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6章你很了解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6章你很了解他?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7 17:44:02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曽煜的手机已经从无人接听变成了关机状态,外面两个佛爷像是不吃不喝不知疲倦,寸步不 离的守在门外,别说我了,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如果是以前,我还可以找白芹帮忙,她鬼点子多,一定能想到办法帮我出去,可经历了咋晚,她现在还躺在床 上挣扎,哼哼唧唧的说道,“我也想帮你,可我现在自身难保啊,你也别太着急了,警方拿不出证据的话,二十四 小时会自动放人的,你就安心在家等着吧。”

    于是,我又熬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几乎是数着时间等凌晨的到来。

    琴妈大概是见我的灯还亮着,就过来问我要不要吃夜宵,本想说吃不下,又想到曾煜一会儿回来的话可能会 饿,就点了头,让她做了双人份。

    然而到了凌晨,不仅没有等回曾煜,反而等来了一个坏透了的消息。

    警方在黑子的尸体上提取到了凶手的DNA,化验出来的结果跟曽煜完全吻合,我似懂非懂的间艾伦,“完全吻合 是什么意思?”

    艾伦沉默了一瞬,沉声回答,“从法律的角度,已经确定了曾老板谋杀◊”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的! ”我不相信,曽煜不可能会杀黑子,就算他真的杀了,也不可能会留下任何痕 迹,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让警方抓到任何他犯罪的把柄,这一次又怎么可能会失误。

    我一遍遍强调黑子不可能是曾煜杀得,像是在说服艾伦,也像是在说服我自己。

    艾伦的一句话将我心底坚定的东西几乎全部击溃,“他咋晚消失了半个小时,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警察审间 了一夜,他都没有开口解释一句。”

    “什么意思? ”我的心陡然一紧。

    艾伦说,如果他消失的那半个小时一直给不出合理的解释,也没有时间证人,警方就会根据釆集到的DNA样本和 检验报告提出公诉,法院势必会判定他杀人罪成立。

    “那就解释啊,让他解释啊,为什么不解释?! ”我的情绪开始激动,握着手机的手也开始颤抖。

    艾伦无奈,“从咋晚到现在,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这等于是默认了警方的控诉。”

    “找律师,找律师申辩!”

    “律师半夜就到了,可他铁了心不开口 ◊”艾伦也是没有办法了,“我现在过去你那儿把你带出来,顾小姐, 你现在是唯一的希望,能不能让他开口,就全靠你了 ◊”

    “好,我在家等你!”

    琴妈从厨房出来,问我怎么了,我二话不说就冲到房间开始换衣服。

    警察相信证据,但我相信曽煜,咋晚他收到那封匿名邮件时惊愕的表情不是伪装。对,那封邮件。

    我一边穿鞋,一边给艾伦打电话,“有没有给警方说那封邮件的事儿?那封匿名邮件可以证明他是被陷害的不是 吗?”

    电话那边传来电梯开门的声音,“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

    琴妈跟了过来,间我要去哪儿,我没答,推开门的那一瞬,看见艾伦一拳击倒了一名保镖,我愣了十几秒, 艾伦甩了甩拳头,抓起我的手带我冲进了电梯。

    车子飞奔在晚间公路上,以最快的速度开往市局。

    “为什么会提取到曾煜的DNA? ”上车之后,我就开始像警察审犯人一样审间艾伦。

    艾伦摇头,“不知道。”

    “会不会是警方故意灾难嫁祸给曾煜?”我想起邱浩森,这么多年他偏执的追寻曽煜犯罪的痕迹,我和曽煜刚开 始在一起的时候,他甚至扬言要不惜一切手段将曾煜抓捕归案绳之以法。

    如果他在审问的时候暗中提取曽煜的皮肤纤维放在黑子的尸体上灾难嫁祸给曾煜,根本不会有人查得到,对吗 ?市局所有的案件资料全部要通过他的手,他完全可以用这样的办法置曾煜于死地而了无痕迹。

    艾伦叫我不要胡思乱想,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先想办法让曽煜配合调查,如果他一定要自我放弃,没人 能帮他。

    艾伦打开了车载音乐,悠扬的旋律让我稃躁的心情稍微得到一丝缓解。

    沉默了片刻,我转移了话题,“那两名保镖……”

    “不用管他们,他们会自己跟曾老板交待。”

    那两名保镖看上去身强体壮,明显是身经百战,艾伦两拳就给人撂倒了,我忍不住问,“所以,你每次被曾煜摔 ,都是让着他对吗?”

    艾伦不着痕迹的蹙眉,“让或不让结局都一样。”

    “嗯?”

    “一样打不过他。”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车子停在市局门口的时候,我熟门熟路的冲了进去,没几步就被人拦了下来,拦我的不是别人,正是邱浩森。 “你到底还是来了。”他一直在等我。

    “我要见他!”我直直的叮着他的脸,开门见山。

    邱浩森深沉的哏在我脸上逡巡了片刻,“他刚转走。”

    “转去了哪儿?”间完我才意识到这是句废话,当然是被转去了拘留所之类的地方。他没答,我又重复了一遍 ,“我要见他!”

    他皱眉,“你这是在要求我?”

    我深知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激怒他,只好耐着性子软下声音恳求,“我想见他一面。”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见他的目的是什么吗? ”他往我面前靠近了一步,居髙临下的审视着我,“别再做无用功 了,他这一次不可能逃得掉!”

    他的语气这般的坚定,让我的心控制不住的往下沉。我看着他的眼睛,极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表现的格外平静 ,“既然如此,让我见他一面又何妨?还是说你怕?你怕我见了他之后,剧情就彻底反转?你怕你处心积虑得到的 ‘线索’毀于一旦,所谓的‘证据’被全部推翻?”

    “你觉得是我设计他邱浩森当即理解了我话里的意思,眼神陡然一沉,脸色也越来越黑。

    “是不是你,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两位值夜班的民警从外面走了进来,朝邱浩森打了个招呼,邱浩森瞥了他们一眼,抓起我的手不顾我的挣扎和 同事的目光将我硬拉生拽拖进了他的办公室。

    门被嘭的关上,我本能的想逃,伸手去拉门把手,还没碰到,就被他扣住了手腕,我往后退了一步,后背紧 紧的贴在了门板上。

    他眼神阴蛰,冷冷的开口,“把你刚才说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我咬牙挣扎,想抽回手却纹丝不动,“难道不是吗?你敢说你们提取到的所谓的DNA真的是曽煜作案时留下的吗 ?邱浩森,你跟了他多少年,他有多谨慎你会不清楚?如果黑子真的是他杀的,你可能连扣押他的机会都没有!”

    邱浩森眼神骤深,眼底的阴蛰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失落和嫉妒,“你很了解他?顾晚,你才跟他在一起几 个月?凭什么跟我说这样的话?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有我们在一起的五分之一吗?你在我身边待了三年,三年你都没 有了解过我,凭什么说你了解他?! ”

    我一时语结,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木然的看着他。

    “如果我想设计他,有的是机会,根本不需要等到今天!”他甩开我的手,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每一寸气息都 充满了失望。

    “对不起。”我低着头,叮着他的垂在身侧不断收紧的拳头,“让我见他一面吧。”

    怕他会拒绝,我又补充道,“求你!”

    他的拳头慢慢松了开来,接着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不需要,你想见他就去走程序!”

    他果决的拉开门,往后退了一步,示意我离开。

    艾伦冲了过来,“顾小姐!”

    “我没事!”

    他才收敛了戾气,瞪了邱浩森一眼,护着我离开。

    见到曾煜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两点了。

    他还穿着前天那件白衬衫,袖子被平整的卷了上去,露出一截麦色的手臂,手臂上脉络分明。脖子上星星点点 的印记已经黯淡了一些,埯匿在雪白的衣领间,若隐若现。

    看见进来的是我,他眸光一紧,短暂的欣喜过后,立即蹙眉,冰冷的目光扫向我身后的艾伦,“谁让你把她带 来的?! ”

    艾伦没答,旁边的民警淡漠的提酲,“你们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艾伦朝我看了一眼,我点了点头,他便随民警一起退出去了。

    两三平米大的房间,一张桌子一盏灯,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他的视线一直追随着我,逼仄的空间内静默无声 ,他的呼吸清晰可闻。

    我张嘴想要开口,他沉声打断我,明显的不悦,“不是让你在家等我,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暗哑的声音,让我的心陡然一紧,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在家能等到你吗?我等了二十四小时,数着时间 等你回来,可我等到的是什么?”

    他的视线三分柔,七分硬,迟疑了一秒,语气坚决,“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为什么不解释?”我忍回哏泪,一字一句的问他。

    “解释?为什么要解释? ”他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态度,语气冷冷清清,让人看不明猜不透。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