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一枪干死一匹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七月猛然将我推开,狼扑进了我们中间的泥镡。似乎有人听见我们的动静,正朝我们这边赶来,匆匆的脚步声, 听起来并不像曾煜的。

    野狼再次嚎叫,我的身体越加的颤抖。

    七月离那匹狼更近一点,自然是狼的首选目标。她面色惨白,双手撑着地往后挪动,狼已经失去了耐性,这一 次没有任何的停顿,纵身扑到七月的胸□,凶猛的撕咬下一块衣服的碎片,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

    那儿是她心脏的位置。

    狼的獠牙和利爪并用,目的性极强的攻击七月的致命要害。胸衣被撕扯开,胸口被狼爪划了一排刺目的血印。

    我猛然反应过来,准备脱下身上的大衣朝它扑过去,却在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枪。

    耳边响起曾煜低沉的笑,“下次教你◊”

    “我一个女人,学开枪做什么?”

    “万一用得着、对、万_。”

    狼的獠牙即将插进七月心脏的那一秒,耳边全是曾煜的鼓舞,“晚儿,开枪!开啊!”

    我握紧了枪柄,对准了七月胸口往上一寸的位置,刚好在狼张口的瞬间,扣动扳指,猛然一声枪响,震彻山 谷!

    七月吓得闭上了哏。

    我也一样。

    一枪开出去,根本就不敢睁眼看,握着枪胳膊都不敢放下来,浑身都在打颤。

    直到七月喊我,“顾晚!”

    我才猛然睁开哏,那匹狼已经倒在七月身边的泥镡里,血染红了那一小片水域。

    “快走! ”七月挣扎着起身,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先前的错乱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我集中注意力去听,

    又突然变得安静。

    七月回头,“狼群会赶过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看了一眼身体处于痉挛的狼,慌忙点头,扶着身后的石头站了起来。就在七月转身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石头 后面突然伸出来一双手,捂着我的口鼻将我拖进了旁边的树林。

    七月走了几步发现没了动静,再次回头,发现没了我的身影,便紧张的喊着我的名字。

    可我已经被拖远了,暴风雨的夜,能见度不过几米远。我看到七月的最后一眼是她捡起了我掉落石头缝里的那把 枪。

    乙醚的味道让我陷入了昏迷,隐约感觉到有人将我扛上了肩膀,沿着黑暗的道路一直往前跑。

    可能是暴风雨冲刷的关系,乙醚的浓度不够,不一会儿我就清酲了。

    但我没叫,也没挣扎,我怕打萆惊蛇,反而会更加危险。

    扛着我的是一个男人,看穿着应该是当地的藏民,他力气很大,扛着我雨中跑这么远一点没喘。因为天黑,加上 中间有一段是昏迷的,所以眼下我被带到了哪儿我也分辨不出来。

    男人的肩膀特别硬,硌着我的腹部很疼,颠簸的我胃里不停地翻涌,感觉随时要吐出来。

    终于上了公路,一辆黑色的越野停在路边。

    这条路并不是去贡嘎的路,所以可以判断出这里是木子村的西边,也就是军营的另一侧。

    我看过地图,旁边几乎都是游牧的藏民搭建的房子,没有聚集的村落。

    越野车的车牌是当地的,看上去比较新,不像是租车行租来的。

    男人将我抗上车,小心翼翼的让我靠在椅子上,对着驾驶座上的男人说,“大哥,这次比上次的那个要好,奶 子够大,也够软,,

    我心里咯噔一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是拐卖女人的团伙吧?

    路上的时候,我想到的是黄鳝,因为他来了贡嘎,很可能会跟踪我们到这儿,我们抓他入狱,他一定对我们恨 之入骨。可刚才这个男人的话又让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之前就说过,在藏族圈子里,买卖媳妇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藏民男女比例悬殊,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没办法一夫一妻,便只能 出去买,有需求就有供应,很多城市拐卖妇女儿童都是卖到新疆西藏或者云南四川偏远的山区。

    驾驶座的男人还在抽烟,身边的男人傕促,“快点开车啊,我逮她的时候被另一个女人看见了,随时会找过 来的。”

    “傕你麻痹,老子点着火呢!”驾驶座的男人甩了烟,朝着窗外吐了一口痰,很快,车子便冲向前方未知的黑 暗。

    “这次这个能卖个好价钱吧?最少一万!”

    以前做模特的时候,在圈子里也存在明码标价的行为,一张处女膜多少钱,陪睡一夜多少钱,包一个月多少钱, 我虽然不是条件最好的,但在模特圈里也算得上优质,燕姐挖我的时候还开出了十二万的底薪,随便一个客人找我 陪夜或者双飞怎么也是五万以上,那还是我刚入行没多久,新人的价格。

    混到白芹那个地位,怎么着也是六位数。

    真的是第一次用一万块衡量我的价值,并且沾沾自喜。

    驾驶座的男人骂道,“怂逼玩意儿,这么好的货一万就卖?还不如留着我们自己用◊”

    我闭着哏,自然看不见两个男人的长相,但是对声音会格外的敏感。

    总觉得这个男人在说‘这么好的货’的时候,声音有点熟悉◊我忽然想起,前几天在贡嘎,和曾煜在酒店听到 的两个男人的对话,这个男人的声音和那天晚上跟黄鳝交易的那个男人的声音极其的相似,很粗,也很低,辨识度 很 r§i。

    我猛然反应过来,他们说的货,很可能根本就不是藏羚羊,而是人,女人。

    曽煜说藏羚羊,只是不想吓到我。

    所以邱浩森这几天失踪,其实是在查人口贩卖。

    身边的男人还在说话,“自己用会不会太奢侈了,而且我感觉这个女人不好惹,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这 个女人有枪,一枪千死了一匹野狼。妈的,真狠!我都做不到!”

    “你就是个废物,能做到什么!”

    “你说这么水嫩的娘们,怎么就会开枪呢。看那两个奶子,好想咬一口 ◊”

    听着他的话,我忽然一阵恶心,不受控制的皱了皱眉。

    身边的男人警觉到,“大哥,好像酲了 ◊”

    “让她再睡会!”

    “好。”

    一抹黑影压了过来,我猛然睁眼,浓浓的乙醚味儿扑鼻而来,我出于本能反应挥开了男人的手,转身去抠旁 边的车门,可是这一边被锁死了根本打不开!

    “妈的,想跑! ”男人抓着我的肩膀就将我摁倒在椅子上,在我挣扎的同时趁机在我身上掐了几把过手瘾,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前 面的男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哏,骂了一句,“别动她,身上整出印子还怎么卖髙价?”

    “那就不卖了,大哥,这女的身上真香,咱自己留着吧。”

    “别说话,前面有人!”

    身上的男人当即抓起帕子捂住了我的嘴,听到前面有人让停车检查,我不停地挣扎,外面的人似乎听到了动静, 将我们的车直接拦了下来。

    “车里什么人?”一个边防兵,听语气跟这两个男人像是认识的。

    驾驶座的男人往后看了一哏,笑着说,“新娶的媳妇,还不太听话。”

    那边防兵了然的笑,“外地的吧?”

    “是啊,四川的。”

    “川妹子都辣,回去摁床上多千几次就乖了,最好再生个娃,有了娃让她跑她都不愿跑了 ◊”这边防兵听口音 也不像是本地人,外地媳妇怎么娶回来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不阻止就算了,还间接地‘出谋划策’,真是有辱 国家给他的岗位。

    “是是是,回去就千。”前面的男人笑着附和。

    边防兵还是探头往里看了一哏,但我已经被抽光了意识,双目微阖着靠在旁边男人的身上。

    “长得倒不错,有福了。”边防兵说了一句便伸手示意放行。

    车子缓缓驶动,我迷离着哏看着窗外,过杆的时候,居然看到了邱浩森,负手而立正蹙眉观察着我们的车。 可我位于暗处,又隔着一层墨色的窗玻璃,虽然他的哏神是看向我的,但我知道,他根本看不见我。

    我挣扎着,但也只是手指抽动了两下。

    车身从邱浩森面前擦肩而过,邱浩森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眼看着就要开出边防站,邱浩森突然开口,“等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