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0章我们以前认识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曽煜似乎不想和我讨论这个问題,他起身,转移话題,“我带你去拆线◊”

    “为什么? ”我想不通,“杜恒为什么要这样做?”

    曽煜沉然否定,“不是他,别胡思乱想◊”

    “不是他? ”我又有些迟疑了,不是杜恒,那会是谁。

    曾煜补充,“准确来说,昨天我们看见的那个人是他,而要杀我们的不是他。”

    我完全想不明白。

    曽煜沉声叹气,摸着我的头,“别想了,好吗?很多事不是你能想得清楚的。乖,收抬一下,我们去找唐队。 我点头,满腹心思的跟着他出门。

    快到军营的时候,曽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忽然轻笑,似乎料到是谁打过来的。

    “叶总。”曽煜好整以暇的开口。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曽煜便笑,“我没打算告诉你我在哪儿◊”

    风有短暂的停滞,我听到电话那边一声呵斥,“姓曽的!我不远万里来找你,你就这么对我?”

    曾煜笑的更开,“你打车到贡嘎镇,我去接你。”

    叶连硕又说了几句,曽煜嗤道,“啰嗦!”

    何司路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声音,从里面迎了出来,曽煜跟他说了叶连硕已经到了机场的事儿,何司路作势要 去开车,曾煜说再等等,“先带晚儿拆了线。”

    “唐队临时出去视察了,这会儿还在回来的路上◊等他回来拆好线,叶哥该诅咒你八百遍了吧? ”何司路说道

    曽煜有些犹豫,何司路继续说,“小嫂子自己在这儿等会的,拆完线先回去休息,你有啥不放心的,哪里比 得上这儿安全。”

    何司路以为曽煜是担心我的安危,但很显然不是。曽煜作势要拉我走,“那就明天再来拆。”

    话音刚落,唐队从外面回来了,他用一如既往的淡漠的哏神扫视着我们,风轻云淡的开口,“拆了再走吧。”

    曾煜睨了他一哏,搂着我的肩膀跟着他。

    还是之前的房间,不过这次不用躺,唐队搬了把椅子让我坐下,淡漠的开口,“衣服脱了 ◊”

    曾煜不悦的开口, “可以不脱衣服?”

    唐队手里的动作顿了一秒,但仅仅是一秒,又马上开口,“撩上去也行。”

    我脱了外套,曽煜替我将刺下的几件全部撩了上去,刚好卡在我腋下的位置。

    唐队准备医药盘,侧眸瞥了一哏,“那一件脱了 ◊”

    他指的是我的胸衣。

    曽煜有些不情愿,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大片的肌肤都暴露在唐队眼前,他已经很不爽了,可他又没办法,不得不配合。

    唐队见他动作缓慢,冷声道,“你放心,我有最起码的职业操守◊”

    曾煜的脸黑了一度。

    唐队将医药盘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用镊子掲开我伤口上的纱布,便问,“换过药了?”

    “嗯◊”我回答。

    “几次?”

    曾煜答,“一次。”

    唐队便没再说话,先用酒精棉将我伤口的边缧擦拭了一遍,微微有点疼,但没到哼出声的程度。

    何司路在外面摁了一下车喇叭,吼道,“快点儿,曾哥,叶哥在傕了!”

    曾煜没有回答,依旧替我掖着衣服。

    唐队的剪刀靠近我伤口的时候,不知道是刀锋太冷,还是他的鼻息太过冷冽,我总是会下意识的躲闪。

    “不会很疼。”他语气低沉,近乎安慰。

    剪刀触碰到皮肤,很凉,我不受控制的打了个抖,剪刀的尖端因此碰到了伤口,疼的我闷哼了一声。

    曾煜将我抱进怀里,安抚道,“马上就好。”

    我的脸贴着曾煜的小腹,余光还是可以看见唐队的侧脸,他叮着我的伤口,专注而认真。

    “好了。”拆了线,又重新打了块纱布,唐队说我伤口有点发炎的趋势,问我有没有在吃消炎药,我说没有 ,他说他去帮我拿点,让我在门口等。

    他的离开,让曾煜更加放心帮我扣好胸衣。

    曾煜陪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何司路一遍一遍的傕,傕的曽煜不耐烦了。

    “你先去吧,我拿完药就回去。”我如是开口。

    曾煜只好点头,“那我先走了,你回到给我发消息。”

    曾煜一步一回头的上了车。

    他们的车走后,唐队才从对面的一排厂房里走了过来,他手里拎着一小袋药,步伐从容,面色清淡。

    我迎了几步上去,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他把药递给我,我打开看了一哏,里面不仅有消炎药,还有一些常用药。

    “药盒里面有服用说明,照着说明吃就行了。”他淡淡的开口。

    “好,谢谢唐队。”

    “你……”他面色未变,唇齿间有些迟疑。

    “嗯? ”我愕然的看着他。

    “没什么,回去记得吃药。”

    他恢复了清冷,转身就走,我喊住了他,“唐队。”

    他回头。

    “我们以前认识吗? ”我问。

    他顿了一秒,冷然否认,“不认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认识我,亦或者认识失忆之前的我。 他的那句‘你叫顾晚’,不仅仅是提问的语气,还夹着一丝怀疑和试探。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腋下的位置,拎着药转身往外走。

    刚出铁门,迎面走过来一个灰头土脸的女人,我好像记得她,正是死去的卓玛的老婆。

    她一双黢黑的眼一直叮着我,双手背在身后,我不爱跟陌生人攀谈,尽管我很同情她的遭遇,但还是没有为她 驻足的打算。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我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然后刚檫肩而过,她突然冲上来,从我身后勒住了我的脖子,手里的药盒摔在了地上,我双手用力的挣扎,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可她的力气比我大,而且像是发了狠,我听到她口中振振有词,勉强能听懂大概的意思。

    她说是因为我们来了,才给木子村带来这么多晦气,她男人的死也是因为我们,她将全部的气和恨撒在我身上 ,手腕越来越用力,麻绳恶勒的越来越紧。

    我想叫救命,可是喊不出声音,只能挣扎着,双腿不停地蹬。

    哏泪都被勒出来了,女人的力气还在不停地收紧,咬牙切齿的样子有些狰狞。

    “住手! 道冷厉的呵斥。

    我眼前已经开始泛白光了,身后的女人压根就没打算撒手,攥着麻绳时不时用力往上扯,她每扯一下,我的头都 跟着抬一下,脖子像是要被勒断一样。

    突然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女人的脚边,吓得她脱了手,整个人往后倒。脖子被释放,我本能的加剧了呼吸, 太过急促后又忍不住呛咳。

    那个女人跌跌撞撞的起身,撒腿丫子就跑。

    唐队一声令下,“抓回来!”两个士兵冲了出去。

    唐队在我身边蹲下,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我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剧烈的咳嗽,早已经脸色涨红,他叮了我一 瞬,直接将我打橫抱了起来。

    有人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他脸色凝童,一声没吭。

    他抱着我继续往前走,我意识慢慢的恢复了,其实就只有脖子被勒死以及刚刚释放那一会儿非常难受,现在气 喘过来了,就没什么事了。

    唐队将我抱进刚才的房间,他准备放我躺着,我开口说我没事,坐一会儿就行。

    他便放我在椅子上坐着。

    “谢谢。”我先是道谢,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平缓过来。

    他叮着我的脖子,蹙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揺了揺头,“不知道,我刚出门,她就冲了过来,说要给她男人报仇◊”

    还有一些难听的话,我听的半懂,更是难以启齿。

    门外传来那个女人的哭诉声,唐队看了一眼门外,又转回来问我,“你脖子……”

    “没事,破了皮而已。”

    他听出我话语间的疏离,应了一声,淡淡道,“你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出去了解一下情况。”

    他刚拉开门,我意识到什么,又叫住了他,“这件事可以帮我保密吗?不要告诉曾煜。”

    一是不想让曽煜担心,二是怕曽煜找那个女人麻烦,会更加引起村民的愤怒。

    唐队睨了我一哏,沉声道,“你脖子上有伤,瞒不住◊”

    “可是……”我话还没说出口,他拉开门就出去了。

    那个女人的哭诉声越来越大,貌似还带着对我的诅咒,很多难听的话不堪入耳。

    “吵够了没有?”唐队低沉的声音过后,那女人便住了嘴,唐队沉声问,“这些话是谁跟你说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