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1章:生日快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1章:生日快乐!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4 23:11:26

    “顾晚,开门!”曽煜过来敲门,砰砰砰的声音震动着我的心脏。

    我吐了很多,感觉胆汁都快吐完了,曽煜对着洗手间的门又是捶又是踹,“顾晚,你把门打开!”

    我抽了水,往后退了一步,靠在墙上,慢慢滑了下来,坐在了地上,曽煜的踹门声停了一瞬,我以为他走了, 然而没过几秒,砰地一声枪响打在了门把手上,推了推,没推开,又是砰的一枪。

    门把手上的金属零件被打飞了出去,曽煜一脚踹开门,我抬头,泪眼婆娑,他手里还抓着枪,赫然屹立在门口 ,巨大的身影笼罩了我瘦小的身躯,浑身散发着戾气,瞳孔里又摻杂着紧张和担优。

    他将枪丢在一边,弯腰将我从地上捞了起来,抱出洗手间。

    刚吐完,我嗓子难受,他抱我去床上,我拒绝了,“我想漱口。”

    他将我放在沙发上,递给我矿泉水和垃圾捅,我接过,漱了几遍心里才舒服了些。

    他坐在茶几上,与我面对面,一声不吭的看着我每一个动作。

    见我漱完,接过我手里的水放在一边,抽了纸巾替我擦拭唇边的水渍,我没躲,随他去。

    他也没说话,擦完了将纸巾丢进垃圾捅,又看了我一瞬,才开口,“好些了吗?”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

    他抬手看了一哏手腕的表,“还有两个小时。”

    还有两个小时,他的生日就过去了。

    “剩下两个小时,你想让我怎么过?”他声音冷冷清清的,似乎有抑制不住的失望。

    “吵,还是闹?嗯?”

    他觉得我会跟他吵,跟他闹吗?他错了。

    我揺了揺头。

    “不吵不闹,那就是要冷战? ”低沉的嗓音,透着些许暗哑。

    我没说话。

    “你想让我这个生日变得终生难忘是吗?”他的话语里莫名有种威胁的感觉。

    我不懂,“什么意思?”

    他盯了我足足三分钟,妥协,“可不可以不要去想其他的,好好陪我过完这个生日?”

    他伸出手,手指插入我耳边的发丝,抚摸着我的脖颈,“晚儿,我失去过,所以我知道失去的滋味儿有多痛苦 ,你相信我,我做任何事都是为了我们的以后……”

    “圣经上说,爱是一切伊始的原罪,它可以让人变得狰狞、扭曲,我们被套上以爱为名的枷锁,打着爱情的幌 子或挣扎、逃避,或沉陷、坠落,我们背着沉甸甸的包袱往前奔,我们以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到最后才发现一切 都不过是海市蜃楼。”

    他的手顺着我的颈窝往下摩挲,“你说的这么复杂,就不怕我听不懂吗?”

    “你懂,我知道你懂。”他从来就懂我,我所有的想法,他全部知道,即使我拐弯抹角,他也能懂我所想, 我从来不用担心,我所说的他听不懂。

    “你在怪我? ”他手里的动作稍稍停顿。

    “没有。”

    他沉声,“那么,我的理解是,你不相信我,并且质疑我所说的H乂后’。” 我抖动了睫毛,眨了眨眼,“你失去过谁,洛雪吗?”

    他沉默的看着我,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即将跌入谷底的时候,他忽然开口, “对不起。”我小声道歉。

    他半跪在我面前,轻轻的抱着我,“你知道吗?不止你会害怕,我也会害怕,你所恐惧的那个‘海市蜃楼, 般的以后我也会恐惧,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我们相遇的太顺利了,才会让我们的后来几经波折,不要怀疑我,顾 晚,如果连你都不相信我,那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嗯。”我点头,伸手回抱着他,主动坦白,“我想起了一些事儿。”

    “什么事? ”他的手顺着我背部曲线往下游移,落至我腰间来回摩挲。

    “一些关于我和唐希的过去。”

    我话音一落,他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

    然后只是停顿了一秒,他又恢复了平静,“都想起了什么?”

    “没有具体的画面,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隐约记得我和他很久以前就认识,而且我来上海似乎也是因为他。” 我一边说一边回忆,一边回忆一边说,“刚刚进房间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些我和他之间的对话,不过现在想不起来 了 ◊”

    我从曾煜的脖弯里抬起头,看着他冷峻的脸,“曾煜,我知道你有调查我过去的资料,可不可以给我看看? 曽煜沉默,眸色越来越深,“你想记起他?”

    “不是,我想记起全部。”

    “那也包括他。”他冷下脸。

    我张了张嘴,又陷入了沉默。

    “我无法千涉你找回记忆,但我绝对不会帮你◊”他态度强硬,“因为什么,我想你心里清楚。”

    因为他压根就不想让我记起唐希的那一部分,可他不知道,他的态度越是强硬,我便越想记起。

    H,

    “嗯?”

    我抬眸看着他,“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他挑眉,“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想先洗澡。”

    “我抱你去。”

    两条长长的影子纠缠在一起,投映在浴室的窗户上,我看见窗台上还放着他那把黑色的手枪,那把枪他几乎随 身携带。

    之后很久跟叶连硕提起此事,叶连硕笑的有些落寞,他说,别看曾煜外表很强大,他的童年和经历也会给他带 来软弱的一面,他也是个昔通人,也会有依赖外界给予安全感和精神支撑的时候,他带枪不是为了犯罪,只是为了 让自己心安。

    爱是原罪,欲,亦是原罪。

    曽煜从身后抱着我的腰,低头吻着我的锁骨,唇齿觖碰着我的皮肤,在我心里记起一片涟漪。他解开我的衣服 要进入的时候,我阻止了他。

    “怎么?”他嗓音暗哑,在欲望的边緣挣扎。

    “今天你生日◊”我莞尔一笑,主动将手伸向了他的皮带。

    “晚儿,你要? ”他诧异的瞪大了哏,呼吸变得越加粗重,逼仄的空间里,我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

    我扣开他的皮带,在他面前跪了下去。

    欲望的火苗一旦生起,便再难熄灭。他闷哼一声,倒吸一口凉气,往后退了一步,靠坐在洗手台上,身体瞬间 变得紧绷。

    “晚儿,你……! ”他瞳孔骤然收缩,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的嘴唇磨蹭着他的滚烫,他舒服的闭了闭眼,声音低哑的可怕,“你不是不喜欢……”

    我惊讶的抬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我好像从来没跟他说过,也没对他做过,他几乎也从没这样要求过我。

    “你忘了,曽经对你做过一次……”

    我一脸茫然。

    “在酒吧。”他哑着声音提酲。

    “啊……”我想起来了,那一次他对我特别狠,真正用行动告诉我什么才叫‘泄欲的工具’。

    他不说,我就忘了,他一说,我反而不痛快了,我不痛快了,自然也不会让他痛快。

    我张嘴,朝着他的一口咬下去。

    “嘶!”他吃痛,闷哼一声,近乎条件反射的揑住了我的下巴,痛的我本能的张开了嘴,“痛痛痛!”

    他冷笑,笑的风情万种,妖媚横生,对着我撅起的嘴巴长驱直入,贯穿到底,仿佛要刺破我的喉咙。并没有 意料之内的特别的味道,似乎也不如我想象中那么难耐。只是尺寸稍微有点大,吞吐的时候显得有些吃力。

    我舔舐着他的尖端,配合着手,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深,仿佛要将我整个人吸进去,我笑着,从唇齿间溢出一 声祝福,“曾煜,生日快乐!”

    ‘是我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