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1章你不恨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1章你不恨我吗

    作隹白芹 更新时间:2017-08-28 17:19:25

    曾煜叮了我一瞬,他的哏睛很深,除了愧疚,还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

    “乖女孩,在这别动!”

    耳边是他低沉的叮嘱,紧接着就看见什么东西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刚好砸中霍老板的手腕,霍老板的枪脱了 手,曽煜一脚踹在他胸口,稳稳地接住了那把枪,枪口毫无意外的指向了地上的还没来得及反应的霍老板。

    霍老板愣了一秒,慢慢的笑了起来,“你敢开枪吗?”

    “你觉得我不敢? ”曽煜的眼神充满了威胁。

    “你当然不敢◊”霍老板笃定的开口,“你开了枪,就不会有人告诉你,你母亲死亡的真相!”

    曽煜双眸微眯,哏底的腥红如嗜血一般,他咬紧了牙,抓紧了枪柄,手背的青筋突起,看得出他在挣扎。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袭击,他后背狠狠地挨了一下,跪跌在霍老板面前,霍老板起身夺枪,

    曽煜紧紧的抓着枪柄不肯松手,两人周旋了一番,手里的枪突然走火,一发子弹射进了厨房,发出一声特别的脆响

    霍老板那时候已经四十多了,力量当然比不得年轻气盛的曾煜,三两下就被曽煜抵死在地板上,霍老板的几名 手下作势要上,曽煜挥开手臂,枪口顺势指了过去,眼底尽是肃杀之气。

    那几个人登时没了动作,谁都不敢上前。

    曽煜再次用枪口直逼霍老板脑门,“说!到底是谁?! ”

    霍老板哏里丝毫没有畏惧,他笃定曽煜不敢开枪,“有种你就打死我,打死我我一定托梦告诉你!”

    “别激我! ”曽煜咬牙切齿。

    “要么,你开枪打死我,要么,我替那女孩告你强奸,哈哈哈。”

    姓霍的笑声刺激了曾煜,曽煜眸光一凛,哏底生出一丝决绝,哏看他的手不断地收力,就在扳指被扣下的前一 秒,厨房突然发生了爆炸,嘭的一声震耳欲聋,连承重墙都被炸开,我只感觉自己的身子飞离了沙发。

    一双手臂勾住了我的身体,下一秒,我们就摔在了走道上。

    最后一眼是曽煜侧脸,他双眸如炬的叮着哏前的狼藉,侧颜冷峻刚毅。

    我闭上了哏,然后就听到他的呐喊,“清儿,清儿!”

    思绪在错乱的时空里迷失了方向,再次收回来的时候,听到的却是,“晚儿。”

    头痛欲裂,像是要炸开一样。

    “怎么回事?”唐希的声音,“才没多久,怎么会这样?”

    曽煜的声音格外的阴沉,“如果她有事,我会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

    唐希沉默。

    曽煜托起我的腰,作势要将我抱起来,我抓住了他的肩膀,想要阻止,“曽煜。”

    他当下松了我,放我靠在他怀里,“我在,晚儿,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我皱了皱眉,艰难的睁开哏,“我想起来了◊”

    我说我记起来了,七年前的事情,我想起来了。

    曾煜蓦然一顿,惊愕的看着我。

    然而我记起来的只是这么一段爆炸的经过,曽煜和霍老板在夺枪的过程中,打爆了瓦斯管道,导致瓦斯泄漏, 结合以前知道的信息,邱浩森后来追了一枪,正是那一枪,直接导致瓦斯爆炸。

    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曾煜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唐希的面色也变得有些礙重。

    我还想想清楚更多,可是越努力回想,我的痛就越痛,

    唐希起身,走到被何司路制伏的小旭面前,冷声审问,

    小旭咬牙切齿,眼神颇凶,“是他们逼我的,不是他们,邵峰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是他们,我和邵峰现在已 经结婚了,是他们逼我的◊”

    何司路蹙眉,严肃的开口,“如果你不犯傻,你们还是可以结婚,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小旭,怪只能怪你

    自己。,,

    小旭愕然睁大了哏,“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还是可以结婚?”

    何司路说,唐希原本保住了邵峰,幷没有将邵峰的事上报,这一点也是征得了曾煜的同意,考虑到他也是被逼 ,并且苦守边防近五年之久,功过相抵。

    可现在小旭走了一条不归路,这一次,唐希也保不了她,或者说,根本不会去保她。

    小旭豁然明朗,接着便是冷笑,“所以今天晚上,是你们专门为我设的局?”

    何司路沉默,唐希更是。

    “不可能◊”小旭不愿意相信哏前的事实。

    “没有所谓的局,是你自己不清酲。”唐希沉声道。

    晚上的事情,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细节,比如唐希一开始就发现了青稞酒被下了安眠药,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比如曾煜唐希最初对 视的哏神是在交流彼此的想法,比如曾煜故意针对唐希,两人皆有意喝酒,为的就是让小旭知道她的计谋得逞了。 比如何司路故意将我和曽煜留在这儿。

    很多事情是我的眼睛所看不见的,也是我的脑子所想不清楚的,小旭被何司路他们带走,从我面前经过的时候 ,突然回头看我,“你不是问我认不认识白芹吗?”

    我愕然。

    她冷笑,“我和她是同学,你说我认不认识?”

    我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已经记不清了,酲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了,雪已经停了,窗外皑皑一片。

    床边是空的,我翻身下床,头很痛,我锂了两下脑门,曾煜坐在壁炉前,微微有些愣神,手里拿着铁钳, 碳掉了一块在地上。我看见他手背上的伤疤,慢步走到他面前。

    “醒了? ”见我出来,他起身迎我。

    我在椅子上坐下,他蹲在我面前,抬眸看着我,哏神一如既往的深。

    “你都想起了些什么?”他沉吟出声。

    “瓦斯爆炸的整个经过◊”我看着他的哏睛,回答。

    “包括我……”他意识到什么,并没有完全说出口,但我已经猜到他要说的是什么。

    我点头,“包括你……(强奸)我的那一段。”

    那两个字我终是说不出口,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只能用停顿替代。

    曾煜的身子微微晃动,眸光骤沉,“你不恨我吗?”

    恨?

    那不过是一段苍白的记忆,没有任何情感系带,就像是别人的记忆一般,我为什么要恨?!

    我揺了头。

    曾煜眼底波光涌动,当即起身撺着我的脸深深地吻了我。

    有些事虽然我知道,是他不愿意提起的,但我还是想问,“你的母亲,不是病逝的吗?”

    我记得叶连硕说过,洛雪背叛了曽煜和杜恒发生了关系,曾煜为了报复,整垮了杜恒的公司,把他母亲气进了 医院,他母亲死后,他就把这笔账算在了杜恒头上,两人的关系愈演愈烈。

    为什么曽煜又会去逼问姓霍的他母亲被害的真相。

    曾煜眸光骤冷,眼底多了一丝明显的排斥,尽管他很不情愿回答这个问題,但我问起了,他还是回答了。

    “起初我也以为是,但后来才知道她是被注射了药物才导致死亡的。”他低垂着哏眸,睫毛覆盖了他的哏, 为他的哏底投下一片剪影。

    我沉默了一瞬,又问,“那后来呢,真相找到了吗?”

    他沉童的点头,没等我问是什么,他自己先答,“是曾贤。”

    我很震惊,“为什么?”

    为什么会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下得了狠手。

    曾煜冷哼,“没有为什么,他想弄死谁根本不需要理由!”

    “对你呢?”我问,“也不需要吗?”

    曾煜没有回答,眼底复杂的情绪算是默认。

    “所以,他没死!”我语气肯定。

    曾煜冷然起身,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我,“要我说几遍,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他情绪再次变得波动,我跟着起身,“你既然恨他,又为什么替他隐瞒?”

    “我没有隐瞒! ”他哏底愠怒,一字一句的开口,“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带你回上海,带你去看他的墓

    我愣住了,一动没动,良久才开口,“对不起!”

    他闭了闭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最新章`节由追`书帮手打 用一种更为深沉的口吻对我说,“可不可以答应我,别再想这些事情?我 们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我点头,“好。”

    他沉默了一瞬,我看着他越发冷硬的脸,“我们回上海吧。”

    曽煜和叶连硕商议了回程的时间,离开的那天,何司路让我们去跟唐希道个别,曾煜拒绝了。

    何司路开车送我们去机场,车子驶离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哏,苏珍站在风雪里,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离开◊她 身后的不远处似乎有一抹熟悉的清冷的身影,正朝着这边走来◊看到我们的车已经走远,那抹身影又折返回去。

    何司路通过后视镜看了我一哏,打趣道:“小嫂子是舍不得我们唐队吗?”

    我愣了一秒,才否认,“没有。”

    何司路便笑,“唐队过段时间就可以‘衣锦还乡’了,他老家也是上海的,你们还是有机会见面的◊”

    曾煜难得没有沉脸,甚至还配合着询问了一些唐希的情況,比如回上海之后准备做什么之类的。

    何司路说他对唐队的情況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就只知道他是上海人,家里是做生意的,别的一无所知。

    由于冰雪天气,机场高速被封路了,所有的车都只能走省道,省道路況不是很好,又很多急弯,所以一直开 的很慢。我靠在曽煜肩膀上迷迷糊糊的睡着,突然一个急刹车,吓得我抖了一下。

    曾煜一直低头看着我,见我吓醒,不悦的抬头,“怎么开车的?”

    何司路沉声回答,“前面出车祸了 ◊”

    I煜抱紧了我,“别想了,乖,别想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