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章我爰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话,嗯?? ”他安静的注视着我,一瞬不瞬。

    我低头,叮着我们紧扣在一起的手,他的五指缠的我很紧,手背上经络分明,骨节处还沾着千涸的血迹,淋漓 的伤口刺激了我的泪腺,一时没忍住,接连掉了两滴泪。

    我咬着下唇,声音很闷,“可是我会委屈呀。”

    他伸手抚上我的脸,拇指掠去了我滚落的泪珠,“你委屈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哄你,我委屈呢,你也会这样哄 我吗?”

    哏泪争先恐后的往外流,他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悸动,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者说我从始至终都不懂得如何 与他交流自己的感情。

    他的拇指被我的眼泪打湿,又改换手背来替我擦拭,实在是止不住了,他千脆捧起我的脸来吻,所有流出的 眼泪全都被他舔进嘴里、吞进腹中。

    “晚儿,你想不想跟我走到最后?想不想我们的感情能够稳定? ”吻完之后,他又重新看着我的眼睛。

    我点头。

    他开口,“不要点头,想就说想!”

    我再次点头,“想。”

    声音闷闷的,哑的可怕。

    “那我们就敞开心扉,把该说的话说清楚,好吗?”发现我一直叮着他受伤的手,他只好将他的右手背到了身 后,左手捧着我的脸,拇指顶起我的下巴,强迫我与他对视。

    “好。”

    他满意的点头,“那我们就从叶氏总裁办开始说起,你先回答我,我和洛雪争执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跑?” 这是一个明知故间的间题,我张开嘴想要反驳,他得眼神蛊惑人心,“先回答我们再谈后面的。”

    我沉了气,平静的回答,“因为……你们的过去,我无法参与,我更接受不了,她说我是她的替代品。”

    “嗯哼。”他并不意外,“还有呢?”

    “她抓了你的手,但是你没有拒绝。”说出这句话,我才知道原来坦白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

    曽煜继续点头,“还有呢?”

    “每次你和她说话的时候,眼里就只有她,看不到别人,我是女人,对于这些细节会敏感,虽然你对她足够的 冷漠,可是曾煜,你不得不承认,你对她也留了足够的余地,不是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黢黑的瞳仁深不见底,仿佛无尽的黑洞拥有着庞大的吸附力,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一切都吸入 其中。

    “我间过你很多次,你对她的感情,可你从来都是含糊其辞的回答,或者简单一句没关系,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当然知道你们现 在没关系,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内心对于她以及你们的曾经究竟是怎样的态度。”

    屋子里静悄悄地,只能听到我们彼此的呼吸。

    曽煜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他的眼睛一直紧紧地叮着我,眨也不眨,仿佛要通过我的眼望进我

    内心。

    “首先,我跟你道歉,她抓我的手,我没有拒绝是我不对,当时我分了心,迟钝了一秒,你看我的手已经伤 成这样了,也算是一种惩罚了 ◊然后,‘替代品’,呵呵◊”他的一声冷笑透着明显的嘲弄,“这个我当时就反驳 了,她没有资格和你比,也不配。我说的不是气话,也不是有意刺激她,而是事实。”

    我的心一点点收紧,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不断地施力。

    我知道,那是曾煜的手,在拮取我的心。

    “至于我和她说话时眼里只有她,我可以说确实是你太敏感吗? ”他再次捧起我的脸,无奈的笑,“我和你说 话的时候,难道不是眼里只有你?我还能看着别的地方和你说话不成?”

    真的是我太敏感吗?我内心是不愿意承认的。

    “那最后一个间题呢? ”我看着他,心里却有些忐忑。我期待他的答案,又害怕他的答案让我失望。

    他松开我的脸,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沉声回答,“这个间题可以很简单的回答,但我知道,你想要的并不是一 个苍白的答案。你想听我们的过去,对吗?”

    他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准确的洞悉我所有的心思和想法。

    我点头,他抿了抿唇,表情略微有些阴沉。

    “我知道很早之前,叶连硕就已经跟你说了一部分我和洛雪的事情。那么剩下的一部分,我亲口告诉你。”他 看着我,眸光坚定,声音低沉,“其实‘影子’这个词不适用于你和她,你和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除了你们的身 世有少许的相似之外,可以说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一定要用‘影子’来形容的话,应该说她身上有我母亲的 影子。”

    因为家庭原因,他从小就很叛逆,十六岁,于同龄人而言,可能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学生,但他不一样,他十六 岁就学会了开枪,像他父亲一样游走在黑与白之间。他第一次举枪,所指的不是别人,正是曾贤,因为曾贤动手打 了他母亲杜月萍。

    杜月萍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在曾煜的眼里,她几乎汇集了新时代女性的所有优点,唯独一个缺点,被他视 为眼中钌肉中刺,就是对曾贤一味的崇拜和溺爱。曽贤动手打她,她不仅不会还手,反而在曾煜拿枪威胁他的时 候,义无反顾的向着他。

    曽煜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疯狂也最愚蠢的爱就是杜月萍之于曾贤。

    现在的他无法理解,那时候的他更是不能理解,曽贤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为什么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他死心 塌地。他曾无数次看到杜月萍身上的淤青和痕迹,全都是曾贤一手造成。他印象中杜月萍有一个习惯,每一次身上添 了新的瘢痕,她就会坐在化妆台前,用粉底一层一层的遮盖,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狼狈的一面落在他眼里,她知道, 他看到了,会心疼,她不想让他担心。

    遇见洛雪的那一天,他还沉浸在对母亲的追忆里,当时的洛雪梳着和杜月萍一样利落的低马尾,脸上的妆容 一样的精致,有醉酒的客人侵犯了她,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半个吻痕。她就蹲在吧台下面,做了和杜月萍一样的动作 ,用粉底一遍一遍的涂抹,企图遮盖那块丑陋的痕迹。

    那副画面刺激了曾煜,也为他之后的感情埋下了执念的种子。

    他用尽手段把她捆绑在自己身边,像曽贤对杜月萍那样,在她身上制造各种斑驳淋漓的痕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看见她和杜月萍 一样坐在化妆台前一边流泪一边上妆,他的心会不受控制的抽搐,他的情绪也开始失控。

    他冷笑着,自嘲着,嘴角勾起一抹讥笑,“我说我从来没有跟她做过那种事你会信吗?”

    我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怀疑,但是现在,我信。

    如果洛雪身上真的有杜月萍的影子,他不可能会对洛雪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因为那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是越界 的行为。

    “所以。”他沉沉的叹了口气,“你间我爱不爱洛雪,你说我怎么回答?”

    “可是你承诺过会娶她。”即使他们的开始不是因为爱,至少也实实在在的生活了三年,不是吗。三年多长, 谁能保证之后的事情不会发生变化,最初的感情不会发生转移。

    “那也只是个承诺而已,我们都很清楚,那根本不可能会兑现。”曽煜低了低头,眼底一片落寞,再次抬头时 ,眼底一片冷清,“所以我不愿对你轻易承诺,我不想为我们的感情蒙上一丝轻浮的泡沫,顾晚,你想要的承诺 我给不了,但我会用行动补偿,我没有拿你做任何人的替代,七年前我遇见你,碰了你,你的身上就已经打上了我 曽煜的标签,我会对你负责,无论你是顾清,还是顾晚。”

    他的话既霸道,又深情,瞬间击溃了我所有的逞强和防备,我又开始庆幸,庆幸我七年前遇上了他,庆幸我 闯进了那个本不属于我的世界,庆幸我这么多年的兵荒马乱都因为他而终结。

    “5见在你还会间我,到底爱不爱你之类的间题吗?”他幽深的眸子散发着沉湛的光芒,一瞬不瞬的叮着我,嘴 角的弧度,由浅至深。

    我点了头,很认真的与他对视,“你爱我吗?”

    他拧眉,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无奈的揺了揺头。下一秒,他就勾着我的脖子猛地将我拉进他怀里,低头封 住了我的唇舌,利落的撬开我的牙关,长驱直入,霸道而狂热的扫荡着我口腔内的每一寸领地。

    空气被点燃,呼出的气都变得滚烫。

    他撩开我耳边垂落的发丝,转而亲吻我的耳垂,细腻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的耳蜗,身体瞬间变得紧绷,不受控 制的哆嗦起来。

    “晚儿。”

    “嗯?”

    他的掌心在我脖颈间摩挲,低哑的声音夹杂着温热的呼吸钻入我的耳朵,“我爱你◊”

    身体猛的一颤,心跳瞬间变得狂烈,那种#然心动的感觉格外的强烈。

    “晚儿,这句话已经在我脑子里演绎过无数遍了,一直没有说出口,本想留到我向你求婚的那一天,你这么问 ,我没忍住。”

    他说曾经多少次都要脱口而出,最后全都忍住了,唯独这一次,他没忍住。

    感情就像一道圩堤,一旦开了一个口,就如山洪而至,覆水难收。

    他再次低头,吻着我的唇,室内的温度攀升了一个髙度,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空气里充斥着苘尔蒙的味道 ,为室内增添了一片旖旎的景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