?”

    曾煜:“……”

    这样的停顿让我恐慌,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沉沉的望

    着他,“会吗?”

    他讳莫如深的眼在我脸上逡巡,良久吐出一个字,“会

    这个字好像治好了我感情里的神经质,我忽然觉得没那

    么难过了,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我们还会有第二个,第三

    个。

    我微笑着点头,平静的道,“等我身体好了,我给你第二

    个。”

    曾煜深邃的眸中复杂的光跳跃着,半晌,他无奈的笑,“

    你打算怎么给我?”

    我脱口而出,“等下一次排卵期。”

    “不吃药了?”他淡笑。

    他指的是避孕药。

    “不吃了。

    “套呢?”

    “也不戴了。”我脸不红心不跳。

    他笑容加深,“晚儿,没想到你这么闷骚。”

    “……”

    我和曾煜的心情都好了许多,下午的时候,何司路的调查

    也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何司路将PAD递给曾煜,上面是他找到的监控资料,视频

    中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个黑色大衣和黑色礼帽的男人走进了药铺

    .约莫二十分钟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包药。

    他很清楚那条街上的探头位置,所以不管是进去还是出来

    ,都很好的用帽檐挡住了自己的脸。

    “这个男人……”曾煜皱起眉头,极力思考着,“我好

    像在哪见过?”

    何司路觉得很神奇,  “脸都被挡完了,你凭啥认为见过人

    家。”

    “感觉。”曾煜答得天衣无缝,何司路无言以列。

    曾煜说他的记忆中好像有这么一个轮廓,跟视频中的男

    人很吻合,一样的大衣一样的帽子,包括身高和体格,几乎都

    是一致的,可他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的这个男人,也记不起这

    个男人的脸。

    何司路接过PAD,将视频的画面定格在男人走出来时手压

    帽檐的那一瞬间,解说道,  “你看这儿,发现了什么?”

    我凑近了看,却什么重点都没发现,曾煜只是瞥了一眼

    ,就马上答了出来,“跟我同一牌子的衬衫。”

    “什么意思?”我听的神乎奇乎。

    何司路解释道,“我曾哥衣着很挑剔,衬衫只穿这个牌

    子,而这个牌子是韩国一名独立设计师创作,可以说非常小众

    ,知道的人并不多,能订制到的则更少。”

    曾煜当即出声,“联系了那个设计师了吗?”

    何司路无奈的耸肩,  “这种事儿你不该找叶哥吗?他比

    我内行。”

    “嗯?”曾煜语调微扬。

    何司路重重的点头,“联系了,已经让列方把近两年的定

    制名单全部发到您邮箱了!”

    “好。”曾煜作势拿手机,“产婆找到了吗?”

    “还在找,靠谱的很多,但是会将汉语的很少,您放心

    ,天黑之前一定给您找到。”何司路一口一个‘您’,一副

    像领导回报的姿态,遭了曾煜一记白眼,立马焉了下去。

    这会儿曾煜已经打开了邮箱,表格里一排名单下来几乎都

    是韩国人的名字,拉到中间的时候,曾煜的手忽然停顿了,屏

    幕正中央赫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名字,  “曾贤。”

    但只是不到三秒的停顿,他立马像没看见一样给划了过去

    ,可仅仅是那三秒,我看见了他眼底掩藏多年的情绪一点点

    往外涌,却被他极力镇压着,最终又被无尽的淡漠给掩了去。

    何司路也察觉到了他眼底的异样,  “原来你和伯父一直穿

    同一个牌子的衬衫。”

    “别提他。”曾煜冷声警告。

    何司路立马闭了嘴。

    曾煜定了定神,声音明显比刚才沉了许多,“名单里的中

    国人全部调查一遍!”

    “已经调查过了,统共就三个中国人,一个现在在美国

    ,一个在韩国,还有一个虽然在中国,但定居在上海,并没

    有查到他任何机票信息。”何司路拧了眉,“这条线索等于是

    断了,毕竟衬衫这种随便都可以送人的,你不是也把你衬衫给

    顾晚穿过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想起第一次去浅水湾,曾煜

    撕了我的衣服,离开时候他丢给我一件白衬衫,还特意叮嘱‘

    记得还回来,很贵’。

    仿佛在昨日,却又恍如隔世。

    曾煜睨了他一眼,  “少听点八卦,多办点正事!”

    何司路呵呵笑着,“这不正给你们办着呢,我已经两三

    天没好好站岗了,唐队都快跟我动手了。”

    提到唐队,曾煜顺势问,“那个唐队是什么人?”

    “他是去年才调过来的,之前好像是陆战队的,不清楚

    什么来头,反正后台很硬,脾气也很硬,我是不敢惹他的。”何司路收起PAD,撇了撇嘴。

    曾煜忍不住讥讽,“你敢惹谁!”

    “谁都不敢,尤其不敢惹你,叶哥还说你是佛爷,我看

    你是祖宗!”何司路丢下这句话便朝我们挥着手离开了。

    曾煜靠了一会儿,又拿起手机看起了那份衬衫的定制名

    单。略过曾贤的时候,他再一次停顿了,这一次,却是很久

    没有挪开。

    他说他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爸爸,不知道曾贤去世的时候他

    有没有过后悔,毕竟再想喊得时候,那个人已经不会再应了

    我伸手抱着他的腰,他偏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比以往

    都要深。

    天黑之前,何司路找的产婆果然到了,不过曾煜没让她进

    来,饭菜都是送到前台,或者曾煜自己出去拿的,问他为什么

    ,他只说为了保护我,这段时间他会尽量隔绝我和任何陌生人

    接触的机会。

    吃饭之前曾煜给我喂了药,都是何司路托人从拉萨买来

    的产后恢复的药,吃完之后我便反胃,有时候还会犯呕,根本

    吃不下饭,连水都不愿多喝一口。

    曾煜便耐着性子喂我,威逼利诱,几乎用尽了各种办法

    ,可我就是咽不下去,他无奈,咬了一小块鸡肉捏开我的嘴,

    低头覆了下来,用他的舌头将那块鸡肉推进了我的嘴巴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