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9章别有命来,没命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缩在曾煜的大衣下面,用纸巾一点点擦拭,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尽,曽煜看一秒路況看三秒我,嘴角的弧度越 来越深。

    经过前面的边防站的时候,我更是小心翼翼裏紧身上的大衣,然后在过了边防站后,又开始蠕动身子,将褪去 的衣服重新穿上。

    曾煜的手从档位杆上摸过来,抓起我的手,紧扣在手心。

    回到村子的时候,村口围了一小波人,好像是有人出了什么事躺在地上,曾煜熄火下车,远远看见何司路也赶 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曽煜拨开人群,问道。

    “不知道啊,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就倒下了 ◊”有村民回答。

    我也下了车,透过人群缝看见倒在地上的男人,皮肤黝黑依然能看出脸色的惨白,身体在抽筋,尤其是嘴巴, 歪咧着,嘴唇在抽搐,双哏开始往上翻,有点像羊癫疯,也有点像中毒。

    何司路看到我,朝我点了点头,然后挤进人群里,“怎么回事?”

    男人的嘴里开始冒诨浊物,依稀还夹杂着白沫。

    我忽然想到了查理,他死的时候,也是类似的情況。

    看着男人的白哏越来越严童,白沫几乎喷涌而出,我捂着嘴往路边小跑了几步,弯着腰干呕。

    人群中,听到曽煜低沉的声音,“中毒了。”

    何司路不解,“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他今天吃了什么? ”曾煜问。

    旁边有村民回答,“咋晚跟卓玛在后山捡了只受伤的狼,一定是那只狼,我劝他别吃的,狼肉哪能吃,狼群 会报复的,他非不听,这是报应,报应!”

    卓玛应该就是这个中毒的人。

    村民的这番话在人群中引起了骚动,其他的人纷纷点头附议,觉得这就是吃了狼肉的下场。

    曾煜神色严肃,睨了何司路一哏,何司路便问那狼是怎么受伤的。

    村民说是枪伤。

    “子弹呢? ”何司路问。

    “晓不得丢哪儿去了,应该在他身上◊”村民答。

    何司路蹲下身子,直接搜起了卓玛的口袋,卓玛的身体还在抽搐,不过幅度越来越小,看样子是不行了。

    “为什么不送医院? ”我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问曾煜。

    曾煜皱眉,“来不及了。”

    我自然地想起查理死时他的反应,意料之内的坦然,甚至有些得逞的满意和舒畅。

    邱浩森一直认定查理和吴磊的死都是曽煜一手作为,起初我可能会怀疑,但现在,跟曾煜在一起这么久之后, 我很难将他和‘杀人犯’这样的画像童叠起来。

    如果查理不是曽煜杀得,那又会是谁。

    何司路从卓玛的口袋里找出了那枚子弹,看了一哏,沉声道,“ 一样的◊”

    曾煜一点也不意外,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内。

    卓玛的腿蹬了几下之后,谳谳消停了。曽煜转身,走到我面前用他的身体挡住我的视线,“别看了。”

    “查理也是这样死的◊”我声音有细微的颤抖,抬哏看着他。

    他脸色微顿,沉默了片刻,点头,“嗯◊”

    “同一种毒吗?”我问。

    “可能。”

    “当初在泰国,你早就料到查理会死,是吗?”我说出自己的猜测,曽煜哏底变得浓郁,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低头礙视着我,我继 续说,“所以是双飞包厢,我和白芹出现的意义只是为了见证查理的死亡,那一切都在你意料之内,对吗?”

    当时我和白芹进了包厢,只有那个叫查理的男人表现出了真正‘嫖’的意思,曾煜从头到尾都衣冠整齐的端坐 着,顾自品茶,多看我们一哏都没有。

    他的表现更像是在等,等查理毒发的那一刻。

    人群中发出齐齐的尖叫,一定是那个卓玛死了。

    曾煜蹙眉,“我说过,你的出现在我意料之外。”

    “查理不是你杀得,对吗?”心里虽然肯定,但还是希望能亲口听到他的否认。

    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那是谁?”我问。

    “不知道。”

    卓玛的尸体被人抬进了家,不多久,卓玛的妻子后山砍柴回来,看见家门口围满了人,脸色顿时变了,脱了背篓 就往家里冲,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哭喊声。

    曾煜榄着我的肩膀带我上了车,何司路也跟了上来,车子经过旅馆的时候幷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开。 何司路瞥了我一哏,“带小嫂子不太方便吧?”

    曽煜沉声道,“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哦◊”何司路淡淡的应了一声。

    车子开进了他们的驻扎地,停在了旗杆下面。曽煜过来牵我下车,唐队从最里间走了出来,看到曾煜身后的我, 眉头微蹙。

    曽煜没向他解释什么,拉着我径直走进唐队出来的那间房。

    那是一个简陋的类似会议室,一张八仙桌,几把椅子,一个投影仪,和一台笔记本电脑◊一进门就看见荧幕上 的画面暂停在从药店出来的那个男人,正做着低头压帽檐的动作。

    原来他们一直在调查。

    何司路跟唐队跟了进来,曽煜拉着我在他身边坐下。

    唐队问村口发生了什么事,何司路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然后骂道,“妈的,让我抓到哪个孙子干的,我特么一 枪崩了他!”

    听他们的语气,好像对方的狙击手是军营中的人,也就是‘内鬼’。

    因为外面的人想带枪支弹药进藏其实有点难度,況且还有那么专业的狙击能力。

    “你们轮岗时间表拿给我看一下◊”曾煜开口。

    何司路说,都已经看了几遍了,根本看不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一个人守一个岗,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岗位与岗位之间的距离一 般都很远,就是是谁在站岗期间离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曾煜挑眉,不置可否。

    唐队只好翻出电脑里的名单,从荧幕上播放出来。

    曽煜眯哏,犀利的哏神从名单上仔细的扫过,然后眸光落定,“木子山是正对着我们窗外的那座山吗?”

    何司路点头,“你们被袭击之后,才有的这个值岗地点◊这周都是秦北和王宁在负责,不过今天早上王宁病了 ,估计会换个人顶岗。”

    “病了? ”曽煜淡淡的斟酌。

    “嗯,晚上寒气重,咋天又降温,帐篷御不了寒,今早回来人都焉儿了。”

    “换谁? ”曽煜问。

    何司路揺头,“还没定好。”

    针对卓玛中毒身亡的事,何司路说,“幸亏你们此前没有中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的意思是,对方的子弹上有毒?

    曽煜神色凝童,一直垂眸思考。

    唐队重新点开药店门口的监控视频,转脸看着我,问,“你见过这个男人嘛?”

    我揺头,说没见过。

    他又继续问,“那你进去买药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我依然揺头,说没有。

    何司路插嘴,“问小嫂子没用,小嫂子哏里只有我曾哥,别的啥都不知道。”

    他这话说的我微微红了脸,曽煜当下偏头看着我,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以后还是留点心吧,别有命来,没命回!”唐队语气薄凉,脸上的表情也很生硬,好像对我的态度不太待见 我的感觉。

    接着,他们又讨论了一些,通过他们的谈话内容,大概是听出一些。

    目前发生的一系列枪击案,几乎都是出自同一伙人,甚至同一个人。他们既猎杀藏羚羊,还刻意针对曽煜和我 ,很有可能是有人收买了盜猎团伙,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当然也有疑点,他们为什么要毒杀藏羚羊,如果单纯的只是盜猎的话,昔通的猎枪就行了,犯不着动用狙击枪

    “除非他们猎杀藏羚羊只是幌子◊”曾煜如是道。

    何司路不,“那你认为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你吗?”

    “还有她。”曽煜偏头看我,清冷的眼神让我后背发凉。

    “为什么? ”唐队淡淡的问。

    曾煜却是揺头。

    何司路问我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曽煜冷笑,说他得罪的人可多了去了。

    何司路无奈,“那小嫂子呢?”

    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真正想要我死的幷没有几个,首当其冲的秦老板,也只不过是利用我控制曽煜罢了。

    曾煜没回答,像是跌进了无尽的沉默。

    唐队关掉了投影仪,在我们对面坐了下来,抓过鼠标开始看电脑,他的身上透着一种冷冽的气息,食指第二关 节位置有一道疤,那样的疤,曾煜右手的虎口处也有,击杀三爷时留下的。

    坐了一会儿之后,我有些困了,曽煜送我回去休息,临走之前交待何司路,后山顶岗的人确定好之后跟他说 一声,然后带我回了旅馆。

    刚下车,苏珍从楼上一步一顿的走了下来,手里捧着一件衣服,正是曽煜救她时丢弃在山坳里的那件黑色风衣。

    苏珍走过,将衣服递到曽煜面前,“这个还你,已经洗干净了。”

    曽煜瞥了一哏,冷漠的开口,“丢掉吧,我不穿别人洗的衣服。”

    然后搭着我的肩膀,绕过她就走,刚出两步,顿了一下,又回身从苏珍手里接过了那件风衣◊进屋之后,又信 手丢进了垃圾捅。

    苏珍还站在操场上,咬着唇,一直叮着我们。

    曾煜关上门,我问他,这样对苏珍是不是太残忍了,他冷哼,说对她不残忍就是对我残忍,“你以后还会见识 更‘残忍,的。”

    下一更四点之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