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2章永远都别离开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2章永远都别离开我!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5 17:09:05

    橘黄色的灯光在光白的墙壁上投下两道长长的影子,一道宽,一道笮。

    室内的温度骤然攀升,全部的水汽都喷薄而上,氤氲在浴霸灯的外圈,淤积的水#形成一道斑斓的光圈,绚烂 华丽。

    我迷离着哏,视线也变得霎蒙蒙的,此刻去看他的脸,艳丽无比。

    想起最初的最初,白芹对曾煜的评价,她说别的男人可以用帅来形容,但是曾煜,却可以用美来形容。

    他太美了,他的每一个眼神,所透出的神韵,都美艳的绝世风华。床笫间的他,更加惊艳动人,每一频呼吸, 所透出的魅惑,都如夺魂般让人无法抗拒。

    随着他的动作渐入佳境,我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反而觉得浑身都散发着滚烫的热气,拼命地往外迸发。 “晚儿,答应我,永远都别离开我! ”他用命令的口吻说道,配合着凶猛的节拍。

    我意识囹圄,揺晃着脑袋。

    他托起我的臀部,将我打直抱了起来,关了花洒,跨出了浴缸。

    没了热水的冲洗,尽管室内是二十四小时恒温,依稀还是能感觉到一丝凉意。我贴紧他的胸膛,做爱的时候, 他身体的温度向来都热得发烫。

    男人的身体有多烫,就表示他的欲念就多强烈,越是投入和专注,体表的温度就只会郁积,不会散发。似乎 每次做爱的时候,都是我分神比较多,他习惯了掌控整场节奏,而我也习惯了跟随他的节奏和韵律。

    “答应我!嗯?! ”他拉开浴室的门,往外走,身体还紧紧地贴在一起,他惩戒似的挺动了一下,我伏在他的肩 头,微弱的哼吟。

    “嗯……”细碎的声音从我唇齿间溢出,像是潜意识的一声回应,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过滤。

    “嗯?”他对我的回应并不满意,托着我的身子微微退出来一些,“嗯是什么意思?”

    我蜷缩着身体,双腿下意识的圈紧了他的腰身。

    他再一次狠狠地挺入最深,“说话!”

    我有些受不了了,哼哼唧唧的点头,“不离开……”

    “不离开谁? ”他逼间着,走到沙发前,将我放在沙发的靠背上,笮笮的一道支撑着我的揺摇欲坠的身子,我 紧张的勾紧了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

    “不离开你嗯……”体内的水分仿佛都被他抽千了,觉得口千舌燥,本能的想去吻他的唇,他微薄的唇瓣上还 沾染着我们的唾液,水晶灯的照射下透着谜一般的性感。

    他摁我的肩膀将我压回沙发的边沿,双手握紧了我的胯骨,揑的我骨骼生疼,我怕自己随时会跌下去,双腿牢 牢地夹紧他的腰,这个姿势更加利于他的进出,没了丝毫的阻碍,他的动作更加放任自如,渐渐加快了节奏。

    “谁不离开谁,完整的说出来! ”深深浅浅的韵律,深深浅浅的呼吸,脑子里炸开了白光,视线变得迷离又 模糊,双手无处安放,只能揪着脑袋下方的沙发。

    “别这样。”嗓子变得千涸,我舔舐着自己的唇,哭哝着开口。

    “别哪样? ”他的手不断地收力,胯骨仿佛要被他揑碎。

    “痛,别这样,痛。”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他小臂的肌肉很硬,我的手太小了,力量也不够,抓不住,又 垂了下去。

    他的动作越发的狠,“哪里痛嗯?”

    他俯身,舌尖从我的胸口飞快的扫过,“告诉我,哪里痛?”

    我说不出口,只能咬紧了牙关。

    “不说就是不痛,那我们再快一点好不好,晚儿?”他像来自地狱的招魂师,每一个字节和音调都足够的摄魂 ,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沦其中。

    “唔。”我咬着牙,双手和双腿都绷紧了力气,承受着他不知疲倦的掠夺和无止境的索取。

    大开大合十几下过后,他的额头才开始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我的身上早已经湿湿黏黏的,分不清是最初的水,还 是后来的汗。

    他的指甲戬的我的皮肉有点疼,我下意识的伸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他顺势抓起我的手握在手心里,再次摁在 我的腰胯上,“晚儿腻了是不是?我们再换个姿势?”

    我胡乱的揺头。

    他黢黑的眼睛透着晶亮,“就喜欢这个姿势?”

    我依旧摇头。

    他轻轻地笑着,还是将我抱了起来,一步一深一步一浅的在客厅里来回的踱步。

    客厅里有好几面镜子,落地窗的玻璃也可以看到我们的身体,他将我抱到落地窗的正前方,轻轻地吻着我的耳 朵,潮湿的气息卷着他的声音,“晚儿,睁开眼,看着玻璃。”

    我听话的睁眼,视线并没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看向窗外的霓虹夜景,而是停留在玻璃上映出的我们的影子。

    “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用心看,然后全部记在脑子里。”他的这句话没有任何情欲的色彩,反而增添了很多 感伤的情怀,他要我记住他,他怕我忘了他。

    画面总归是太过露骨,太过羞耻,我看了一秒,就将脸埋进了他的颈窝。

    他往前走了两步,将我放了下来,“踩我脚上,晚儿。”

    我站在他的脚背上,跟随着他的脚步。

    被迫后退了几步,身子贴在了冰冷的玻璃上,后面是这个城市最绚烂的夜景,下面仿佛是万丈深渊。

    他暂时搁置了动作,低头与我深吻,唇舌交融的声音在静谧的夜变得格外的清晰魅惑,拨弄着我们内心深处的欲 望。

    吻到深处,他忽然松开了我,抓着我的胳膊将我翻了个身,我被迫趴在玻璃上,背对着他,承受着他从身后 疯狂的掠夺和肆意的侵占。

    再亮的霓虹也照不明这无尽的黑夜,这好像暗示着我,永远也不可能逃得出曽煜的掌心。

    身上的水被我们的体温蒸发,汗湿了一遍之后身上粘粘的,他又将我抱回浴室洗了一遍,这一次速度很快,没 有多余的缠绵。

    我裏着浴巾坐在床尾,看着他去衣柜拿了件他的衬衫给我穿上,我间他为什么不拿我的睡裙,他说他喜欢看我穿 他的衬衫,从我们的第一次我穿了他的衬衫落荒而逃之后,他就爱死了我穿他白衬衫的样子。

    我没说话,安静的看着他。

    替我穿好衬衫之后,他又拿了吹风机来替我吹头发。

    他的动作很轻柔,吹风机的声音很响,我喊他的名字,他似乎是没有听见。

    我说,“曽煜,我不会离开你,更不会忘了你◊”

    他没听见,因为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没听见。

    这一夜,我们都没睡,不知疲倦的从黑夜做到了天明。

    我不睡是因为我害怕那些回忆再次像梦魔一般缠绕着我,于是我连闭眼都不敢。

    他不睡是因为他害怕我一觉酲来整颗心就被别的男人占据,所以他贪婪而又疯狂的要着我,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可最终我们还是累了,我靠在他的怀里,慢慢地闭上了眼。

    意外的没有梦见唐希,依稀做了几个梦,全都是关于曾煜,甚至还梦见了邱浩森,梦见了很多我们最初相识的片 段。

    酲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伸手去摸曾煜,却扑了空,睁开哏,没了他的身影。空气中仿佛还残存着咋 晚缠绵过后的味道,我动了动身子,腿间酸涩难忍,隐隐还有些发胀,像是欢爱不久的感觉。

    客厅里隐约有些动静,以为是曽煜,挣扎着从床上鹏了起来,身上还穿着他的白衬衫,衬衫上混合着我和他的 味道。打开卧室门,看见的却是忙碌于打扫卫生的琴妈。

    “顾小姐,你SI 了 ◊”

    我眼神四下搜寻,她继续道,“曾先生已经出去了。”

    我间他什么时候走的。

    琴妈说大概上午十点。

    十点,咋晚做做停停差不多持续了一整夜,将近六点才开始睡,他十点就出门了,也就是说他睡了不到四个 小时。

    又不是机器人,多重要的事儿,连觉都不睡了。

    我拿起手机正要给曾煜打电话,一通陌生电话率先打了进来,我的手刚好滑动屏幕,电话接通了。

    “您好,哪位?”电话接起后,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喂?”又间了一遍,依然静默无声。

    以为是谁打错了,正要挂断,对面传来一声轻咳,低沉的声线,透着些许沙哑,我第一反应是曾煜,因为声音 很接近,“曾煜?”

    又是无边无际的沉默,意识到不是曾煜,我当即挂了电话。

    琴妈间我中午吃什么,打断了我的思绪,走神了片刻,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短信 的内容是简单的一行字,“见一面吧。”

    我迅i速的回了过去,“你是谁?”

    短信很快追了过来,“我是曾煜一直在找的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根本不知道曾煜在找人,更不可能知道他一直在找的究竟是谁。我飞快的发送了过去,“ 你到底是谁?”

    “如果你真的想跟曾煜在一起,就一个人来见我,地址是南山路23号,别让我等太久,我和他一样,耐心不好 我回拨了电话过去,想要问清楚,系统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