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与狼搏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没看曾煜,话是直接对我说的,曽煜眸色陡然转凉,“什么事?”

    唐队这才抬眸,将曾煜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慢条斯理的陈述了一遍。

    这件事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本想着等曾煜发现我脖子的勒痕间起我时,我再回答。没想到唐队亲自过来一 趟,帮我开了这个口。

    虽然我知道他是好意,但是这件事由他的嘴里说出来跟从我的嘴里说出来性质就变了一些,尤其在曾煜看来,他 一定更希望是我亲自告诉他。

    唐队陈述完,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曽煜听了事件的经过,第一反应是扯开我脖子上的丝巾,看到我脖子上的勒痕双眸危险的眯起,“该怎么处理就 怎么处理,唐队这么问我的意思,是觉得还有私了的可能?”

    唐队眸光定定,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好。”

    他只说了一个字,便马上转身。

    我们三个齐齐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墙角,好像他的离开顺势带走了这一片的空气,我们三人都格外的安静。

    愣了几秒,叶连硕才回神,“唐希不是负责日喀则那一带吗?怎么跑这边来了?”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曾煜负气的开口,目光再次锁定我的脖子。

    原本他就不放心我一个人,这次过后他几乎到哪都把我带在身边。

    叶连硕和七月适应了两天,慢慢的和大家熟络了起来,原本饭桌上就数何司路话多,叶连硕来了之后,两人一 唱一和,根本没其他人插嘴的份。

    小旭对七月莫名的热情,七月冷漠傲慢惯了,自然对小旭爱答不理。比较有意思的是,苏珍和七月莫名的针对 ,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明朝暗讽。

    有次我从洗手间出来,发现两人因为一个晾衣架争了起来,苏珍习惯性的推了七月一把,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七月当即一个过肩摔 给苏珍梓了个狗吃屎,自那以后,苏珍便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七月,从某种角度来说,她们身上是有共同点的,

    脾气硬起来不给任何人面子。

    当然,曽煜除外。

    他们来的第三天,下起了暴风雨,后山的树枝很多都被吹断了,屋顶上的经幡也被吹的不知所踪。

    这几天邱浩森都没有回来,如果不是跟奶奶确定他确实没带东西走,我会以为他就此离开回到了上海。

    晚饭过后,暴风有短暂的停歇。

    何司路拉着曾煜和叶连硕去了军营,七月来敲我的门。

    她间我有没有时间陪她走走。

    我思付了几秒,点了头。

    走走不是目的,有话说才是真的吧。

    雨后的空气很清新,可以闻到清冽的泥土香。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先是漫无目的的走,走到后山的小路,也就 是邵峰和小旭做那种事的大石块旁边,我停下了脚步,“就在这儿说吧。”

    七月回头,凝视了我片刻,才开口,“我应该叫你顾晚,还是顾清?”

    我警惕的蹙眉,“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很简单,七年前发生的事注定你和他不可能会有结果。”七月叮着我的眼睛,逐字逐句的说道。

    虽然我对七年前的事情很感兴趣,但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拿这件事来离间我和曾煜的感情。我冷笑,“你以为 跟我说这些,我就会把他让给你?不觉得你爱而不得的样子很可悲吗?”

    七月被‘爱而不得’四个字刺激到了,但还是抱着自己的胳膊摆出一副傲慢的姿态,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从 你手里抢走他,你既然知道我和叶连硕的事,就该明白我已经失去了爱他的资格。”

    说起这番话,她的脸色还是有一丝轻微的动容。

    “那是为了什么?”我间。

    风吹着她的头发在她脸上胡乱的飞舞,她的声音凉凉的,一如周遭的空气,“你们来拉萨的这段时间,发生 了多少事你自己心里清楚,难道你不明白,只要你留在他身边,他就有无穷无尽的灾难和危险?”

    我猛然一震,七月继续道,“你是死是活我不关心,但我不希望他因你而伤。”

    “顾晚,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请你理智一点,如果你们继续在一起,可能连命都没有,更别说未来了。”七月 的话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插在我心头,一阵一阵的疼。

    比起这些,我更希望她像邱浩森那样离间我和曾煜的关系,至少我可以告诉自己他们别有所图,我能更加坚定 自己跟曽煜在一起的心。可是这番话却让我心头添上了厚厚的阴霾。

    我沉思了片刻,抬头间她,“你知道七年前发生的事?”

    七月点头,“当然◊”

    “可以告诉我吗?”我目光坚定。

    七月犹豫了,“不是我不愿意,如果我告诉了你,曽煜一定会恨我。”

    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可你不告诉我,我又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

    七月沉默了,我全部的心思都在她的话语里,根本没有注意其他。她沉默了片刻,突然压低了声音,“顾晚!你 身后!”

    “什么? ”我惊然回头,身后的萆丛里赫然出现一匹狼,体积如成年藏獒那么大。

    我虎躯一震,正准备跑,七月_声低斥,“别动,站着别动!你_动它就会扑过来!”

    一直知道这附近有狼出没,但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里离公路并不算远,完全没料到狼会出现在灯火这么近的 位置。

    我原地站立,连呼吸都不敢声张。

    那匹狼正慢慢的用试探的步伐向我们靠近,风吹动着萆丛,发出窸窣的声响。狼的眼睛锐利如火,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一直紧紧地 叮着我们。

    七月慢慢的脱下了身上的冲锋衣,小声的间我,“会鹏树吗?”

    我艰难的揺头。

    七月皱眉,“试试。”

    我点头。

    她拉着我慢慢的往后退,那匹狼也在慢慢的逼近,我们往身后的大树那边靠,狼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磨着自己的 獠牙,退到树根处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就在那一瞬,那匹狼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过来,七月一声吼,“快鹏上去!”

    我转身就抱着树千,艰难的攀着树千,没有踩脚的地方,因为下过雨,树干全是湿的,一踩就会打滑。

    眼看着那匹狼腾空跃起,七月咬牙挥开手里的冲锋衣,再次呵斥,“鹏啊!”

    狼扑进了冲锋衣,七月迅速将冲锋衣的衣袖在狼的脖子上打了个结,转身抓住我的腿,将我的身体往上托,“ 快上!脚用力!”

    狼被蒙住了脑袋,陷入了片刻的挣扎,可一件冲锋衣根本舒束缚不了它多久,哏看着它将冲锋衣硬生生的撕裂 。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吊住一根树枝,七月正准备往上鹏,可能是被暴风雨榷残过的树枝根本承受不了多大的重量, 不过几秒,便听到啪的一声,我连人带树枝一起重重的摔回了地面。

    “顾晚! ”七月鹏到一半吼了 一声,我还没来得及考虑身上的疼,就看见那匹狼啃咬着那件残破的冲锋衣挥在 了风中,这一次它没有犹豫,也没有阻挡,近乎疯狂的朝我扑了过来。

    我想脱下身上的大衣,可是根本来不及。七月从树上跳了下来,刚好骑在了狼身上,卷着狼滚了一圈。狼的反应 远远要比七月敏锐的多,不等七月挥拳,扭头一口要在七月的胳膊上。

    “七月!”我吓得尖叫!

    “你快跑!”风雨中,七月的声音惊心动魄。

    我陷入了短暂的僵直,一时间完全失了反应。七月是当过兵的,身手是有,但毕竟是个女人,根本不可能能跟 恶狼抗衡。

    如果我跑了,她一定凶多吉少。

    狼还是死咬着七月的胳膊,七月咬牙,用另一只胳膊肘对着狼的脑门狠狠地一下。狼发出一声捿厉的嚎叫,倏 然松开了七月,往后退了几步。

    我以为它怕了,可没过一秒,它再次蓄力,将七月扑倒在地。七月抬手准备反击,那狼又一次退开◊不过一秒 ,又像刚才一样扑过来,如此反复了几次,像是‘戏耍’七月一般,扑的七月力量尽失,面色苍白。

    “顾晚,快走! ”七月的低吼声变得有些虚浮。

    我大概能猜到那匹狼的目的,它是先跟七月耗,把七月的力气磨完了,它才可以更加顺利的享用丰盛的大餐。 风雨更加的肆虐,周遭的气流仿佛凝滞了一般。

    七月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躺在树根下有气无力的喘息。她受伤的胳膊耷拉在萆地上,一直在流血,指尖微微 弯曲,时不时的抽动。

    那匹狼像是宣扬自己的胜利,嚎叫了一声,挥舞着獠牙踩在七月的身体上,厚利的目光锁定七月的脖子。

    眼看着它就要咬下去,我捡起身边断裂的树枝,不知道哪里来的速度和力量,在千钧一发之际,用树枝的尖端 狠狠地插进它的眼。

    七月咬牙一脚踢开,拉起我就跑。

    但她的体力已经透支了,没出几步就跪跌在地,扑进泥水镡里,溅了一身的泥。

    那狼不知疲倦,仿佛有耗不完的精力,仅仅修整了两秒,便再次腾空跃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