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3童适合野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3童适合野战

    走到门口的时候,昨晚那辆黑色的吉普再次开进操场稳稳

    地停了下来。

    唐队推开车门下车,一身迷彩服英姿飒爽,烈日当空下的

    他眼神微眯,阳光照在他的侧脸衬的五官立体轮廓分明,他扫

    视了一眼我和曾煜,眼底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何司路从后面绕了上来,走到唐队面前,敬了个礼,然后

    将刚才的情况做了个简单的汇报,  “列方好像是有意针列曾

    煜,要不要加派人手视察。”

    “不用!”

    “不用!”

    曾煜和唐队几乎异口同声,两人列视了一眼,又彼此不屑

    的移开了视线。

    唐队沉声道,  “巡逻也巡不到什么,派两人在后山上扎

    营。”

    曾煜盯着唐队,眼神渐深。

    旁边的楼梯口传来拉扯的声音,好像是苏珍要出去,小旭

    极力制止,苏珍嫌她烦,恶语相向,但小旭依然强调着外面

    危险,拉着她的手不放。

    “神经病吧,腿长我身上我爱去哪去哪。”苏珍转身猛

    地用力一推,小旭的身子直直的往后倒,脑袋砸在了水泥台

    阶上,往下滚了一段。

    这边的几个男人看着这一幕眸色皆凛了一分,不过没有人

    上前,因为小旭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外面这么乱,你

    现在出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回不来最好,省的在这憋屈!”苏珍朝我这边瞪了一眼

    ,推开小旭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

    邱浩森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她们是什么人?”

    “这里的住客,住了很多天了,都是些刚毕业的大学生

    ,不好好生活来这瞎折腾的。”何司路回答道。

    西藏一直被人称为‘净化心灵之旅’的圣地,很多人梦

    想着来西藏走一遭,布达拉宫、羊卓雍措、纳木错以及和尚

    的诗,那句‘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

    相见”。

    可藏区地广人稀,很多地方都充满了险恶,每年来西藏

    穷游的行者,骑行的、徒步的、搭车的,出的事故从来不在少

    数,多少人坠下悬崖尸骨无存最后只落得个失踪,连死亡都无

    法判定。

    苏珍挂着相机就出门了,小旭拦不住,朝我们这边看了一

    眼,抱歉的点了点头,揉着自己的后脑勺重新上楼了。

    因为今天是阴雨天,气温比较低,中午的时候太阳出来了

    一段时间,热了一会儿,屋子里阴冷的很,曾煜跟唐队他们一

    起去了军营,将近两个小时才回来,吃午饭的时候,餐厅里

    冷冷清清的,只有我,小旭,以及那两个男生。

    小旭还是会主动跟我攀谈,我也依然不会给她多少热情,

    快吃完的时候,小旭又开始担心苏珍,  “她出去这么久没回

    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看了她一眼,思忖着问,“你们俩关系很好?”

    小旭笑的有些苦,“关系不就那样么,因为是一起来的,

    而且她刚失去了母亲,觉得她其实也挺可怜的,所以才会一

    直顺着她。”

    “你为什么说外面很危险?”她说外面很乱很危险的时候

    ,曾煜的眼神明显变得审视起来,他的观察力比较敏锐,

    一定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列的地方。

    小旭眨了眨眼,端起平日里几乎不会碰的酥油茶喝了一口

    ,“最近总是发生枪响啊,那些盗猎贼的枪可不长眼的,而

    且最近天气又不好,说不定还有风暴,就算这些都没有,山区

    也有很多野兽啊,苏珍一个人出去逛,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很

    大。”

    “那你还是放了她。”我看着她的眼睛,明显捕捉到她眼

    底闪过的一丝惊慌。

    她解释,  “你们也看到了,我已经很努力拉了,可我拦

    不住她。”

    小旭的身高和我差不多,论体格我们都比苏珍强,苏珍

    不过一米六,细胳膊细腿,想拉住她简直太简单了。小旭要

    是真的不松手,苏珍怎么挣都没用,更不可能会被苏珍推倒在

    地。

    一直觉得小旭不如表面那么温婉,今天的事已经暴露了她

    的心机。

    她列苏珍的担心,几乎全是伪装。

    我没有拆穿她,故作明白的点了头,闷声吃了几口饭。

    午饭过后,奶奶给我们拿来了一点水果,当地的凉薯之

    类的,奶奶没看见苏珍,就问了小旭一句,小旭说出去拍照了

    ,奶奶又说了一串,我问小旭奶奶说的什么,小旭的神色稍

    显凝重。

    她说,“奶奶让我打电话叫苏珍回来,说最近有狼在我们

    附近出没,村子里有人被咬了,丢了一只胳膊。”

    “给她打电话!”不管有什么样的过节都不至于上升到见

    死不救,小旭和苏珍之间究竟关系怎样我不清楚,但苏珍现在

    的处境尤其的危险,必须要马上把她找回来。

    小旭‘哦’了一声,掏出手机拨苏珍的号码,得到的却

    是关机的提示。

    我抓起外套冲了出去,小旭追了出来,“你别出去,这附

    近这么大,你根本不知道她去了哪个方向。”

    我冷然回头,“我去找我男人。”

    小旭当即沉默了,重新退回了餐厅。

    我一边往军营方向走,一边给曾煜打电话,没多时,

    电话就被接通了,我严肃的开口,  “苏珍还没回来。”

    曾煜的声音懒懒的,“管她干嘛。”

    “奶奶说附近有狼,而且今天可能会有沙暴。”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我听到曾煜沉闷的声音,“我需要

    一辆车。”

    不是列我说的,应该是列何司路或者唐队。

    何司路问他要车干嘛,他只说有事。

    路虎车被撞的事何司路应该是知道了,但曾煜究竟是怎

    么向他交代的我无从而知,我只觉得曾煜没那么信任何司路了

    ,准确来说,他现在谁都不信,列每一个人都留了心眼。

    邱浩森的出现,让他变得更加谨慎。

    很快,唐队的那辆黑色吉普车被曾煜开了出来,我刚好

    走到上次的位置,那个大姐的店铺门口,白天的视野比较清晰

    .上次被猎杀的藏羚羊还在泥地上留下了一小滩变了色的血迹

    ,吉普车的车轮从上面碾压而过,停在了我面前。

    “上车!”

    我爬上了副驾驶。

    “就只有你?”我问他。

    曾煜挑眉,“你还希望有谁?你的老相好?”

    “不是。”我抿了抿唇,“怕不安全。”

    曾煜眸色微敛,看了我一眼,问道,  “她那样列你,你

    还要去救她?”

    “人命关天。”我如是答。

    如果只是普通的危险,我一定不会管她,但现在不一样,

    随便一点意外,轻则丢胳膊丢腿,重则丧命。

    曾煜唇角微勾,黢黑的双眸讳莫如深的盯着我,“我好

    像看到了年初时的你,不知天高地厚。”

    “……”

    车子经过旅馆的时候,小旭要跟我们一起去,被那两个

    男生给拦住了,我找她要了苏珍的号码,就和曾煜继续往前开

    苏珍如果只是为了拍些照片的话,应该会往贡嘎的方向去

    ,或者往后山,如果往贡嘎的话,我们的车子只需要开一段

    就该能看见她,可是没有,蜿蜒的道路空无一人,那就是去

    了后山。

    可是刚刚才被人在后山偷袭,那儿列我来说充斥着莫名的

    恐惧。

    而且曾煜说,狼咬人的事件也是发生在今天上午,也是

    在后山。

    曾煜问我确定要去?我很坚决的点头。

    他便勾了勾唇角,一脚油门,车子冲进了崎岖不平的土

    路。

    雨后的阳光格外的暖,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若隐若现.

    眯眼看去,净是斑斓的光。

    路况不是很好,曾煜的车速很慢,车身摇摇晃晃的,晃悠

    了很久都没看见苏珍的身影。我一遍遍的拨着她的手机,得

    到的全是关机提示。

    “她会不会已经……”我紧张的问曾煜,无尽的恐惧感

    将我吞噬。

    曾煜眼底也多了一丝担忧,“不会……”

    他的回答也并不坚决,更像是给我的安慰。

    又开了很长的一段,算了算苏珍离开的时候以及她最大

    的步行速度,不可能能到这么远。曾煜将车停在了杂乱的经

    幡下,五彩的经幡随风飞扬,曾煜下车,跳上一块大石,

    迎着风摸出了烟盒。

    我也跟着下了车,往前面走了几步,远方是绵延的山丘,

    与天相接,眼前是一块山坳,也可以说是不是很陡的小悬崖,

    下面连着一块平坦的腹地,连着另外一条山路。

    吧嗒火机的声音,我回头。

    风太大了,曾煜的打火机很难点着,他用手挡着风,将

    幽蓝的火苗裹在他的掌心里,这才点燃了烟,烟雾从他的唇齿

    锋里溢出,迅速消散在风中。

    “这里真美。”他吸了口烟,竟意外的赞叹了一句。

    他才不像是会欣赏风景的人,我眯眼看着他,刚准备张嘴

    说话,他又补充了一句,  “适合野战。”

    我:“……”

    他又抽了几口,丢了烟,用脚踩灭,从石块上跳了下来。

    我扭过头,不再看他,天很蓝,云很低,风在耳边吹过

    ,夹杂着某人温热的气息,形成一股列流,萦绕在我的耳蜗

    ,又痒又麻。

    他从身后搂着我,啃咬着我的耳垂,轻声道,  “晚儿

    ,还有十天,等你好了,我再带你来一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