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我好像,怀孕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8章我好像,怀孕了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3 17:45:49

    身边传来白芹哼哼唧唧的声音,似乎在和杜恒耳语着什么。曽煜的吻还在继续,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咬,亦或 者只是为了封住我嗓子里私密的声音。

    他的手不再满足于隔靴搔痒,灵活的指尖略过我牛仔裤的拉链来到纽扣的位置,将我夹在里面的线衣直接拉了 出来,线衣的下摆遮住了他的手,昏暗的环境下看不清他的动作,别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我却很清楚。

    他的手指娴熟的捻开了我的纽扣,温凉的手掌贴上我的肌肤,使我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噤。

    我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手,低声警告,“别乱来◊”

    “晚儿……”他又开始用那极具魅惑和杀伤力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地喊着我的名字,就像山海经里人面蛇身的鬼 怪,仿佛喊了我的名字,只要我回应了,就能勾走我的七魂六魄。

    他沾染了情欲的气息一点点逼近我,我退无可退,手里的力气一瞬间被抽走,他的掌心继续下移,就在我迷 失心智散尽意识的边缧,我嗅到了来自他身上的另一个女人的味道。

    那刺鼻的香水味无时无刻不在我耳边敲响着警钟。

    我当即打了个喷嚏,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打断了曽煜全部的节奏。

    我说我对那个牌子的香水过敏幷没有说谎,也不全然是揶揄,洛雪用的是成熟女人用的浓香,我用惯了淡香,

    确实很不习惯。

    旁边和我们似乎是恰好相反,在白芹和杜恒之间,扮演流氓角色的大部分还是白芹,电影院里做这种事,正常 女人都多少会排斥,但白芹不仅没有,反而比杜恒还要主动。

    我别过脸,想躲开曽煜的吻,余光不自然的瞥见白芹的手顺着杜恒的小腹往下摸,探入了他如火的地带,结 果刚触到他的西裤,就被他扣住了手腕,拧的骨头发生了一声脆响。

    接着就听见白芹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引得前面的观影客人纷纷回头。

    偏偏是镜头到了最情浓的时候,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谩骂接踵而至。

    杜恒黑着脸,起身将白芹拎了出去。

    我还没回过神,他们就已经离场了。

    曽煜忍不住哼笑了一声,重新朝我凑了过来,“我们继续嗯?”

    “你自己继续吧。”我起身就要跟出去,他故意用他的长腿横住了我的去路,我咬牙,直接朝他的小腿肚狠狠地 一脚,他吃痛,不由得闷哼了一声,这一声又惊动了前面的一小片人,自然又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谩骂声。

    曾煜无奈,只好跟着我一起往外走。

    出了影院,发现杜恒已经将白芹拎上车了,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拎,跟曽煜拎我完全不一样◊曽煜拎我,基本 是拎着我的胳膊,杜恒更为冷酷一些,直接揪着白芹的衣领。

    偏偏白芹还一副很兴奋的样子,简直就有受虐侵向。

    爱情最好的状态不过如此,你给我的,我刚好需要,我需要的,刚好你有。

    白芹他们走了之后,我径直去向马路对面,过马路的时候,曾煜上前搂着我的肩膀,习惯性的将我护在他的臂 弯里,我没躲,跟着他的步伐穿过了马路。

    他替我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我迟疑了一步,扭身去打开了后车门,顾自钻了进来。

    他似有不悦,扶着门静默了一瞬,才关上车门,绕去了驾驶座。

    上车后,他打开暖气,回头替我调整了我膝盖前面的出风口,耐心的询问我,“怎么不坐前面了?”

    “困了,想睡觉◊”我给了一个极为敷衍的答案。

    “哦? ”他口吻淡淡的,眼神也淡淡的,嘴角的笑容也淡淡的。

    很快,车子停在了小区楼下,我先他一步下车,赶在他煻火之前进入了单元门,等他停好车追过来的时候,

    我的电梯门刚好关上。

    到家之后,我摸着黑换了鞋,直接扎进了小房间,关上门,扯过毯子躺了下来。

    开门声以及放钥匙的声音,接着便听到他低沉的脚步声,朝我而来。

    感觉到他身上冷冽的气息,我直接打断他接下来可能会说的话,“我困了,先睡会儿,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

    ,谢谢◊”

    “……”身后静悄悄地,过了一会儿,“好◊”

    他真的关了门,出去了。

    安静的夜晚,可以清晰地听到他去了浴室,他喜欢泡浴缸,觉得泡浴缸的时候是一整天最放松的时候,也是思 考问題效率最高的时候,但是今天听到的是花洒的声音,他只有情绪烦躁的时候才会用花洒。

    该烦躁的不应该是我么,他为什么烦躁?

    许是真的累了,想了一会儿心事,竟然真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做了一些梦,梦到了唐希,春风和煦,柳叶飞扬,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场景,有山有水有树有他。

    一人粗的树千下,唐希靠在那儿安静的看书,我坐在树千的另一侧,与他隔着不近不远但足以让我心潮澎湃的 距离。

    梦里的他似乎没有记忆里的那么冷漠,他看到一半的时候会回头朝我笑,如沐春风,整个人就跟飞起来一样。 我想靠近他,再靠近他,一点点往他身边挪,他似乎没打算拒绝,最后我千脆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唐希,你看的什么书?为什么我看不懂?”

    “《Maingot腹部手术学》。”

    “医学书?”

    "卩恩◊,,

    “你以后想当医生?”

    “不是想,是要。”

    “哦。”我靠在他的肩膀,他居然无动于衷,我便伸手去夺他手里的书,“借我看看。”

    然后夺过来发现全是英文,别说内容了,我连翻译都无法翻译,又只好讷讷的还给他。

    他忽然笑了,很轻,很浅,缭绕在我的耳蜗,久久挥之不去。

    我惊讶的直起身子,“唐希,你笑了 ◊”

    “没有。”

    “你真的笑了,我听见了,唐希,你从来没有对我笑过。”

    “说了我没有。”

    “真的有! ”我说,唐希,你笑起来真好看,可以再笑一次吗。

    “无聊! ”唐希恢复一脸冷漠,带着他惯有的排斥和厌烦,抓起他的书大步离开。

    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后,心猛地收紧,迫使我从梦境中转醒。

    这是梦吗?

    为什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感觉。

    唐希最近出现在我睡梦中和脑海中的频率越来越高,并且已经开始牵动我的心,刚才那个梦,竟然有那么一瞬, 我不愿意醒过来,尤其是当我靠上唐希的肩膀,那种由心底泛起的暖意和甜蜜带来的满足感让我贪恋。

    这种感觉让我变得不安,我想起曽煜对我说的话,“如果哪天你不仅恢复了记忆,连带着曾经的感情也一并找了 回来,你还能用这样无关痛痒的语气跟我说话吗?”

    他是怕的,他怕我将唐希的记忆全部找了回来,连带着我对唐希昔日的情感。可只是他会怕吗?我也会怕。比 起害怕他会背叛我,更让我害怕的是我先背叛他。

    其实挺庆幸的,庆幸我和唐希没什么过多的交集,我天真的认为,曾经的那些事儿只要我不去想,它早晚有一 天会烟消云散。然而这只是我的认为,后来我发现,有些事儿即使我不去想,它也会自己冒出来,随时随地,无时 无刻。

    又到了周末,曾煜一大早就出门了,煎好的药放在了餐桌上,一遍遍的短信傕促我喝完再睡。

    喝了药之后睡意全无,白芹的电话打了进来,说是身体不舒服,让我陪她去医院,言语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电话里问不清楚我索性就没问,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到了约定的地点,一下车就看见白芹裏着大农站在路边抽烟,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烟烧的很快,看见我后, 她将烟灭在了垃圾捅上,随手丢了进去。

    我想起曽煜抽烟的姿势,或慢条斯理,或儒雅淡漠,好像从我吃中药开始就没见过他抽烟,也没从他身上闻 见过烟草的味道。

    脑海中不自然的冒出一个念头,他戒烟了?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走到白芹面前,问道。

    白芹扯了扯嘴角,“边走边说吧。”

    我们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两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步调也几乎一致。

    “我好像,怀孕了。”

    不轻不重的声音,如一阵冷风从耳边刮过,让我的思绪凝结了片刻。

    沉默了一瞬,理智复苏,“他知道吗?”

    白芹揺了揺头,“还不知道。”

    “不打算说?”

    白芹的步子微微停顿,我也跟着站定,她秀眉轻拧,“按照他的性格,如果知道我怀孕了,一定会让我生下来。 我眸色微敛,听的专注。

    “可是这样风险太大了,我不想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跟别人不一样。”她冷静的重复,“不能,不能要。”

    “母婴传染也是有一定的概率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完全可以通过一定的医学手段进行干预从而降低感染的 比例◊”这些一开始我和曽煜就咨询过叶连硕,杜恒既然选择跟白芹在一起,就自然会做好一切的打算,包括怀孕 生子◊“你不要悲观,也不要太着急,我先陪你去检查一下,确定早孕我们再商量,好吗?”

    “嗯◊”白芹眉头舒展了一些,点了点头。

    尿检的时候,她将病例和包全部给了我,我坐在长椅上等她,杜恒的电话打进来的同时,我的手机也响了起 来。

    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我接起了杜恒的电话。

    “你在哪? ”杜恒着急的问。

    “她现在和我在一起◊”

    “顾晚? ”杜恒略微有些惊讶,但马上又追问,“你们在哪?”

    像是怕我会隐瞒,他直截了当的开口,“我知道她怀孕了,不用替她瞒着我,你们现在是不是在医院?在哪家医 院?! ”

    我怔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医院的地址◊他说了句‘马上过来’就挂了电话。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