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9章食物中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09章食物中毒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4 14:24:28

    我和曽煜左手边是白芹和杜恒,右手边是叶连硕和七月,洛雪只能坐在艾伦旁边,也就是我们的正对面。

    这个位置似乎更方便她与曾煜对视。

    她的额头似乎还贴着一小块纱布,被一侧的刘海挡住,若隐若现。落座的同时,服务员纷纷上菜,她抓过酒瓶 ,往自己的杯里倒了一半红酒,朝曽煜莞尔笑道,“曾煜,生日快乐◊”

    曽煜哏神淡淡的,先是没回应,倒是杜恒偏头看了她一哏,视线在她额头的纱布位置逡巡了两秒,眉头似蹙非 蹙。

    这两个男人显然都不方便发话,于是叶连硕挑起了大梁,“你头上还有伤,不能喝酒。”

    洛雪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说了句‘没关系’,哏神还是下意识的往曾煜这边飞。

    白芹原本是很嗨的,但是看见洛雪,她的情绪立马打折,洛雪是曾煜初恋的同时,也是杜恒的前妻,她比我 更加介意洛雪的到来。

    洛雪的酒杯举在空中,等待曾煜的回应,我们的视线也转移到曾煜脸上,曽煜眼底波光流转,好心情似乎也收 敛了一些,有些熟悉的色彩从他眼底流出,那是每次面对洛雪时都会不经意间流露的东西。

    等了数秒曾煜都没回应,洛雪忍不住开口,“不打算接受我的祝福吗?”

    曽煜这才抬手,抓起酒杯旁边的茶盏,“戒酒了,以茶代酒洛小姐不介意吧?”

    洛雪神色微顿,“你戒酒了?”

    曽煜没答,仰头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朝大家道,“开始吃吧。”

    叶连硕却突然开口,“不等唐希了吗?”

    唐希?

    我心里咯噔一下。

    曽煜偏头睨着我,像是在捕捉我脸上一闪而逝的神色,“他不一定会来。”

    曽煜以为唐希不会来了,没想到隔了一会儿唐希就出现在门口,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穿西装,有一种哏前一亮 的惊艳,剪裁得体的西装比起部队的迷彩服更衬的他身材姣好,清隽的面容依旧是寡淡的表情,眉宇间的淡漠和疏离 尊贵如神衹。

    每个人进来的第一哏,都会下意识的去搜寻他最想见到的人,曽煜进来的时候目光精准的落在我脸上,杜恒则去 向白芹身边,叶连硕会先瞥七月一哏,洛雪进来后视线几乎不离曽煜,而唐希,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哏,我还是 看见了他的目光在与我的视线觖碰时那飞快的躲闪。

    艾伦起身,替唐希拉开椅子,唐希还没来得及入座,曽煜便开口,“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唐希的眼神看过来,我下意识的低头,抿了一口茶。

    “曽先生邀请,当然会来。”唐希淡淡的开口,语气疏离。

    两人对视,又是眼神之间无声的较量。

    唐希落座后,曽煜抓过空杯,倒了满满一杯烈酒,放在转盘上,转到唐希面前,不露声色的笑道,“唐队来的 这么晚,是不是该罚酒一杯?”

    整整一啤酒杯的烈酒,少说也有三两。唐希垂眸看着面前的酒杯,迟疑了一秒,还是接了起来。

    曽煜目的明确,旁人都不敢劝,唐希这一杯下去,眉头当即皱了起来。

    曽煜又抓了一个空杯,再次倒满,转到唐希面前,眼睛叮着他,话却是对我说的,“晚儿,敬我们唐队一杯, 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这个情形让我想起在拉萨时,曾煜一遍又一遍质间唐希是不是喜欢我的场景,与现在的情况如出一辙。

    我迟疑着,伸手去拿酒杯,曽煜却抓住我的手腕,“以茶代酒。”然后转脸间唐希,“唐队不介意吧?” 唐希没有回答,视线落在我的手腕处。

    白芹虽然不认识唐希,但从目前的状况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她当即举杯,笑着打断僵局,“原来这位帅哥叫 唐希,今天下午谢谢你及时相救,我和晚晚一起敬你一杯。”

    为表诚意,白芹也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烈酒,杜恒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沉声间,“今天下午发生了什么?”

    原来他还不知道。

    白芹笑嘻嘻的说,“没什么没什么◊”

    曽煜不紧不慢的嘲讽,“你老婆差点被人强奸了,你居然还不知道?”

    杜恒眸色沉入谷底,转脸看白芹时,眼底一片冷光,白芹吓得一杯酒晃出了三分之一,怂了一秒直接一口气千了 。杜恒也没阻止,就那么面无表情的叮着她,眼底火光跳跃。

    当天晚上,白芹的命运可以说是相当坎坷了,杜恒将她四肢固定绑在床上,面朝下背朝上的那种,她以为杜恒 会像以前狠狠地上她,却被想到杜恒找来马鞭,给她抽到屁滚尿流。

    是真的屁滚尿流的那种,白芹说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你想象一下,被抽到尿失禁,我的一世英名全毀 了 !,,

    白芹尿失禁之后,杜恒还是耐着性子帮她洗澡,我在想,要是换成曾煜,他那么严重的洁癖,我要是尿了一床 ,他铁定用床单将我裏起来直接丢垃圾捅。

    白芹只不过隐瞒了杜恒我们差点被强奸的事儿,就被杜恒这么粗暴的对待,这么一对比,曽煜简直纯良啊。 回到酒局。

    白芹那杯酒下去之后,唐希也拿起了酒杯,二话没说再一杯下肚。

    叶连硕旁边看了都忍不住皱眉。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如坐针毡,酒过三巡之后,场面就失去了控制。

    这一桌,好像除了艾伦,几乎每个人都各怀心事,都找尽理由要么逼别人喝酒,要么逼自己喝酒。

    逼别人喝酒特指曾煜,逼自己喝酒的就多了,洛雪首当其冲,七月不相上下,不同的是,洛雪喝酒没人管, 七月不一样,她有孕在身,根本喝不了酒,她数次拿起酒杯都被叶连硕给夺下了。这让其他不知道的人再想装作不 知道都难。

    “叶连硕,你先带七月回去! ”我们的寿星终于看不下去,发话了。

    七月不愿走,叶连硕连拖带拽,七月抵死挣扎,叶连硕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将七月打横抱起,这一下七月安 静了。还是第一次见叶连硕有这么MAN的时候,简直男友力爆棚。

    他们走后,白芹拉着我去唱歌。音乐的间隙里,我听到他们隐约在谈下午的事情。

    曽煜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不屑,“几枪解决的事情,有必要顾虑那么多吗?”

    艾伦,“黑子是邱浩森的堂弟,你打死了黑子邱浩森会不会找你麻烦暂且不提,光是黑子在北京的那个爹,就 够你对付了 ◊”

    曽煜身子往后靠,抿了一口酒,朝我看了过来,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谁说一定要打死?”

    唐希没有说话,格外的安静。

    杜恒将被子里剩余的酒一口饮尽,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我同意。”

    曽煜挑眉,“我没听错吧?”

    杜恒放下酒杯,“你没听错。”

    曽煜勾唇,“你不是一直反对我打打杀杀?”

    杜恒沉默了一瞬,抬头看向白芹,白芹又跳上了沙发手舞足蹈,他微微皱眉,“该出手时我不反对。”

    说完这句话,他又起身,朝我们走过来,白芹这次机灵了,在他开口之前,直接跳到他身上,双手抱着他的 脖子,双腿夹紧他的腰,八爪鱼一样吸附在他身上,笑嘻嘻的吻上杜恒的唇。

    杜恒身子一顿,就那样抱着她停顿了数秒。

    洛雪转脸看过来,眼神有一瞬的恍惚。

    估计她和杜恒结婚这么多年,都没能有过如此甜蜜的瞬间吧。

    白芹一吻终了,杜恒回过神,拖着白芹的后背作势弯腰将白芹放在沙发上坐下,白芹不肯,依旧死死的圈圈 他的脖子,将他用力往下拉,杜恒被吊着脖子,一时没站稳,猛地跌进沙发里,将白芹压在了身下。

    “别闹! ”杜恒冷声警告。

    我听到白芹极轻的一句,“老公,我不喜欢你的哏神在别人身上停留。”

    她指的别人毫无疑间是洛雪。

    杜恒眸色微顿,低头覆上了白芹嫣红的唇。

    酒杯掉落在地清脆的声响,包厢内倏然安静。

    洛雪脸色苍白,说了一句抱歉起身就要离开,她的步子很不稳,身子也是揺揺晃晃的,看上去像喝多了。

    曽煜蹙眉看着她,沉默了一瞬,立刻放下酒杯起身朝她走去。

    洛雪还没走到门口,步子慢慢停了下来,接着她便直直的往后倒,曽煜快步上前,稳稳地接住了她。

    我的心陡然一沉。

    “怎么回事?”曽煜眉头紧拧,沉声间道。

    才发现洛雪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她的声音也已经开始颤抖,“肚子,好痛。”

    杜恒当即松开白芹,白芹的脸也立马沉了下来。

    我们都齐刷刷的围了过去,唐希也赶了过来,蹲在洛雪面前,观察着洛雪的脸色,“你吃了什么?”

    洛雪的嘴唇开始泛紫,她揺了摇头,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曾煜,近乎哀求道,“别让我离开上海,我不想一个 人回香港。”

    曽煜眉间的折痕挥之不去,眸色也变得凝重,“她怎么了?”

    他问的是唐希,唐希不确定,“好像是食物中毒!”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