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6章喊出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6章喊出来

    我的身子蓦然一顿,他转头看我,双眸被屋檐投下的阴影

    覆盖,看不出眼底的情绪,薄唇轻抿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冷冽

    的气息,迫人的寒冷。

    “你、一直在这儿等我吗?”我紧张的问他,声音略微有

    些颤抖。

    他没说话,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我,我身体抖得厉害,

    双手也有些哆嗦。身后的浴室静悄悄地,邱浩森一定在听着

    我们。

    曾煜直起身子,朝我走了两步,站在我面前低头审视着我

    ,黢黑的眼眸迸着沉湛的光,良久才开口,声音不轻不重,

    “没洗澡吗?”

    “呃?”我愕然。

    他瞥了一眼我手里的衣服,衣服因为掉落在地上沾了些污

    水。他的表情和脸色都格外的深沉,眼神也是不露声色的,

    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是怀疑,还是

    愤怒,亦或是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衣服脏了,我有点冷,先回去吧。”我抓起曾煜的胳

    膊就住房间走,曾煜没抵触,一言不发的跟着我,进了房间之

    后,我直接关上门,还上了一道锁。

    我把东西放下,曾煜就这么干站着,影子投在窗户上,

    模糊又深沉。

    “曾煜……”我上前一步,抓起他的手,握在掌心里,

    “我们回家吧。”

    曾煜的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声音却透露出一些薄凉的情

    绪,“为什么没有洗澡?是不是因为浴室里还有一个人?”

    我心下一惊,脸色刷白。

    他反握住我的手,稍稍用力,手掌的骨头被他捏的有些

    疼。我否认,说没有,他不信,问我要不要现在跟他去看看

    ,我没吭声,咬着牙不敢动。

    他说,“顾晚,永远不要骗我,你骗我一次,我会信,

    你骗我两次,我也会信,但如果你继续骗我第三次第四次,  ‘

    信任’这两个字就从我们之间消失了。”

    我忽然想起在川南的那一次,我背着他私会了邱浩森,回

    来之后他也是用这种看似平静的态度列我。他与邱浩森不一样

    ,比起邱浩森的热暴力,曾煜的冷暴力更让我害怕。

    “列不起。”我向他道歉。

    他往前一步,将我逼到了壁炉上,“他碰你了。”

    “没有!”

    他伸手,我本能的畏缩,他的拇指摁在了我的嘴唇上,

    声音很轻,“那为什么你的嘴肿成这样?”

    我抿着唇,无法解释,他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唇瓣挤压

    在牙齿上非常疼,我咬牙忍着,他盯了我一会儿,忽而冷笑,

    “我心疼你的身子,可你呢?”

    他说了句‘是你逼我的’,就开始扒我的衣服,我慌了

    ,拼命地摇头说不可以,我向他解释邱浩森真的没有碰我,

    他不听,亦或是根本听不进去,固执的将我的上衣脱得一件不

    剩,后背贴着冰冷的壁炉,我的身体抖动的厉害。

    他转而向下,双手抓着我的裤腰用力往下扯,裤扣被崩落

    ,拉链也彼崩了开,他直接将手伸进我两腿之间,指尖微勾

    直直的探了进去,“湿成什么样了,还说没有?!

    “真的没有。”我伸手抱他,他不许,甩开了我的手,

    我只能抓着他的衣服。

    他抽出手指,擦着我的肚皮一路往上摸,捏起我的下巴

    ,用他的身体紧紧地抵着我,沾湿了的手指摩挲着我的唇瓣

    用力的挤了进来,捕捉到我的舌头肆意的搅弄。

    我说不出话来,呜咽声被他的手指搅碎。鼻息间除了他的

    呼吸以及靡欲味儿,还有一丝血腥味儿。

    他的手似乎又开始流血了。

    窗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然后是隔壁的门被关上的声音,

    我知道是邱浩森从浴室回来了。所有的呜咽声和吟呼声戛然而

    止,我咬牙忍着,无论曾煜怎么弄我,我都不发出一点儿声

    音。

    曾煜的双眸被绯色染尽,火一般的瞳仁仿佛凌迟着我的身

    体,他低头埋进我的颈窝,牙齿刮过我的锁骨,张嘴用力的咬

    了一口,我抬着下巴,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他的手在我身上四处点火,掌心的温度连带我的身体也跟

    着灼烧起来。他的吻从我的心口转而向下,略过我的肚脐眼辗

    转了几次才继续下移。

    “别!曾煜!”感受到他鼻息的靠近,我身体的颤抖到达

    了最大值,连声音都开始嘶哑。

    我抓着他的头,五指插进他的发丝里,指甲扣着他的头皮

    他的手指梳理着我的毛发,指腹从最敏感的点轻轻刮过,

    我的身体迅速绷直,整个身子弓了起来。

    紧张,却又期待着接下来的动作。

    他的温柔如期而至,带着粗野的侵略,张扬而又疯狂。舌

    尖触碰到我阴帝的那一秒,我脑子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

    西炸开了花。

    曾煜是有洁癖的,起初可能连他自己都无法适应,碰了

    一下之后他本能的退了开,手指代替着揉了一会儿,又好似

    不甘心,盯着我面色潮红的脸,声音低哑,透着浓浓的警告,

    “喊出来!”

    我紧紧地咬着牙关,拼命地摇头,他本就浓郁的眼骤然

    沉了一分。裤子已经掉落在脚踝处,他抬起我一条腿,将裤子

    从我脚边抖落了去,然后跨在他的胳膊上,再一次俯下身子

    我抓紧了他的头发,腰胯颤抖的厉害,连牙关都开始打

    颤。

    他的脸埋进我的肚皮,舌尖在我的肚挤眼外国打转,时

    不时刮擦一下,惹的我阵阵颤栗。他盈握着我的腰,舌尖再

    一次探向丛林深处。

    我快忍不住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口干舌燥的我时不

    时得舔一下自己的唇瓣。

    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强烈的刺激着我,我开始控制不住的

    哼吟,但是声音很轻,几乎不可闻。

    “喊出来!”他的舌尖在我最敏感的豆点快速打磨,右手

    抓握着我的臀部,用力的揉捏,像是惩戒,又像是警告。

    我眼前开始泛白,后背已经感受不到冰冷,可能身体的

    温度焐热了冰凉的壁炉,只觉得我孱弱的身子在他的逗弄下摇

    摇欲坠。

    “叫出来,顾晚!”他起身,扣着我的肩膀,舌尖离开的

    时候拉出一根晶莹的丝液,然后落在我的耳蜗,他继续吮咬

    着我的耳垂,一字一句的警告,  “叫出来,否则我就直接冲进

    去!”

    隔壁的动静我听的清清楚楚,所以我们这边的声音隔壁

    也一定能听见。我咬着牙,不是担心什么,而是最原始的羞耻

    心,让我没办法叫出口。

    曾煜见我就是不肯松口,当即扯开自己的皮带,扒了自

    己的裤子,扣住我的腰往他身前带,明显感受到他的烙铁正抵

    在我的腿间,蓄势待发。

    我再次摇头,压低了声音,哭诉道,  “不能,不能……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了一滴在他的右手的伤口上

    ,他顿然皱眉,眸色越来越沉。

    他捏着我的腰,仿佛要把我腰上的肉能生生剥下来,他咬

    牙,扶着他的列准我的身体猛然往前挺动,然而他并没有用

    多少力气,只是抵上了我的柔软,并没有真的冲进来。

    “我做不到!”他忽然开口,声音凄冷,“你可以作贱

    你的身子,但我做不到。”

    说完这句,他抬头看我,漆黑的眼如千年古潭,深不见

    底。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松开了我的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默然看着我软若无骨的身子顺着壁炉滑了下去。

    他从衣帽架上抓过他的大衣朝我丢了过来,盖住了我一

    大半暴露的皮肤。他提上裤子,快速的扣好皮带,拉开门迎着

    风出去了,接着便听到嘭的一声带门声。

    外面寒风肆虐,他开门的瞬间,室内的温度几乎将至冰点。地面很凉,靠了一会儿我就爬了起来,他的大衣上还残留着

    他身上的清冽的气息和淡淡的烟草香。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线衣,外面已然降温,即使他身子再

    好,这么冷的天气,他也很难扛得住寒风刺骨。

    我将衣服一件件穿起来,裹了自己的防风衣,抱着他的大

    衣跟了出去。

    天已经黑了,外面狂风肆虐,刮起一地的泥尘,我眯着

    眼,看见他站在路边偏头点烟。

    但是风太大,他手里的打火机并不防风,重复了几次都

    点不着,他恼火的将火机砸在地上,打火机发出嘭的一声,炸

    的四分五裂。

    剧烈的喘气过后,他两手插进裤兜,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走过去,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微微侧了侧脸,瞥见是

    我,他转身就走,沿着崎岖的路,一直往前。

    我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努力追上他得脚步,可他腿长步

    子快,我追不上他,始终和他隔着一米的距离。

    “曾煜!”我喊他。

    他没有回头,也不应。

    “你等等我!”我加快了速度,他也加快速度。

    “别再往前走了!”我声音刚出就被强风吹的七零八落,

    这一段路很黑,没有路灯,路况也差,我近乎小跑起来,步

    子大了一些,脚下踩了个什么东西,崴了一下,我轻叫了一

    声,重心不稳,身子直直的往前栽。

    曾煜反应利落,转身稳稳地接住了我,我顺势抓扯着他

    的衣领,将他猛地下拉,抬头吻上他凉薄的嘴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