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8章老公抱我下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08章老公抱我下来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3 23:13:01

    秦老板怎么说也是绑架过我的人,对他笑脸相迎是不可能的,能维持表面的和谐就已经很不错了。

    曽煜曾说动了他的人,他势必不会放过,他杀了三爷,却留下了秦老板,一直以为他是忌惮秦老板的势力或者 是秦老板和曾贤之间的交情,今天听了叶连硕的话才意识到,曽煜不是不动他,而是温水煮青蛙,正应验了那句, “见面三分笑,背后捅三刀”。

    秦老板的势力一直集中在珠三角,去年才开始进驻长三角,圏子里的人都有地域阶级观念,混珠三角的看不起 混长三角的,混长三角的瞧不上混珠三角的,所以秦老板要想在上海站稳脚跟,曽煜是一块很好的踏板,浦口码头 就是他第一步计划,接下来他要建立更稳定的市场地位就得扩张人脉,拉拢人心。

    曽煜平时得罪过不少人,包括曾贤在世的时候,也留下了很多孽债,想要搬到曾家的人太多了,那么这些人 就成了秦老板拉拢的对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我们去拉萨的这段时间,他甚至还去找过杜恒,当然毫无疑间吃了闭门羹,所以刚才见面的时候才会冷脸三分

    曽煜不会给秦老板任何靠近我的机会,秦老板那句话一出,曽煜就给了叶连硕一个眼神,“你先带她们去楼上!

    ‘她们’指的是我和白芹,还有一直默默无闻坐在角落愣神的七月。

    七月今天很反常,特别反常。

    叶连硕带我们上楼,VIP豪华包,一边是K哥台,一边是餐桌,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精致的古典宫廷风, 餐巾都叠成典雅的形状,不多不少刚好十份。

    白芹拉着我直奔点歌台,七月走到餐桌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安静的坐下,叶连硕看了她一哏,朝我们叮嘱了几句就 出去了。

    白芹对七月没什么热情,从头到尾都没多看她一哏,原本我对她也没什么感觉,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但在 拉萨遇狼那次她不顾一切的救了我,我对她多少有点感激。白芹唱歌的时候,我朝她走了过去。

    “七月,你怎么一个人坐着,过来跟我们一起吧?”我很真诚的邀请她。

    七月回过神,转脸瞥了我一眼,神色淡漠,眼底透着一丝不耐烦,“没兴趣。”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掉头就走了,但我现在知道她只不过表面冷漠,内心其实还是挺善良的,“你有心事?”

    “跟你无关。”她两手插进风衣口袋,视线的焦点不知是落在盘子上还是酒杯上。

    “你跟叶连硕在楼梯间说的话,我听见了,你们……”我想表达的是,他们之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有什 么她想不通的或者解决不了的,或许我可以帮忙。

    她的反应有些过激,“你偷听我们说话?! ”

    “不是偷听……”

    “顾晚,你真卑鄙! ”七月瞪了我一眼,我跟吃了黄连一样,说不出话来。

    觉得有些自讨没趣了,我转身想走,她却忽然开口,“我想流◊”

    “啊?”

    “但是他不许。”她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听起来有些落寞。

    我略微吃了一惊,她说的流的意思,是流产?

    “你和叶连硕……”我有些迟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七月抬哏,目光坚定,“我和他没有关系,所以,这个孩子我不可能要◊”

    我沉默了一瞬,拉开椅子在她身边坐下来,沉了一口气,问了一个很久之前就想间的问题,“你是不是还喜欢 曽煜?”

    七月眸光微闪,眼底泛起一丝柔和,“如果我说是,你会不髙兴吗?”

    我不答反间,“你会在乎我髙不髙兴吗?”

    “不会◊”她答得果决。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笑。

    七月将视线放远,仿佛跌进了回忆,“已经记不清我喜欢了他多少年了,这种感情早就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习 惯性的去关注他,习惯性的去关心他,习惯性的去敌对他身边的女人,习惯性的和他保持一个最舒服的距离…… 我一直觉得这样的感情会一直持续下去,哪怕有一天他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庭,我还是守在那个距离之外。可是, 我背弃了自己……”

    “因为叶连硕。”

    她似乎是不愿意承认,但我已经从她脸上看到了肯定的答案。

    “为什么不试着接受他? ”我指的是叶连硕。

    七月兀自冷笑,“这对他不公平。更何况,他也在逃避我们的关系,毕竟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

    “不见得,看得出来他还是挺在乎你的,你也开始在乎他了,不是吗?为什么不再等等,给彼此多一点时间。

    七月沉默了。

    其实这些道理她都懂,只不过需要一个人来点破,给她一点鼓励,帮她去下那个她下不了的决心。

    “我想静一会儿。”她偏头看着我。

    “好。”刚转身,她喊住了我,我回头看她,她难得朝我露出微笑,“谢谢你,顾晚。”

    曽煜他们进来的时候,场面有种难以形容的壮观,服务员拉开厚重的大门,曽煜两手插兜率先走了进来,桀骜 的哏神里透着一丝不羁和散漫;杜恒紧随其后,他沉默、内敛、稳重,连哏神都中规中矩的深沉;然后是永远都一副 面无表情的冰山脸的艾伦和嘴角始终噙着温润的笑的叶连硕。

    四个男人的步伐几乎一致,硬是走出了一种国际名模走T台的感觉,一字排开,要多霸气多霸气。

    我坐在沙发上,哏神有点飞,曽煜笔直的朝我走过来,抬起我的下巴给了我一个气息绵长的吻,瞬间让我面 红耳赤。

    叶连硕吹了个口哨,调侃了一句,“曾老板,注意点场合。”

    曽煜不理,好事成双,又吻了一口,看起来心情不错。

    杜恒的脸色就没那么好了,他进来的时候,白芹脱了鞋站在沙发上手舞足蹈的唱着小苹果,有种还没喝就已经 醉了的感觉。

    杜恒气场陡然阴沉,走到她面前,冷声命令,“下来!”

    白芹继续沉醉唱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杜恒在忍,语气加重了一分,“下来!! ”

    白芹伸出手,当场撒起娇,“老公抱我下来……”

    杜恒的脸黑了一分,但眼神却生出一丝柔软,他没动,白芹又挥了挥葱白的手臂,他无奈,上前一把将她抱 了下来,放在膝盖上,替她穿起了鞋。

    叶连硕从旁感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只有我们这一帮大老爷们,这才一眨眼的功夫,你们全都拖家带口。”

    我笑了,“不是还有艾伦◊”

    三十岁还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单身汉。

    “……”艾伦满脸黑线。

    曽煜一手插兜,一手摩挲着我的头发,好整以暇的开口,“艾伦这辈子注定只能看着我们幸福了 ◊”

    “……”艾伦风中凌乱。

    落座之后,发现还空了两个座位,我看向曾煜,“还有人要来吗?”

    “嗯。”曽煜讳莫如深的叮着我,用只有我听得到的声音回答,“一个你想见的人,一个你不想见的人。”

    我刚要张口,白芹打断了我们,“大外甥,这是我们杜总特意为你挑选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跟我们晚晚早 日修成正果!”

    曽煜的心情好极,竟然无视了白芹的‘大外甥’的称呼,还配合的说了一句,“晚儿,谢谢我们的大舅妈!”

    “……”让我叫白芹大舅妈,怎么都觉得别扭。

    “……”白芹也是一脸黑线。

    聊了一圈,大门被打开,洛雪一袭白裙出现在门口,视线从杜恒的脸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曾煜脸上,她嘴角 噙着精致的笑容,朝大家礼貌的点头。

    原来曽煜所指的我不想见的人是她,那么想见的人,又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