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4章我陪你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4章我陪你去!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6 17:51:39

    走到电脑前,看见屏幕上显示着正在加载防侵入系统的对话框,加载成功后,电脑自动关机。我拔了数据线,还 给了护士台。

    出了医院,看见唐希的车刚刚离去,我坐进车里,下意识的打开了收件箱,被删除的短信竟然被恢复了,我将 短信的内容又看了一遍,南山路23号,只要去了,就能知道曾煜在找的究竟是谁了。

    可是短信要求我一个人……

    戒备心让我犹豫,可是对方开出的条件太过诱惑,‘如果你真的想和曾煜在一起,就一个人来见我’,条件是 前半句。

    去,是一定要去,毕竟即使我有心想躲,对方在暗,我在明,他想找上我实在是太简单了,连我的手机都可 以入侵,入侵我的生活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思虑过后,我开了导航,目的地输入‘南山路23号’,导航连接成功后,我发动了引擎,正准备出发,副驾驶 的门突然被拉开了,曽煜低头坐了进来,带进了一股冷风。

    我怔了,愕然的看着他,“你怎么……”

    他的视线直接落在我的脸上,“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吗?这个间题难道不应该是我间你?”

    “你跟踪我? ”这几个字脱口而出,说完我又自我否决,他如果真的跟踪我的话,在我进入唐希病房的时候, 他就该出现了,而不是现在。

    “你确定是我跟踪你,而不是你跟踪我? ”他的视线沾上了探究的意味。

    “我才没有……”视线垂落的时候,瞥见了正开启着的导航,心里蓦地一惊,伸手去关,曽煜警觉的扣住了我 的手腕,将我的手扯向了一边,仅仅是一眼,他的脸色骤然一变,“你要去南山路?”

    他双眸紧张的眯起,连续间了几个间题,“为什么要去这儿?你刚才见了谁?谁跟你说了什么?还是你想起了什 么?”

    本来思绪就很混乱,他一连串的间题间得我哑口无言,大脑仿佛陷入了短暂的休克,我完全摸不清他这么问的 意思。

    重点自然的落在他最后一个间题上,我想起了什么,南山路23号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应该想起什么。

    而他的重点落在了第二个间题上,“你刚才见了谁?说!”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唐希远去的方向,早已经没了他车的影子。

    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我不会隐瞒曽煜,也很清楚根本不可能隐瞒的了他,所以老老实实的回答,“唐希。”

    “唐希!呵……”他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冷哼,音调陡然下沉,明显感受到周遭的空气在变冷。

    “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耐着性子,沉声间我。

    “没说什么。”唐希最后的那番话我肯定不会告诉曾煜,如果他一定要追间到底的话,我就只能坦白我找唐希 是为了拿那个西装男人的视频资料。

    然而根本不需要我坦白,因为手机是连接蓝牙的,所以接收短信的提示音格外的清晰,曽煜眸光一凛,用力将 我往他身前一拉,直接伸手从我的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正是唐希发过来的视频资料。

    曽煜打开看了一哏,脸色越来越黑,视线慢慢的转移到我脸上,“找何司路没有,就来找唐希?为什么突然要 找这个视频,别告诉我你是心血来潮。”

    “手机给我!”我伸手去夺我的手机,他利落的往后一扬,冷声道,“你不说,我自己找。”

    我想阻止,可是根本就没有用,抵不过他的力气,他一只手就能扣死我两只手腕,手指飞快的在我手机软件上 切换,点开了通话记录,看到最近的通话记录是唐希,他眉头拧起,我的联系人本来就不多,通话记录只一哏就能 扫完,很快他又点开了短信。

    “曾煜! ”我有些急了,怕他看见,可我再急也没有用,他还是看见了。

    他脸上闪过一丝恍然,瞥了一哏导航,沉沉的开口,“你查过这个号码吗,就要自己去?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就要自己去?你知道这个地方有多危险吗,就要自己去?”

    他的语气一句比一句重,乍一听是对我的威胁,但仔细斟酌不难听出另一层意思,也就是,他知道对方是谁,也 知道所谓的南山路23号究竟代表着什么。

    “你刚刚间我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这个地方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以前知道这里,对吗?”我没有回应他的间题 ,而是提出了我心中的猜疑。

    他忽然沉默了,眼底泛起各种复杂的神韵,表情冷冽到了极致。

    “你可以继续隐瞒我,但我早晚还是会想起来,就像想起唐希一样。”我盯着他的眼,一瞬不瞬,目光坚定。

    他自然的将这理解成威胁,甚至是挑衅,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我该知道的事儿。

    “曾煜,我不想听什么隐瞒我是为了我好之类的理由,很烂。”

    他扣着我手腕的手渐渐松了力道,最后完全松开。

    “5见在你隐瞒我,日后又凭什么要求我对你足够的坦诚?如果眼前这一关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我希望是跟你共 同面对,而不是躲在你身后,让你一个人为我当去所有的锋芒。”我握着他的手,渴求的望着他。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像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最终还是妥协,“好。”

    他说,“我陪你去。”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双手架着我的胳肢窝将我从驾驶座提拎了出来,他一个翻身,与我调换了

    位置。

    伸手替我系上安全带,“不用可是,他知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

    我间他,‘他’是谁,他说,“到了你就知道”。

    “哦。”我应了一声,偏头看向了窗外,心里莫名的不安,眼皮也不合时宜的跳了起来。

    他没有看导航,这条路对他来说似乎很熟悉。

    南山路也是临江别墅区,与浅水湾不到十公里的距离。记不清什么时候在哪里听过这个地址,等车子驶入南山 路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来。

    叶连硕跟我说过,杜月萍被强奸之后不多久,强奸她的那个男人一夜之间被灭门,当时他提过一句,“后来很 长一段时间整条南山路都没有车子进入” ◊我间他为什么,他说没人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被灭门的那一家就在这南山路上,南山路属于老牌别墅区,有将近三十年的历史了,其他的 别墅区都被开发商翻新甚至重修过,唯独这儿一直没什么变化。

    进入南山路监控区域之前,曽煜的车速突然慢了下来,他没有看我,目光幽冷的看着前方,“你还有后悔的机

    入 ”

    石。

    我当即反间他,“我应该后悔什么么?”

    他斜斜的睨了我一哏,眉头再次蹙起,随即悄无声息的舒了口气,表情显得有些无奈。

    数秒后,他加速驶入,车子很快停在了门牌号为23的院门外。

    我解开安全带,伸手去开门,刚搭上门把手,曾煜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你确定要进去?”

    他的反应让我无法理解,我点了头,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松开了手,说道,“好,我陪你。”

    院门是敞开着的,像是刻意为我们打开,这儿的装修风格跟浅水湾有些相似,大概是同一个开发商,假山碎石 ,亭台水榭,明溪清流,环境清新雅致,有一种老上海的味道。唯一觉得有些不恰当的地方是,大理石的台阶上 鹏了一层泛黄的类似苔藓的东西,并且进门右手边的车库是空的,一辆车都没有。

    “这里很久没人住了?”走到台阶前,我停住了脚步,回身间曾煜,却发现他站在我几米之外的位置,似乎很 不愿意往里走。

    我往回走了几步,他只好迎上来,牵住我的手,复杂的哏神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意在我脸上逡巡。

    “这里已经二十几年没有人住了。”他一字一句的开口,声音冷冷清清的,听不出明显的情绪。

    “二十几年?”我顿时愣住了,脑子里成功的将这儿和叶连硕口中的那被灭门的一家联系起来,莫名的恐惧和 惊慌侵袭而来。

    “还要进去吗?”他挑眉看着我,似乎在等我一句回头。

    冷风仿佛在这一瞬静止,依稀感觉到冰凉凉的东西落在我脸上,抬头发现,竟然下起了雪。

    印象中上海已经好几年没下过雪了。

    心里的恐惧依然在蔓延,可这并不能够阻挡我的脚步,我转身,一步一步踏上台阶。

    二十几年前,这儿被血洗的干干净净,似乎这儿每一寸都被血浸泡过,或许我踏过的某一个台阶上也沾染了这户 人家的血迹,脚下的步子像被灌了铅一样,连带着我的心情一并沉重起来。

    给我发短信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约我在这儿见面?曽煜在看到导航上显示着这儿的地址时,那本能的反应, 以及他间出的那一句M尔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这一系列的间题就像无形的锁链一样,既扼住了我的喉咙,也缠住 了我的脚步。

    “顾晚! ”曽煜在台阶下喊我,我停了下来,却没回头◊然后听见他的声音沉然响起,“有些步子,一旦踏出 去,就再也收不回来。”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