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6章越过山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他让我换长裤有两个考虑,一是最近一直在降温,他怕我着凉,二是他知道晚上是他的生日宴,我们都免不 了要喝酒,他怕我酒后失态,穿长裤更为保险。

    “哼。”我故意冷哼,“该!”

    “嗯? ”他抬头在我唇瓣上舔了一□,眼底火光四起。

    下一秒他单手托起我整个身子,放我坐在方向盘上的同时一把扯下了我的裤子。动作之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 ,已经来不及并拢双腿。

    这一款迈巴赫车内空间虽然很宽敞,但是髙度不够,坐上方向盘,我整个上身被迫成C字弯曲状态,脖颈抵着车 顶,挤压着我的背脊,双手腾空无处可抓,双腿也悬挂着,挥舞了几下都没能找到着力点。

    “哼? ”他一手把着我的腰,固定我的身子,另一手只用一根食指,准确来说是指尖,慢慢的,从我的皮肤 上刮过,由上而下,越过山丘,漂洋过海。“该?”

    他邪笑着质疑我的样子格外的迷人,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嘴唇因刚才炙热的吻而变得更加嫣红。

    “放我下来,我要掉下去了。”这个姿势让我前所未有的屈辱,身体的每一个细节几乎都暴露在他哏前,配合他 讳莫如深的视线,在我身上肆意的扫荡,我感觉我的身体快要被燃烧。

    他的指尖还在我的腰腹间辗转,听到我这句话,他的动作微微一顿,一秒过后,立马改变了原有的轨迹,转 而向下,“晚儿,为什么最近总不乖?为什么总是要惹我生气?”

    我忍耐着他的动作,胡乱的摇头,“没有没有。”双脚还在到处寻找着力点,一会儿踩到旁边的门把手上失了 空,一会儿踩到档位杆上又滑下来,最后一个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大腿,髙跟鞋的鞋跟抵上了某处蓄势待发,只听他闷 哼了一下,当即扣住了我的脚踝。

    他双眼微眯,陡然一沉,“你想废了我?! ”

    “你放我下来呀!”我急的哏泪都快掉下来了,他却好整以暇,抓着我的脚踝吻了起来,舌尖沿着我的脚踝一 路往上,惹的我越发的颤栗,裤子被拉到最低,耷拉在脚踝处,他的吻已然到了膝盖,并且继续往上攀岩。

    随着他动作的放肆,我忍不住去看窗外,只有确定没有行人朝我们投来诧异的目光,我心里的紧张才能稍微缓 和。滑腻的吻一路点火来到最敏感的地带,我用力的倒吸一口凉气,余光瞥见叶连硕的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广场上,礼 宾上前开门,叶连硕西装革履的从车内走下来。

    他下意识的往回扫视了一圈,视线稳稳地落在我们这边。

    紧跟着他下车的,还有七月和艾伦。

    曽煜抓起我的腿架在他的肩膀上,头埋了下来……

    不远处的三人一直叮着我们,叶连硕掏出了手机,强烈的刺激感让我忍不住闭了闭哏,滚烫的舌尖带来的特殊 感受让我几近疯狂,我身子本能的往后靠,紧紧地贴着挡风玻璃,双手四处攀鹏,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找 不到停泊点,只能无助的承受着狂风暴雨的肆虐和打击。

    他的舌尖围绕我最敏感的点辗转碾磨,有节奏的打着圈儿,我不停地吞咽着口水,眼前一片白光。

    我要疯了。

    他的技巧已经精湛到只需要一分钟,就能让我感受到最极致的快感,三分钟就能让我攀上遥不可及的顶峰。

    就在我忍受不了快要缴械投降的时候,曽煜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开车的时候手机是自动连接蓝牙的,因为室内还保留着暖气,他没有熄火,蓝牙还处于连接状态◊铃声响了 几秒之后,就被自动接起,叶连硕的声音从车载音响内陡然而来,“我看见你的车了,你在车里吗?”

    曽煜的动作猛然一顿,抬起头,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在!”

    他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一脸正直。

    “唉?那是谁在?你的车没熄火……”叶连硕说着,正朝这边走过来,俨然一副要过来看个究竟的架势。

    “滚! ”曽煜冷冷的吐出一个字,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叶连硕脚步一顿,愣了一秒,兀自笑了,“看来是在车里啊,难道是在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曽煜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猝不及防的让我失了防备,脱口而出的‘啊’了一声。

    车内一片死寂,不远处的叶连硕举着手机木然转身。

    通话中断的提示音过后,我的脸已经红的滴血,曽煜抓着我的腰将我陡然拽了下来,他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 经解开,我一坐到底,彼此的私密部位精准的结合。

    这种本事,怕是只有身手姣好的人才做得到吧。

    身体不用凌空的感觉真好,我又可以攀着他的肩膀,紧紧的圈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脸紧紧地贴着他的,随着 他的动作的加剧,我忍不住的去吻,去吸、去咬。

    他扣着我的肩膀,将我硬生生从他怀里拉开,“笨蛋,会留下痕迹的!”

    我不管,挣脱掉他的手,再次攀上他的脖子,嘴唇埋进他的脖颈,狠狠的一口。

    “呵。”他闷了一口气,放纵我的吻,拖着我的后脑,抱紧我的腰,剧烈的冲刺。

    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喊出声,外面虽然看不到我们,但我们的声音路过的行人还是完全可以听见的。

    曽煜察觉我的顾忌,打开了车载DJ,将音乐调至不大不小的音量,“出声,晚儿

    我还是揺了揺头,他的动作更深,几乎要贯穿我的身体,咬牙道,“别怕,喊出来。”

    “不◊”我坚持着,忍耐着。

    他低头,埋进我胸口,一口咬上我的尖峰。

    “啊……”终究是没能忍住。

    叶连硕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人都在等你!”

    曽煜毫不客气的回答,“等着!”

    叶连硕:“……”

    通话被强行掐断,某人再次上膛、卷土重来……

    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他才意犹未尽的抽身而退,我已经气力衰竭,软绵绵的趴在他肩头,风雨过后,我还是重 复了一句,“对不起。”

    他嗓音暗哑,“你该说的不是这一句。”

    我猛然反应,偏头贴上他的耳垂,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蜗,轻轻地吐出四个字,“生日快乐!”

    “不快乐!”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嗯?”

    “我还没够!”

    整理好衣服,下车的时候,发现他现在的样子特别狼狈,纵情的时候忍不住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星星点点的嫣红 ,虽说都不是很大,看上去跟痘痘似的,但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这是什么。

    最宭迫的是,他的裤子……

    拉链的位置明显的一块……

    我忍不住想笑,他冷眼扫过来,“笑个屁!”

    我将外套递给他,“挡一下吧。”

    他脸色沉黑,只好接过,自然地跨在了手腕处,巧妙的遮住了他身下的难堪。

    我问他要不要回去换衣服,他说没时间。

    原以为只是一帮熟悉的朋友在一起吃个饭,到了宴会厅才发现,数十桌宾客。

    一直都知道曽煜有实力有势力有影响力,但一直没见识过,眼下看着这满场的宾客,我有些傻眼了。

    艾伦上前来接曾煜手里的外套,被曾煜一个眼神斥退了,我眨了眨眼,‘好心’提酲,“帮我们曾老板把外 套挂起来。”

    艾伦一脸耿直的重新上前,曽煜飞过去一记冰刀眼,“滚!”

    艾伦:“……”

    叶连硕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曾老板欲求不满,理解一下。”

    曽煜叮嘱我跟着叶连硕,自己则信步走向了舞台,顾盼之间儒雅淡漠,气场爆棚。

    我间叶连硕,曽煜每年的生日都这么大阵仗吗。

    他说不是,“他以前从来不过生日,大概是从曽贤去世那一年开始,他一个人承担整个曾氏其实有很大的压力 ,他脾气不好,不屑于结交权贵,只有每年的生日宴才会公然给那些人巴结他的机会,即使这样,他也没什么耐 心,对每个人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呐,就像现在这样。”

    有人去给曾煜敬酒,曽煜瞥了人家一哏,冷漠的说了句,“戒了。”然后以茶代酒。

    叶连硕咋舌,“那些可都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吃瘪的也就只有曾家的两个人了。”

    “嗯? ”我诧异的看着他。

    他答,“曾贤和曾煜,他们父子俩。”

    提到曾贤,我忽然很好竒,“你可以跟我说些曾贤的事儿吗?”

    “曾老板不让提。”

    “我不会告诉他。”

    “……”叶连硕抓过一杯香槟,饮了一口。

    曽贤和曾煜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曽煜一半黑,一半白,传闻多黑,事实偏白,而曾贤不一样,曾贤彻头彻尾 的黑,并且网络上没有任何关于他的风言风语,即使去世多年,关于他的资料依然是一个迷。

    他们的处事风格也存在极大地反差,叶连硕将酒杯放在一边,“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有人得罪了曾贤,曽贤会 一笑置之,但是第二天,得罪他的那个人就会成为一具尸体,且必定是死于意外。”

    得罪曽煜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