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4章:点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电话那边是起床的声音,叶连硕下了床,打开了冰箱,然后便是扣开易拉罐时喷气的声音,“爷,你真的是我的 爷!”

    “别废话! ”曽煜冷斥。

    叶连硕喝了几口饮料,才切入正题,“查了,但是你要的指纹信息提取失败了,你发给我的视频质量太低,其 他的细节倒是可以通过技术放大清晰,但是指纹真的不行。”

    曽煜眼底有些失望,皱眉之后眸光略沉,顿了一秒,又间,“其他的细节指的是什么?”

    叶连硕在那头笑了笑,我能想象到他唇角上扬时温润的弧度:“睿智如我,通过我仔细的观察和……”

    “说重点!”曽煜不耐烦的打断。

    “那个男人手腕处有一条细细的刀疤,而且通过表层皮肤可以推断出男人的年龄区间,在四十岁到六十岁之间。 ”叶连硕一本正经的说道。

    四十岁到六十岁,这个区间未免也太大了点吧,确定这是推断,不是纯粹的猜?

    曽煜眸光陡然一沉,搂着我肩膀的手微微收力,“刀疤具体在什么位置?”

    “尺骨茎突下方一厘米的位置向外哏神三厘米左右。”

    “放大后的截图有吗?发给我! ”曽煜双眸微眯,像是发现了关键性的线索,紧张又急切。

    “有,现在发到你手机。你……”叶连硕话还没说完,曽煜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间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低头沉思,没有回答。

    叶连硕的消息追了过来,曽煜第一时间打开,他是当着我的面看的那张图的,叮着那张模糊的截图足足一分钟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然后直接删除,连同叶连硕后面的一行字一起,“你大爷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又重新打开一个新的对话框,我记得那个公司的名字,曽经在曾煜的电脑上看到他给曾煜发的消息,好像是 两个月前有人调查了我,对方说姓曾,他间曾煜是不是他,曽煜睡着了。

    后来曾煜有没有回复我不知道,当下他又飞快的打出一行字,“你上次说调查顾晚的人姓曾?”

    等了十多秒,对方回过来一个字,“嗯。”

    曽煜眉头紧皱,正准备点删除键,对方又发了过来,“杜恒是你舅舅?”

    曽煜,“怎么?”

    “他也调查过顾晚。”

    曽煜眸色微沉,“我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脑海中已经把杜恒跟药店那个男人的形象结合在一起,仔细对比起来,无论是身髙还是体型 ,亦或举手投足间流露的个人特质,都跟杜恒如出一辙。

    我立马拿出手机翻开白芹的微博,她的定位还是在欧洲,杜恒似乎一直跟她在一起。

    难道是我多疑了,那个人不是杜恒?!

    曽煜沉思了几秒,便将手机丢在了一边,“别胡思乱想,你只需要养好身子,其他的事交给我。”

    我的心思根本定不下来,看着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打量,以前间他什么他都会如实回答我,这一次他却对我有 所隐瞒。我面色凝重,可他一直叮着我,我又不得不勾起一抹千涩的笑。

    “洗澡吗? ”他沉声问我,将我的外套和线衣轻轻脱了去。

    我点了头,他便转身帮我去拿千净的衣服和毛巾,“我带你去。”

    “我自己去吧。”毕竟是公共卫生间,我们两个人一起进去,影响不太好。

    他蹙眉:“你自己怎么行,伤口根本不能碰水。”

    他将自己的外套也脱了,只剩一件黑色的线衣。线衣质地柔软,薄而贴身,将他的肌肉线条勾勒的更加深邃立 体。他牵着我去了浴室,拉开门的时候,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还在抵觖,“我自己洗吧,你在外面等我。”

    “不行! ”他不由分说推着我进门,然后关门落锁。

    逼仄的浴室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更加沉寂,他把我千净的衣服放在一边,便伸手替我脱贴身的保暖衣,我胳膊抬不 起来,只要一动就会牵动身上的枪伤,很疼。

    他试了下,我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他的动作倏然停止,顿了一秒,两手抓着剪刀剪开的位置猛然一撕,果断又 粗野。我的心也随之一颤。

    撕成两半的保暖衣并没有扔掉,而是绕过我的脖子斜斜扎了起来,刚好裏住了绷带的位置,这样就可以避免水 花溅到伤口上。

    看着他睿智又细心的样子,心里暖暖的,我踮起脚主动覆上一吻。

    曽煜身子一顿,落在我腰间的手也紧了几分,如果是平时,他一定回吻我,可现在明显能看出他心思不知飞到 了何处,我吻着他,他的舌头没有一点回应。

    我左手勾住他的脖子,轻声提酲,“吻我。”

    他作势在我唇瓣上啄了一下,我有些不满,“不要敷衍。”

    曽煜声音很低,透着一丝哄溺,“洗完澡回去再吻,好吗?”

    我执拗的摇头,他无奈,低头便撬开我的唇舌,长驱直入,毫无章法的搅弄着我的唇舌,他的动作很乱,也很 重,压迫的我有点喘不过气,牙齿甚至会磕到我的唇角,我不得不躲闪他的吻,“曾煜,别这样吻……”

    他像是意识回归了一样猛然反应过来,松开我的唇,低声道歉,“对不起◊”

    “你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我问他。

    他勾了唇,揺头说没有,然后继续脱我的裤子。

    调试好水温以后,花洒便对着我小腹的位置冲水,冲着冲着他又陷入了沉思,整个人像静止了一样。

    “曾煜。”我喊他,他便回神,花洒往下移,过一会儿,又会这样。

    淋浴水虽没有溅到我的伤口,却打湿了他的线衣。他再继续发楞下去,他半边身子都得湿透。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从他手里接过花 洒,伸手的时候伤口扯的有点疼,我闷哼了一声,他才惊SI过来,“别动,我帮你洗◊”

    打湿了的线衣紧紧地贴着他的皮肤,清晰地映出他肌肉的轮廓,黑色更衬的他性感、神秘,尊贵如神衹。

    这一次他没再走神,温热的水流冲刷着我的皮肤,他卷起衣袖,将我胸部以下的每一寸都清洗了一遍。抚摸到 大腿内侧,我的身体本能的紧绷,我喊他的名字,声音细细软软的,他便知道我的意思,“想要了?”

    想要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不希望他再继续分心。

    “嗯。”我点头,湿漉漉的身子就这么往他身上靠。

    他的手顺着我的后腰往下移,落在我的臀部辗转揉磨,“你受伤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再做。”

    “不。”我毫不犹豫的否决,伸手去摸他的腹肌。

    指尖觖碰到他身体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他有反应,手掌顺着他肌肉的纹理向下游移,他的皮带有点松,我的手 腕很细,可以直接从裤腰缝里摸进去。

    手掌往里探了一分,他腰腹一紧,当即抓住了我的手,只不过没有马上抽出来,而是摁压在腹下的位置。他声 音很沉,透着些许沙哑,“别闹,听话,洗完澡回去安心睡一觉,睡酲给你◊”

    心里满满的失落,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我想问,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最后便是无声的洗澡。

    洗完之后,他直接用浴巾将我裏严实了,直接打横抱回了房间。

    他将我放上床的时候,我揪着他的线衣不放,他沉沉的叹气,皱眉舔唇,低头在我唇瓣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 口,“我去抽支烟。”

    意思是,等他抽完烟回来就给我。

    我满意的点头,这才松开了他。

    他摸了烟盒和打火机出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久到天色都微微转亮了,久到我的倦意越来越浓,久到我想起 床去找他,才听到枝丫的推门声。

    我闭着眼,他大概以为我睡着了,放下了窗帘,仁立了一会儿才脱了衣服在我身边躺下。

    他刚躺倒,我便翻身抱住了他,“你答应我的,不许反悔。”

    他沉默着。

    我的腿压在他的腿上,并顺着他的小腿往上移,皮肤磨蹭着毛发,有点痒。我昂起头,想去吻他,他猛然翻 身,将我压在身下,前一秒还心不在焉的他,这一秒全部的热情迸发,尽数淋在我身上。

    “唔。”我忍不住神吟出声,他攫着我的唇舌用力的吻,舌尖疯狂的席卷着我口腔内的每一寸柔软,并逐渐加

    深。

    他的身子也越发的滚烫,肌肤想贴的地方如火灼烧般炽烈。

    “晚儿。”在他挤开我的腿冲顶而入的时候,我听到他低哑的嗓音,“为什么今天一定要要?”

    我忍着初始的酸涩与胀痛,圈紧了他的腰身,“不希望你一直想那些不好的事情。”

    他便笑,动作加深的同时速度也更快。他怕碰到我的伤口,两手一直把着我的腰,我的手会忍不住去抓,时不 时扯到伤口痛的龇牙咧嘴,他说不要了,我又不肯,自己点的火,再痛也得灭。

    曽煜的笑意更深,吻也更加投入。

    不知道做了多久,我竟无知无觉的睡着了,意识迷离之际,感觉到他用热毛巾擦拭着我的腿间,又替我穿上了 内裤,才安心将我拥进怀里,追随着我的呼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