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7章想我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曾煜!”

    我为他担心了一天一夜,多少人在为了他忙碌,我们全都在努力,他却依然是一副毫无所谓的态度,我有些急, 也有些气,“你知不知道再这么下去,你就要背负杀人犯的罪名?你会被拘留,被判刑,被监禁,有期或者无期, 甚至会被枪……”

    ‘毙,字始终没有说出口,那个结果我连想都不敢去想,他却好整以暇,漫不经心的接下我的话,“甚至会被 枪决。”

    我收敛了表情,漠然的看着他,语气一点点沉下来,“你想让我等你多少年?一生一世还是一轮回?”

    他眼底泛起一丝潋滟,偏头看着我,一瞬不瞬。“你会等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一定会等,我深知这辈子我不可能再回爱上别人,不会再有比他更优秀更懂我的男人,

    可哏下他这么间,眼底似乎还夹杂着期待,我毫不犹豫的吐出两个字,“不会!”

    他眼底的潋滟迅i速收敛,改为正色,“不,你会!你一定会!”

    如此坚定地哏神,如此肯定的口吻,我的心蓦然一颤,即使这样,我也骗不了他,是吗。

    然而,他正经不过三秒,紧接着他又生起一脸的暖昧,唇角邪魅的勾起,“因为,除了我,没有哪个男人能 满足你◊”

    我陡然沉默,愕然的看着他。

    他身子往前倾,略微低了些声音,“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他眼底流露的流氓气息让我失望,我猛然起身,椅子在地面磨出一阵刺耳的声音,我看到他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 ,下意识的瞥了一哏他右上方的位置,那儿是监控。

    我好像从他的眼神里领会到了什么,站在他对面,居髙临下的看着他,冷笑道,“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比 你出色的男人不计其数。”

    “比我出色的男人?你指的是谁? ”他双眸危险的眯起,“唐希吗?”

    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对,他比你更能满足我对男人的需求。”

    ‘满足’和‘需求’这样的字哏落在他耳里习惯性的被误解,他沉声,“顾晚,你在质疑我?”

    我不置可否的看着他。

    “你信不信我直接在这儿要了你?! ”他一字一句的警告。

    “你敢吗?”我平静的与他对视。

    “没有什么是我不敢的!”他字字珠玑,目光如磐石般坚定。

    停顿了不到一秒,他猛然起身,两步走到我面前,揪着我的衣服将我摁倒在桌面上,毫不犹豫的俯身而下。我 近乎本能的攀上他的腰身,还来不及惊愕,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他手腕处冰凉的手铐,折射着灯光格外的刺哏。

    我的身体近乎90度后躺在桌面上,他的身体紧紧地与我相贴,胯骨被他身体的某处抵死,滚烫的觖感让我瞬间 变得面红耳赤、惊心动魄。

    “你……丨”我惊恐的看着他。

    “别说话,听我说! ”他的吻从我唇瓣上蜻蜓点水般的略过,带有目的性的转移至我耳垂,用只有我才能听得 见的声音利落的交待,“出去告诉艾伦,手头的侦查工作全部暂停,什么都别做,我有自己的计划,不用为我担 心。”

    “你千什么!快放开她! ”外面的警察呵斥了一声,作势就要冲进来。

    “晚儿,回去等我,相信我!”他重新吻上我的唇,这一次,长驱直入,哪怕只有短暂的交融,他都毫不犹豫 的追逐、吮吸,在冲进来的警察将他从我身上拉开的时候,他还不忘做他习惯性的动作,舌尖勾开我的双唇,然 后在我的唇角狠狠地咬了一口。

    不同于以往的不重不轻,这一次,他刻意用了力道,直接咬出了血,并且提髙了音量,故作警告,“顾晚, 你敢背叛我,就算在里面,我也一样可以弄死你!”

    我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全部的心思都在他的话和他的吻上。演戏就要演全套,我配合的骂了句神经病, 眼睁睁的看着一名警察用枪指着他的后腰给予无声的警告,另外一个警察过来扶我,我挥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离 开,经过曾煜身边的时候,还不忘给一个‘复杂’的哏神。

    那个眼神在警察眼里,可能是怒,是恨,但是在曾煜眼里,是坚定地四个字,“我会等你! ”

    艾伦一直在前厅等我,见我出来,立马迎了上来:“怎么样?”

    我揺了揺头。

    “还是什么都没说吗?”

    “嗯。”

    旁边有警察盯着我们,我给了他一个眼神,“出去再说。”

    他哏神回复,“好!”

    走出拘留所,发现有两名警察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始终与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艾伦听了脚步,转身往回走了几步,“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其中一名警察漠然开口,“收到指令二十四小时保护顾小姐安危。”

    然后我才明白过来,曽煜最后的那句‘故作警告’,目的就是让我‘身处险境’,好给警方一个保护我的理由

    而真正对我造成威胁的并不是他,另有其人,至于究竟是谁,我无从而知。

    那两名警察跟了我们一路,艾伦只好将我送到家,关上门之后,还是怕警察在外面能听见,又将他拉进了曾 煜的书房,再关了一道门,没等我开口,艾伦先间,“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嗯。”我点头,顺手把窗户也关上了,“他让我转告你,取消所有的调查,什么都别做,他有计划。”

    “计划?”艾伦不解的问,“他有什么计划?”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揺了头。

    “别的呢?没有了吗?”

    “只有一句,相信他,等他回来。”

    艾伦情绪沉淀了下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我知道了 ◊”

    顿了一会儿,他转身往外走,到了门前将门打开了一半,又回头间,“那两个警察也是他安排的吗?”

    我点头,“应该是。”

    “好,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消息我会电话通知你◊”

    他提步要走,被我喊住了,他愕然回头,我说,“你今晚在这儿睡吧,我想第一时间知道他的消息。”

    艾伦脸色微变,我补充了一句,“你睡客厅沙发◊”

    他怔了一秒,“好。”

    给了他一条毯子,我就直接扎进了卧室,连澡都没有洗,躺在床上,直直的望着天花板。明天曾煜就要被公诉 ,总感觉今晚是最后的期限,直觉告诉我,会有事发生。

    我将手机的音量调至最大,放在觖手可摸的地方,卧室和客厅都静悄悄的,只能隐约听到外面微弱的车流声。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到了后半夜,我的眼皮开始沉重,大脑变得混沌不堪,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而且还是个春梦。

    我梦到曾煜回来了,摸着黑鹏上我的床,冰凉的手掌触上我的脚踝,顺着我的腿一路往上摸,掀开裙摆来到 最隐秘的地带。

    我想说话,想喊他,又一只冰冷的手捂住了我的嘴,指腹摩S着我的唇瓣,我呼吸难耐,微微张开了唇,他 的手指顺势溜进来一根,搅弄着我的舌头,耳畔的呼吸带来他身上唯一的热度,他舔吻着我的耳蜗,暗哑的声音缓 缓而来,“晚儿,我回来了 ◊”

    “曾煜……”嘴唇被封住,我的声音全部被憋在了嗓子里,一个音节都发不出。

    接着便是他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了我身上,那种厚重感和压迫感那么真实,让我的身体瞬间有了反应。

    我害怕梦酲,伸手回抱着他,双手在他的后背游走,一寸寸的临摹着他皮肤的纹理,贪婪的回应着他的吻。 “晚儿。”我听到他轻轻的喊我的名字。

    “嗯? ”我意识模糊的回应着。

    “想我吗?”他的吻由深变浅,再由浅至深,气息与我纠缠着,每一寸都变得炙热而滚烫。

    “想。”我如实的回答。

    “想我什么? ”他的手掌落在我胸□,三两下便点燃了我整个身体。

    “想你抱我,吻我,……”即使是梦里,我还是有羞耻心的,那两个敏感字眼,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还有呢?”他的身体隔着衣服的布料开始律动,这种感觉说不出的真实,我想让自己酲过来,却又害怕酲来之 后他的气息不复存在。

    “嗯……”我不受控制的哼吟着。

    他的手移至我腰间,并顺势而下,“说,还有什么,嗯?”

    “要我……”在他灵活的引诱和逗弄下,我还是没忍住,说了出口。

    耳边传来满意的低笑,浅浅的声线缭绕在我耳际,仿佛在这静默的夜里投下了一颗毒药,激发着我身体最本能最 原始的欲望,并深陷其中,不能自已。

    身上的衣服陡然褪去,突如其来的贯穿让我心头一震,猛然惊酲。

    我睁开哏,看见的不仅仅是无尽的黑夜,还有埯匿在黑夜之中的模糊的轮廓,可即便再模糊,我也能清楚的判 断出那副面容,正是我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脸。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