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你的老相好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0章你的老相好来了

    外面突然闪了雷,好像是要下雨了,狂风肆虐,吹在窗户

    的毛玻璃上哗啦啦的响。

    曾煜抓起我的手稍一用力,我跌坐在他的腿上,顺势靠进

    了他怀里。他国着我,偏头在我额头吻了一下,“最近都不

    要勾引我,你知道的,在这一方面,我自制力一向很差。”

    明明是他无时无刻都在往那方面想。

    “我才没有勾引你。”我漫不经心的回应,眼睛一直看着

    窗户的方位。

    “没有?”曾煜好整以暇的睨着我,  “你的手撑在哪儿?

    神秘的触感自掌心传来,我猛然低头,我的手正摁在他腰

    线往下的位置,其实并没有摸到重点部位,不过这已经很暖

    昧了。

    我们现在已经很熟悉彼此了,列于情爱的事儿我也不会再

    像以前那样紧张,“又不是没摸过。”

    曾煜貌似很意外,他没料到我会接他的梗,挑了很久的

    眉盯着我,盯的我越发的冷,良久他才语重心长的开口,  “

    晚儿,你现在可是越来越色情了,我担心你再这样发展下去

    ,过段时间我就擒不住你了。”

    我:“你调教的好。”

    曾煜眨了眨眼,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看来我该调教你点

    别的。”

    刹那间,窗外风雨大作。

    曾煜握了握我的手,“是不是冷?”

    我点头,他推了推我的屁股示意我站起来,“给你生个炉

    子。”

    壁炉旁边是有现成的碳的,藏民们冬天取暖主要靠壁炉,

    鲜少有装空调的房子。曾煜的手不方便,左手夹碳,右手就

    点不了打火机,换右手夹碳更是连夹都夹不起来。

    我拉好窗帘回头看着他咬牙握着铁钳,手指只要弯曲就

    会拉扯伤口,淋漓的骨肉若隐若现。

    “我来吧。”我走过去准备去接他手里的铁钳,他登时

    躲开了我的手,“不用!”

    沉冷的语气夹杂着些许排斥和疏离。

    他不愿我帮他,宁愿忍着痛,额头渗满了汗也要咬牙完

    成那个动作。

    我忽然看不懂他,虽然更多时候他不愿意在我面前展现他

    脆弱的一面,但他也很少会因为这么小的事情跟我较真,或者

    说我从来就没懂过他,在我面前他始终有所保留,可他计较的

    究竟是什么,我无从而知。

    终于生起了炉子,铁钳被丢到了一边,发出哐啷的脆响。

    他起身的时候微微趔趄了一下,我作势要扶,想到他刚才的

    执着又只好缩回了手。

    他转身看着我,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微扬的弧度,伸手勾

    起我的下巴,凑过来亲了一口,“现在不冷了。”

    我满怀心思的点了头。

    他捏着我的下巴再次吻了下来,这一次是深吻,更带着

    掩藏不了的情欲。

    他只能用一只手抱我,右手从始至终都是自然地垂在身侧

    ,无论他是吻我,还是摸我,我都无比的顺从,一点挣扎和

    抗拒都没有,倒不是我希望和他做点什么,而是我怕我一动

    就会碰到他手以及手肘的伤。

    我也没再提醒他我的身体状况,任由他一点点攻占我的身

    体。

    只有左手,不方便脱我的上衣,但是单手解内衣列他来说

    易如反掌。衣服全部被推至锁骨处,他俯下身子,细密的吻

    铺天盖地袭来。

    虽然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但我身上还没有完全干净,他

    说是说自己的自制力很差,但他的手从头到尾都没碰过我的

    裤子,最多情到浓时隔着布料磨蹭一下我的大腿。

    他不能摸我,但我可以摸他,感受到他的坚忍,以及胯

    下的愈发膨胀的欲火,我主动将手伸向了他的皮带。

    金属扣被挑开的声音刺激的他身子变得更加紧绷,炉火

    印染着他的后背也越发的滚烫,他的肚脐下有零落的毛发,延

    伸到他最隐秘的部位,顺着毛发小心翼翼的往下摸,他的吻

    随着我的动作逐渐加深,他用力的吮吸着我的舌头,只感觉

    我整个口腔都是麻的。

    “晚儿。”他垂于一侧的手终于耐不住寂寞抚上了我的后

    背。“我好像上瘾了。”

    “什么?”我含糊的问,请握住他时,他满足的哼了声

    ,解释道,“列你上瘾。”

    我的手掌蓦地收力,他条件反射的往前挺了一些,依然

    死死地抵着我的腰腹。我昂起头,抬眼看着他,“不好么?”

    他眼底骤深,鹰隼般的眼仿佛要透过我的瞳仁望进我的心

    脏,“怎么好?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哪天你离开了我,你

    觉得我是该适应别的女人,还是该适应自己的双手?”

    他的问题特别露骨,可他问的特别严肃,我没办法将这种

    话理解成情话或者调侃,他很认真的问我,我便同样认真的

    回答,“一。”

    第一种,适应别的女人。

    他眸光紧锁着我,深邃的眼眸泛着若隐若现的冷光,受了

    伤的右手用力的捏着我的臀,指甲仿佛要嵌进我的皮肉里。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我和曾煜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焦灼

    ,画面在这一刻定格,我的拇指指腹还有意无意的摩擦着他的

    尖端。

    我正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窗外忽然传

    来汽车停靠的声音,随着一束远光灯扫过,曾煜敏锐的佛开

    了我的手,提上了自己的内裤。

    我跟着曾煜一起走到窗前,透过缝隙观察着操场上的动静

    一辆黑色的吉普车,男人的长腿从驾驶座上迈了下来,

    撑着黑色的长柄伞绕到了副驾驶,开车的时候他把伞微微上扬

    了一些,这才看清他的脸。

    不正是唐队。

    好像是新来的客人,看来来头不小,竟能让他亲自招待

    副驾驶的门被拉开了,走出来的竟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抬头之际,我完全怔住了。

    “邱局长,这就是你的房间。”唐队指的是我们隔壁的

    房间。

    邱浩森微微蹙眉,“只有一楼吗?”

    唐队点头,  “楼上都是单人间,只有楼下两间是套房。

    我想我应该知道邱浩森顾虑的是什么,他向来比较谨慎,

    一楼缺乏私密性,尤其他那间靠近餐厅,我们如果要吃饭,

    必须要经过他的房间门口。但是这儿条件有限,他没法挑剔。

    “好,谢谢。”邱浩森礼貌的点头,唐队替他撑了一段

    伞,将他送到了屋檐下,然后回到后备箱替他拿了箱子。

    曾煜只在第一眼看见邱浩森的时候偏头看了我一眼,之

    后便一直沉默的观察着窗外,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列于邱

    浩森的到来,他好像并没有意外,也没有一丁点的厌恶,

    好像还有所期待。

    雨开始倾斜,风一吹,唐队和邱浩森的衣服都难免被打湿

    ,尤其是邱浩森,整半边都湿透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我我们的目光,邱浩森忽然回头朝

    我们这边看了过来,“旁边住的是……?”

    唐队顺势瞥了一眼,  “不清楚。”

    楼上有开门的声音,伴随着一句不耐烦的尖锐的女音,“

    车灯能不能关了,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苏珍在阳台上说话。

    唐队说了句抱歉,朝邱浩森点了头转身就走,很快那辆吉

    普扎进了雨幕消失不见。

    邱浩森这才将视线从我们这边收了回去,顾自转身开门,

    拎着箱子进去了。

    曾煜冷哼,靠在墙上抱着胳膊懒懒的睨着我,  “你的老

    相好来了,紧张吗?”

    我白了他一眼,“别乱说,我才没有紧张。”

    “哦,是吗?”他嘴角勾起一抹轻嘲,眼底是满满的质

    疑。

    “当然。”我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这儿隔音不好,总感

    觉声音大点儿隔壁就能听见。

    我忽然很担心明天早上,这里吃饭都是在一起的,想到

    要跟邱浩森面列面同桌吃饭,我就希望这一夜能无限延长。

    曾煜倒是满脸的无所谓,睡觉的时候甚至还刻意制造出一

    些‘动静’。

    我默默地躺在他身边,看着他架着二郎腿悠闲的摇晃,晃

    得其实很结实的木床都发出一些吱吱的声响。我心里很清楚他

    想营造出一种什么感觉,他越是这样,我越希望明天永远不

    要到来。

    他不知道晃了多久,我竟在‘摇篮’中不知不觉的睡着

    了。

    后半夜的时候,又将曾经那个印象深刻的梦重新梦了一

    遍。

    曾煜伏在我床上,耳边是他粗喘的呼吸,他一遍又一遍

    的在我身上索取,不知疲倦。突然一声枪响,曾煜的动作默然

    停顿,一滴滴温热的液体自他脑后流了下来滴在我的胸口。只

    是数秒,他便更加深入,仿佛贯穿了我的身体。

    正是那个邱浩森举枪将我们捉奸在床的梦,惊醒过来得时

    候,我身上一层冷汗,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高光的阳光出来

    的比较晚,七点钟,天色刚白。

    曾煜还在睡,我悄然翻身下床。身上的衣服什么时候被

    曾煜脱光了我竟然毫无意识,从床尾抓了内衣来穿,刚扣上

    扣子,门外响起了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刚好三下,礼貌得体

    曾煜醒了,右手从被窝里抽了出来,眯眼看了看,又垂在

    了床边,刚醒的声音充满磁性,“谁在敲门?”

    “应该是邱浩森。”我压低了声音,曾煜眸光收紧,当即

    从床上坐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