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9章说出来就不痛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9章说出来就不痛了吗

    曾煜将我拉上马路,夹起我就走,不让我去看两车相撞的

    惨状。

    我知道一定出人命了。

    跟在曾煜的身后,我小声的问他,“车子出问题了列吗?

    他默不作声。

    “是不是门锁坏了?”

    我继续问,他继续沉默。

    “有人动了手脚。”

    他依然没有吭声,表情冷硬,眼底的墨色尽数化为冷厉

    的光,直直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他的拳头还在流血,一滴一滴落在水泥马路上,留下一条

    蜿蜒的红线。

    “上次的车是小旭开回去的。”

    他终于开口,“不是她。”

    “那是谁?”那辆车是何司路的,小旭开回去的第二天,

    何司路就开了过来,然后丢给了曾煜,钥匙一直在曾煜手里

    ,他不可能会把钥匙交给陌生人。

    还有路上的石块,以及刚巧路过的货车,全都充满了疑点

    “是那个男人,视频里的那个男人。”我如是猜测,眼

    睛却一直盯着曾煜的右手。

    走着走着,他突然回头,厉声厉色道,  “刚才发生的事

    ,你谁都不许说!”

    “为什么?”我愕然。

    曾煜冷声叮嘱:  “你只需要记住我的话。”

    “……好。”

    何司路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曾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却并没有接。

    他固执的往前走,我却不知道他究竟要走去哪里,就这样

    一路走回去吗,三十多公里,起码要走到天黑。

    “曾煜。”找拉了拉他的手,喊他。

    他没应,头也没回。

    “让何司路来接吧,你的手……”我话还没说完,他突

    如其来的呵斥,“别说话!”

    我蓦地一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幸的是,这里离前面的边防站不远,而边防站那儿刚

    好有车进村,这才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

    一眼就看见何司路握着手机在操场上焦灼的走来走去,我

    们今天回到是事先告诉过他的,所以他才在这儿等我们吧。

    奶奶从餐厅出来,朝他喊了一声,大概是叫他吃饭了,他挥

    了挥手,说马上来。

    他一转身,迎面列上了我和曾煜,神色有片刻的停滞,尤

    其看我时,眼底复杂的光一闪而过。“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接

    电话?走回来的?车呢?你的手怎么了?受伤了?怎么伤的?

    他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曾煜一个都没回答,定定的看了他

    一会儿,牵着我淡然转身,“先吃饭。”

    其实我很想替曾煜回答的,但我想起曾煜路上特意叮嘱过

    谁都不许说。

    何司路愣了一下,连忙跟了上来。

    吃饭的还是之前那几个人,不同的是位置发生了变化。苏

    珍坐在了平时我坐的位置上,跟小旭隔了几个座位远,看见

    我们回来,淡淡的瞥了我们一眼,眼底全是不屑。

    小旭起身,给我和曾煜挪了两个连座,何司路去厨房拧

    了条干净的毛巾递给曾煜,然后在苏珍旁边坐了下来。

    小旭指着曾煜的手间,“怎么伤成这样?”

    曾煜用毛巾将拳头边缘的血迹和污渍简单的擦了一下,何

    司路说,  “奶奶那儿有药,已经让她去给你拿了,你撒点在

    吃饭。”

    曾煜始终低着头,像是列所有人的话充耳不闻,小旭尴尬

    的转移了话题,“奶奶说你们不回来吃饭的,还以为你们明

    天才回来。”

    曾煜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好像是碰到了骨头,痛的他

    皱紧了眉,额头的冷汗渗了薄薄的一层,我抽了至今来替他

    擦,他近乎条件反射的抓住了我的手,看了我一眼,沉声道

    ,“吃饭吧,吃饭回房间。”

    许久不开口的苏珍暗暗嘀咕了一句,“奸夫淫妇。”

    “你说什么?”我抬头看她,她剜了我一眼,将脸扭向了

    一边。

    奶奶拿了药过来,很小的一瓶,何司路叮嘱他上了药再

    吃,曾煜也没理会,只说没事,然后左手拿筷子,慢慢的吃

    了起来。

    他左手使筷子不是很利索,有些菜不是很好夹,夹了两

    下夹不起来,苏珍便冷笑,“需要我帮你吗?我可以不计前

    嫌。”

    曾煜没说话,只是用冷冽的眼神睨了她一眼,只一眼就足

    够让苏珍的气焰全灭。

    我起身准备帮曾煜夹,筷子刚伸出去,苏珍直接连盘端起

    ,一股脑全部倒进她碗里,“今儿这菜怎么烧的这么好吃。”

    “你……!”

    我刚出声,曾煜用他受伤的右手抓住了我的手腕,许是

    牵动了伤口,他斯了一声,倒吸一口凉气,又不着痕迹的甩了

    甩手。

    “哎呀,手受伤那么严重吗?”苏珍故作紧张的开口,然

    后端起她面前的猪蹄放在曾煜面前,  “多吃点猪蹄补补。”

    曾煜虽然不挑食,但他有洁癖,奶奶的猪蹄处理的不干净

    ,连汤汁都犯黑的,他根本就不愿碰筷子,别说吃了。

    何司路偏头骂了一句,  “苏珍,别搞事,吃你的饭!”

    “吃饱了!”她若无其事的起身,将碗里那些菜全部倒

    进了垃圾桶,扯着嘴角傲然转身离开。

    曾煜敛了眸,继续低头吃饭。

    回房间的时候,何司路从身后叫住了我们,曾煜停下来,

    我便也停下来,他转身,我也跟着转身,他不说话,我也

    不会开口。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何司路着急的问。

    曾煜看了一眼何司路的身后,小旭走了过来,曾煜便说

    ,“明天再说吧。”

    何司路回头看了一眼,了然点头。

    好多天没回来,房间有点闷,我想把窗户打开,曾煜阻

    止了我,我自然地想起上次苏珍偷窥我们的事儿。

    曾煜在长椅上坐下,终于哼出声音来。

    “很痛是不是?”我趴在他腿上,抓过他的手来看。

    “废话!”曾煜冷哼。

    “那你不说,还一直忍到现在。”

    “说出来就不痛了吗?”曾煜举起胳膊,示意我,  “帮

    我把线衣脱下来。”

    “好。”我起身,抓起他线衣的下摆慢慢往上拉,脱到

    右胳膊的时候,血液已经将伤口和线衣的布料凝结起来了,

    我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他。

    他才不管那么多,抓起我的手用力一扯,线衣生生从他伤

    口上揭了下来,我本能的闭上了眼,好像撕扯的是我的伤口。

    “你坐一会儿,我去打点热水帮你洗一下伤口。”我作势

    起身,他拉住了我,“别出去。”

    我愕然看着他,他淡淡的笑,“不用那么麻烦,直接把

    药撒上就行。”

    他拿起小药瓶,用牙齿将瓶塞咬了开,列着伤口就这么直

    直的将药粉撒了上去,粗略的动作更像是敷衍。

    即便只是看着,我也感同身受的皱起了眉。

    他将仅剩的小半瓶药全部抖落完之后,就丢了瓶子沉沉的

    往后靠去。我这才把注意力从他的伤口注意到他裸露的上身,

    他靠在椅背上,仰着头深呼吸的时候,腹部手里,轮廓分明

    的腹肌会随着他呼吸的节奏蠕动。

    几口气过后,曾煜低眉看我,意识到我的视线正集中在他

    腹部的时候,他朝我打开双臂,敞开怀抱示意我靠过去。

    怕我身上的风衣会冰到他,就给脱了,曾煜看着我笑,唇

    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知道他想歪了,我顾自解释,“怕你凉。”

    曾煜挑眉,  “不是怕我凉,还能是别的什么吗?”

    我绷着脸,面上的温度一点点攀升。

    “过来,我抱会儿你。”他沉声道。

    “去床上吧,这里冷。”我小声的提醒,窗户的缝隙里

    还有冷风钻进来,脱了外套我都冷,更何况他还光着膀子。

    “嗯?”很显然,他又成功的曲解了我的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