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1童以牙还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1童以牙还牙

    又是三声。

    我迅速穿好衣服,曾煜翻身下床,莫名的紧张就好像梦中

    的‘被捉奸在床’。我和邱浩森已经分开很久了,但他的出现

    依然能挑动我的心,带给我满满的压迫感。

    我看了一眼曾煜,算是询问他要不要开门,他挑了挑眉

    ,表示随意。

    走到门后的时候,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刚搭上门把手

    ,奶奶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动作,她列邱浩森说了句什么

    ,邱浩森可能也没听明白,并没有马上回应。

    奶奶后面的一句我听懂了,是‘过来吃饭’。

    邱浩森也听懂了,应了一声便听到离开的脚步声。

    “走了?”曾煜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竟然吓了我一惊。

    “嗯,走了。”

    曾煜睨了我一眼,“你先去洗脸,我先过去看看。”

    他换了一件灰格纹的线衣,线衣的厚度根本抵御不了清晨

    的寒冷,我提醒他多穿件衣服,他只说‘不用’就拉开门出

    去了。

    我把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昨晚生的炉火半夜就灭了

    ,里面还有很多没烧完的碳,估计是曾煜起床灭的。

    去洗手间的路仿佛格外漫长,我的步子很慢,几乎是挪过

    去的,到了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小旭在用。

    小旭看见我来,随意的洗了个脸,便关了水龙头让给我,

    顺便跟我攀谈,“昨晚睡得好吗?”

    “嗯。”我声音淡淡的,根本就无心和她闲聊。

    “你男朋友的手……伤的很严重,处理了吗?”

    她小声问,我还没回答,苏珍的声音从小旭身后传来,

    “人家的男朋友,你操心个什么劲,有这个闲工夫多关心关

    心你自己的男朋友。”

    说完,她拿着牙杯径直走了进来,将我从洗手台前一下

    子撞了开,然后得意的朝我挑眉,阴阴阳阳的开口,“不好意

    思,我赶时间。”

    小旭问她去哪,她回了句‘关你屁事’。

    小旭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

    “苏珍,别太过分。”我站在一边,冷声警告她。

    苏珍将装满水的牙杯重重的放在了洗手台上,昂起头,

    “怎么的,还想像上次那样列我动手吗?”

    脑海中自然地浮现出曾煜的话,  ‘别人动你你就打回去’

    ‘柿子总是软的好捏’…”

    “你试试?”我用曾煜那样冰冷中带点威胁的语气警告苏

    珍。

    苏珍眼中掠过一丝复杂,并没有因此把我放在眼里,她伸

    手就要推我,我在她碰到我身子之前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她没

    料到我出手会这么快,趔趄一下,身子撞在了旁边的洗手台

    上,闪了一下腰。

    小旭见状,上来拉了一下苏珍的衣服,劝道:  “苏珍你

    别冲动,她男人就在旁边。”

    苏珍蹭一下就火了,“男人在了不起啊,男人在就可以随

    便打人吗?你爸妈只负责生你不负责教是不是?”

    “苏珍!”小旭急了,声音略微大了一些,好像惊动丁

    餐厅的人。

    本来我还后悔那一巴掌下手狠了,原想轻轻地给一巴掌警

    告一下的,现在我只想抬手再加一巴掌。我面色紧绷,一瞬不

    瞬的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苏珍完全没意识到她的一句话刺了我多深,火焰比刚才更

    加膨胀,  “再说一遍又怎样,你敢再打我一巴掌不成?”

    我用比之前更冷的语气重复警告,“你试试。”

    “说你有娘生没娘养你好像很生气,该不会被我说中……

    “啪!”

    不等她说完,又一个响亮的巴掌甩上她的脸,这一次,

    我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

    苏珍个头比我矮一些,我力气虽然没有很大,但足够将

    毫无防备的她扇倒在地。

    餐厅的人果然听到了动静,率先出来的是那两个男生。

    看见‘吃亏’的是苏珍,他们齐齐惊讶的瞪大了眼。

    小旭站在一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既没有拉也没有劝

    ,安安静静的看着。

    苏珍楞了一秒,腾地爬了起身,抓起牙杯将满满一杯冷水

    泼在了我的脸上,冰水顺着脸颊和脖子流进衣服里,瞬间寒

    彻心扉。

    “你干什么?”一道沉厉的呵斥,苏珍抬起牙杯大概还要

    往我脸上砸,给大步走过来的曾煜震慑得一时之间失了动作

    ,曾煜走过来夺了她手里的牙杯,摔在地上碎成了两半,咬牙

    警告:“找死?”

    苏珍气不打一处来,又受制于曾煜的威严,不敢发飙,

    也不敢还手,甚至连瞪我的眼神都没刚才凶狠了,仿佛是曾

    煜吞噬了她所有的戾气。

    “向她道歉!”曾煜犀利的目光紧锁着苏珍,一字一句道

    苏珍吞咽了口水,眼里略过一丝惊慌,嘴上却咬着,“跟

    她道歉,做梦!”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向她道歉!”曾煜极力压制着脾气

    ,随时都会爆发。

    只要苏珍聪明一点就该知道这个时候嘴硬落不到一点好处

    ,可她似乎是倔到了底,即便这样她还是咬着牙不肯松口,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向她道歉?!”

    “顾晚,你出来!”曾煜盯着苏珍,却命令了我。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我知道他现在充满了危险,苏珍

    也有点紧张了,“你想干什么?!”

    我刚跨出洗手间,曾煜就嘭的一声甩上了门,接着便听

    到苏珍的尖叫声,曾煜好像是打开了花洒,苏珍的尖叫声更加

    刺耳……

    小旭吓到了,  “快阻止你男朋友啊,这么冷的天淋水肯

    定会生病的。”

    我也有点慌了,上次苏珍动手打我,曾煜就警告过她,如

    果她再动我,他不会轻易放过她。刚才曾煜给了她两次机会

    ,她还是选择挑衅曾煜的忍耐,这一次真的是她自找的。

    “顾晚。”身后有人叫我,我猛然转身,列上的是曾经熟

    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眉眼,眼底的深沉,嘴角的薄凉曾陪伴过

    度过漫长的岁月,也曾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

    邱浩森站在离我不到两米的位置与我列视,他的穿着一

    如既往,整齐的西装,四十岁的脸如今也爬上了一丝沧桑。

    见我衣服湿了,他脱了外套朝我走过来,我知道他要做什

    么,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并没有躲掉他披过来的外套

    苏珍的嚎叫声戛然而止,身后的门被拉开了,时间仿佛定

    格在这一秒,我们三个人都失了动静。

    倒是小旭冲进了洗手间,“怎么全湿透了!”

    我当即转身,扭掉了身上的外套,邱浩森的西装从我肩

    头滑落掉在了地上。

    然后转脸,略过曾煜看向洗手间里的苏珍,她蜷缩着身

    子蹲在洗手间的角落里,从头到尾被浇了个通透,浑身仿佛

    在水里浸泡过一样,发梢的水柱在迅速的往下滴。

    “这有点过分了吧?”好脾气的小旭也忍不住斥责了一句

    曾煜冷然回头警告,  “我过分?这一次我只不过以牙还

    牙,下一次可不是浇水这么简单了!”

    “好冷、好冷……”苏珍冻的瑟瑟发抖,不停地打着摆

    子。

    小旭扶起她,“我带你回去换衣服。”

    小旭将苏珍扶了出去,呆立在餐厅门口的两个男生才跑了

    过来,跟着她们俩一起上楼了。

    角落里瞬间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邱浩森瞥了一眼掉落在地外套,眼底透出一些失望。

    曾煜微微眯眼,  “邱局长,刚刚的行为是不是越界了?”

    邱浩森顿了一秒,忽而哼笑,“越界?我也不过‘以牙还

    牙’!”

    他说,“曾经我们还在一起昀时候,你做了多少‘越界’

    的事,现在你来警告我不要越界,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曾煜问他说这话是不是认真的,他说是。

    曾煜一角踢开地上的西装,往前走了一步,鄙视着邱浩森

    的眼,  “那就看你有没有我的本事了。”

    邱浩森眸色一沉,面色凝滞了片刻,“我只是不屑于你那

    么卑鄙!”

    “哦?”曾煜讥笑道,  “那看来不战而败,顾晚就喜欢

    我的‘卑鄙’,我越‘下流’她越兴奋。”

    曾煜说的暖味,邱浩森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只好将视线

    转移到我脸上,他刚看我一眼,曾煜就往我们中间挪了一步,

    用他的颀长的身体挡住了邱浩森的脸。

    “晚儿,我带你回去换衣服。”曾煜搂过我的肩膀,刻

    意从邱浩森的西装上踩了过去。

    邱浩森的目光一直跟随着我们,直到我们拐进了房间。

    曾煜并没有给我换衣服,而是靠在门后点了根烟,脸上的

    傲慢与盛势消失的千干净净,甚至还染上一丝我看不透的斟

    酌和犹疑。

    他的反应告诉我,他现在面列邱浩森已经没了以前的底气

    了,他开始用我和他床上的关系来刺激邱浩森,面列邱浩森

    的时候,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漫不经心,在轻松地嘲讽和戏谑

    中击杀列方于无形之中。

    他开始慎重,开始紧张,甚至还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有换衣服,映湿的内衣已经被我的体温烘干了,抽

    了纸巾简单的擦拭了~下脖子,便朝他走了过去。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到窗口,推开了窗户,将烟

    雾尽数吐向了窗外。

    “你在怕。”我看着他清隽的侧颜,如是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