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5章这就是你送我的生曰礼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短短的几米距离,我竟觉得他向我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心跳随着他步伐的加快而加速,他走到我面前,站定,抿唇,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格外的艳丽。

    椋艳这个词,不仅可以用来形容女人,还可以用来形容男人,尤其是像曽煜这种妖冶魅惑的男人。

    曽煜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不止问过艾伦,还问过叶连硕。

    问艾伦的时候,艾伦给我的回答是‘好人'因为他在国外求学的所有费用都是曽煜赞助的,艾伦曽问过他为 什么,曽煜笑而不答;而我问叶连硕的时候,叶连硕如是说,“他是一个什么样得人,不是我三言两语能诠释得清的 ,你只需要知道,他笑,不代表他真的高兴,他皱眉,也不代表他不开心,他发脾气,不代表他真的生气,他 不理你,也不代表他不爱你◊”

    他就是这样一个阴晴不定、风云变幻的男人,让人看不懂、猜不透,这样的他,却更像一个迷,叫人充满了求 知欲,自发的陷入其中。

    现在的他,看似在笑,但我感受到他身上的寒冷以及眼底的阴沉。

    怒极反笑,形容的就是他现在的样子。

    笑容背后,却又是无尽的冷酷和淡漠。

    他脱了西装外套,披在我身上,只是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我身旁的唐希,然后一言不发的搂着我往回走。

    他越是这样的静,我心底的就越恐慌。

    白芹追了上来,将捡起的钱包递给我,他停顿了一秒,待我接过后,又继续面无表情的带我离开。

    他的手搭在我的肩头,很轻,与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就像待一个陌生人,始终与我保持着疏远的距离。

    拉开车门,他开口说了两个字,“上车!”

    音调很低,却掷地有声,命令一般,不容抗拒!

    我坐了进去,车门再一次被甩上,发出嘭的一声,心都被震裂了。

    他快步绕到驾驶座,我下意识的偏头看了一哏巷子深处,唐希还站在原地,白芹在跟他说着什么,他没有任何 回应,白芹抓了一下他的胳膊,被他冷冷的甩开,而后转身,朝着箱子的另一头疾步离开。

    白芹吹胡子瞪眼,被哏前的状況弄得一脸懵逼,她追了上来,敲了敲我身旁的玻璃,我伸手刚要放下车窗,曾 煜一脚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将白芹一个人扔在巷子口。

    车子以迅猛的速度驶入主千道上,过前面红绿灯路口的时候,有行人橫穿马路,曽煜双眸微眯,车速不减, 我吓得出声提酲,“有人!”

    他才不管,俨然一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狠绝。哏看着就要撞上去,他猛然打转方向盘,车子顺利的从行人的 身后呼啸而过。

    车速越来越快,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哏,由于没来得及系安全带,只能双手死死的握着车窗上面的扶手。即使这 样,每一次转弯,每一次漂移,甚至每一次错车,我都感觉与死神擦肩而过。

    “你开慢点!”

    没有回应。

    “要撞上去了!”

    死一般的沉默。

    “我要吐了,曾煜!”

    他像是自动屏蔽了我的话,对我的惊慌和恐惧全部视若无睹。

    “停车!我要下车!”

    猛的刹车,轮胎在地上磨出刺耳的声音,车身斜斜的飞了出去,稳稳地平行的滑进路边的停车位。

    惯性使然,我一头栽进了曽煜的怀里,双手下意识的揪紧了他的白衬衫。

    刚才在地上滚过,掌心全是泥,在他的雪白的衬衫上赫然留下一道肮脏的指印。

    他垂眸睨了一哏,我麻溜的松开手,即使隔着布料,指尖刮过他的皮肤,依然是滚烫!

    “对、对不起! ”他有洁癖,最讨厌身上染尘,尤其是白衬衫,只要一丁点的污溃他就会格外的烦躁。

    我抽了纸巾,手忙脚乱的替他擦拭。他平静的叮着我,放任我的动作,纸巾很千,根本不可能擦的掉那些污渍, 我却格外的用力,眼睁睁看着鲜明的指印被晕的更开,脏的更加明显。

    我缩回手,低头不语。

    逼仄的车厢内,他的声音变得格外的突兀,“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点头。

    “说说看◊”他声音很轻,完全透露不出一丝情绪。

    “你的生日◊”我声如细纹。

    他恍然,“原来你知道阿◊”

    我听不出他的意思,不明白他想表达的是什么。但我就是不敢抬头,不敢去看他的哏睛,他叮我越紧,我的头 就越低。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他沉声命令。

    我依旧低着头,他抬手,揑起我的下巴,“这就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嗯?”

    “你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他的态度,以及他的表现,分明在告诉我,我又惹到他了。

    “误会? ”他有些轻嘲的笑,“你告诉我,怎么样叫误会?背着我跟唐希联系是误会?我的女人,出了事, 第一时间打给的不是我,而是别的男人,这是误会?嗯?告诉我,我误会了什么?”

    车子停在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车外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车内,他揑着我的下巴,逼迫我直视他的哏。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我误会了什么? ”他一字一句的开口,黟黑的双眸变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冷。

    他揑的我面容扭曲,指腹摁压的那几个点格外的疼,他的手指还在不断地收力,疼的我不住地揺头,一味的 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我后退一步,他就往前攻击一步。

    “不该瞒着你存了唐希的号码。”嘴巴被揑变了形,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但他却听得很清楚,尤其是唐希两个字。

    他眸光陡然一沉,“还有呢?”

    “不该不小心拨了唐希的电话。”我的声音低到我自己都听不清。

    “不小心?”他手中的力道加深了_分,“你跟我说不小心?”

    “你先放开我,很痛的!”我扒拉着他的手腕,但我不敢用力,怕更加激怒他。

    “痛!又是痛!顾晚,你知不知道你说痛的样子,真的很讨厌! ”这个字就是想一个点火线,弓I爆了他的所有 的情绪。

    “曽煜! ”我也急了,下巴仿佛要被揑碎,哏泪想掉不敢掉,拼命地忍着,“你不要总是不讲道理、胡搅蛮缠好 不好!,,

    “呵!”他冷哼,叮了我足足一分钟,不可置信的开口,“你说我什么?不讲道理?胡搅蛮缠?”

    “难道不是吗?”我冷然开口,“你和洛雪曽经在一起那么多年,我都没有揪着你们不放,我和唐希没有任何 关系,连昔通朋友都不算,你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的计较?! ”

    曾煜的脸白的渗人,瞳仁黑的渗人,“我莫名其妙的计较?顾晚,你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我出事的是我,我 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你,而是通知的洛雪,你会怎样?你敢说你不会生气不会计较?如果你真的不生气不计较,只能说 明你根本就不爱我!”

    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我忽然能理解他的痛,我向他解释,解释那通电话真的是我无意间 拨出去的,“白芹可以替我作证,真的,请你相信我!”

    “不小心点出去的? ”他明显是不信,“我刚给你打完电话,挂断有超过一分钟吗?如果你没有点开通话记录 ,没有点开他的号码,怎么可能会‘不小心点出去’,顾晚,你连解释都这么敷衍吗?! ”

    “不是这样的!”我揺头,我挣扎,身上的外套滑了下去,我执拗的往他怀里钻,他松开我的下巴,放任我扑 进他怀里,抱着他的腰身,“不是这样的,你相信我,真的是我无意的!”

    他身体变得僵硬,粗童的呼吸喷洒在我额头上,无论我抱他多紧,他都S然不动。现在的他足够的冷漠,也 足够的狠绝,与咋晚那个说‘我爱你’的他形成巨大的反差,冰火两童天的态度,让我越发的害怕。

    我将他抱的更紧,生怕他从此都不再信任我,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推开我,我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将脸贴在他的胸口 ,听着他的狂烈的心跳和他粗沉得气息,一遍又一遍的童复,真的是我无意。

    他慢慢的冷静下来,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顾晚,你知道唐希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我点头。

    我知道,他一定是找曽煜找七年前的资料,那些都关于我。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了你一整天,他来找我,我挑了一个离你最近的地点,为的就是结束后能马上接你下班 。他坐在我对面,跟我说了所有的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我看着你从公司走出来,上了白芹的车,等了很久你都没 回来,我有些急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柔,“我给你打电话,问你在千嘛,你说你出来买吃的,我当然知道你为什么说谎,我提酲你 早点回去,我接你下班,当时我的心情多好,可是后来呢,不到十秒,他面前的手机亮了,屏幕上显示的是你 的号码。”

    他痛苦的童复,“你的号码,顾晚!你知道心情好到了极点又马上跌回谷底的那种感受吗?你知道吗?嗯?”

    “我知道!”我点头,双手在他背后胡乱的摸,抬头就去吻他的唇,“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掐着我的脖子,将我推开,眼底一片阴郁,“你不知道!如果你真的知道,你一开始就会道歉!我等了那么 久,你沉默了一路,什么都没说,是不是我不开口,你就会一直沉默到底?”

    “不会的!”我揺头,伸手将他掐着我脖子的手指一根根掲开,重新扑到他怀里,直接跨坐在他身上,捧着 他的脸用力的吻,我所有的歉意所有的自责全部倾注在这个炙热绵长的吻里。

    起初他没有回应,嘴唇紧抿着,无论我的舌尖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像他那样灵活的钻进去。 “曽煜,给我! ”我恳求道。

    这一句刺激了他,他当即勾着我的后脑,从我手里夺回了主动权,张开唇齿,迎进我的舌头,在他口中疯狂的 吮吻舔咬。他比我高,我只能昂着头,僵硬的承受着他居高临下攻城略地的吻。

    临近下班的晚高峰,外面的人流越来越多,车厢内的气息越发的紊乱,能清楚的听到我们唇舌交缠发出的靡靡之 音。

    他的手落至我的腰间,利落的挑开了我的衬衣,顺着我的腰线往上,将我的上衣全部推了上衣,连带着胸衣一 起,我难得还有残存的理智,吓到惊呼,“外面会看见的!”

    他低头埋进我胸口,闷哼道,“看不见!

    我扭头看了一眼窗外,路过的行人好像确实没有往我们车内看,也是,曽煜的车,每一辆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改 装过的,车玻璃自然也不例外。

    即使知道别人看不见我们,可这毕竟是最繁华的闹市区,公然在车里做,我还是会止不住的紧张与恐惧,身体 越发的颤抖,他一边舔吻着我的乳沟,一边垂下手去解我的裤子,因为我是跨坐着的,两腿分开,裤子很难扯下 来,他不悦的皱眉,自顾自开口,“我他妈为什么要让你换长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