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5章再杀你一次又何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5章再杀你一次又何妨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7 15:29:25

    点点碎碎的雪花样样洒洒的飘下来,落在我发丝上、脸上、睫毛上,我平静的看着他,然后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似 的,笑着朝他伸出了手,“快上来。”

    我的笑一定比这多年不见的雪还要艳丽,才会让曾煜的视线紧紧的锁在我脸上,从未移开。

    他敛去了所有的表情和情绪,踩上台阶,一步一步踩在我踏过的地方。

    台阶很髙很长,像是没有尽头。

    等了很久,才等来曾煜的手,拂去了我掌心的雪液,将我握在手心里,五指从我的指缝里穿过,扣紧了我的手 我转身,拉着他的手走完最后几道台阶。他静静地跟在我身后,沉默不言。

    正门前还有一方笮笮的庭院,一颗不知道多少年轮的枯树旁有一个秋千,上面的锁链已经生了锈,秋千板上也 长了泛黄的苔藓。

    角落里还躺着一个小孩子的木马坐骑,手工木制的,只不过经过日晒雨淋木头已经开始发黑发霍。想起叶连硕 的话,一夜之间,从老到小,被血洗的干干净净,无一生还◊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后颈椎一股凉意油然而生

    门是虚埯着的,同下面的铁门一样,像是有意为我们而留。

    我伸手去推门,曽煜一把将我拉进怀里,上前一步,用他的身子挡在了我前面,由他推开了那道门。

    正厅很宽敞,装修风格略微有些年代感,但也没什么突兀的地方,几乎都是红楠木的家具,水晶吊灯,真皮 沙发,都是那个年代奢华和档次的象征。

    在院子里的时候感觉这里荒芜了很久,但是进了正室,又觉得这里有人住,因为无论是家具还是地板,都干干 净净一尘不染,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儿,辨不出具体是什么。

    一圈扫视下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也没看见所谓的‘他^。

    我松开了曾煜的手,往里走了几步,像是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我走到了电视机前,视线落在了电视柜上的 相框。

    黑白的照片,是一张全家福。

    “一,二,三,四,五,六……”我小声的数着。

    “晚儿。”曽煜从身后喊着我的名字。

    “九个人。”我喃喃自语道,“两个老人,两个小孩,全都……没有被放过吗?”

    “晚儿……”曽煜的声音沉了些许。

    手指从照片上轻轻的拂过,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心莫名的收紧。

    觫摸到照片背面的凹凸,我翻过来看,后面是一行细小的字,“1991年4月16日,庄。”

    “这户人家姓庄。”我顾自默念道,并且这张全家福拍摄的时间刚好是我出生的那一年,照片中有两个小孩, 一个差不多六七岁,一个还被女主人抱在怀里,估计也就一两岁,如果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曾放过的话,那么虐 杀这户人家的人已经残酷到灭绝人性了吧。

    真的是曾贤吗。

    曽煜的父亲。

    我握着相框,转过身,曽煜站在水晶灯下看着我,我对上他的视线,一字一句的问道,“你知道整件事的经过 对吗?”

    他的脸色慢慢阴沉下来,虽然没有回应,我却从他眼底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他当然知道,正是因为他知道整件事的经过,所以他才那样恨曾贤,所以才从小到大没喊过曾贤一次爸爸,所 以才扬言有朝一日要亲手送曾贤入狱。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父亲是一种怎样残暴无情的存在。

    我将相框放回原处,四下打量了一圈,轻声道,“ ‘他’为什么要把我约到这里?”

    他依然没有回应,偌大的客厅死一般沉寂。

    “我和这户人家有什么联系? ”直觉告诉我,对方将我约来这里是有特定的意义和目的。

    我往他面前走近了一些,他比我髙出很多,我需要扬起脖子才能与他对视,可他的头顶上方又是水晶吊灯, 强烈的光线刺的我睁不开眼,只能微眯着眸子。

    “你姓顾。”沉默了良久,他饶是回答,声音低沉如水。

    言下之意是,我姓顾,这户人家姓庄,没有任何联系。

    “那‘他’为什么要把我约到这里?”我又重复问了一遍。

    他再次陷入沉默,屋子里静悄悄地,可以清楚的听见他的呼吸,以及我自己的心跳。

    “因为……”他薄唇轻启,刚要回答,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粗哑的男低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恐怖又诡异,“因 为我们上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

    我吓得瞪大了眼睛,身体处于短暂的僵直状态,几秒过后,才倏然反应,转身朝声音的源方向看过去。

    曽煜下意识的将我拉到他身后,我挨着他的肩膀,看见一个身材髙挑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穿着一身素 黑的西装,袖扣的设计与曾煜所有的西装一模一样,正是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之手。纯白色衬衫领下别着一枚黑色的 领结,工整得体,左胸口袋似乎还别了一支钢笔,露出金色的笔头,折射着斑斓的光。

    他的穿着打扮无可挑剔,仿佛刚从髙级宴会中走出来一般。

    但是他的脸……

    让我惊讶到有些惶然的是,他戴着一副纯黑色的面具,头上还戴了一顶黑色的礼帽,他有心要挡住自己的脸, 根本没办法辨别他的容貌。

    他双手戴着黑色的手套,拄着一根精致、同样素黑的拐杖,他的脚步很轻,从楼梯上走下来竟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愕然的看着他,看着他一步步朝我们走来,在我们两米外的位置站定,双手搭在了拐杖上,平静的与我们对 视。

    他的身上也自带一种强大的气场,比曾煜的更为冷冽的同时,隐隐还带着一股杀伐之气。

    我看不见曾煜的表情,但能感受到他手里的力道在不断收紧,似乎还有些颤抖。

    “给我发短信的是你?”我抑制着内心的恐慌和不安,鼓足勇气间出口。

    黑色的面具下是一双毫无波涧的脸,透出来的视线看似柔和,“是我。”

    他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粗哑的不正常,不像是本身的声音,更像是……声带受损?对,声带 受损!

    “你是谁?你说我们上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你见过我?你认识我?”我问出一连串的间题之后,我的心先拎了 起来,可对面的人却足够的平静,就连我身旁的曾煜,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俩似乎是在对视,空气陡然转沉,就连橘色的光晕都冷了一个色调。

    “你打算一直欺骗她到何时?”粗冷如鬼魅般的声音来自对面的面具男,他没有回答我的间题,而是神鬼不惊 的间向曾煜。

    从开始到现在,曽煜一个字都没说,他鹰隼般的眼一直叮着面前的男人,锋利的视线仿佛要割开他的面具。对方 开了口,他不得不回应,薄唇微启,只吐出几个沉冷的字节,“跟你无关!”

    “是吗?跟我无关? ”男人幽幽的提出质疑。

    曽煜的拳头陡然握紧。

    面具男微微朝我侧脸,“我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短暂的停顿过后,幽冷的面具后传来几个轻飘飘的字,“ 我是曾贤。”

    脑子里突然嗡的一下,像是什么东西炸开一样,我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话,他说,他是曾贤。

    他说,他是曾贤!

    “然后回答你第二个间题,不止我见过你,你也见过我,只不过你见我的时候,只有一岁。”他的声音像是从 地狱传来,不带一丝的温度。

    “第三个间题应该不用我回答了吧。”语调微扬,他似乎是笑了起来。

    “你闭嘴!”曽煜勃然大怒,终是呵斥出声。

    我的脑子里还在不断地重复着那句‘我是曾贤’,脚步随着心往后退了两步,我揺了揺头,“不会,曽贤已 经死了。”

    我说我相信曾煜,他说曾贤死了,那么曾贤就不可能还活着。

    对面的男人幽幽的笑了起来,浅浅的声线,“呵呵,你相信他?好女孩,我劝你最好收回这句话……”

    他没说完,曽煜陡然拔枪,冰冷的枪口对准他的面具,低吼道:“我叫你闭嘴!”

    “怎么,怕了? 曾贤’的声音依旧波欄不惊,面对曾煜的枪口,他不仅不为所惧,反而坦然的往前迎了

    一步,“还记得你当初指责我的那些话吗?”

    曽煜的脸上崆满了细细密密的情绪,墨色的瞳仁不断地收缩,眉头紧拧,握着枪的手背青筋突起。

    ‘曽贤’的声线里透出一丝嘲讽,“是不是觉得很有趣,现在的你和当初的我一模一样。”

    “你再说一句试试?! ”曽煜的眼神越加阴蛰,像是发了狠,搭在枪柄上的手指倏然收紧,索命的子弹仿佛随时 会冲膛而出。

    ‘曽贤’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不动声色的笑着,“你敢开枪?”

    “为什么不敢? ”曽煜的声音阴沉的可怕,“你已经是个‘死人’,我再杀你一次又何妨?! ”

    已经……是个……死人……

    所以说……他、真的是、曽贤?!

    下一更六点半,抱歉,时间线弄乱了,晚了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