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1章晚儿,抱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1章晚儿,抱我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5 14:11:51

    唐希的身影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莫名失落的感觉牵动着我的心,我忽然想起唐希离开那一天的吻,如万千飞 扬的柳絮,索绕在我心坎,始终挥之不去。

    “晚儿,现在还痛吗? ”耳边响起的是曾煜呢喃的关心,他在我身边躺了下来,将我轻轻地拥进怀里,生怕动 作幅度大了会弄疼我似的。

    抬了抬头。

    我微微睁开哏,想去追那些梦里的画面,却好似再次失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脑子里就只剩下一系列的间 题,为什么唐希要不告而别,为什么我到了上海联系不到他,为什么会有个所谓的‘女朋友’,一连串的问题让我 心里生出一丝执拗,我想去找唐希,将当年的事情全部间清楚。

    “不痛了的话,就起来喝药?喝完药我抱你去洗澡,洗完澡再睡,嗯? ”他偏头,吻着我的额头,轻声叮咛

    我又点了点头。

    他掀开被子,俯身要抱我,我下意识的躲了他的手臂,怕他误会、生气,我补了一句,“我想去洗手间。”

    “我抱你去。”他伸手过来揽我的腰。

    “别。”近乎本能的一句拒绝,带出的排斥和疏离在我的意料之外。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他的手顿在我腰侧,视线紧锁着我的脸,陡然转沉,脸色也变得浓郁,我没敢看他的眼睛,挣扎着翻身下床, 脖子后面隐隐还有些痛,后脑也有些沉,站起来的时候有片刻的眩晕,身子揺晃了一下,他伸手过来扶我,我笑 着挡开了,“我没事。”

    一步步往外走,在他的意味不明的注视中。

    我在马捅上坐了很久,心思不受控制的缠绕在唐希离开的那天,那是记忆中我和他的‘最后一面以及我到了 上海给他打的那一通电话,那串烂记于心的数字,接通后听见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的女朋友。

    后来的记忆依旧是一片空白,从我到上海的那一天到七年前那起爆炸案,这期间的三年发生了什么,我依旧是 一无所知。我忘记了,在我得知唐希有女朋友时我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悲伤和失落。

    一定伤心欲绝吧。

    敲门声。

    “晚儿? ”曽煜在门外喊我。

    他的声音将我的思绪从过去的情感中抽离,我有一瞬间的清酲,这样的清酲连带出我的害怕和恐惧,我不得不面 对一个很沉重的间题,我回忆起了关于唐希的一切,是不是等于背叛了曾煜,这是我一直害怕的问题,终究还是出 现了。

    “晚儿?! ”他的声音开始有些紧张,直接推开了门,我转头,愕然的看着他。

    见我没事,他眼底的紧张稍稍缓和,紧绷的面色也渐渐沉淀下来。他走过来,将我从马捅上拉了起来,替我穿 好衣服,像照顾孩子一样动作温柔到了极致。

    “再不出来,药就凉了。”他的眼底生气了淡淡的笑意,像是对我的安慰,也像是对我的挽留。

    他怕我走,我知道,他一直在害怕,害怕我有朝一日想起过去的一切,会离开他。

    他搂着我的肩膀,将我带到了沙发前,抱我坐在了他的腿上,手臂圈过我瘦削的身躯端起了药碗,他一勺一勺 的舀着药,送到我唇边,喝了几口实在是喝不下去了,我皱了皱眉。

    “很苦? ”他用拇指掠去了我唇边的药汁。

    我点了头。

    “再喝一点吧。”他低哄道。

    我只好又憋着气将剩下的全部喝完。

    “乖。”他偏头吻了吻我的唇,舌尖从我的唇瓣上一划而过,顾自品味了一下,他沉声,“确实很苦◊”

    大脑处于短暂的放空状态,没有过去记忆的缠绕,整个人都是轻松的,多希望能一直这样安安静静的靠在他怀 里,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回忆。

    他将碗放在茶几上,抱了我一会儿,又说,“抱你去洗澡?”

    他闭口不提唐希,不问我究竟想起了哪些,也不追究医院门口唐希抱我的事情,安静的不只是我,还有他。他甚 至连说话声音都很轻,生怕打破了我的平静。

    我没应,他顾自起身,抱着我往浴室走。

    我一直都没有任何反应,平静的像一只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木偶。

    他像平时一样,将我抱进浴室,用脚踢上门,经过浴霸开关的时候,还是会停顿下来,但我没有伸出手,他低 头,用他瘦削的下巴抵开了开关。

    他像平时一样,一脚踩在浴缸边缧,使我坐在他弓起的腿上,然后弯腰替我脱了鞋,温凉的手探入我的裙摆,

    作势要摘我内裤。手指蹭到我肌肤的时候,我蓦地一凉,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双腿不自觉的夹紧。

    他偏头看着我,眸色越来越深,手里的动作未停,脱了我的内裤丢在了洗衣机上,手臂捞起我悬挂的双腿俯身 亲吻着我的唇,细细腻腻的吻从天而降,在一起这么久了,接吻早已成了习惯,他的吻落下,我会习惯性的扬起 下巴去回应,与情欲无关。

    与往日不同的是,他今天的呼吸一直都很平稳,就只是单纯的吻,包含着疼惜和伶爱,不摻杂其他的因素。

    吻了一会儿,他松开我的唇,轻声道,“先洗澡,会着凉。”

    “嗯。”我点头。

    他哏中闪过一丝艳丽,再次低头,给了我一个炙热绵长的深吻。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我手足无措,一吻终了他才解释,“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一句让我又陷入了沉默。

    洗的是淋浴,他身上还穿着衬衫西裤,白色的衬衫纯净无暇,领口处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片麦色的肌肤, 神秘而性感,他的喉结很突出,滚动的时候也带着别样的魅惑。

    他握着琳浴头冲洗着我的身子,自上而下,温热的水流顺着皮肤的纹理往下,没入我脚边的下水口。起初他洗的 很认真,怕我着凉,动作一直都很快,可是洗着洗着,他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他微垂着眼帘,心思沉重。

    “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我怕你会突然回忆起一切,怕你想起过去的同时忘了我,怕你对唐 希的感情超过你对我的,怕面对这一天,怕……”他的声音忽然哽咽了。

    他握着琳浴头的手不自然的垂落,水尽数喷洒在他的西裤上,他像是毫无感知,垂落的目光不知看向了何处。

    “刚刚在房间,我想抱你,你躲开了我,你起身的时候,差点跌倒,我去扶你,你也躲开了我,你说你没事, 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疼,那种感觉就好像你不再需要我了,你要离开我……”他的声音很轻,透着些许嘶哑, 乍一听风平浪静,其实饱含了失落和无奈。

    我也垂眸,视线落在他被淋湿的裤管上。

    他的手抚上我的脖颈,磨蹭着我湿滑的皮肤。凉凉的觖感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意识到没有水流的冲洗我会 冷,他千脆将琳浴头别在了墙上,这样热水会持续的浇灌下来,而他也脱了鞋,跨进了浴缸里。

    我冷不丁出声,“这样你衣服会湿。”

    他伸手抱着我,与我一同淋在花洒下,他低头亲吻着我的耳朵,“那晚儿帮我脱了好不好?”

    耳边有温热的水汽,也有他湿热的吻,原本就分散的意识被搅的七零八落,点头已经成了我无意识的动作。

    “先帮我把皮带解开。”他的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温柔,舌尖略过我的耳蜗,带来一阵酥麻的快感,我本能 的转过脸,追逐他的唇的同时,手也伸向了他的腹下。

    有些习惯养成在悄无声息之中,我很顺利就摸到了他皮带卡扣的位置,手指轻轻地一挑,就听见咔哒一声,他扣 着我的后脑,吻的越来越深。

    西裤顺着他修长的双腿滑了下去,他当即踢了开,上前一步贴上我的身体,“把我衬衫也脱了晚儿。”

    水流自头顶浇灌而下,淋在我的睫毛上,我睁不开眼,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去摸,摸到了他劲笮的腰,腰侧是 一道清晰的疤痕印,指腹自疤痕上缓缓的略过,脑海中跟着出现我和曾煜的全部的过往,连带着和唐希的一起,无 数个混乱的画面和片段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衬衫被褪去,指尖也跟着从他的身体抽离,他利落的抓住了我的手腕,带向他的腰间,“晚儿,抱着我。”

    他重复了几遍,“晚儿,抱着我好不好,抱我……”

    像一把利剑戳在了心里最柔软的位置,我抛却了一切纷乱的思绪,紧紧地抱着他,将自己的舌头深入他的口中 。得到了我的回应,他欣喜若狂般的束紧了我的腰,转过我的身体将我直接抵在了墙壁上,冰冷的觖感随之而来, 我不受控制的绷紧了身体,更加用力的去回应他的吞噬一般的吻。

    他抬手将花洒转了过来,朝向我们的身体,然后落下去调髙了水温,回来的时候顺带着脱了他的内裤,不给我 一点反应和适应的时间,弓起膝盖挤开我一条腿,我身子受力不稳,整个人往下滑,他刚好扣着我的后腰,顺势 冲了进来。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