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童你爱过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5童你爱过我吗?

    “你干什么?!”我低吼出声,他当即捂住了我的嘴,  “

    告诉我,为什么要在这儿?为什么要来拉萨?”

    我挣扎着,唇齿锋里挤出一句警告,“你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同样压低了声音

    “松手!”我用胳膊肘抵着他的胸口,他浑身上下一件衣

    服都没穿,触碰到的全是炙热的皮肤。

    曾煜和何司路就在路边抽烟,抽完烟就会回来,房间里看

    不到我的人一定会来洗手间找我。我使出浑身的力量挣扎,可

    邱浩森根本就没有要松开我的意思,“说!”

    情急之下,我只好回答,“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说的是实话,曾煜具体在调查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可

    他显然是不相信,“你不说,我就不松手。”

    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学会了曾煜的那一套。

    “你不动手,我就喊人了!”我咬牙道,  “到时候丢人

    的是你。”

    “你喊一声试试!”他身体变得紧绷,紧贴着我的某处发

    生了明显的变化。

    我怎么可能敢喊,只要一开口就会惊动所有人,到时候

    ,不只是我和他,连曾煜都会颜面扫地。

    但我还是作势张开了嘴,然后就在我开口的瞬间,他低头

    堵住了我的嘴,冰凉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呼吸,牙齿在我下唇

    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低声警告,“你敢喊,我就敢在这儿要

    了你!”

    我瞬间闭了嘴,咬牙盯着他染了欲色的眸,“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他低头就要吻我,我扭过躲掉了他

    的唇,他直接吻着我的而后,近乎啃咬的在我脖颈处厮磨。

    高度的紧张和恐惧将我吞噬,我痛苦的咬着牙,不敢哼

    出声音,连喘息都不敢用力,生怕被人听见。

    “邱浩森,别让我恨你!”我一字一句的警告。

    邱浩森冷嘲,  “比起你现在列我视若无睹的态度,我宁

    可你恨我!”

    他低头,一口咬在我的脖子上,又痛又麻的感觉让我濒临

    崩溃!

    外面传来零碎的脚步声,有人从餐厅走了出来,我紧抿着

    唇,瞪大了眼睛。

    “晚儿?”我听到曾煜喊我。

    我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用眼神哀求着他,求他松开我,

    放我出去。

    他的唇移至我的耳边,用只有我才听得到的声音说,  “

    他现在就在外面,我放你,你敢出去吗?”

    我不敢,他明明知道我不敢,他甚至笃定了我连挣扎都不

    敢,因为只要我一动,浴室的门就会发出奇怪的声音,曾煜

    那么警觉地人,一定会察觉到。

    “晚儿。”声音离我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

    “回答他。”邱浩森在我耳边提醒。

    我依旧咬死了嘴唇。

    “我们这儿总得有人开口不是吗?”温热的气息扑进我的

    耳蜗,“你不回他,我替你回。”

    “别!”我不在房间,就只能在浴室,我的身体忍不佳的

    颤抖,声音也微微发颤,“我在。”

    曾煜从外面推了推门,没有推开,便问,“你在洗澡?”

    “嗯。”

    “为什么没有听到水声?”曾煜似乎有所察觉。

    我惊了,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邱浩森指了指马桶,我

    会意的开口,“我在上厕所。”

    曾煜应了一声,“降温了,洗快点儿,别冻着。”

    “嗯,你回房间把炉子生起来。”我想把他支开,只有

    他走,我才能出去。

    外面忽然失了声音,我试探性的问,“你走了吗?”

    “没有。”他的声音明显沉了许多,他再一次推了推门

    ,“你把门打开。”

    我吓得脸色刷白,“干嘛?我在上厕所。”

    “那我在这儿等你,等你厕所上完了,把门打开!”曾

    煜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怀疑,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你要干什么?”我警惕地问。

    曾煜的声音意味深长,  “不干什么,怕你着凉,陪你一

    起洗。”

    邱浩森低头凑近我,鄙视着我的脸,眼底充满了威胁。

    “不要,你跟我一起洗,反而会更冷,我很快的,一会

    儿就好,你先回房等我。”我的声音颤的连我自己听了都觉得

    不正常,邱浩森的身体越来越烫,我紧紧地闭着眼,不让自己

    看他。

    “好,我回去等你!”曾煜声音清冷,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一起洗?”邱浩森声音暖味,浓郁的眼底意味不明。

    我重新挣扎,“你快松开我!”

    “顾晚,你老实回答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

    样和曾煜偷情?”

    他凭什么将现在的情况判定为‘偷情’,明明就是他一厢

    情愿的胁迫我,我胳膊肘用力的戳在他的胸口,“不是!你

    放开我!”

    “不是?”邱浩森冷哼,抓着我的手臂交叉抵在我胸前,

    “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年初在拉萨的时候,是你救了曾煜?你

    是怎么救的他,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我心里豁然一惊,原来他全都知道。

    “还有你去泰国那次,查理死的时候,你和曾煜在做什么?”邱浩森带我将曾经发生的事儿一遍遍回忆,他的情绪开始

    失控,抓着我手腕不断地收力,我自己的拳头抵着我的脖颈

    ,压迫的我无法呼吸。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咬牙提醒他。

    用‘分手’甚至都有点不合适,我和他不过就是情色交易

    ,又不是谈恋爱,何来分手一说!

    “分手?”邱浩森额头青筋暴起,双眸如嗜血一般,“

    你承认了是吗?你承认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和曾煜背着我

    偷腥,是吗?你承认吗?承认了我现在就放了你!”

    他像着了魔一样,眼睛红的可怕,我当即承认,  “列

    ,我承认!”

    “为什么?”他可能也只是希望我能给他一个否定的回答

    ,可是我没有,我的答案让他难以置信,他重复了一遍,“为

    什么?”

    “因为我和你只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我看着他,

    那一刻,我的心忽然很平静。

    他嘴角微微抽搐,半晌才蠕动着嘴唇,“你爱过我吗?”

    我顿了一秒,仅仅是一秒,毫不犹豫的回答,  “没有。

    邱浩森瞬间没了所有的力气,我也顺势推开了他,他没

    有防备,差点摔倒,我本能的想伸手去抓他,却还是忍住收

    了回来,他的手撑在了马桶盖上,维持了身体的平衡。

    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和盆,拉开门冲了出去,却在拐

    角处,看见了曾煜,他抱着胳膊依靠在墙角,颀长的身材被灯

    光在地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