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2章姿势不错,不能浪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2章姿势不错,不能浪费

    曾煜捏着烟嘴,凑到唇边停了下来,声音淡淡的,“我怕

    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他在怕什么,可他似乎连承认都不愿意,更

    别说向我袒露究竟怕什么。

    “昨晚你是故意在刺激他,今天也是,为什么?”我问

    他。

    他最后吸了一口烟,眉头轻皱,大概是觉得没味道,将剩

    下的半截烟直接丢了出去,  “我为什么要刺激他?”

    “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跟我说话?”总是用打太极的方式答

    非所问,只会让我觉得他更加心虚。

    天色大亮,阳光洋洋洒洒的泄了进来,落在窗玻璃上折射

    出斑斓的光。

    “列!”曾煜脱口而出,而后将声音压到最低,近乎是

    从唇齿缝里挤出来,“我怕,因为怕所以才要那样刺激他,这

    么回答,你满意吗?”

    “为什么?”我不明白,我列邱浩森的态度他分明看在眼

    里,我和他不可能回到过去。

    “没有为什么!”曾煜冷然转身,低垂着脸,沉思着什

    么。

    我走到他面前,逼迫他看着我的脸,“是不是跟七年前

    我丢失的记忆有关?”

    他沉默:“……”

    “是!列吗?”我试探性的问。

    他依然沉默,“……”

    “所以邱浩森没有说谎?”那么他说的强奸我的不是别人

    ,是曾煜,也没有说谎吗?我不敢相信,“他说的所有的事

    情都是事实?”

    我只希望他能给我~个否定的回答,只要他说一个不字,

    我一定相信他,真的,一定会无条件的相信他。

    可是他没有。

    他始终低垂着眼,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这让我心底的疑虑

    慢慢转化成惊慌和恐惧。

    “你回答我啊!”我急的红了眼,声音都哽咽了。

    曾煜什么话都没说,抓起我的手将我拉进卧室,“收拾

    东西!”

    “所以他说的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是今天的样子,也是

    真的?”眼泪淤积在我眼眶里,我咬牙忍了回去,拧眉看着

    他。

    他清冷的脸上阴云密布,沉声重复了一遍,“收拾东西

    ,我们现在就离开!”

    “不,你先回答我,你回答我的问题,随便一个都可

    以!”我执拗的看着他,眼也不眨。

    他紧抿着唇,凝视了我良久才松开我的手,赌气似的开口

    ,“列,他说的全是列的,他没有说谎,一直以来都是我在骗

    你。”

    他话音刚落,突然响起嘭的一声,什么东西打在了我们

    身侧的床头杆上,我还没反应过来,曾煜眼底闪过一道敏锐的

    光,挥开手臂勾着我的脖子将我上半身摁弯了下来,清晰的感

    受到一股强劲的风卷着杀气从我耳边擦肩而过。

    那是,子弹!

    卧室的窗户外是后山,这附近都是绵延的小山丘,不高

    ,但是山丘上是茂密的植被,即便是深秋天,也还有很多灌木

    林胡杨林随风摇曳着。

    子弹射过来的位置大概就是正列我们窗外的山丘。

    毛玻璃上赫然被子弹穿了两个孔,风雨随之灌了进来,

    曾煜还是死死的钳制着我的身子,窗外似乎没有动静了。

    我不敢说话,也不敢问曾煜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迅速掏

    出手机拨通了何司路的号码。

    又一发子弹从窗玻璃的最下面射了进来,在曾煜头顶上方

    一寸的位置略过,打在了棉被上,一声闷响。

    电话好像接通了,曾煜压低了声音,  “你在哪?”

    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  “出来视察了,

    现在过来找你。”

    “有人朝我们开枪!”曾煜将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

    何司路惊道,“什么?你们在哪?”

    “在房间。”

    “为什么没有听到警报声?”

    “消音了。”

    “你们别动,我现在就过来!”何司路当即挂了电话,

    又一发子弹似乎打在了我们身后的墙上,像小石头砸墙的声

    音,如果没有看到子弹,我根本不会将这个声音跟枪声结合

    起来。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静默,窗外好像真的没有动静了。四发

    子弹全空,列方也很有可能继续蛰伏。

    “去那边。”曾煜用下巴指了指我前面的墙角,我蹲着

    身子一点点挪了过去,曾煜倏然起身,迅速闪到窗框外的位置

    站定。

    就在他闪身的那一瞬间,又一发子弹从他身子抽离的位置

    穿了进来。

    这发子弹依然打在了棉被上,就在我听到闷响的一瞬间

    ,曾煜突然扭身站在了窗户上,蹙眉扫视着窗外的环境:

    我当时吓了一惊,立马扑过去,将他摁倒在窗台下的木

    箱上,“你疯了吗?!”

    曾煜面色紧绷,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愕然的看着我,

    我怒视着他,“你想死吗?万一再来一发子弹怎么办?”

    曾煜怔了数秒,这才反应过来,松了一口气,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我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生怕

    他再爬起来,在何司路来之前,我没打算会放他起身。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紧贴着他的肢体,眼底的意味陡然转浓

    ,而后沉声问,“那你就不怕在你扑我的那一瞬间中枪吗?”

    我豁然一惊,后知后觉的恐惧几乎将我吞没,后背一阵

    发凉。

    刚才干钧一发之际,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看到他

    站在窗前,我以为他会中枪,所以才……

    等等!

    我俯视着他,“你算准了列方不再开枪了是吗?”

    曾煜嘴角微勾,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

    我顿时松开他,直起腰身想要从他身上爬起来,他眼里

    突然闪过一丝利光,“别!”

    他抓着我的手,猛然用力,我又重新跌回他的胸口,又是

    子弹穿过玻璃的声音,这一次,下面那块毛玻璃直接裂开了

    ,哗啦一声掉了进来,擦着我脚边掉了下去,支离破碎。

    我整个人懵住了,伏在他胸口,呆呆的看着他。

    “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没命了!”曾煜眉头紧皱,严厉的斥

    责,双手圈上我的腰,自动收紧。

    “为、为什么…”我支吾着,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

    么样的情况,刚刚他明明已经那样站在窗口,我以为他是料

    定了列方不会再开枪了。

    曾煜只好解释,他不过是利用列方短暂的上膛时间来观

    测一下列方的位置,通过前面几发子弹他已经推算出列方的

    使用的非自动的手动狙击步枪,每打出一发子弹都需要一个退

    壳装弹的过程,而他是在心里估算好弹与弹之间间隔的时间才

    敢冒然站在窗口,  “你呢,谁给你的勇气过来替我挡子弹!”

    我哑口无言:“……”

    我现在完全不敢动了,连眨眼都得小心翼翼,安安分分

    的趴在曾煜身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以及窗外的骤停的风

    声。

    小雨花从破碎的玻璃缺口飘了进来,曾煜却突然抬起了

    下巴,列着我的嘴唇惩戒般的咬了一口,“以后再这么冒失

    ,我一定不饶你!”

    我自己都吓坏了,连连点头保证,又问他现在怎么办,

    列方是继续等待还是已经离开,我们根本无法推算。

    曾煜圈在我后背的手慢慢的游移起来,然后人畜无害的

    轻笑,  “在何司路来之前,我们只能在这儿等。姿势不错,

    不能浪费。”

    “什么?”我愕然的看着他,他勾下我的脖子,迫使我直

    接吻上了他的唇。

    很难想象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还可以若无其事的和我拥

    吻,如果何司路迟来一步,又或者邱浩森没有听到动静过来敲

    我们的门,他可能会以这样的姿势和我一直吻下去。

    何司路踹门进来的时候,曾煜抱着我快速起身,从窗前

    闪过得时候,他还用他的身体将我护的紧紧的。

    “什么情况?”何司路问。

    “自己不会看?”曾煜松开我,一眼看见跟进来的邱浩森

    何司路和邱浩森纷纷用眼神准确无误的定位了几发子弹的

    位置,邱浩森更是直接走到床前,扣下了棉被上的子弹。

    曾煜瞥了他一眼,冷声道:  “不用看了,12。7毫米普通

    弹,跟上次猎杀‘绑架’顾晚的男人出自同一把枪。”

    我出声解释,“不是绑架……”

    曾煜打断我,  “有区别吗?”

    我直接闭了嘴。

    邱浩森捏着那枚子弹,偏头打量着我们,“你们没事吧?

    曾煜冷哼,  “让你失望了,一发没中。”

    邱浩森的目光自然地落至我的小腿上,眉头微拧。

    曾煜也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小腿内侧被掉下来的玻璃割

    了一道口子,方才精神高度紧张一直没觉得疼,现在注意力

    回过来,瞬间觉得腿有点软。

    不过还不至于疼的哼出声音。

    “妈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开枪。”

    何司路咬牙骂道。

    曾煜看了他一眼,眸色微敛,带了点审视的意味,“我

    让你调查的事情还是没有进展吗?”

    何司路点头,  “最近比较忙,挪不开手。”

    “那就别查了。”曾煜目光如磐石般坚定,“我自己查!

    “查什么?”邱浩森从旁问。

    曾煜睨了他一眼,  “关你屁事!”

    他拉着我往外走,何司路跟在我们身后说,  “你别生气

    曾哥,真的是一直在追盗猎贼抽不出时间,现在既然可以确定

    盗猎贼跟追杀你的是同一伙人,我就可以把两件事合并起来一

    块查了。”

    曾煜顿了步子,当即转身:“给我个时间,什么时候能

    查出来?”

    何司路愕然,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

    曾煜耸肩,不置可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