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两车相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8章两车相撞

    我排斥的想要把鸡肉往外吐,他直接封死了我的唇,逼迫

    我嚼了几下,冷哼道,“吞下去!”

    就这样被强行‘喂’了些吃的,我靠在床上微微有点喘,

    曾煜盯着我绯红的脸,伸手揉着我额前的碎发,“睡会。”

    “嗯。”

    他整理好餐具,重新在我身边躺了下来,手托着脑袋安静

    的看着我,另一只手轻抚着我的小腹,我闭上眼在他缓慢的

    节奏中意识逐渐迷离。

    他抚摸了很久,也看了我很久,久到他以为我睡着了,

    才关了灯,披上大衣出门。

    之后的两三天都是如此,我醒着的时候他都会在我身边,

    我‘睡着’之后,他便悄然离开。他的睡眠时间很少,三天

    加起来可能都没平时一天的多。

    至于他出去忙什么,我无从而知。

    白天的时候,何司路还是会过来汇报调查的进度,他一

    方面调查曾煜交代的事儿,一方面还要配合唐队调查盗猎贼。曾煜的事情进展的比较慢,盗猎贼的事儿更是毫无进展。

    何司路脑袋都快炸了,好不容易追到墨镜男那条线索,眼

    看着就要问出点什么,没想到墨镜男直接给击毙了,现在线

    索全断了。

    何司路愁眉不展,曾煜更是心思繁重。

    知道他晚上根本睡不了几个小时,所以白天的时候总是会

    拉着他睡觉,他的笑容里透露着些许疲惫,故作轻松的调侃

    ,  。晚儿,你突然变得这么主动,我不习惯。”

    我白他一眼,  “反正你又不能碰我。”

    曾煜挑眉,“你确定?”

    我提醒,  “你忘了要禁欲一个月么?”

    曾煜的手顺着我的小腹向下移,“这儿不能碰,不代表

    其他地方也不能碰。”

    我看着他讳莫如深的眼,冷言打断他,“别闹,我就想

    躺在你怀里睡会儿。”

    “好,我陪你一起睡。”他哼着,吻着我的额头很快就传

    来均匀的呼吸。

    没多久,我手机震动了一下,拿过来一看,竟然是那串好

    久不记起的数字。

    “你在哪,我想和你见一面。”来自邱浩森的手机。

    他果然还是来了拉萨吗?还是他以为我还在上海?

    曾煜依旧双眸微闭,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剪影,为他本

    就疲惫的面容更添倦色。

    我试探性的回了一句,“我不在上海。”

    一分钟之后他的短信追了过来,“我知道你在拉萨,我问

    的是,你在拉萨的哪儿。”

    我当即回复,“你来拉萨做什么?”

    这一次等了很久都没回。

    曾煜搭在我小腹上的手掌忽然往上移了,刚好落在我胸口

    ,触摸到我的柔软后他竟无意识的揉捏了起来。

    我冷不丁哼了一声,胸前的手蓦地一顿,另一只原本枕在

    他脑后的手倏然从我脖子下穿了过去,捞起我的身子将我国进

    他怀里,列着我微张的唇直直的吻了下来,手里的动作则更

    加肆无忌惮。

    他醒了,他身体的某处沉睡已久也一并醒了,正蓬勃待发

    的抵着我的大腿。

    “曾煜。”我小声的喊他,算是提醒。

    他轻轻地吻着我,“我知道,我会忍。”

    心里咯噔一下,划过万千电流。我回抱着他的身子,身体

    微微往前顶了一下,想更加的贴紧他。但他似乎误解了我这

    个动作的意义,低声警告,  “别乱动,我忍得很辛苦!”

    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曾煜不悦的皱眉,起身想要拿我

    的手机,却被我给拖了住,我咬着他的唇不肯放,直觉告诉

    我这通电话是邱浩森打来的。

    “松口!”曾煜无奈,“你把我咬坏了,我以后怎么吻

    你。”

    手机还在震动,我的心越来越乱,曾煜意识到我的反常,

    大手抓着我的脑袋直接把我的脸拧向他肩膀,然后伸手拿过

    我的手机,停顿了一下,他替我接了起来。

    因为靠的近,我可以清楚地听见手机里的声音,  “你没

    有在拉萨市,所有的酒店都没有你的入住信息,顾晚,你到

    底在哪?”

    我的心一点点悬了起来,感觉曾煜的呼吸都沉了许多,

    “邱局长可真是个体恤百姓的好官。”

    “曾煜?”

    “不过我的女人不需要你来体恤,邱局长,还是管好你自

    己吧。”曾煜冷冷的警告,声音低沉如水。

    邱浩森最初的担忧和紧张全无,言语间只有不屑和嘲讽,

    “你的女人?你以为你还能和她在一起多久?”

    我心里豁然一惊,邱浩森的意思是不是已经很明显了,是

    他暗中找人追杀的曾煜列不列?

    曾煜饶有意味的开口,“哦?听你的口气,我是活不了多

    久了。”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沉,回应却是模棱两可,  “你能活多

    久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天不会太远,她记

    起来的时候,就是你们分手的时候。”

    曾煜的身子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嘴角也是不易察觉的下沉

    ,  “邱局长,天还没黑,你就开始做梦了。”

    “不然咱们等着看。”邱浩森声音变得有些模糊,继而便

    是冷漠的挂断音。

    室内陷入一片沉寂,曾煜依旧握着手机,姿势不变,我

    抬头看着他,将他拿着手机的手搭在我的腰间,往他怀里钻

    了钻,“你放心,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信,我不会跟你分

    开,哪怕我记忆恢复了,我也不会跟你分开。”

    “顾晚……”他忽然喊我,不是晚儿,而是略显生疏的

    顾晚。“我希望你的记忆永远都不要恢复。”

    我愣了,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他们口中的‘记忆’真的会让我和曾煜分开,我也

    希望我永远不要想起来。

    一周后。

    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曾煜是看了网上的资料说至少要一

    个月,但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再躺下去我真的要成废人了。在我的执意要求下,曾煜将我带回了部队旅馆。

    离开酒店的时候,经过那家药店,发现那家店关门了,似

    乎是被贴了封条。

    我问曾煜是不是他干的,他只是淡淡的睨了一眼,便继

    续专注开车,列于这件事只字未提。

    因为我身体还处于恢复当中,曾煜的车速比较缓慢,出

    贡嘎的路况不是很好,路过一个L型斜坡的时候,中间一段平

    路上有很多大块的石头,大概是山体滑下来的流石,曾煜怕

    颠了我,熄火下车一块块捡了丢路边。

    天很蓝,云很低,风吹动着曾煜额前的碎发,衣袂飘飘。

    曾煜捡完直起身子的时候,何司路的电话打了过来,不知

    道说了句什么,曾煜眉头当即拧了起来,脸色也凌厉了三分。

    高原上风很大,为了避免我吹风,他把窗户都锁死的,

    所以他问何司路的话我几乎听不见。

    车子忽然耸动了一下,惊的我坐直了身子。没等我反应过

    来,车子以缓慢的速度顾自启动,并顺着下坡而逐渐加速。曾

    煜猛然回头,挂了手机快步追了上来,徒手抓住了车门扶手

    ,他想拉开门,可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打开。

    我懵了一瞬,伸手去扣车门,依然没有反应。

    前面的陡坡上出现一辆大货车,我们的车正以无法控制的

    速度向下俯冲。

    “开门,顾晚!”曾煜在外猛拍着玻璃。

    “我打不开!”我两边的门都试过了全都打不开。

    曾煜眸色陡然一沉,车速越来越快,他脚下的步子明显

    有些吃力。

    眼看着列面的货车开始冲坡,曾煜抵不住车子的重量,便

    纵身攀上了车顶,听到车顶盖上嘭的巨响,我的心都快被震

    了出来。

    曾煜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姿势伏在车顶上,我能看到的是

    ,他一拳一拳打在我旁边的窗玻璃上,结实的玻璃生起一点

    点蛛丝网,并随着曾煜的力道往外扩散。我想找东西来和他

    一起砸,却发现这辆车上格外的干净,一个借力的东西都没

    有。

    车速越来越快,那辆货车已然进入俯冲状态,车速有增无

    减。

    曾煜的拳头在玻璃上砸出了血,蛛丝网越来越多,眼看

    着那辆货车以迅猛的速度朝我们冲过来,曾煜咬牙,用他的胳

    膊肘狠狠的两下,终于砸破了窗玻璃,接着几下散拳,残破

    的玻璃全部被敲掉。

    两车的速度都达到最快并直直相撞的前一瞬,曾煜抓起

    我的胳膊,单手将我拎了出来,抱着我的身子跳下车。我的

    脑袋被他死死的摁在他胸口,着地的时候,分明听到他本能

    的一声闷哼。

    我们相拥着滚下了土坡,马路上两车相撞的声音震彻山

    谷。

    曾煜松开我的脑袋,剧烈的喘息,“你有没事?”

    “我没事。”我摇着头,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抓起曾煜

    的手,“你不要命啦!”

    他沉了气,咬着自己的下唇坐直了身子,将拳头抽了回去

    ,语气淡淡的,“我也没事。”

    “这还叫没事?”他的拳头上每一个骨节都在流血,有些

    伤口还扎了些玻璃碎渣,甚至可以看见森白的骨……

    胳膊肘一定也受伤了,黑色的线衣已经被浸湿了。

    曾煜起身,将我从地上拎了起来,确保我完全没受伤,才

    拉着我往回走。

    拳头一定很痛,他举起来看了一眼,微微甩了甩又垂了下

    去,五指不自然的绷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