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4章叫的越大声我越兴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是这无意间的一个电话,几乎毀了曾煜三十岁的生日。

    白芹拉着我从小巷穿过,因为走得急,所以没仔细看手机,只知道屏幕黑了。走到巷子深处的时候,突然出现几 个男人,横在我们面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其他几个我不认识,但是中间那个我很熟悉,“黑子?”

    上次他强奸我未遂,被邱浩森亲手抓进监狱,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又放出来了。

    “顾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黑子笑的一脸痞相,他身边的两个兄弟更是不怀好意的打探着我们。

    “抱歉,我跟你不熟! ”我抓起白芹的手掉头就走,黑子三两步上来又堵死了我们的去路。

    前后都被围了,我和白芹无处可躲,只能硬着头皮与黑子周旋。

    “不熟?”黑子笑的很辣,他抹了一把自己的下巴,“咱俩都亲过了,你跟我说不熟?”

    白芹对付男人有一套,但是黑子这样十足的混混根本就不讲道理,她只说了_句‘我们还有事,识相的就让开 ’,黑子想也不想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你算个什么东西,一边儿凉快去!”

    后面的两人冲上来将白芹跟我硬生生拉开,黑子一步步朝我逼近,我后退了两步,手心紧张的开始冒汗,我冷 声,质问他,“你想千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

    “我想千什么?”黑子咬了咬牙,面目狰狞了一瞬,摸了摸自己被剃光的头,“你害的老子在里面蹲了三四个 月,好不容易找不到你,你说我想千什么?”

    我退到墙根无处可退,“你想要钱是吗?我给你!”

    我从包里拿出皮夹,将几千块现金和几张卡全部丢给他,“卡的密码都是520628,你全都拿走,我不会告诉邱 浩森,也不会报警!”

    黑子瞧了一哏我手里的钱和卡,抬手就给打飞了,现金和卡洒了一地,“谁他妈要你的钱,我他妈是来要人 的!小嫂子,我在监狱的这几个月每天都会想你,想着等我出去了一定要找到你,把上次没做完的事情给做完,我知 道,你一定也很期待,是不是?”

    “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叫人了! ”我双手死死的抓着钱包对准黑子的脸,此时我多么希望,它能变成曾煜的手 枪。

    黑子笑的下流,“你叫啊,叫的越大声我只会越兴奋!”

    黑子上前一步,夺了我手里的钱包丢在一边,白芹在他身后警告,“黑子,你知道她是谁的女人吗?你要是敢碰 她一下,绝对不会是坐牢这么简单。”

    “谁的女人?”黑子继续往我面前逼近,身体几乎要贴上我,“你把邱浩森甩了?又换男人了?在上海,还有 比邱浩森更好的靠山吗?我倒是很感兴趣,说来我听听。”

    他伸手就要抓我,我将挎包用力的甩在他脸上,他偏头躲,但是没躲掉,包上面的金属摁扣在他脸上顿时划了 一条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争先恐后的往外涌。

    “妈的! ”黑子梧着自己的脸,血从他的指缝里冒了出来,“老子今天不千死你,老子就不姓邱!”

    下一秒,我就被狠狠地摁在墙上,沾了血的手掐在我脖子上胸口以及腰间,我一边挣扎一边骂,“放开我,混 蛋!”

    白芹可见不得我被人欺负,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甩开了两个男人的手,一脚踹一个,髙跟鞋的尖端踢在 男人的胯下,听到一声酸爽的惨叫。

    她挣脱了束缚,直接朝黑子扑了过来,黑子的嘴埋在我脖颈间粗鲁的啃咬,余光瞥见白芹过来,在白芹抬起腿 踢过来的时候,他迅即抓住了白芹的腿,然后用力一拉,白芹手里不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脑袋砸在地面发出一 声闷响。

    我趁空,抬腿用膝盖狠狠的顶了一下黑子的裤裆,黑子痛的五官抽搐了一下,我弯腰去拉白芹,黑子一脚将 我踹趴了下去,晬了一口,“一起上!老子还没双飞过!”

    白芹眼底闪过一丝慌张,我被人抓着肩膀翻了个身,紧接着,一抹巨大的黑影笼罩了下来,黑子整个身子的重 量都压在了我身上,我想叫,但是嘴巴被封死了,恶心的感觉翻涌而来。

    白芹抓起黑子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黑子痛得直叫唤,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特别的狠,看得出来,黑 子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白芹嘴巴都被扇出了血,那两个男人见状,麻溜的上前将她拖到了一边,骑到她身上上下 其手。

    “小嫂子,你的味道好像比以前更好了!”黑子猥琐的笑,揑着我的下巴,伸出舌头就要往我嘴巴里钻,突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严厉的呵斥,“住手!”

    这个声音……

    我猛然抬头,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逆着光,朝我们快步走来,随着他的靠近,带来一股慑人的寒气,一个冰刀 般的哏神扫了过来,黑子的动作随之一顿,一时之间仿佛被夺了魂一般失去了反应。

    靠近之后,我才看清他的脸,是唐希。

    黑子楞了一瞬,很快就回了神,然而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唐希踹到了一边。

    唐希皱着眉,低头看了我一眼,朝我伸出了右手。

    我看着他摊开的手掌,掌心很宽,五指修长,骨节分明,足足愣了几秒没有动弹。

    “妈的!你他妈是什么人?”黑子挣扎着鹏了起来,轮着拳头就朝唐希挥过来,唐希的左手从口袋里抽出来, 带出了一把枪,毫不留情的指向黑子,黑子的脚步陡然停顿,瞪大了眼睛叮着唐希手里的枪。

    唐希看都没看他一哏,苍白的唇齿锋里冷冷的挤出一个字,“滚!”

    他声音格外的沉,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没有一丝温度,也不留一点余地。

    “拿个假枪来吓唬老子!”黑子脸色刷白,瞳仁因恐惧而不断收缩。

    唐希这才瞥向他,眼底充满了烕胁,“试试?”

    他将枪口下压,由黑子的心脏转移到黑子的右腿,食指勾起,蓄势待发。

    黑子哆嗦了两秒,晬了一句,“算你有种! ”撒开腿丫子逃了。

    另外两个男人也松开白芹,转身逃走的同时还没白芹朝屁股上踹了一脚。

    巷子口是闻声赶来的警察,刚好将黑子等人堵住了去路。

    “发生什么事?”为首的警察询间黑子,眼睛却朝我们看过来。

    黑子恶人先告状,“警察,那个男人有枪,非法携带枪支弹药,危害公共安全,快把他抓起来!”

    黑子真的是作恶多了,连罪名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那警察朝我们走来几步,看清唐希后,脱口而出,“你是唐……”

    “我只是路过,那三个人想要强奸她们。”唐希打断警察的话,抓住我手腕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髙跟鞋不稳 ,身子踉跄了一下,他近乎本能的搂住了我的腰,我愕然抬头,一股清冽的薄荷清香钻入我鼻翼。

    唐希对上我的眼,瞳孔倏然收缩,不到两秒,他就别开了目光,手从我的腰间抽离,转脸时,眉目清淡,眼底 恢复了惯常的清冷和淡漠。

    警察将视线从唐希脸上转向我,循例间了一句,“那三个人侵犯了你们吗?”

    白芹伸出胳膊,将针织长袖撩上去,白皙的手臂上红一块紫一块的,霸气的吐出两个字:“证据!”

    警察瞄了一眼她的胳膊,没什么兴趣似的马上别开目光,看向唐希时,眼底明显多了一些精光,“您方便跟我走 一趟录份口供吗?”

    唐希偏头看我,征询我的意见。

    我点头,“可以。”

    “警官,我说那个男人身上有枪,你们为什么不搜? ”黑子不满的控诉。

    “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犯了多少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警察回头就是一顿呵斥,黑子深知自己讨 不到好处,撞开他旁边的民警,转身就逃。

    哏前这位警察作势要追,想到了什么,又退回来朝唐希敬了一个很标准的礼,才转身离开。

    唐希手里的枪一直背在身后,不卑不亢的姿态,眼神幽深而绵长。

    白芹猫着腰绕到唐希身后,伸手触碰了一下唐希手里的枪柄,“我的妈呀,这不会是真枪吧?”

    唐希蹙眉,当即往旁边挪了一步,将枪插回口袋,朝白芹投去一记冰冷的警告的眼神。

    白芹吓了一愣,男人圈里混迹了这么久,除了杜恒和曾煜,能凭一个眼神就震住她的,唐希是第三个。

    “你怎么会在这里?”气息平稳过后,我抬眸间唐希。

    唐希沉声,“刚好在附近,接到你的电话就找过来了。”

    “我的电话?”我愕然,连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包,拿出手机,翻开最近的通话记录,赫然一条呼出记录,通 话时长十九分钟。

    原来我前面拨出的那通电话并没有挂断!

    我蓦地一惊,“我们的对话你全都听见了?”

    黑子对我说的那些话,以及我的挣扎,我的呼喊,他全都听见了?!

    “嗯。”低沉的一声应答。

    我刹那沉默。

    巷子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刹车声,我转脸看去,黑色的迈巴赫在地上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扬起一地的粉尘。 曽煜一身黑白从车内走出来,甩上车门,车子随之震动,他的视线精准的锁定我的脸,不动声色,一步步朝我走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