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3章身体是我们最坦诚的部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身体是我们最坦诚的部分,始与末,初与终。

    卧室的睡床由于承受我们两人的重量,往中间深陷下去。他灵活的手指勾下我的衬衣,低头亲吻我菲薄而瘦削的 肩头,就这样一路吻下去,细细密密的滚烫炙热,分分寸寸的肌肤相亲。

    曽煜的床上功夫和技巧一向都很好,他熟知我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也擅长用他的本身的呼吸来带动我的身体的 节奏,仅仅一次觖碰,一个呼吸,甚至一个眼神,就能瞬间抽走我所有的理智,点燃我全部的欲火。

    我看着他繁复精致的脸上,有情涛暗涌。

    最是浓情,我听到他低沉暗哑的声音,“晚儿,答应我,以后所有的委屈、不满、偾怒和忍耐,都不要再埋在 心里,全部告诉我。”

    “嗯。”我回应着他的呼吸。

    这一次的矛盾无疑是我们感情的里程碑,是极具跨越性的一个转折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那句‘我爱你’,

    更多的是我们对彼此的坦诚与迁就。

    我们都信心满满的认为,再遇到类似的矛盾和纠葛之时,我们会变得更加理智,在心与心的沟通和交流上也会更 加的游刃有余。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翌日清晨,我像往常一样从曾煜的臂弯里酲来,阳光洒满我们的床笫,感觉到身下有点酸胀,下意识的蠕动了 腿,膝盖不经意碰到了某处,某人搭在我腰间的手臂倏然收紧,惺忪低哑的声音传来,“怎么,咋晚没够?”

    “不是。”我重新将腿伸直,解释道,“有点疼。”

    曽煜睁开哏,墨一般黑,“哦?我帮你摸摸。”

    他的手再一次探入,嘴里的哼吟也被他温凉的唇覆盖。

    手机在床头响了起来,打断了晨间的温情。脸上虽然是不耐烦,但他还是瞥了一眼屏幕,手里的动作随之一顿, 紧接着翻身去接,他松开我的同时我溜下床,刚转身,就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玩味儿,“唐队,别来无 恙?”

    唐希的电话,我的身子蓦然一顿,感受到身后人的目光,我又继续往前走,步伐平缓。

    唐希不知道说了什么,曾煜沉声回了一句,“好,时间和地点我会发到你手机。”

    我打开衣柜,取了黑白职业套裙一件件穿上,曾煜从身后摸着我的腰抱着我,低头埋进我脖颈,瘦削的下巴磨 蹭着我的耳后最敏感的区域,“换长裤。”

    印象中,他从来不千涉我的穿着,我迟疑了一下,点了头。

    他吻着我的耳垂,声音轻柔,性感的要命,“我帮你穿。”

    唐希的那通电话,让我一整个上午精神都无法集中,很久没有上班,状态本身就很差,早晨开会的时候,很 多重要的细节我都没能记录下来,散会后回到办公室绞尽脑汁去回想会议内容,可是想到的全都是曽煜咋晚对我说的 那些话。

    叶连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指在我桌面敲了两下,吓了我一惊。

    “咋了,一惊一乍的?”我的反应反倒把叶连硕也吓到了。

    “没,没事。”我尴尬的笑了笑。

    叶连硕趴在格子间上,手托着下巴,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你今天的穿着……是不是哪里不对?” 我愕然,“没有啊。”

    叶连硕蹙眉,伸出手指指向我的裤子刚要点评什么,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叶连硕转头去看,七月出现在门口,我和叶连硕皆是一愣。

    “你怎么来了?”叶连硕问道。

    叶连硕的手还搭在我的格子间上,七月瞥了我一眼,将视线转移到叶连硕脸上,“出来,我有事找你!” 叶连硕眼底闪过一丝明亮,对我说了句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便转身跟七月出去了。

    先是没反应过来,隔了几秒钟,才意识到他指的是会议内容。

    他出去之后没多久,我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赫然跳动的白芹两个字让我有种恍然的感觉,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 有接到过她的电话了。

    我还在酝酿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与她说话,她的声音便风风火火的从那边传来,“晚晚,你现在在公司吗 ?快点出来,陪我去买点东西,急急急!”

    这样的开场让我瞬间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我笑着,说了一个好,立马奔下楼。

    等电梯的时候,听到楼梯间传来七月的声音,“你疯了吧?我们俩是什么关系?你说话之前能不能用点脑子想 清楚? !,,

    叶连硕的声音有点急,“那不然呢,你想怎样……”

    我想听清楚一些,可电梯已经到达了,我只好走进去。

    白芹已经等在公司门口了,刚出旋转门就看见一辆白色宝马4系,我像以前一样坐进副驾驶时,习惯性的调侃一 下她的车,“又换车了?跟杜恒在一起之后,这么持家?跑车都不开了?”

    白芹斜斜的看着我笑,“那辆跑车被他给砸了。”

    我愕然,“砸了?”

    “他知道那是陈导送我的车,一怒之下,直接砸成了酱饼! ”白芹无奈的咋舌,“把我给心疼的。”

    “你们家杜恒……”我沉默了一瞬,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真社会!”

    提到杜恒,我脸上的表情还是会有些收敛,耳边是砰砰两声震耳欲葺的枪响,五彩的经幡漫天飞舞。在那之后 ,我间过曾煜,朝我们开枪的是曾贤还是杜恒,他给我的回答是曾贤已经死了,那就等于是默认了杜恒,可我间 他是不是杜恒时,他又说不知。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追杀我们的绝对不是杜恒,曽煜说,他可能只是因为某种目的而出现在那儿,至于目 的是什么,他没说,我也猜不到。

    白芹将我带到商场,我间她买什么,她说买礼物。

    “什么礼物?”

    “你们家那口子的生日礼物啊,你不会不知道今天是曾煜的生日吧?”

    白芹这句话一说出口,我直接顿住了脚步,不可置信的问道,“今天是曾煜的,生日?”

    白芹诧异使然,“你真的不知道!”

    我木讷的揺了揺头。

    “所以你也没有准备礼物? ”白芹间。

    我又木讷的点了点头。

    “漂亮,一起挑吧。”白芹拉着我继续往前走,我的大脑陷入死机状态,脑子里回放着咋晚的全过程。

    咋晚他早早的就关了电脑,傕促我上床睡觉,从八点多就开始睡,起初有些睡不着,他强行搂着我不让我动弹, 接近凌晨的时候,好不容易睡着,又被他弄酲。

    他抱着我开始了冗长的前戏,动作一改往日的大开大合,而是轻柔细腻,与我耳鬓厮磨,说着一些我太听得懂 的情话。我们从凌晨开始做,直到天空泛白,他才满意的放我继续睡。

    依稀记得开始之前他说了一句,“晚儿,今天不睡了好么?想和你一直做下去。”

    当时完全没意识到他口中的‘今天’有什么特定的含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等到凌晨才开始做,我还一遍 遍的拒绝他,他几乎是哄着求着才做完整个过程,现在想起来,有种无地自容的后悔。

    白芹将我拉到男人专场,放眼望去又实在不知道该买什么,白芹也头疼,“完全不知道你们家那位喜欢什么, 难怪杜恒要将这件事交给我,早知道这么难选,我才不挑这大梁。”

    我还在想曽煜早上帮我换长裤时的情形,他伸手摸我,被我挥开了,他缠着我的腰,我还一直傕促他。想到 他当时浓郁的表情,我简直羞愧不已。

    白芹本来想送领带的,考虑到不太适合,就在专柜小姐的建议下挑选了一枚精致的领带夹,鹰眼,别具一格的 设计,很符合曾煜的气质。

    我就更头疼了,几乎将整个商场都跑遍了,还是没有挑选到心仪的。

    白芹拉着我去另外的商场,过马路的时候,曽煜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做什么?”

    曽氏大楼旋转门独特的提示音,脑海中浮现出他一边扯着领带一边匆忙行走的画面,“刚出来买点东西。”

    “买什么? ”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笑意。

    “买点吃的。”当然不能告诉他我在买礼物。

    “中午没吃?”他声音微扬。

    “吃了,又饿了◊”

    电话那边突然地静默,红灯转绿,白芹牵着我过马路,到了马路对面,才听到他开口,“晚儿,你该不会… …是……有……”

    我秒懂了他的意思,当即否认,“没有!”

    吃了又饿就能联想到怀孕,他究竟是什么脑回路!

    电话那边传来他清浅的笑声,“一会儿早点下班,我忙完了过来接你。”

    听到他开门上车,发动引擎的声音,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你去哪儿?”

    “见个朋友◊”他答。

    脑子里自然地冒出一个名字,唐希。

    挂了电话之后,我下意识的点开了通话记录,视线停留在唐希的那通未接电话上。白芹拖着我往前,“过马路 别看手机。”

    手指不小心划到了那串数字,无意间拨了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