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你的命,这么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3章你的命,这么贱?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115:19:41

    “顾晚! ”意识迷糊了一瞬,听到曽煜喊我的声音都有些飘。

    脑子里开始出现一些纷乱模糊的画面,依稀可以看见唐希,站在梧桐树下,阳光透过缝隙倾斜而下,在他身上投 下斑驳的影子。

    他穿着灰色的衬衫,深蓝格纹的针织背心,清隽的面容依旧是淡漠和疏离的,嘴唇轻抿着,目光悠远,似乎在 眺望着某处,像是在等人。

    接着就是一段愈加清晰的对话:

    “唐希,你在等人吗?”

    “等谁呀?男生还是女生?”

    “女生。”

    “哦,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去上课了。”

    “我在等你◊”

    唐希的声音悠悠扬扬的,如春风拂过柳梢,“你不是一直问我喜不喜欢你?”

    “啊?啊!”

    我立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唐希。

    他一步步朝我走过来,踩着风,每靠近一步,我的心都颤抖一分,直到他在我面前站定,他比我高十几公分, 我要抬起头才能与他对视,他低头看着我,细碎的阳光落在我们的肩头,他忽然低头,和着风的节拍,轻轻地覆 上我的唇瓣。

    旁边的河面被风吹起一阵涟漪,荡a 了好久。

    场景很快切换,我一路狂奔,追到校门外的公交站牌,一眼就看见斜靠着站牌的唐希,低着头,不知在沉思什

    么。

    我气喘吁吁的追过去,“唐希,你要回上海了吗?为什么不跟我说?”

    唐希眸光暗淡,看不清眼底的情绪,我们之间保持着两米的距离,只能看到满脸的冷清和淡漠,“为什么要跟 你说?”

    “为什么?”那种心痛的感觉格外的真实,“我们不是已经……”

    “你想多了◊”唐希直起身子,拉着行李箱就走,车也不等了,头也不回的决绝。

    我加快步伐跟在他身后,声音被风吹散,“唐希,别走,你走了我会很想你……”

    “……”他脚下的步子顿了下来,“我不会想你!”

    上海虹桥车站。

    我站在电话亭前,犹豫了很久,拨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电话接通了,我满怀期待的开口,“唐希,我已经到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回应我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是谁?找我男朋友做什么?”

    “……”唐希,有女朋友了吗。

    后面还有一系列的画面,如无形的绳索勒紧了我的脖子,我无法呼吸,也喘不过气,我想挣扎,想从凌乱的记 忆力挣脱出来,我胡乱的伸手去抓,抓到了一只手,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握在手里。

    “唐希。”我以为那是唐希的手,脑子里全都是关于唐希的记忆,嘴里便无意识的念出了他的名字。

    然而下一秒,我就陡然清酲。

    猛地睁开哏,看见的是曾煜冷硬的轮廓,墨一般的瞳仁紧紧的叮着我的哏,哏底暗流涌动,脸色阴云密布。 “曾煜……”我重新改口,心里的恐惧随着他的脸色下沉一点点攀升。

    “叫我什么?”他声音森冷的可怕。

    煜。,,

    “不,你刚才不是这么叫的。”他将我抓着他手腕的手指一根根稔开,起身站在我床边,与我拉开一定的距离 ,居高临下的睨着我。

    “你别误会,我只是……”

    “只是什么?”

    “想起了一些事……”我声如细纹。

    他的声音越来越沉,周遭环境静谧,可以清楚的听见他的气息的不稳,“想起了你和唐希曾经的点滴,是吗

    ?,,

    我沉默了一瞬,还是点了头,“嗯。”

    “然后呢?”清冷的声音。

    “什么然后?”我不解的问。

    他面色阴沉,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僵硬,“然后不是应该去找他么?”

    “曽煜。”我知道他生气了,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題,我掀开被子,想要下床,身体却像是被禁钼了一样根本 挪动不了,腹部传来一阵阵坠落般的痛。

    我朝他伸出手,他只是睨了一哏,任由我的手悬浮在半空中,不带一丝温度和犹豫,转身就走。

    丢我自己在这陌生的房间里。

    隔了一会儿,白芹进来了。

    她间我是不是跟曽煜吵架了,他离开时脸色阴沉的跟要杀人一样,“刚刚还好好的。”

    我没答,心思很重,我闭了闭眼,将情绪稳定下来。

    白芹说,“刚你晕倒了,他紧张的要死,我是看到你衣服上沾了血,才知道你是姨妈来了,他差点给你送医院抢 救了。”

    我晕倒之后,曽煜将我抱来了客房,找白芹要了热水和姨妈巾,不是没有感觉到他帮我擦洗身子,只是回忆太 凶,那些画面勒的我太紧,实在没办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白芹的声音还在继续,“晚晚,你现在身体怎么这么虚了,来个例假都能晕倒,不应该啊,我看他把你照顾的 挺好……”

    她后面说了什么,我一句都没听进去了,立马翻身下床,“把你的车借我用一下◊”

    十分钟后,我开着白芹的车飞奔在环城公路上,耳边是白芹的那一句,‘他离开时脸色阴沉的跟要杀人一样’

    他今天出来带了枪,突如其来的恐惧感紧紧地包围着我。车速不断提升,我一遍遍的拨打曾煜的手机,全都没有 人接,我只好打唐希的,庆幸的是马上接通了。

    “顾晚? ”唐希的声音风平浪静。

    “你在哪?! ”

    “怎么了?”

    “你在哪?! ”

    “和睦小区◊”

    我挂了电话,前面的路口调转方向,飞奔开往和睦小区。

    终于到达,我将车停在单元楼下,果然看见了曾煜的路虎,刚好有人从单元楼里出来,我毫不犹豫的冲了进 去。

    其实幷不能确定他们具体的位置,只是凭直觉,跟着感觉来到当年事故发生的楼层,出了电梯直奔边套的酒水 间。

    门是虚埯着的,我不假思索冲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我蓦然震惊。

    曽煜举枪,指着唐希的脑门,两人皆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吧台前,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不要!曾煜! ”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冲了过去,横在曽煜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唐希。

    我以为接下来会是子弹穿心,吓得闭紧了哏,时间停滞了一秒,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睁开眼,对上的是黑洞洞的枪口和曽煜冷入骨髓的眼眸。

    我惊愕的看着他,看着他的视线一点点凝结成冰。

    僵持了一瞬,他不可置信的开口,“你护着他?”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冷笑,手里的姿势没变,“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也要护着他?”

    “不是的……”我想要解释。

    “不是什么?”他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冷嘲意味更浓,“如果刚刚我真的开了枪,你现在已经死了 ◊”

    “原来你不止会为我挡子弹,也会为别人挡,顾晚,你的命,就这么贱吗?”他的声音很轻,可最后几个字却 咬的很童,像一把把利箭,狠狠的插在我的心脏。

    我没有说话,心里有千言万语可全部喫在嗓子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突如其来的腹痛让我忍不住皱眉,刚才一路跑过来,导致现在的小腹翻江倒海般的难受,额头渗出细密的汗, 曽煜的脸在我面前谳谳变得模糊起来。

    身体揺揺欲坠,终究还是没忍住,倒了下去。

    身后的人下意识的接过我的身子,只是手刚碰触到我的后腰,有人的动作比他更快◊我只感觉到腰间一紧,便跌 入了熟悉的怀抱,曽煜将我打橫抱起,狠狠地瞪了唐希一哏作为警告,然后大步离开。

    “曾煜,你说过你会相信我的,可你食言了。”我慢慢的闭上哏,脑袋靠上他的肩头,用最后的气力说了这 么一句。

    我被塞进了副驾驶,车子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我皱了眉,轻轻地哼了一声,车速又陡然慢了下来。

    一路无言,车内的气氛沉闷的可怕。

    到家之后,他将我抱进房间放在了床上,作势要松开我,我勾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别走,我好痛。”

    他没走,也没动,任由我勾着他的脖子。我身上的冷汗越来越多,鸡皮疙瘩也跟着起了一层,他叮了我一会儿 ,见我额头的汗越来越密集,终于打破了沉默,暗哑的开口,“很痛?”

    我点头。

    “我送你去医院◊”他俯身,搭上我的腰要重新抱起我。

    “不要!”我打断了他的动作。

    他沉声,“我去煮红糖水◊”

    “不要,哪里都别去,和我说会话,分散了注意力就不痛了。”

    他无奈,沉默了一瞬,脱了鞋,在我身边躺了下来,胳膊从我脖弯里伸了过来,轻轻的搂着我的肩膀,另一只 手伸进被褥里,隔着衣服的布料,抚摸着我的小腹。

    “你想说什么,说吧。”他的声音变得很淡,听不出明显的情绪。

    “我们说说唐希吧。”我看着他冷毅的侧脸,字字清晰的开口。

    他没拒绝,算是默许。

    “我今天确实想起了一些事儿,关于我和他的过去,在我的记忆里,我喜欢他,但他不喜欢我,我是因为他才 来的上海,但是到了上海之后发现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