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特的礼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2章特別的礼物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5 14:54:10

    这起食物中毒事件涉及到的势力比较多,饱受社会各界关注,事情刚出就以闪电般的速度占据了各大新闻网站的 头条,微博同步转发半小时直逼十万。

    我们勤勤恳恳的艾伦一直处于焦头烂额的忙碌状态,杜恒也因为这件事第一次公开承认了和曾煜的舅甥关系,帮 着艾伦应付各大媒体和记者。

    唯一看起来比较清闲的就是我们的寿星曽先生,离十二点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橘黄色的灯光投在我们身上,衬的他麦色的皮肤越发的神秘,他扣着我的腰,不知疲倦的索取。

    楼下的人闹了几个小时没有结果也累了,陆陆续续的开始退场离开了酒店。白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被曾煜直 直的抱到了客厅,以各种髙难度的姿势在我身上刻下深情的印记。

    我想接,他起初不许,后来又主动将我抱到茶几前,低哑的命令,“接。”

    我意识已经处于囹圄状态,划开了接听键之后又摁了免提,白芹的声音气喘吁吁的窜出来,“晚晚,你是不是 跟唐希在楼上房间?你快出来,洛雪一直拉着我不放我走,就是要让你和唐希孤男寡女,曽煜冲上去的话,你们 就完了 ◊”

    我先是汗颜,她这通风报信未免也太‘及时’了吧,都已经快过去一个小时了,唐希都走了半个多小时了!然 后又意识到哪里不对,什么叫曾煜冲上来我们就完了,这是在暗示曾煜我和唐希确实有不正当关系吗。

    “他已经……” ‘冲上来了’几个字还没说出口,曽煜猛地最深入让我不受控的哼了一声,配合着屁股被他抽 了一巴掌的脆响,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了。

    白芹半晌没有说话,我以为她挂了,正要放松警惕,她突然出声,“天呐,你该不会已经和唐……嘟嘟嘟…… 电话被掐断了。

    白芹的这句话深深的刺激了我身后的人,他突然失了耐心,像是发了狠,大开大合的进出。

    楼下包厢。

    曽煜腿长,步伐也很快,我紧紧的跟着他,近乎小跑进了包厢。

    杜恒和艾伦他们已经等在了包厢里,欧式大理石茶几上摆好了精致的生日蛋糕。曽煜喜欢黑白灰三色,连蛋糕都 是黑白的风格,蛋糕上没有蜡烛,一只都没插。

    见我们进来,白芹率先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腕朝我挤眉弄眼。

    “还有一个小时就12点了,曽老板,切蛋糕吧。”艾伦沉声,将切蛋糕的刀递给曾煜。

    曽煜两手插兜,几步上前,接过刀,“事情处理完了吗?”

    艾伦一本正经的汇报:“宾客都已经驱散了,剩下一些网上的言论,已经交由公关处理了。”

    “嗯。”

    切完蛋糕之后,我们都象征性的吃了两口,便齐齐的靠进沙发里,白芹拉着我合唱,我专注的盯着大屏幕中的M V,脑子勾勒出的却是曾煜口中的‘我们的以后’。

    曽煜坐在沙发中央,摸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烟,静默的抽,视线在我身上流转。

    唱到深情的副歌部分的时候,他突然伸手,一把将我勾回沙发,紧挨着他坐着。我移开麦克风,笑着间他,“ 好听吗?”

    他毫不犹豫的回答,“难听!”

    我推开他的手臂,“难听你还听得这么认真!”

    他将手中的烟插进了烟灰缸,搂着我的肩膀凑近我耳朵,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的耳际,“晚儿,把你唱 的,给我说一遍。”

    我唱的是张信哲的〈〈信仰》,髙潮部分是摄人心弦的旋律: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 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揺头,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这首歌不适合我们。”

    “嗯? ”他颇有意味的看着我。

    “这首歌所唱的男女主最后没有在一起。”

    “……”他顿了三秒,“不管,我要听你对我说那三个字◊”

    我爱你。

    “我已经对你说过了。”在拉萨,我中枪的时候,那时候我以为我要死了,如果不说出这三个字,我可能这 一生都没有机会,我从来没告诉过他,那三个字,我只对他说过。

    “那是你不清酲的时候,晚儿,我要你在清酲的时候认真的对我说一遍。”他的清冽的气息融合着酒香,直叫 人沉醉。

    “我……”不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他打断。

    “等等! ”他掏出手机,“我录个音,免得你以后反悔。”

    “……”录音有用的话,哪还有那么多各安天涯、相忘江湖。

    他眼底噙着笑,视线在我脸上流转,我低头瞥了一哏他的手机屏幕,他的手指点录音软件的时候,弹出来一条 新的邮件消息,刚好被他落下的手指点了开,邮件的内容让我瞬间收敛了所有的表情。

    曽煜的笑意由浓转淡,意识到我表情的变化,也低头看向他手里的手机,这一眼,他脸上所有的笑容消失殆尽

    邮件的标题赫然几个大字,“生日快乐一一特别的礼物。”

    邮件的内容是一组血腥的照片,黑子被枪杀的整个过程。

    曽煜的手指滑动屏幕,所有的照片被浏览完的时候,时间刚好跳转到零点。

    他眸光陡然一凛,脸色变得阴沉。

    “怎么了?”艾伦察觉出曾煜的异样,过来问。

    曽煜将手机递给他,艾伦脸色微变,“我派出去的人并没有找到黑子。”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踹开,门外冲进来一排刑警,举枪将我们包围。

    白芹吓得尖叫了一声,杜恒抓过她的手将她扯到了自己身后,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状况。

    邱浩森大步走了进来,在队伍前面站定,阴沉的眼神从曾煜脸上一扫而过,落在我脸上略微沉滞。

    曽煜前一秒还凝肃的表情,这一秒就变得放荡不羁。他长腿交叠,身体往后靠,摆出一副慵懒的姿态,“邱局 带这么多兄弟,是来给我送祝福的吗?可惜晚了点,我生日刚过。”

    邱浩森一身制服,还是以前风流倜傥的样子,只是看向我的眼神刻意隐藏了一些过往,他将目光转移到曽煜脸上 ,与之对视,“曾老板过个生日可真是轰动全城啊,你知不知道我们一晚上接到了多少个报警电话,说你投毒杀 人。”

    曽煜挑眉,笑着纠正,“未遂。”

    “整个分局都得陪着你加班,你倒很有闲情在这唱歌?! ”邱浩森的话语里满是嘲讽。

    曽煜不以为意,“食物中毒而已,顶多算个民事纠纷,这么点小事都要惊动邱局,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邱浩森冷脸,“如果只是食物中毒,当然犯不着我亲自出面,但是杀人就不一样了,更何况,你杀得,还是我的 人!,,

    “你的人?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曽煜一句玩笑七分痞色,眉眼间的波光流转透着三分毒。

    邱浩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正是黑子的死状,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身上的每一处明显的骨关节都中了枪 ,最后的致命一击正中脑门。

    脑海中突然闪过虎哥中枪时的画面,也是眉心正中央上方两三厘米的位置,那个神秘的黑洞有流不完的血,终 结了他的生命。

    我甚至想象的到,曽煜挥开手臂,一枪爆头时眼神中的阴蛰与狠辣。一如年初时初遇的他,不留一丝余地。 但是我相信,黑子的死与他无关。

    凌晨,夜色正浓,空气有些凉寒。

    我们被带出了酒店,酒店外还有一些不肯离场的记者,终于等到了‘猎物’的出现纷纷朝我们涌了过来,被几 名刑警给隔绝在安全线外。

    曽煜脱了他的外套披在我肩上,将我的脸埋进他的胸口,夹着我的身体往前走。我什么都看不见,整张脸闷在他 怀里,听着那些记者对曾煜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问的最多的还是他对这次食物中毒事件的反馈,还有一部分是问他怀里的女人是谁,极小部分关注着他和身后 杜恒之间的关系。

    对于警察抓他的真正目的,似乎并没有人知道。

    到了警局之后,曾煜被带进了审问室,我们其他几人则滞留在大厅。

    艾伦和杜恒小声的商议着什么,白芹溜到了一个正在整理文件的年轻民警面前,细声细语的开口,“小哥哥, 这么晚了你们还在加班,都没有性生活吗?”

    杜恒的视线移过来,脸色立即黑了一个度。

    民警小哥哥看了白芹一眼,“因为你们性生活太丰富了,才导致我们没有性生活,老老实实回去坐着,等保释 你们的人来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

    “我们都可以走吗? ”白芹眼前一亮。

    小哥哥抿唇,“不,只有你们两个可以走。”

    他指的是我和白芹。

    “那他们呢?什么时候可以走? ”白芹指了指艾伦和杜恒。

    “他们能不能走还不一定呢。”小哥哥白了我们一哏,继续整理资料。

    “小哥哥……”白芹压低了声音,撒娇似的开口。

    “白芹! ”杜恒终于忍不住了,脸上阴云密布,仿佛随时都会爆发。

    所以白芹会被绑在床上打到屁滚尿流,可不只是某一层原因,那是刺激杜恒好几个点最终引爆的结果。

    今天两更,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