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3章我们早就不是当年的样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3章我们早就不是当年的样子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6 14:12:03

    等了十几分钟,保释我们的人终于来了,回头一看,发现是唐希。

    唐希依然是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眉眼间透着矜贵的疏离,微薄的嘴唇依旧是淡漠的弧度。

    他的哏神扫过来,没有片刻的停留,轻描淡写的一瞥让我又想起了那些曾经的片段。

    “唐警官。”刚才那个小哥哥瞬间收敛了身上的戾气,恭恭敬敬的朝唐希敬了个礼。

    警官?

    我们一行人齐齐的向唐希看去。

    “我来保释她们。”唐希微微颔首。

    小哥哥惊讶的挺直了腰身,“您亲自保释吗?”

    “有什么不便吗? ”唐希淡淡的问。

    “没有没有。”小哥哥连忙翻出保释协议,递给唐希,“唐警官这边签个字,人就可以带走了。”

    唐希点头,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左胸口袋,大概是想摸笔,发现今天穿的是西装,摸了个空,小哥哥哏明手快递 上一支签字笔,唐希抿了抿唇,“谢谢◊”

    然后接过笔,在文件署名区域签上苍劲有力的两个字,唐希。

    他的举手投足皆矜贵,每一个细节都体现出他的内涵和修养,如果不是知道他一直在拉萨当兵,可能会误以 为他也是政商名流。

    “帅呀!”唐希将签字笔递还给小警员的日报,白拜脱口而出。

    杜恒蹙眉,声音很沉,“嗯?”

    “但是比我老公还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白芹狗腿的抱起了杜恒的胳膊,不过已经没有用了,杜恒的脸色已 经跌至了冰点。

    唐希带我们出警局,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哏依旧紧闭的审问室的门,白芹跳下台阶,追上唐希的步伐,“你 叫唐希啊?”

    这个问題在酒店的时候她就已经问过一遍了,唐希耐心的点头,“嗯。”

    “刚才那个小警员叫你唐警官,你也是警察吗? ”白芹问。

    唐希顿下步子,回头望了我一哏,大概是在等我。我将心思从审问室收了回来,几步跟上去,唐希才继续往前 走,“算是。”

    “属于公安吗? ”白芹又问。

    唐希声音淡淡的,“嗯。”

    “那不是也归邱浩森管? ”白芹一个问題接一个问題,就像十万个为什么。

    唐希难得的好耐心,“不归。”

    白芹:“为什么?邱浩森是公安局局长,你隶属公安局,应该归他管才对呀◊”

    唐希没有回答,拉开车门,转移了话題,“我送你们回去。”

    白芹也跟着转移了注意力,围着车绕了一圈,摸着前车盖,说,“你喜欢路虎呀,曾煜也喜欢路虎,不过他喜 欢黑色,你的是军绿色◊”

    唐希淡淡的,“这不是我的车。”

    白芹:“……”

    唐希倚在门边,等着我们上车,我的脚步止于一米的位置,“不用这么麻烦,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其实我想等曽煜一起,但是艾伦让我先回,说他们还不知道要到几点,我留在那儿也没什么用,反而让曾煜担 心

    白芹从车头快速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就往车里钻,“不麻烦不麻烦。”

    我们上车之后,唐希关上了车门,声音不重不轻。

    车子驶入主干道后,他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哏,“到哪?”

    白芹替我报了地址,车子以平稳的速度驶向我们的小区。

    接下来的时间简直就成了白芹的脱口秀,她身子往前倾,趴在唐希的椅背上,一连串的问題狂轰乱炸开来。

    “唐警官,你今年多大了?”

    “28。,,

    “二十八啊,看着还以为你跟晚晚一般大呢◊”

    “你是上海人吗?”

    "卩恩◊,,

    “你结婚了吗?”

    “……没有◊”

    “那有女朋友吗?”

    “ 没有◊”

    “太好了!”白芹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车子忽然颠簸了一下,唐希瞥了一哏后视镜,淡漠的拒绝,“不用。”

    “别啊,你都二十八了,还没有女朋友,家里肯定会傕的,我帮你介绍一个,逢年过节的时候你还可以带回去 应付应付,这不,过些天就元旦了……”白芹喋喋不休,我偏头看着窗外,心思不知飞到了多少年以前。

    “你好,唐希,我叫顾清,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耳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 我嘴里说出来的,倒不是惊讶于我曽经喜欢唐希,而是觉得在感情中这样的勇气和果决不该出现在我身上。

    我忽然对以前的我充满了好竒。

    顾清,这个名字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

    白芹说了一会儿,我才知道她要介绍给唐希的是麻雀儿,她把麻雀儿一顿猛夸,还从手机里翻出麻雀儿的照片举 到唐希眼前,“是不是很漂亮,没整过,一点玻尿酸都没打,除了胸小点,各方面都很优秀啊。”

    唐希依然平静的直视着前方,偶尔会瞥一眼后视镜,说一句,“不用,谢谢。”

    “不喜欢我们麻雀儿这种类型吗?啊,我知道了,你喜欢胸大的,巧了,我这儿还有_个姐妹儿,36C,绝对符 合你口味。”白芹说着,手指飞快的翻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

    唐希满脸黑线,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然的抽搐。

    “这个这个。”白芹再次将手机举向唐希,“是不是也很正点?不过从综合条件来说,还是我们麻雀儿更胜一筹 啊,她本人比照片要灵气的多,唐警官,你要不考虑考虑?”

    唐希紧抿着唇线,有种随时会把白芹丢下车去的感觉。

    车子好不容易到了我们小区门口,我开门下车,白芹也跟着下来了,我问她,“你怎么也下了?”

    白芹瞥了一哏朝我们走过来的唐希,用只有我才听得到的声音说,“我得帮我大外甥叮着你们,哪能让你们单

    独相处◊”

    “……”我问白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白芹轻笑着,声音从唇齿缝里悄悄的流出来,“误会?我好歹是个情场 高手,要是连你们之间的猫腻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白混了。”

    “别胡说,哪有什么猫腻。”我小声嗤道。

    她维持着表面的笑容,声音更低,“有没有猫腻你自己心里清楚。”

    唐希走到我们面前,白芹笑着,刚要开口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杜恒打来的,只好走到一边去接。

    橘黄的路灯下,我和唐希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他的脸一半掩匿在黑暗里,一半被灯光晕染,更显得轮廓分明 ,五官立体。

    静谧的环境下,我先开了口,“七年前,和睦小区发生的那起瓦斯爆炸,我是受害人之一。那次事件之后,我失 忆了,幷且把名字由顾清,改成了顾晚。”

    他表情愕然,没料到我会突然说起这件事。

    “如果你不认识顾晚,那么顾清,你认识吗? ”我看着他的哏睛,看着他黢黑的哏神一点点变得浓郁,看着他 的眼底泛起一丝丝涟漪。

    他一直沉默着,对我的问題避而不答。

    “你好,唐希,我叫顾清,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唐希,你是上海人,为什么不在上海读书?”

    “唐希,我奶奶死了,这世上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唐希,我可以去上海找你吗?”

    “唐希……”

    我将耳边不断重复的那几句话一句句重复给他听,他哏底的绯色开始翻涌,终是忍不住出声打断,“够了!” 我叮着他的眼睛,“现在还要说我们以前不认识吗?”

    他的声音依旧清冷,“认识又怎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早就不是当年的样子,你不再是当年的顾清,我也 不是当年的唐希,追究这些有什么意义?”

    “我是因为你才来的上海,对吗? ”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来上海的初衷,我只知道奶奶曾经是上海 人,奶奶去世之后,我就来了上海,自然地理解成,我是因为奶奶才踏入的这座城市。

    直到我脑海中回旋出那一句,“唐希,我可以去上海找你吗? ”以及,“唐希,我买了火车票了,明天下午五 点的,你来车站接我吗?”

    唐希眉头微蹙,不悦的开口,“你因为什么来的上海,跟我无关。”

    “你还要继续隐瞒我?”我张口,“唐希……”

    突然一阵欲裂的头痛,刺激着我的脑神经,我本能的抱着头蹲了下来,唐希一声紧张的低喊,“顾晚。” 他也在我面前蹲了下来,“怎么回事?”

    我咬牙闭着眼,各种混乱不堪的画面在我脑海中争先恐后的闪过,可我一个都看不清,并且我越努力回忆,头 痛的感觉就越强烈。

    “不要想!”唐希的手贴在我耳际,保留着恰当的空隙,既不失分寸也不失礼,“把眼睛睁开,头抬起来,看着 我。”

    隐约感觉到他的身后有一束光闪过,我听话的抬头,看着他的脸。

    白芹从那头冲了过来,挥开了唐希的手,捧着我的脸,“晚晚,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啊?头又痛了吗?”

    她的手机还握在手里,幷且还处于通话状态,我刚想说没事,听到手机里传来曽煜低吼的声音,“她怎么了? 你们现在在哪?发生了什么事?说话!”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