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章因为我了解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8章因为我了解你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08 18:24:12

    “曾煜! ”我惊然出声,彻底从睡梦中酲了过来。

    “嗯?叫我什么?”他的动作顿了一秒之后,又慢慢的继续,“你刚刚可不是这么叫的。”

    我哪里还有精力去在意这些,连忙间,“你出来了!他们把你放了?黑子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警方还你清白了 吗?”

    一连串的间题让他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腰腹一紧,挺入更深。我没忍住,哼了一声,媚惑如丝的声音让我瞬 间涨红了脸,心跳仿佛跟着漏了一拍。

    他压根没打算回答我的问题,继续着他自己的话题,“刚刚叫我什么?”

    思维清酲了之后,矜持也跟着清酲了,我犹犹豫豫的开口,“煜……”

    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么叫过,只是还是不习惯,一直都是连名带姓的,很少有这么亲昵的称呼,只有在情不自已 的情况下,才会将这样的称呼脱口而出。

    他深邃的哏眸波光潋滟,生出一丝欣喜,“又想我什么?把你刚刚说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我答非所问,“刚刚我以为是做梦。”

    “嗯?”他凑近我的脸,挑着眉,“原来我晚儿在梦里这么的……”

    他后面跟着的形容词没有说出来,但我已经脑补了各种,奔放?淫荡?放飞自我?脸越发的滚烫,室内的温度 也跟着陡然攀升。

    他低头吻我,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我身上,我被压得喘不过气,忍不住叮咛出声,“你好重。”

    “那晚儿在上面好不好?”他在我耳边轻吐着诱惑的气息,我还没来得及拒绝,他便一个翻身,我们调换了位 置。

    这个姿势是我们几乎没有过的,他将主动权交给了我,我匍匐在他身上,一时之间失了所有的动作。

    他不急不躁,一边握着我的腰耐心的引导,一边轻声的与我攀谈,“晚儿经常做这样的梦吗?”

    “呃?”

    “春梦。”

    我当即揺头,“没有,偶尔偶尔……”

    “有没有梦到过别人? ”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沉,但依然足够柔和。没等我回答,他用力的顶撞了一下,警告道 ,“说实话!”

    “没有嗯……”意识被他撞的七零八落,我的呼吸又开始变得不受控制,双手扣紧了他的双肩,即使占据了主导 位置,所谓的主动权还是揑在他手里,无论什么样的姿势,我都只能被迫的承受。

    旖旎过后,终究还是回归了现实。

    我伏在曽煜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天色渐明,他的脸在我眼前变得清晰。我伸手抚摸着他额头的律律汗液 ,“洗澡吗?”

    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衬衫,衬衫的很多地方已经沾染了污渍,身上有轻微的汗味和烟草味,几乎不可闻。 他偏头,吻着我的掌心,“晚儿跟我一起。”

    “嗯!”

    他猛然一个翻身,再次将我压在了身下,气息绵长的深吻过后,才将我抱了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吊着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肩头间。

    “你春梦开始前几分钟。”他一本正经的回答。

    “呃……”我怎么可能记得我的梦是从几点开始做的。

    他笑着,“三点半。”

    我看了一眼客厅的钟,现在已经快六点了。又做了两个小时。

    “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他没应,抱着我继续往浴室走,经过沙发前面的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艾伦呢?”

    “我已经让他回去了。”他一脚踢开浴室门,进来之后又用脚将门踢关上,然后在开关面前定了一秒,我会意 的打开浴霸和换气扇。

    他将我放进浴缸,放水的同时,顾自脱了他身上的衣服丢在了一边,注意力集中在他腰间的刀疤上,下意识 的伸手去摸,“我以为我还要等很久。”

    他沉默的看着我,呼吸都变得很轻。

    我抬头看着他沉湛的眼,“还记得我第一次进看守所,你知道了,故意撞了邱浩森的车,进来陪我,我咋天就 一直在想,如果你再不出来,我也去市局门口撞车。”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伸手抚摸着我耳边的发丝,“你准备挑哪辆车去撞?迈巴赫,还是路虎?”

    “没想那么多

    “知道为什么那辆路虎我后来很少开了吗?”

    我揺头,懵懂的看着他。

    他忍不住笑了开,“就是那一次,把我车头撞坏了,那个系列停产了,很多零件缺货,到现在还没修复成原 来的样子。”

    “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得换辆便宜点儿的车!”

    “……”他还想再撞一次车?!

    我的手从他的刀疤上垂了下来,视线也跟着垂落至他的腹肌上,“那半个小时,你去了哪儿?”

    空气突然安静,他大概是没料到我会突然转移话题,身体微微揺晃了一下,手里的动作也蓦地停了下来。

    “什么半个小时?”他假装不知。

    “生日宴上,有人看到你开车离开了,但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儿,警察也一直在追间你,你也一直避而不答。 ”我抬手,指尖在他的腹肌上轻轻划过,由上而下,细细的描摹。

    “没去哪儿。”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冷淡。

    指尖停在腹肌的纹理线上,“连我也要隐瞒吗?”

    他沉默。

    我继续滑动,“监控那边的人,是吗?”

    食物中毒刚发生不久,下面的人上来讨要说法,他当时有一个明显的细节,回头朝门上的监控摄像头问了一句 ,“你到底是谁?! ”

    有人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那个人是食物中毒事件的始作俑者,很有可能也是那封邮件的发布者,以及杀害 黑子的真凶。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的声音陡然一沉,冷冷的挥开了我的手,弯腰去试浴缸里的水温。

    “你能听懂,你只是不想说。”我看着他的后背,猜铡似的间道,“你是不是去见了黑子?”

    一开始我怀疑黑子尸体上提取到了曾煜的DNA是邱浩森栽赃嫁祸,可是咋天见了邱浩森之后,我又否定了这个想 法,他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他如果想用非法手段让曾煜入网,有的是机会,根本不需要花这么多时间去追踪去周旋

    既然DNA是真的,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在黑子死之前,曽煜确实见过他。

    “谁跟你说的这些? ”他的声音陡然一沉,并没有回头看我,后背明显变得有些僵直。

    我下意识的揺头,“没有谁,这些都是我自己想的。”

    他不信,冷然转身,“没有人帮你分析,你能想到这一层面?”

    “……”我一时语塞,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没答反间,“你去见了他对不对?并且他身上有一枪是你开的

    他眯起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有人来跟我说这些,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问艾伦,或者查 我的通话记录,我知道我不够聪明,这些问题都不是我的脑子能够想的明白的,但是曽煜,我了解你,不只是了解 你接吻的习惯,我也了解你开枪的习惯。”

    除非一枪毙命,否则再不取人性命的情况下,他瞄准的位置几乎都是左肩以下,心脏以上的位置,不足以要人性 命,但绝对有足够的烕慑力。

    三爷死的时候就是如此,但因为狙击手一发子弹打在了他的枪上,改变了子弹原本的轨迹,三爷才因此而毙命。

    看到网上流传的黑子死状的照片,几乎每一枪都粗暴残忍,唯独那一枪,留有了余地,所以我才猜铡,那一枪 是曽煜最直截了当的警告。

    他的眸光陡然沉淀,双眸审视般的眯起,“晚儿,你让我很意外。”

    我自然的把这句话理解成别样的夸赞,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认真的问他,“你知道是谁杀了黑子 ,对吗?”

    艾伦来找我的时候,我间艾伦有没有向警方提交那份匿名邮件,艾伦说那份邮件被删了,一点痕迹都不留,他没 说我也知道是谁删的,除了曾煜,不会有别人。

    “你在维护他。”我如是开口。

    浴缸里的水位线已经到达了最大值,他g然不动的注视着我,任由温热的水汽往上升腾,浴缸里的水终于漫 了出来,争先恐后的往外蔓延。

    他哏中闪过一丝厉色,“收回你这些话,我只当没有听过,也不要试图分析我,你所说的习惯不过是你的自认 为。”

    他说,他讨厌自以为是的人,尤其是女人。

    “不洗的话,就出去,我很累,没有心思陪你聊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他终究还是失了耐心,抓起我的胳膊,将我推出了浴室,嘭的一声将门关上,满室升腾的热气都被隔绝在了 门的那一头。

    他现在的反应就跟在拉萨我提起曾贤时的反应一模一样,这仿佛是他最敏感的一块,永远放在最隐秘的位置, 不向任何人展示,也不准任何人涉足,一旦触碰,就等于点燃了导火线,所有的情绪都会直接爆发。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