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童:上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8童:上来!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曾煜察觉到不列,直起身子将我手中

    的检查报告夺了过去,扫了一眼,嗔怪道,“你骗我。”

    我有些诧异,“你能看懂这个报告?”

    曾煜声音懒懒的,透着一丝傲慢,“这很难?看了这么

    多天的妇科知识,现在快成专业的妇科医生了。”

    “这么厉害?”我笑了笑,挽着他的胳膊往外走。

    “嗯哼。”他眼底隐隐的得意。

    回到车里,曾煜趁着替我绑安全带的时候吻了吻我的嘴

    唇,低声低语的开口,“咱们晚点回去吧?”

    “干嘛?"

    “我想……感受一下设施齐全的套房……”

    想开房就想开房,说的这么委婉。

    我推开他,“不能,禁欲。”

    “晚儿。”他轻轻地唤着我的名字。

    他这是,撒娇吗?!

    我有点懵……

    我拗不过他,最后还是默许了,不过在去酒店的路上,他

    接了个电话,大概是有什么事情,何司路叫他尽快赶回去。

    他差点把方向盘都拧断了。

    回去的路上,他没有说话,一脸的欲求不满。看着他眉

    头不展,我竟忍不住笑。

    “很好笑?”他不悦的睨了我一眼。

    我连忙点头,他扬起手,作势要打我,然而落在我脑门

    上还是成了抚摸。

    我的脸贴着温热的掌心,看着前面的路况,在经过上次的

    车祸地点时,心底倏然一紧。

    想到他奋不顾身跳上车,一拳一拳打在玻璃上的狠绝,想

    到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单手将我从车里拎了出来,一起滚下土丘

    ,心底像是被一个无形的拨片拨弄着。

    他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大概也是想到了当天的事情

    莫名的,我心里忽然有种冲动。

    直直的盯了他好久,久到他意识到不舒服,心虚的问我

    ,“干嘛这样看着我?”

    我没说话,依然是盯着他。

    “你想干嘛?”他想缩回手,我没放,依旧抓的紧。

    就在车子过了那两个坡道,速度平稳了后,我解开了安

    全带,俯下身子凑向他。

    曾煜瞪大了眼睛,方向盘险些失控,车身晃动了一下又被

    他稳住。

    我将脑袋从他的腋下伸过去,侧脸贴着他的腰腹,小手攀

    上了他的皮带。明显感受到他身体的紧绷,双腿间慢慢的支起

    “晚儿!”他吞咽了口水,听声音有些紧张。

    我扣开他的皮带,慢慢拉下他的拉链,将手伸了进去。

    “别闹!”他沉声警告,但其实他是期待的,他不仅没有

    拒绝我,反而腾出了右手抚摸着我的后脑。

    “你不是忍的很辛苦?”我抬头看着他,手却隔着内裤慢

    慢动了起来。

    “你不会是想……”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眼神和声音

    一样早已被情欲占据。

    我抿唇微笑,在他不断收紧的目光中低下了头。

    曾煜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崩到了极致,方向盘开始不稳

    ,车身微微晃动起来,呈s形往前以龟速缓慢的行驶。

    这段路上是没有摄像头的,只有在靠近边防站的时候才会

    有探头,路上也没有车,所以我完全不担心现在的所作所为

    会被人看去。

    我的动作很轻,曾煜也很享受,时不时能听到他哼吟出声。他的手一会儿抚摸着我的头发,一会儿抚摸着我的后背,我

    吻的深的时候,他甚至将手从我的裤腰伸进去摸我的后臀。

    “晚儿……”他的手开始习惯性的抓握,猜到他是要来了

    ,便赶紧退了出去,他当即摁住了我的后脑,将我重新摁

    了回去,我被迫吻到最深,几乎要被他贯穿整个头颅。

    温热的液体喷洒在我喉咙深处,我控制不住的呛咳起来,

    忙不迭挣开他的手,直起腰身退了回来,打开车窗,一口气

    全部吐了出来,他的子子孙孙就这样被我无情的扬在了风中。

    “过分了!”我嗔怪的瞪着他,欲哭无泪。

    他却是笑,猛然一脚油门,车子加速行驶,然后在前面

    的半道上,直接打转方向盘,笔直冲下了土坡,我还没坐稳

    ,因为急转弯外加俯冲力,身子跌回了他的大腿上,还没挣

    扎起来,车子在一片荒野中间停了下来。

    “坐上来!”曾煜抓起我的胳膊就将我拎了起来,我惊慌

    的躲闪,本能的挣扎。

    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担忧,沉声解释道,“这里没人,别

    怕。”

    我放任了他的动作,他抬起我的腿让我跨坐在他的腿间,

    托起我身子的时候,顺势扒了我的牛仔裤,我配合着他的动

    作将裤子踢到脚边然后用力蹬掉一只。

    他笑了,抓握着我的臀,却没有马上给我,“晚儿,说

    实话,你是不是也忍了很久?”

    我的浴火也已经被撩起来了,都这样了不想要是不可能的。我不顾羞耻的点头,抱着他的头贴近我的心脏,“给我。”

    “不怕了?”他笑着问我。

    我摇头,只要他在身边,我什么都不带怕的。我低头咬

    着他的耳郭,“进来!”

    “求我!”胯下的巨物抵在我的腿根,迟迟没有靠近。

    我急了,“求你。”

    他哼笑一声,扣着我的肩膀将我用力下压,我毫无阻拦

    的一坐到底,尽管已经足够湿润,还是有种被成裂的痛,我不

    受控制的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他抱着我没动,等我完全适应

    了,才开始撑起我的腰肢。

    窗外的风骤然停了下来,原本有些阴霾的天突然放晴了

    ,远处有藏羚羊在奔跑,时不时还可以听到昆虫的呜叫。

    几进几出之后,曾煜不满足于单一的姿势,推开车门将我

    抱下了车。

    在车里总是有些安全感的,可是车外,朗朗乾坤下难免

    会有所紧张。我攀紧曾煜的身体,手掌从他的腹肌上一块开数

    过,然后停在他的胸口,微微推拒着,“别在外面。”

    曾煜哼了一声作为回应,一路抱着我走向了车前盖,然

    后放我下地,抽离我的身体将我转过去背向他,再一次冲顶

    而入。

    我腹部顶着车,后面是他,强势而又霸道,我双腿绷直

    ,微微跨开,更加方便他的深入。

    他俯身贴着我的后背,双手伸进我的上衣,从腰腹往上,

    揉捏着我烫软的身子。

    这个姿势太深了,仿佛要刺穿我的子宫,我有些受不住,

    用脚猛踢他的小腿,“痛,好痛的。”

    他的动作一顿,双手从胸前下移,握着我的腰肢将我往上

    一提,我再次被转了过来,面列着他坐在了车前盖上。

    我挣扎着起身,他却紧握着我的腿根,身子前倾,头低

    了下去。

    我脑子瞬间炸开,他已柔软而灵活的溜进我的身体,翻江

    倒海的搅,嘴唇时不时碰撞到我的阴帝,更是一波又一波强

    烈的刺激。

    意识连带着矜持一并被搅得七零八落,阳光笔直的倾斜下

    来,不远处的公路上有车辆经过,我感觉我快死了。

    阳光刺着我的眼,我被迫紧闭着,双手抓不到东西,只能

    在光滑的车盖上扑腾着,腰力不够也没法撑坐起来,只能任

    由他肆意的侵犯。

    真的快死了,双腿不停地颤摆着,一会儿想要更多的分

    开,一会儿又受不了的搅着他的头。

    “曾煜,别弄了!”被强烈的阳光晒得我头昏眼花,眼

    前一片泛白。

    风似乎有吹了起来,带了几片落叶,不到三分钟的功夫,

    我便夹着他的脖子颤抖了出来。

    身体的痉挛还未恢复,他再次直起身,把着我的腰不管

    不顾冲撞了进来。

    进入的同时,他低哑道,“我忍不住了晚儿,回去给你

    补回来。”

    当时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意识到他说的‘补’是补我受

    损的身子。

    他伸手握住我的手,扣紧我的五指,终于有东西可抓,

    我几乎所有的力量都扣着他的掌心,咬牙忍受着他不深不浅的

    冲撞。

    其实他是忍着力的,并没有大开大合,很多时候甚至只

    进入了一半,但这样浅浅的搅弄就足以让我思维休克。

    他低头吻着我的唇,充满靡欲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刚

    才舒服,还是现在舒服?”

    我摇了头,不想回答也无法回答。

    他惩罚式的家中了力道,我身体绷紧,他闷哼了一声,继

    续道,“我从来没有用过嘴,晚儿,你是第一个。”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再次听见他开口,“也是最后一个

    风,越加的肆虐,有时会卷起枯叶,有时会卷起尘土。

    我的发丝也随风狂舞,扫在曾煜的脸上,他低头吻着我

    的唇,攫着我的深喉。

    公路上有部队的车经过,估计以为我们遇到了困难,有

    人举着喇叭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曾煜咬着牙,绷着一股子劲

    儿大力的冲撞了两下便果决的退了出来,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

    大腿缓缓流了下去。

    有边防兵朝我们走过来,曾煜将我抱上车,脱了他的大

    衣裹住我的身子,拉上自己的拉链,在边防兵靠近的时候,一

    脚油门直接从他身前飞了过去。

    “停车!”边防兵跟着我们车后追。

    曾煜睨了一眼后视镜,唇角微勾,以最快的速度冲上斜

    坡,车子稳稳地落在公路上,打转方向盘迅驰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