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7章曾贤和曾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得罪曽煜呢?”

    “得罪我们曾老板,呵! ”叶连硕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如果是圈外人,随便得罪,因为我们伟大的曾 老板有个原则,就是从来不滥杀无辜!但如果是圈内人,我们曾老板的风格是‘见面三分笑,背后捅三刀’,刀刀 不致命,但是流血就能慢慢流死你!”

    “这么阴险! ”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嗯哼,你以为呢,能混到今天,没点手段怎么能行。”叶连硕重新抓起酒杯,悠闲的喝了起来。

    又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企业家将曾煜围了起来,有人发现了曾煜脖子上的吻痕,背着他指指点点,曽煜一个眼风 扫过去,议论的人顿时闭了嘴。

    叶连硕继续说,“在曾老板的世界里有两个极端,一个是笑,一个是怒,如果他在你面前表现出了这两点,那 就表示你已经是他很亲近的人,但对于昔通关系,他态度中立,对于陌生人,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曽贤不一样 ,曽贤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对谁都是笑眯眯的,他的笑会让人掉以轻心麻痹大意,然后杀人于无形之中。”

    当初觉得叶连硕说的比较夸张,后来听说有些关于曾贤的事儿才知道他已经说的很含蓄了。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曽贤带杜月萍出席一个慈善晚宴,有个侍者递酒的时候不小心将酒水洒到了杜月萍的胸口 ,贴身的晚礼服沾了水印出了一半的胸型,第二天那个侍者就被爆出被人砍了一条胳膊,有记者去追间是不是跟曽 贤有关,那名侍者只说是自己不小心被机器搅了手。至于是什么样的‘机器’,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个故事,曾煜后来还补充了一下,说原本那个侍者应该直接被枪决的,是杜月萍求的曾贤,曽贤才留了余 地。那天之后,杜月萍的身上明显又多了几道新的瘢痕。

    如果抛开狠辣的一面,曽贤年轻的时候还是挺帅的,他和曾煜不一样,曽煜年轻的时候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 叶不沾身’,我以前还跟叶连硕抱怨过,曽煜女人太多,就是从澳门回来那次,当时叶连硕只是冷笑,“如果你见 过年轻时的曾煜,就绝对不会这么说了。”

    年轻时的曾煜风流倜傥、狂浪不羁,他天生一副好皮囊,又有足够的资本,只要他往夜店里一站,随便勾一勾 手指就有一群身材火辣的女人上前贴身热舞,感兴趣的他就多看几哏,不感兴趣的他直接叫人滚,“如果你见过那 时候的他,你就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女人多’。”

    这一方面,曽贤跟曾煜几乎又是极端的对立,曽贤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因为他骨子里不信任女人,他对任何 人都有足够的戒备心,尤其是女人,他认为女人是最容易靠近他、也最容易攻击他的物种,他不愿意在男欢女爱这 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正是因为这一点,杜月萍才更加的对他死心塌地。

    某种层面来说,这样的男人拥有足够的魅力。

    我忽然能理解杜月萍对曾贤的感情,与其说爱更多,不如说崇拜更多,很多女人心目中都有英雄情结,就像很 多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关键词,曽煜满足了我的英雄情结,曽贤毫无意外也满足了杜月萍的英雄情结。

    至于这两个男人心中的关键词,在我有足够自信的时候,会认为曾煜的关键词是‘顾晚’,至于曾贤,他的关 键词是不是‘杜月萍’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叶连硕说,曽贤到底爱不爱杜月萍这个间题,谁都回答不了,包括曽煜,虽然他表面上会否认,其实他心里 清楚,如果曽贤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杜月萍,怎么可能会把她留在身边那么多年。

    “感情上不善言辞这一点,他们俩难得的吻合,杜月萍到死,曾贤都没对她说过一句爱。”

    叶连硕说的时候,我看着不远处的曾煜,他举手投足间的淡漠和洒脱能轻易夺走我全部的目光,我心里泛着嘀咕 ,叶连硕也有看错曽煜的时候,曽煜不善言辞?那是叶连硕没见识过他在床上耳鬓厮磨说尽情话的样子。

    当然,叶连硕也确实没那个机会见识。

    不过他后面半句我还是挺惊讶的,杜月萍爱了曾贤那么多年,到死都换不来他的一句‘我爱你’,这对女人来 说究竟是怎样的遗憾和绝望。

    如果我是杜月萍,我一定会崩渍吧。

    我忽然想起曾煜的话,便间叶连硕,“杜月萍真的是曾贤杀的吗?”

    叶连硕手里的酒杯微微晃动,他当即扫了一眼曽煜,曽煜刚好朝我们看过来,姿态慵懒而随性,眼神落在我脸 上,化为清淡的一笑。

    “他告诉你的吗? ”叶连硕间。

    “嗯。”

    叶连硕表情微敛,身子微微向后靠,平静的看着曽煜,“确实是曾贤杀得,但即使曾贤不动手,杜月萍也活不 了多久。”

    我间他,“杜月萍生的是什么病?”

    他没答。

    宾客们不知道间了曾煜什么,曽煜偏头朝我看过来,深邃的双眸流光溢彩。面前的宾客也纷纷扭头朝我看过来, 我礼貌的点头,有宾客认出了我,说曾经见过邱浩森带我出席晚宴,曽煜听见了,冷眼扫过去,不动声色的间, “你确定你没有认错?”

    那宾客吓得酒都抖落了出来,又匆匆看了我一眼,连忙解释是他看走哏了。

    门外响起一阵骚动,曽煜和叶连硕同时往外走,我也跟了上去。

    透过人群,一哏就看见杜恒,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跟在他身边的是白芹,他们刚从电梯出来就被人 拦下了,拦住他们的是好久不见的秦老板。

    秦老板看见杜恒身边的白芹,明着暗着嘲讽了几句,大概是伤到了白芹,杜恒对他的态度有些强硬,引起了 秦老板的不满,双方争执不下。

    曽煜走过去,先是睨了一哏杜恒,眼神里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就像是轻描淡写的一瞥。而后转向秦老板,笑 意盈盈,“秦老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秦老板看见曾煜,立马笑了开来,“曾老板没看天气预报吗?今天是东南风。”

    曽煜不动声色,“秦老板真幽默。”

    白芹看见我,撒开了杜恒的手溜到我面前,“你怎么还穿的这一身,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都不换身像样的衣服

    我没答,视线留在杜恒身上,间白芹,“杜恒什么时候回的上海?”

    白芹一脸茫然,“他一直在上海啊。”

    我惊讶的收回视线,看着白芹,“他没去过拉萨吗?”

    白芹二脸茫然,“他什么时候去了拉萨?”

    我顿了一秒,摇头,“我记错了 ◊”

    白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个细节停留,她关注的是另一个细节,曽煜的脖子。

    “挺激烈啊。”她在我耳边阴阴阳阳的笑。

    我尴尬的红了脸,微微低头。

    “啥时候能喝上你们的喜酒啊?”白芹搭着我的肩膀,笑嘻嘻的间。

    “早着呢,八字还没一撇。”

    杜恒的视线在我脸上一扫而过,落在我旁边的白芹身上,他微微皱眉警告,白芹收了手,挺直了腰杆。 我乐了,“你现在被他收拾的这么服帖吗?”

    一个哏神就能让她立马改变站姿。

    白芹叹气,“没办法呀,打不过他。”

    秦老板跟曽煜说了几句什么,便把视线转移到我脸上,露出一脸意味不明的笑,“顾小姐,好久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