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1章顾晚,我们谈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挡,曽煜毫不客气的吼向驾驶座,“找死?! ”

    他上前来拉我,手已经伸到我面前了,还是被我躲了开,我只是瞥了他一哏,鹏起来继续往外走。

    我把这一次理解成我们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热吵。

    第一次是在拉萨,边防站调了监控录像出来,我间他追杀我们的人是不是曾贤,他勃然大怒,我捽门走人,虽 然我们都在气头上,但他并没有丢下我,而是开着车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后。

    这一次,他站在过道正中央许久都没有动,经过的车辆堵了一小段,他不走,没人敢傕,全部安静的等着。直 到我出了停车库,那几辆车才缓缓开了出来,我知道他是站在那儿挡住那些车,等我离开之后才放他们通行。

    我刻意放缓了脚步,以为他会跟过来,但是走了好远都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鼓足勇气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再次回头时,艾伦横在了我面前。

    我吓了一颤,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曾老板让我送你回家。”

    “不用! ”我椋过他就走。

    他伸手就想抓我的手腕,想到了什么,动作忽然一顿,又立马缩回了手,“顾小姐,别让我为难!”

    “……”我无奈,只好跟着他上车。

    坐在后排,偏头看着窗外的街景,偶尔会到你侬我侬的情侣,笑得天真无邪,也会看到一起吃冰祺淋的闺蜜 ,笑得恣意洒脱。

    这让我的脑海中出现两个人的影子,一个是曾煜,一个是白芹,一抹颀长,一抹清瘦。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白芹了,最近特别想她,特别想。

    我忽然很憎恶七年前的事情,它将我的生活搅得一团乱,为什么丢失的记忆能够找回来,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与其现在这样反复纠缠 ,我宁愿它彻底成为一片空白,最好谁都不要想起。

    车子停在了小区楼下,我还满腹心思的沉默,艾伦提酉呈我下车,走了几步发现他一直跟着我,我回头,“你跟 着我干嘛?”

    艾伦依然绷着一张扑克脸,“命令◊”

    他的意思是,这是曾煜的命令。

    “我已经到家了,你不用跟着了。”我说完,他还是一动不动,哏眸半垂着,没有直视我的眼。

    索性不去理他,转很扎进单元楼,我进电梯,他也跟着我进电梯,我到十八楼,他也跟着我到十八楼,我摁了 密码进屋,他还要跟进来。

    我有些不耐烦了,转身就准备跟他理论,他先发制人,“曾老板交待的,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我低头看了一哏他和我之间的步伐,还真是‘寸步不离’。

    我偾懣的走到沙发上坐下,他关上门,跟了过来。

    “艾伦,你跟在曾煜身边应该很多年了吧,你可以告诉我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吗? ”静默了一瞬,我忍不住 开口,我觉得我一点也不了解曽煜,无论跟他在一起多久,和他的关系发生怎样的变化,我到底还是不了解他。

    艾伦表情微楞,大概是没料到我会间这么一个问题。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目光坚定,迫使他不得不回望我, 他没有马上回答,许是在思考,片刻之后,才吐出两个字,“好人◊”

    n: "■■■"■,,

    “你在逗我吗? ”我问他。

    艾伦语气淡淡的,“他是怎样的人,需要你自己去观察,去了解,如果你们在一起这么久,连他的为人都不清 楚的话,只能说明你没有用心。”

    用心,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很熟悉。

    跟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候,燕姐就说过类似的话,她说我不走心,那个时候我可以承认,但是现在,说我跟曾煜 在一起没有用心,我是怎么都无法接受的。

    正是因为用了心也看不透他,我才会这么失落、这么徘徊、这么茫然无措。我知道他的为人,也知道他的处事和 作风,可一旦涉及到他对我的感情,最先怀疑他的便是我的心。

    “他跟洛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现在这样吗? ”我不假思索的间出口。

    艾伦沉默了一瞬,“抱歉,这个间题我无法回答你。”

    “嗯?”

    “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曾老板。”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别的。”艾伦嘴角抿起一条柔和的弧度,“曾老板只有在面对自己没有把握无法确定 的事情时,才会表现的阴晴不定,他情绪的波动只是为了埯盖他内心的焦灼与不安。”

    我拧眉,“你的意思是,他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把握?”

    艾伦淡淡答,“或许可以这么理解。”

    “为什么?”我不懂,我对他可以说是足够的坦然,‘我喜欢你,‘我爱你,这样的话我不止说了一遍,这样 他还是焦灼还是不安,难道要让我把心挖出来给他吗。

    艾伦敛了敛眸,眼底闪过一丝狼狈,又重复了一句,“顾小姐,别让我为难。”

    他解释,曽煜的心思连我都猜不透,他又怎么可能猜得透,更何况,“我从来没谈过恋爱,不懂你们所谓的感 情。”

    “……”他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你从来没谈过……恋爱?”

    艾伦挑眉,“有什么间题吗?”

    “你不是跟曽煜差不多大吗?”我好竒的间。

    他说是,我顿时觉得他的形象在我哏前变得特别的伟大,三十岁没谈过恋爱,在现在这个年代,已经屈指可数 了吧。反观曾煜,十几岁就开始玩儿女人,二十岁就学人同居。现在三十了,睡过的女人估计能够凑一桌麻将了吧

    艾伦蹙眉,对于我用观察活化石一般的眼神打量他表示不满,但也没说什么。

    跟艾伦的聊天虽然没有解决我心中的困扰,但着实让我的心情轻松了些许。感情方面的间题,自己解决不了的 ,大概也只有白芹和燕姐能帮我分析吧。

    曽煜回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将自己整个身体都裏在了被子里,艾伦还没走,两人在客厅交接了几句。

    曽煜:“她人呢?”

    艾伦:“在房间。”

    曽煜:“有没闹?”

    艾伦:“没有。”

    曽煜:“说了什么吗?”

    艾伦沉默了一瞬,“……没有。”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曽煜声音很沉,听不出明显的情绪。

    半分钟之后,卧室的门被推开了,我将被子捂的更紧,只留一条很细的缝保证呼吸。

    床边往下陷了一些,紧接着听到曾煜低沉的声音,“顾晚,我们谈谈?”

    我闷着头不说话。

    “嗯?”见我没有回应,他伸手过来拉我的被子,我攥的紧紧地,他用了些力气,没拉扯开。

    “出来!”他沉声命令。

    从我听到他回来的那一刻,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的眼睛就不受控制的滚了下来,觉得委屈,也很难过,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这幅 狼被的表情,所以我才躲着。

    可他连躲的机会都不给我,命令不成,改为哄诱,他声音转为柔软,“出来,我想和你谈谈,听话,好不好? 我还是没应,眼泪大把大把的往外挤,忍都忍不住。

    “晚儿? ”他又扯了一下我的被子,这一次往下拉了一些,露出了我的额头,强光刺眼,我当即把脑袋又往 里缩了 一些。

    “憋坏了,乖,把被子掀开!”

    他现在又开始好声好气的和我说话了,八成是去调查了,证明了我的清白。凭什么他犯了错,哄我几句就没事 儿了,我犯了错,却又是威胁又是警告,现在还拿我生命恐吓我。

    我不理,身子蜷缩的更紧。

    他失了耐心,揪着被子的一角,猛地掀开,我的身体连带我的委屈、我的软弱全部暴露在他面前。我伸手想去 抓被子,却被他反扣了住,将我直直的拉了起来,我被迫坐起身,正面他。

    他重重的吐了口气,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我。“为什么不解释?”

    与之前一样的话,只是这一次,语气明显柔软,夹杂着些许自责。

    不是所有的怀疑和不信任都能解释的清楚,当时是他情绪的敏感点,那个时候的解释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 还会被他理解成狡辩,就像他说的,上海这么大,在没有事先联系的情况下,能偶然相遇的概率有多大。

    答案不言而喻。

    最好的办法,就是他自己去调查,调查清楚了自然会还我清白。

    “我认为的好的感情,不需要解释。”哏泪被我硬生生给逼了回去。

    “这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现实中的感情需要沟通需要交流◊”意识到他的语气又硬了一些,又重新耐着性子 哄我,“好了,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误会你,不该不相信你。但是晚儿,绝对的信任,很难,你的想法你的心情 你的感受可不可以坦然的告诉我?你说我不相信你,你又何尝相信了我?我不是也没怪你。”

    他指的是他和洛雪的事儿。

    “可我会去调查,会去找真相,会自我否定,会向你道歉,你呢?嗯? ”他声音很轻,也很柔和,虽然内容还 是强势的,霸道的,但这样的语气让我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反而会让我的心静下来,去思考他所说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