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你很失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9章你很失望?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4 14:54:18

    白芹从洗手间出来,“他吗?”

    “嗯。”我点头。

    “他知道了?”

    “嗯,现在在过来的路上。”

    检查结果确认怀孕五周,从门诊部出来白芹一直都表现的很安静,下了扶梯,我说在这儿等一下杜恒,她点了头 ,看上去风平浪静的。

    没等一会儿,她说她口渴,让我帮她去前面的小卖部买瓶水,我没在意,应声就去了。回来的时候,发现没了 她的身影。

    打她电话,关机。

    杜恒的电话打到我这里来,问我们在哪,白芹的手机为什么关机,我愣了一秒,正犹豫该怎么回答,就看见杜 恒举着手机四下张望着跑了过来。

    看见我后,他挂了电话,微喘着间,“她呢?”

    “刚刚还在这儿的……”我现在才反应过来,她叫我去买水,是有意支开我。

    杜恒脸色骤变,抓住我的手腕警告道,“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你,但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是不 会放过你!”

    他的力气不亚于曽煜,曽煜警告归警告,不会真的弄伤我,但是他不一样,他是真的会折断我的手腕。

    “对、对不起……”不管怎样,我都应该看住她的,明明知道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明明知道她的平静来的那 么反常,我还松开了她的手。

    杜恒狠狠的将我推开,转身头也不回,我身子往后踉跄了两步,直直的倒了下去,一双有力的手臂及时的拖 住了我的腰,我近乎本能的扣住了他的肩膀,结结实实的跌进了他的怀抱里。

    唐希!

    我猛然一惊,心跳飞快。

    他依旧眸光淡漠,瞥了一哏远去的杜恒,将我身子扶稳后立即松开了手,“刚才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有接?” 刚刚确实有个电话进来,但是光顾着接白芹的手机了,没注意我自己的。

    原来是他打的。

    “刚才有事,所以……”我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拘束起来,可能是最近梦到他的次数太多了,现在和他面对面站立 ,竟然这般的局促不安,这样的心虚让我惶恐。

    “你打给我,有事?”我这才注意到他今天穿的不是昔通的着装,而是武警队的制服,纯黑色,深邃、庄重、

    神秘。

    他解释,“刚好来医院出任务,从监控里看到了你,所以给你打了个电话,也没事,以为是你病了……”

    “不是我,是……”我猛然反应过来,注意力回到白芹失踪的事情上,像是找到了一个脱罪的理由似的,急不 可耐的朝唐希道别,逃也似的转身就跑。

    门诊部去大门是会经过住院部的大楼的,我加快步伐,生怕唐希会追上来似的,然后就在我跑到住院部大楼底 下的时候,突然一抹黑影从天而降,随着一声无法描述的声响,我的脚步倏然停止,周围响起了_阵骚乱,接二连 三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我没动,身体跟被施了定身咒一样,连指关节都动弹不了。

    围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多,依稀听到‘有人跳楼了’的字哏,我的腿开始发软,身上的力气再一点点的流失。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人离我很近很近,就在我右手边不到一米的位置,余光瞥见了鲜艳的红色,正一点点往 外扩张。

    大脑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体的机能完全消失了。

    “顾晚!”

    依稀听到人群中有人喊了我的名字,那声音显得有些缥缈,像在梦里一样。我想回头,可我的身体动不了,只 能保持僵硬的站姿。

    我甚至不知道跳下来的是男还是女,连一眼都不敢去看。

    “顾晚!”唐希的声音。

    阳光在那一瞬变得特别晃眼,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副熟悉的画面。

    春风和煦,柳叶飞扬,我靠在唐希的肩膀上,间他,“唐希,你看的是什么书?为什么我看不懂?” “《Maingot腹部手术学》。”

    “你以后想当医生?”

    “不是想,是要。”

    身上的力气瞬间被抽光,那一刻我的大脑是空白的,哏睛失去了焦点,不知道看向了何处。

    身体再一次被接住,抬眼一看,果然还是唐希。

    他的眼神如梦中的场景一样,像和煦的春风,又像飞扬的柳叶。

    “唐希?”莫名的一句话从我嘴巴里脱口而出,“不是要当医生的吗?”

    唐希的脸色蓦然一顿,一种惊愕万分的眼神盯着我,迟疑了很久,一字一句的开口,“你说、什么?”

    “不是说长大以后要当医生吗?为什么食言了?”这句话很轻,轻到只有他才能听到,他抱着我的身子,保持着 半蹲的姿势很久很久,不可思议的间道,“你想起来了?”

    我点头。

    原来那些根本不是梦境,而是我真真实实的记忆。

    唐希转脸命令,“警戒线,封锁现场!我离开一下,很快回来!”

    他当即抱起我,似乎是怕我瞥见地上的惨状,下意识的将我的脸贴靠着他的胸膛。他将我直接抱进了住院部的 大楼,迎面看见一个护士推着一辆空的担架车,直接将对方拦了下来,“抱歉!征用一下!”

    他将我放在担架床上,不由分说推进了最里间的医务办公室。

    “顾晚,在这儿等我! ”他叮嘱我,目光坚定。

    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我拉住了他的手,“唐希,这一次走了,还会回来吗?”

    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侧脸的轮廓也冷硬了三分,静默了一瞬,他回头,抿了抿唇,“会◊”

    我松开了他的手。

    跳楼的不是别人,是黄鳝。

    他和吴磊几乎一模一样的死因。

    至于他是什么时候从拉萨又返回了上海,我无从而知。只知道唐希盯了他很久,这一次就是一路跟他来到这家医 院。黄鳝的左臂中了一枪,负伤扎进医院后不知所踪,唐希调取了监控,寻找黄鳝的过程中无意间看见了我,他知 道黄鳝认识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有一点不着边际的过节,怕黄鳝撞见我,会对我不利,便第一时间出来寻我。

    就在他擅离职守的短暂的时间内,黄鳝‘跳楼’了。

    初步判定是意外坠楼,但这样的‘意外’出现的太多次了。

    经过吴磊之后,这个说法毫无说服力。

    从查理到吴磊,再从三爷到黄鳝,我刚好亲眼目睹了他们死亡的瞬间,毒死、坠楼、枪杀、坠楼,前三个人 的死亡,警方不分青红皂白就将罪名扣在了曾煜的头上,即使没有证据,他们也如此坚定地认为这一切都是曾煜幕后 操控。

    尤其是曽煜开枪打死三爷的瞬间,被数名警察清楚的看在眼里。虽然他有解释过,是狙击手的子弹打在了他的枪 柄上,但是警方一直否认狙击手开枪的事实,说当天确实安排了狙击手,但是狙击手未接到命令的情况下不会擅自 开枪,并且当天在岗狙击手的子弹确实一发未少。

    现在又发生了黄鳝的事情,这一次看似和曽煜没有一点关系,警方却依然能找到理由将他的死和曽煜结合起来。

    黄鳝坠楼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经过查证,那通电话是从曾氏大楼里打出去的,警方单方面认为,一定 是曽煜烕胁了黄鳝什么,才导致黄鳝坠楼。

    为此,曽煜毫无回应。

    他从现场的照片里看到了我,以及唐希将我抱走的整个过程,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门被推开的那一刻,我的心猛地一颤,曽煜阴郁着脸,浑身透着冷厉的气息,一步步朝我走过来。

    “曾煜?”我的语气里带了点本能的惊讶和诧异,毕竟他会突然出现,在我意料之外。

    他却误解了我的意思,一声低沉的嘲讽,“你很失望?”

    我没说话,他顿了一步,继续上前,脱下他的黑色大衣盖在我身上,将我打横抱了起来,从后门离开。

    艾伦的车已经停在了路边,曾煜将我抱上车,叮嘱道,“把她送回家,在我回来之前,你就守在那里。”

    “是。”艾伦应声。

    他作势要抽身,我揪住了他的衣服,“你去哪儿?”

    他的脸色越来越黑,眼神也越来越沉,我知道他在隐忍着脾气,碍于某种原因没有直接爆发,对于我的提间, 他还是耐心回答了,“我去一趟警局,你回家等我!”

    “好。”我还没松开他的衣服,他就先佛开了我的手。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曾煜生气的原因,间了艾伦,艾伦才说,现场有很多唐希抱着我的照片,有一些举止行为 过分亲密了。

    后来看了照片才知道,他所指的过分亲密的行为,正是我扣着唐希的肩膀,问他为什么不当医生时的画面。

    那个画面里,唐希的哏神分外柔和,一瞬不瞬的看着我,眼底写满了故事,哏神的光晕也摻杂了复杂的情谊。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找到了黄鳝坠楼事件的转播新闻,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刑警队的人也赶到 了现场,偶尔能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有_种咋日重现的感觉。

    仿佛现在死的不是黄鳝,而是吴磊。

    我自然地回想起,吴磊坠楼的当天,我和曽煜在酒店客房里发生的一幕幕。

    短短数月,恍如隔世。

    下一更,六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