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如果食言,我们就分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6章如果食言,我们就分手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2 18:28:56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他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搂着我的腰将我带进了他的怀里。

    “随便看看。”

    “怎么不开电视看? PAD的屏幕这么小,对眼睛不好。”他侧脸,嘴唇有意无意的磨蹭着我的耳际,潮湿的呼吸 喷薄而来,夹杂着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我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噤。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有一种他话中有话的感觉。

    “PAD看方便◊”我给了个毫无说服力的回答,顺势抱着他的腰身转移了话題,“今天不忙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沉默了一瞬,淡淡答,“回来看看你身体好了没。”

    “我好了,不信你摸。”我抓着他的手往我的额头触,他的掌心有些凉,贴着我的额头微微有些停顿,清冷的 声音听不出情绪,“好,那我陪你看会儿电视。”

    接下来便是冗长的沉默,他一直没说话,眼睛是看着屏幕的,心思却不知飞到了哪里。我也差不多,播放的 究竟是什么内容我完全没看进去,一直在想我资料的事儿。

    他忽然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不打算坦白吗?”

    “坦白什么?”

    “坦白你中午没吃药◊”他哏神谳深,逡巡着我隐隐慌乱的视线。

    后来我才知道,他真正等我坦白的,正是我私下联系霍东科技的事情,我以为我顺利的隐瞒了他,其实只不过 是他没有拆穿而已。

    他又重新披着大衣出门了,走的时候脸色有点沉。

    当时以为他是因为我中午没吃药而生气,打他电话他没接,发他信息也没回,于是就想着做点什么事讨好他, 刚好白芹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看电影,有了借口之后,我直接打车去了曽氏大楼。

    因为曾煜曾搂着我进出过公司,导致几乎整个曾氏的员工都认识我了,刚出总裁办所在楼层的电梯,就被特助 拦了下来,“不好意思,顾小姐,曾总现在有事在身,不方便见客◊”

    那个‘客’字让我怔了一秒,尴尬的点头,“那我等一会儿。”

    “好的,您这边坐一会儿,曾总忙完了,我一定第一时间通传。”

    “谢谢◊”

    等待的过程中,我找白芹要了电影票的预订信息,来回踱了几步,朝曾煜的办公室看了几哏,门一直是关着的 ,百叶帘也放了下来,一点儿也看不见里面。

    大概等了二十多分钟,玻璃门终于被推开,我起身迎上去,却看见走出来的是洛雪。

    她一身职业装,修的她身姿婀娜,精致的通勤妆,白皙的脸,蜜桃色的唇,配合千练的低马尾,完全看不出三 十多岁,俨然气质女白领的形象。

    看见我后,她眼底闪过一丝椋讶,还是笑着朝我走了过来。

    “怎么是你? ”我拧眉。

    她立即解释,“顾小姐不要误会,我来这儿只是谈公事,没有别的意思。”

    她不解释我可能还不会误会,她一解释我反而觉得她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谈公事?幷入叶氏金融的事儿?”

    “谈什么就没必要向你汇报了吧◊”她嫣然一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改天有机 会请顾小姐喝茶。”

    她刚与我擦肩而过,曽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顿了一秒才接起。

    “刚在谈公事,手机调了静音,没看到你的电话和短信。”他沉声解释,听到%炎公事’三个字,我的心莫名 的收紧。

    身后传来电梯到达的声音,我回头看了一眼,洛雪笑着朝我挥了挥手,然后进入了电梯。

    我握着手机没答,曾煜又问,“你在哪?怎么听到我公司电梯的声音◊”

    “我在你办公室门口。”

    “……”静了一瞬,便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紧接着他从办公室出来,快步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将我往 里带,“怎么不直接进来?”

    “被你的助理拦下了。”我的声音很平静。

    他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一秒过后,他关上办公室的门,将我拉到他办公桌前,让我坐在了他的位子上,然后拿 起座机拨了内线,“你认识顾晚吗?”

    对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声音陡然一沉,“那你知道她和我的关系?”

    “既然知道你还把她拦在门外?”

    “以后再有类似的情況我不会再给你机会。”

    他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警告,挂了电话之后,转身过来抱我,“是我的疏忽,以后你可以随意进出我办公室, 不会再让你等◊”

    这算是他的道歉了,但我幷没有因为他的道歉而感到高兴,也没有因为他给的特权而感到开心,我觉得在他谈公 事的情况下,我被拦在门外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他的道歉自然就显得多余。

    除非,他们谈的幷不是公事。

    “洛雪来找你谈什么?”我佛开他的手,下意识的问。

    他也没再继续往我头发上摸,“生意上的事。”

    “什么生意?”

    他靠在办公桌上,颇有深意的看着我:“查岗?”

    我没否认,静静地看着他。

    他笑着,没答反问,“听说你撕了她并入叶氏的合同和计划书?”

    “嗯。”我从容的点头。

    “我们晚儿这么有魄力? ”他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我又回到前一个问題,“所以她刚才和你谈了这么久,是在谈什么?”

    他无奈的耸肩,“还能谈什么,当然还是这件事,她让我劝劝你,以公司利益为主,不要将个人恩怨带入公司 “你怎么回答她的?”

    “我说公司既然给了你,我就尊重你的一切决定,公司利益也好,个人恩怨也罢,你开心就好。”他俯身, 凑近我的脸,作势就要吻我的耳垂。

    我扭头躲开了,“你这么说不等于是承认了我把个人恩怨带入公司?”

    他笑容渐深,“难道不是吗?”

    “……”好吧,我承认是,可是,“三两句就能说完的事儿你们谈了这么久?”

    据我对曾煜的了解,如果他不给一个人说话的机会,那个人连一分钟都不会在他面前多待。他们能在办公室聊 这么久,一定是有他感兴趣的话題。

    他伸手过来抱我,低声哄道,“好了,一会儿我跟助理打招呼,禁止她再进入我办公室。”

    他将我搂进怀里,我没回应,也没拒绝,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哏神垂落的时候,看见了一抹嫣红。我猛然伸 手揪起他的后领,果然是一抹口红印,这颜色,分明就是洛雪的唇色。

    曽煜感觉到我的动作,偏头看了一哏,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底沾上了些许怒意。

    我没说话,一句话都没说,我等他自己解释。

    他皱着眉,转过我的身子,收敛了表情,“你信我吗?”

    “信或不信是我的态度,但解释还是不解释是你的态度。”我平静的看着他,声音没有一丝波澜。

    他沉默了一瞬,沉声道,“我在沙发上看文件的时候,她从身后抱了我,但我马上就推开了 ◊”

    “真的吗?”

    “你不信?”他眉头紧拧。

    我确实不信,他是谁,曽煜啊,凭他的警惕性,洛雪还没近身他就会有警觉,更别说能抱住他,还有时间印下 这么完整的口红印。

    “你的马上是几秒?”我冷静的问。

    他意识到童点,伸手过来拉我的手,我往后退了一步,“你知道我的香水是什么牌子吗?”

    他眉头更深,“知道。”

    因为是他送给我的,可现在他身上却是另一个我从来不用的牌子的香水味。

    我抿唇,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晚儿,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气!”他往我面前走了一步,我又连着后退了两步,伸手挡住了他的脚步,“我 不生气,你别过来,我对那个香水味儿过敏。”

    他定了一秒,当即扯开了衬衫,纽扣崩落的到处都是,他直接脱了衬衫丢在了一边,继续过来抓我,“现在可 以了嗯?”

    我躲不了,被他逼到了书架上无处可退,只能任由他将我禁钼在他臂弯里,“我真的没有碰她,晚儿相信我好 不好?”

    我沉默了几秒,抬头看着他,“我相信你不会碰她,可你能保证她以后都不会再碰你吗?”

    “我让她走。”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她不会走的◊”她跟我说要和我公平竞争,她不会轻易的离开上海,这只是她的第一步,一个提酲,也是 一个警告。

    “那我以后都不和她见面◊”他一边承诺,一边握着我的手带入他腰间,“说不见就不见。”

    “要是食言呢? ”我问他。

    他低头看着我,一瞬不瞬,“你就一枪崩了我。”

    我当即甩开他的手,“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会对你开枪。”

    他立马改口, “食言就罚我睡一个月书房,一个月不能碰你,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极刑了。”

    他捉住我的下巴,低头来吻我的唇,企图用他的吻来消灭我的顾忌征服我的心,我没躲,任由他将我抵在书架上 肆意的吻着。

    呼吸的空隙,我字字坚定的开口,“如说食言,我们就分手!”

    他的动作蓦然一顿,连呼吸都停止了。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