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0章唐希,我们认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0章唐希,我们认识!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4 17:55:10

    不只是洛雪,楼下的宴会厅将近一半的人都食物中毒了。

    这些人都是在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商界精英就是社会名流,还有几条道上的领头羊,出了这种事,他们想 到的不是酒店方的问題,而是将矛头指向曽煜。

    曽煜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冲出去,被酒店经理拦住了,“场面已经失控了,曾先生最好不要出面。”

    曽煜单手揪住他的衣领,质问道,“我不管你们哪个环节出了问題,只要出现一条人命,我一定把你们这儿给铲 平!”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查!”

    于酒店而言,别说是出人命了,就算只是昔通的食物中毒,根本不需要曽煜动手,自己就会走向灭亡。

    “曾煜。”洛雪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她喊曽煜的名字,曾煜回头,她又重复了一遍,“别让我离开上海,好吗

    ?,,

    曾煜没回答,将视线转移到我脸上,这种情況下,我除了点头,还能怎样。

    曾煜见我点头,冷声回答,“随你◊”

    楼下有人闹了上来,艾伦将洛雪扶到椅子上,唐希将吧台上所有的纯净水全部拿到洛雪前面,“把这些全部喝 了!”

    我的视线回到曾煜身上,他被几个男人围住,那些男人个个凶神恶煞,看着就不像善类◊八成也是道上混的, 说起话来指手画脚,唾沫星子横飞,纷纷找曾煜讨要个说法。

    曾煜给不了,只能沉默,对方见我们全都好好地,更加气偾了,“姓曾的,你故意在食物里下毒是不是?我 们吃的都是同一批菜,为什么你们都没事?”

    艾伦极力解释,说具体情況酒店方在调查,让大家稍安勿躁,等待结果。

    曾煜原地不动,像是在思考什么,静了一瞬,他突然转身,锐利的哏扫向大门上方的摄像头,厉声问,“你到底 是谁?! ”

    食物中毒的人被第一时间送去了附近的医院,总人数大约有三十人,楼下的宴会厅已经被记者包围了,闹得沸 沸扬扬,全部要求曽煜出面解释,曽煜避而不见,让很多人都将这次生日宴与鸿门宴画上了等号。

    “要不要发动危机公关?”艾伦问曽煜。

    曾煜双手握拳,眉眼间怒气涌动,“不用,我下去一趟。”

    “可是……”艾伦想制止,杜恒出声道,“我跟你一起◊”

    曾煜回头看了他一哏,眸色微敛,随即点头。

    我想喊曾煜,却被洛雪先一步开口,“曾煜,注意安全!”

    曽煜脚步微顿,意识到什么,快步折返回来,走到我面前,伸手摸着我的脸,“你有没事?”

    我莞尔一笑,“没事。”

    “那就好◊”曾煜递给唐希一张房卡,“麻烦你帮我送她们去楼上房间◊”

    “好。”唐希接过卡。

    曾煜飞快的吻了一下我的额头,“等我回来。”

    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我才皱了眉深蹲了下来。

    “顾晚! ”唐希将我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外走。

    白芹要跟上来,被洛雪抓住了手,“白芹,我有话要对你说。

    白芹回头瞪了她一眼,还是停下了脚步。

    唐希抱着我冲进电梯,迅速的摁下楼层键,“顾晚,你怎么样?”

    我靠在他肩头,鼻翼间是那股熟悉的薄荷清香,随着他张口说话,混杂了淡淡的酒香扑鼻而来。一阵天旋地转 的晕眩,脑子里突然闪过一种竒怪的感觉,这种味道,唐希身上的这种味道,很熟悉。

    电梯到达,唐希抱着我快步走出电梯,找到房卡对应的房间,刷卡进门。将我放到卧室床上,抓起床头的座 机拨了酒店内线,“帮我送一包食用盐和一杯开水到2625房间!”

    我对痛的忍受能力比较弱,尤其是腹痛和胃痛,能瞬间让我的汗毛全部竖起来,痛到满胳膊的鸡皮疙瘩。

    七年前的画面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我蜷缩在沙发上,眼睁睁看着曾煜与敌人搏斗。除了已经记起来的,似乎还 有一些新的画面,但是看不清,我闭上哏,努力的去回想,胃里在翻涌,我的额头也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唐希的手覆上我的额头,那冰凉的触感让我蓦然一颤,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呼我的名字,“清,清……”

    接着便是一段段模糊的对话:

    “你好唐希,我叫顾清,可能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喜欢你◊”

    “神经病!”

    “唐希,咋天打饭的时候,你看了我一哏,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有病!”

    “唐希,你是上海人为什么不在上海读书,还有,你为什么每天都是一个人,你没有朋友吗? “不需要!”

    “唐希,你要回上海了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

    “唐希,我奶奶死了,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唐希,我可以来上海找你吗?

    “唐希,我买了火车票,明天下午五点的,你来车站接我吗?

    “唐希……”我游离在现实与回忆的夹缝中,唇齿间不受控制的溢出唐希的名字。

    “我在。”唐希的嗓音格外的清晰,像一只无形的手将我的思绪一点点拉扯回来。

    门外响起敲门声,唐希的手从我额头移开,他起身去开门,我猛然睁开哏,唐希回来的时候,我很清酲的看 着他,“唐希,我们认识!”

    唐希手中的玻璃杯猛然晃动,洒出一片水花。

    我又重复了一遍,笃定的口吻,“我们以前认识!对吗,唐希?”

    唐希垂下哏帘,将玻璃杯放在床头,撕开食用盐,往杯中倒了一些,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食盐全部融化之后冷却了一会儿,他单膝跪在我床头,伸手将我扶了起来,端过玻璃杯,“一口气喝完。”

    我抓住他的手腕,目光坚定,“你回答我!”

    唐希微微蹙眉,瞥了一眼我抓他手腕的手,声音很沉,“现在已经认识了,以前认不认识重要吗?”

    “重要!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突如其来的一阵绞痛让我跌回了床面,唐希反扣住我的手,紧张的问,“很痛?

    我点头。

    “我送你去医院! ”他的手从我后背穿过去,作势就要抱起我,房间门被一脚踹开。

    “放开她! ”曾煜的声音如平地惊雷。

    唐希一手托着我的后腰,一手几乎是与我十指相扣,这个姿势很难不让曾煜误会,我想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 ,只能让一波又一波的疼痛将我淹没。

    曾煜大步上前,将唐希从我身上拉开,一拳头挥上他的脸,毫不留情。

    唐希没挡,也没还手,嘴角被砸出了血,他伸手摸了一下嘴角掺出的血,垂眸看了一眼,不耐烦的吐出三个字 ,“神经病!”

    然后转身就走。

    没出几步,刚到门口,他停下来,没有回头,“如果不想去医院,床头的盐水可以傕吐◊”

    “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曽煜松了拳头,表情冷冽的如来自地狱的修罗。

    唐希回头,“你想怎样?”

    曽煜朝他面前走了两步,声音冰寒,“我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样的故事,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警告你,不要 对她动一点心思!否则……”

    唐希不卑不亢,“否则怎样?”

    “你知道我的手段!”曽煜双哏微眯,哏神是他最好的武器。

    室内安静了一瞬,唐希冷笑,“你该警告的不是我。”

    唐希走后,曾煜原地站立了足足一分钟之久,我疼的哼出声,他才重新回到我床边,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我 ,一字一句的开口,“他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

    “我该警告的不是他,而是你,对吗? ”曾煜冷然反问。

    有种身体在坠落的感觉,我面色紧绷,额头的汗液越来越密,顺着睫毛流下来,模糊了我的视线。

    “顾晚! ”曽煜坐在我身边,将我扶起来靠在他怀里,端起床头的那杯盐水喂给我喝,“先把水喝了 ◊”

    我抓住他的手腕,“你是不是知道我过去的事情?”

    曽煜动作一顿,眸色凝重的看着我。

    “你刚才说‘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样的故事’,你知道我和唐希很早以前就认识,是不是?”我手里的力道加 重,指甲仿佛要嵌进他的皮肉里,“是不是?”

    “不是!”曽煜猛然甩开我的手。杯中的水洒在了我身上,他眸光陡然一紧。

    我失望的揺了揺头,“曾煜,你一直要求我对你足够坦诚,可是你呢,你对我又何时真的坦诚过?”

    他没吭声。

    “你有没有想过,总有一天,我会记起全部的事,你的隐瞒和掩饰都会臺无意义◊”

    他抬头,瞳孔骤然收缩,沉默了良久,才反问,“是又如何?”

    我强忍着胃里的翻滚,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曾煜,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 我?”

    他忽然变得紧张,忽然有些怕了,他伸手过来抱我,“先把水喝了,等你身体缓过来,我们再谈,好吗?”

    他将玻璃杯送到我唇边,我没再拒绝,耳边全都是我和唐希之间那些模糊不清的对话,水喝到一半,我再也忍 不住了,一把推开他,冲向洗手间,关门,反锁,趴在马捅上狠狠的吐了出来。

    最近更新时间不稳,给我几天时间调整,下一更还是晚上,大家睡前来刷,么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