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5章我帮你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5章我帮你泻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2 15:29:15

    我很瘦,一米六六的身髙,只有九十斤出头,他比我要髙十几公分,能单手将我整个身子拎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想起当时在拉萨,我们的车与卡车相撞的危机关头,我很庆幸我这么多年来的瘦削。我间过曾煜,如果当时我 一百多斤,是个圆滚滚的胖子,他岂不是没办法单手将我从车里拎出来,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货车朝我撞过来。

    曽煜的回答漫不经心,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他说,如果我真的是个圆滚滚的胖子,我会特别安全。

    我间他怎么安全了,他就只是笑眯眯的,没有回答。

    后来我反应过来了,追间他是不是只喜欢瘦瘦的,身材姣好的女人,毕竟跟他闹过绯闻传出过关系的几乎都是 同款身材,不只是瘦,还前凸后翘,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眼光似乎跟那种直男的眼光不谋而合。

    他却忽然回答了我前面的间题,“那种情况下,即使你有两百斤,我也一样会将你持出来。”

    想起他说这句话时坚定的哏神,我心头一阵激荡,伸手圈紧了他的脖子,将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挂在他脖 子上。

    他身子陡然往下一沉,勒的他闷哼了一声,声音也更着粗重了一分,“你想勒死我?”

    “我又没有两百斤,勒不死。”

    我笑着往他脖弯里蹭了蹭,他拖着我的后腰直接将我压倒在沙发里,惩戒似的将他全部的童量压在我身上,我 近乎本能的哼了一声,“你想压死我?”

    他风轻云淡的笑着,一脸的人畜无害,“我也没有两百斤,压不死。”

    “……”我将手从他脖间移开,顺着他的背脊线条往下摸,“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报复心真强。”

    “没有。”他低头在我唇瓣上啄了一口,补充了几个字,“除了你,没人敢。”

    唇齿被他灵活的挑开,随着他舌头的深入,室内的空气再次变得浮躁起来。他是床笫间的髙手,善于利用气息来 引导我的欲望,主导一整场的情爱节奏。他可以在吻着我的唇的同时,用他的鼻息撩拨我的耳蜗。

    我本敏感,根本就禁不住他三两下的逗弄,更何况他精湛卓绝的技巧。

    忽然想起叶连硕对曽煜的评价,“曽老板单身那些年,亚洲稍微有点档次的夜店几乎都被他玩遍了,他往那儿 一站,只需要一束灯光,绝对是全场最亮的焦点,所有女人都发了情似的往他身上扑。但他不喜欢一夜情,更不会 随便和女人发生关系,说他玩女人倒不如说他玩的是情、是欲、是暖眛、是诱惑。”

    听得时候觉得有些夸张,但现在一点也不这么认为。

    他单手撑在我耳旁,与我拉开一定的距离,另一只手从我的皮肤表面略过,仅仅只用指尖一毫米,自我的唇而 下,掠过下颚、脖子、锁骨,顺着事业线一路延伸,指尖觖碰过的皮肤仿佛被点燃,汹涌的火势由星星点点的位置 迅速扩张,蔓延至全身。

    还没到重头戏,我的意识就已经被他剿灭了。

    他俯身而下,牙齿轻咬着我的裙摆,跟随着他呼吸的节奏一点点往上掀动,呼吸有多柔和,他的动作就有多缓 慢,气息顺着我的大腿根攀岩而上,盘旋在我皮肤表层,浇灌了每一个毛孔,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我的手下 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肩膀,“煜……”

    “嗯? ”他抽空回应着我,我的声音已经沙哑的不行,他却保持着足够的清酲。

    “我有点热……”

    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拨弄下来,不热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牙齿还咬着我的裙摆,以最撩人的姿态盘旋而上。到达我胸前的时候,我已经耐不住了,夹着他的腰身抖泄 了出来。他叮着我的脸,倏然一笑,松开了牙关,裙摆掉落了下来,刚好遮住了我的下唇,被他咬住的位置落进 了我嘴里,沾染了他吻的味道。

    瞬间有种脑充血的感觉,紧接着我的鼻血华丽丽的流了下来。

    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

    从来没有这么屈辱过!

    从来没有这么不争气过!

    “晚儿,你……”他依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这算是欲火焚身吗?”

    “曾煜! ”我宭迫的差点哭了出来。

    他却笑,“没事儿,我帮你泻火◊”

    他伸出舌头,将我流出的鼻血一点点舔尽,这个动作更加魅惑不已、摄人心弦,哪里是泻火,分明还是在点火

    鼻血还在疯狂的往外流,他忽然意识到不对,翻身扯过纸巾捂住了我的鼻子,“晚儿,起来!”

    意识早就已经散尽了,哪里还起得来。晕晕乎乎的,只能感受到身体的温度还在持续的攀升。

    “我们去医院!”

    半个小时后,我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髙烧38度6。

    这件事导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曽煜都不敢轻易的挑逗我,做爱之前都会习惯性地测量我的体温。

    叶连硕总是会忍不住嘲讽,“我们曽老板就是这么神竒的存在,上个床硬生生给人体温上到38度6。”

    曽煜找不到语言来反驳,他要是说他压根连碰都没碰我,根本不可能有人会信。于是叶连硕每提一次此事,叶 氏的股票就会跌两个点,至今叶连硕都没找到股市变动的规律。

    周二下午的时候,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想去公司,但曾煜不同意,电话里再三叮嘱我别出门,“手 头的事儿忙完了我就回家一趟,要是让我发现你出门了,你就死定了 ◊”

    曽老板的命令,谁敢违抗。

    挂了电话之后,手指无意识的滑动了几下,目光自然的落在那串熟悉的号码上,这个号码在曾煜的手机里备注 是‘霍东科技’,在我的手机里暂时没有任何备注。

    我回卧室拿了PAD,接了外接键盘和鼠标,尝试着用这串手机号码添加了微信,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还特意 用了白芹‘年轻时’勾搭汉子的专属小号,成功搜索到了联系人,微信的名字一样是‘霍东科技’。

    发送了验证消息,几乎是秒通过,他的消息也很快追了过来,“您好,霍东科技,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我犹豫了一下,敲出一行字,“我想调查一个人的详细资料。”

    “请提供对方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

    我楞了一下,便间,“如果姓名和证件信息被公安局更改过,你们还可以查到更改之前真实的资料吗?”

    对方沉默了一瞬,回过来两个字,“很难。”

    “涵。”

    “可以。”

    我汗颜,也是一个资本主义剥削阶级,跟曽煜一丘之貉。

    我迅i速的将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发送了过去,然而这一次,很久都没有回复。

    我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以为他把我删除了,随手发了个间号过去,他的消息紧跟着回了过来,“冒昧的间一句, 您和被调查人的关系是?”

    “一定要回答?”

    “可以拒绝。”

    我选择拒绝,但是我没明说,而是转移了话题,“多久可以出结果?”

    “正常情况下三天,但是您所调查的这个人的资料我们刚好有,汇款成功后三分钟之内您要的资料就会到你的邮 箱。”

    刚好有我的资料,那就说明有人已经找他调查过我,这个人是谁似乎不言而喻。

    为了不暴露个人信息,特意找了燕姐帮我走了转账流程,汇款凭证发送过去后对方要求我提供邮箱,果然不到三 分钟,我就收到了标题为‘顾晚’的资料文件。

    看自己的资料似乎还需要一些勇气,酝酿了许久,我才点了打开文件。

    首先跳出来的是我的一寸照,以及简单的常规信息,姓名栏有两个名字,顾晚,以及曾用名顾清。出生日期和 身份证上的是吻合的,除此之外,还有学历信息,工作信息,有我记得的,也有我已经遗忘掉的,乍一看这份资 料详细到没有任何漏洞,可仔细一看发现,我想知道的,这份资料里全都没有介绍。

    我再次点开对方的微信,“为什么没有家庭背景?十年前和七年前的那一部分也是空白的。”

    然而发送过去,显示对方已经把我删除了,我连添加都添加不上。

    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骗子公司,但我很清楚,曽煜不可能跟骗子公司联系的这么频繁。

    我想起曾经在曾煜手机上看到的一条这个人的消息,“上次发给你的资料是假的,像是有人刻意为你准备……

    所以他发给我的这一份也可能假的,甚至刻意准备……

    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坐在沙发上,对着屏幕里我的资料发了好久的呆。

    原本还想查关于唐希的资料,看来已经不需要了,收到的一定也是‘精心准备’的假资料。

    我想去找其他同类型的公司,但很多一眼看上去就是骗子,没有靠谱介绍的情况下,暂时先把这件事搁在了一 边。

    听到外面输入密码的声音,我立即删除了所有的浏览记录,登录信息也一并清空了,随手打开一个视频网站,点 了个综艺节目专注的看。

    曽煜开门进来,跟着钻进来一股寒风,他脱了黑色大衣,挂在衣帽架上,换了鞋,单手扯开领带,信步朝我走 了过来。

    他在我面前站了几秒,没说话,眼神下意识的瞥了 一眼我PAD的屏幕和搁在一边的外接键盘。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