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6章我数到三,你就开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前车的速度非常快,风暴越来越大,吹的整个车身仿佛悬浮了起来。越野车性能好,无论是鹏坡还是打弯都比5 们的吉昔要顺溜,曽煜的车速已经很快了,油门几乎是加到了底,还是被前面的车甩开了一大段距离。

    沙尘打在挡风玻璃上簌載作响,前面有一连串的急弯,风沙掀动了山体上的流石,崩落的滚石在风的吹动下直J 的向我们冲来。曽煜猛然打转方向,车子贴着山体行驶,滚石从我们的车顶盖上飞了出去。

    两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前面的越野车连续过了几个弯道,以更快的速度冲进七弯八绕的山路。

    “坐垫下面有枪,帮我拿出来!”曾煜眉头紧蹙,眼底尽是冷冽的光。

    我陡然一惊,他呵斥了一声,我马上照做,果然从他的坐垫和档位杆中间的夹层里摸出了一把黑色的手枪。沉名 甸的分量,一如曾经在香港,我夺枪威胁他的那次。

    我以为他是让我把枪递给他,没想到他直接命令,“朝他们的车轮开枪!”

    我哪里敢,别说开枪了,这么大的风暴和时不时滚落的流石,我连车窗都不敢打开。

    “快! ”曽煜大声的呵斥!

    我握着枪的手细微的抖动,其实很怕,但我知道,那个男人是他追了这么久的关键人物,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不可能放过这个离 真相这么近的机会。

    我们的车鹏坡的速度明显不及越野车,曽煜牢牢地把控着方向盘,双眸如炬的叮着前方车辆后排的男人。

    那个男人似乎也在回头看我们,只不过他的帽檐压得很低,外加风沙遮挡了大部分视线,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曽煜降下我的车窗,厉声道,“开枪!”

    我揑紧了枪,鼓足勇气举起,风沙从外面灌了进来,车身微微有些晃动,我睁不开哏,只能半眯着,却发 现我根本瞄不准对方的车轮。

    “我瞄不准! ”我有些急。

    “朝着上面那个弯道,我数到三,你就开。”

    上面那个弯道,是他们的车即将要进入的位置。

    “三。”风声呼啸,夺命般嘶吼。

    思绪忽然飞回了半年前,初遇的那个雪夜,他也是这样数着,每一个数字都格外的沉,风沙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滚石全部避开了我们的车身,我们的车如猎豹一样无所畏惧的前冲。

    “嘭”的一声,子弹从我眼前飞了出去,依稀听到啪的一声,几乎可以确定是打到了他们的车,但是不确定具{ 打中了哪个位置,前面的车速并没有因此而慢下来,我便知道,我没有打中他们的轮胎。

    “再来!”曽煜咬牙切齿,目光如磐石般坚定。

    有了第一枪,第二枪便不再畏惧。我甚至可以掌控子弹弹出时的反射力,也能更集中的去瞄准我想打的位置,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虽然还是会有偏差,但第二枪已然使他们的车速慢了下来!

    “很好,继续,打到他们停下来为止!”曾煜从旁教我,鼓励我,给了我更多的勇气去开第三枪,第四枪。

    终于,一发子弹爆了他们的后轮胎。那辆越野差一点冲进了悬崖,好在对方反应足够快,沿着悬崖边紧急刹车

    曽煜眸光一亮,再次加速。

    我还握着那把枪,我的胳膊还架在窗玻璃上,接连打了四枪,震的我有些耳鸣,手腕的力气仿佛用尽似的酉自 胀,抬胳膊以及用力时牵扯的身上的伤口也开始隐隐的疼。

    曽煜没有注意到我脸色的变化,他鹰隼般的眼一直紧锁着前面迫停的车辆。

    眼看着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我们冲上最后的一个弯道的时候,越野车里的男人也揺下了车窗,同样一柄 黑色的枪从里面伸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曽煜猛然抽出一只手将我的脑袋用力摁低了下来。随着两发连着的枪响,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并没有感受到子 弹的入侵,曾煜松手去把控方向盘,我抬头,五颜六色的经幡朝我们飞舞而至,笔直的落了下来,覆盖了我们的 挡风玻璃。

    视线被切断,曾煜只能紧急刹车,与此同时听到上面的越野重新发动。

    曽煜打开了雨刮器,经幡越缠越紧。前面的车鹏上最后一个坡道急速驶离。曾煜一拳头打在方向盘上,发出一 声慑人的闷响,“妈的!”

    我的身体还在跟随着急喘的呼吸剧烈的起伏,曽煜偏头看了我一哏,“吓到了?”

    我本能的点头,但又马上摇头。

    他伸手抚上我的后脑,面色愈加的凝重。

    “他们是什么人冷静下来之后,我间曾煜。

    曽煜没答,一副思考状,可能连他也不知道吧。

    “那个男人就是一直追杀我们的人吗?”我狐疑的间道,语气里透着一丝怀疑。

    曽煜点了头。

    “可他刚刚明明可以朝我们开枪。”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想杀我们的话,刚才那两发子弹就不应该打在经幡上,还是直接打进我们的车窗,他随便两 发子弹,我和曾煜必有一人中枪。当时曾煜的车速那么快,如果他打中了曾煜,我们可能会连车带人全部卷下山崖。

    但是他没有!

    “他只是怕给自己的手上沾血!”曽煜脱口而出,近乎咬牙,拳头不自觉的收紧。

    他的反应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认识那个男人,并且还很了解。

    风暴还在继续,我们留在山腰上也很危险。

    曽煜下车将经幡全部扯开,丢下悬崖,五彩的经幡随风旋转着坠入深渊。

    经幡是藏民挂在山头祈福用的,祈祷风调雨顺。

    曽煜重新回到车里,并没有马上开车,而是定神思考了一番。

    我间他还去机场吗。

    他沉默了片刻,抬眸看着我,“你想回吗?”

    我知道他的意思,如果我想回,他就带我回,如果我不想,他就会留下来。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已然没有想与不想,既然来了,就该把所有的事情弄清楚,否则这一趟的意义是什么, 平添了那些没必要的伤吗。

    我揺了头,曽煜说好,晚上我们住贡嘎。

    贡嘎镇离机场只有几十公里,很近,去拉萨也不远,到了贡嘎之后,先找了家条件相对好些的酒店安顿,刚i 房间,何司路的电话打了过来,间我们有没有到机场,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说现在起了风暴,开车不安全,实在不行,我们改签, 明天再走。

    曽煜没告诉他我们在贡嘎住下,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要挂电话。

    何司路的话打断了他,“小旭想要你的联系方式,让我间你可不可以给◊”

    曽煜挑眉,“小旭?”

    何司路点头,“她说,你的不方便给的话,顾晚的也可以。”

    “不给! ”曽煜毫不犹豫的拒绝。

    挂了电话之后,他转身间我,“你跟小旭说了什么吗?”

    我说小旭跟我聊了一下她的身世,但没告诉他具体是什么内容,他也不感兴趣,叮嘱我以后别跟她联系,便役 再间。

    行李放下之后,他径直走到窗前,将窗户开了一条缝,然后摸出烟盒,夹了根烟抿在嘴里,不知道拨了谁的电 话,等待接通的同时偏头点烟,姿态慵懒随意,眉头却不着痕迹的蹙起。

    吸了一口之后,电话接通了,他将烟吐出了窗外,沉吟出声,“帮我查个车牌。”

    刚刚那样紧急的情况下,风沙肆虐,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他居然准确的记住了对方的车牌号。

    不过这个车牌是本地的,那辆车一看就是租来的,半年前我也租了那么一辆,给钱就可以租,连证件都不用 ,估计是什么都查不到。

    趁着他打电话,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

    腋下有些黏糊糊的感觉,估计出血了。我脱了外面的衣服,衬衣似乎是黏住了,得用点力气才能扯下来,疼的 我额头渗出了汗。

    曽煜见我脱衣服,伸手拉上了窗帘,灭了烟朝我走过来。

    他抬起我的胳膊看了一哏,确实有血渗了出来,眉头微蹙,将我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怎么又流血了。” “开枪开的。”

    曽煜抬眸,“你开枪需要动用全身的力气?”

    我认真的点头,可不是。

    曽煜无奈,“下次教你◊”

    “嗯? ”我惊讶,“教我开枪?”

    “嗯。”他面色平静,答得很自然◊见我不可置信的样子,他补充,“强迫症,见不得你那握枪的姿势。” “我一个女人,学那个干嘛?”

    他眸色微凛,“以后再碰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就不用我临时教你了。”

    “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情况?”

    “我是说,万一,对,万一。”

    他替我脱了衣服,从行李箱里翻出药包,我间他药包哪里来的,他说咋晚在我睡着之后去找唐队要的。

    就知道我睡着之后他肯定是出门了。

    他伸手解我胸衣的时候,我本能的抓住了他的手,他蓦然一顿,睨了我一眼,我又马上松了手。

    白色的纱布已经被血给映红了,他抬起我的胳膊,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个动作瞬间让我想起了唐队。

    “我帮你换一块,疼的话,就咬我的肩膀。”他勾起我的后脑,将我摁在了他肩头,指尖勾开纱布的边緣,-边轻轻地用力拉扯,一边朝我的伤口呵着气,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伤口上,似乎可以缓解一些疼痛。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