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6章机会只有一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6章机会只有一次!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7 18:22:00

    我的心陡然一沉,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原来我的直觉没有错,原来曾贤真的没有死,所以说唐希是对的,一直以来都是曾煜在骗我。

    曽贤幽冷的嗓音打断我的思绪,他双手依旧随意的搭在拐杖上,“你不敢,六年前你没有开出那一枪,就是最 好的证明。”

    他悠悠扬扬的笑了起来,“曾煜,你终究是不够狠。”

    他喊曾煜的名字,没有一点父亲喊儿子的亲昵与和谐,冰冷的称呼,昭示着疏离的关系,这种说话的口吻更像 是面对一个对手,或者敌人。

    “狠? ”曽煜冷笑出声,“比狠我当然比不过你,你连自己的女人都能痛下杀手!六年前我没有开出那一枪,

    不是因为我心软,而是我不想变得和你一样。”

    “哪样? ”曽贤饶有意味的间道。

    “双手沾染亲人的血! ”曽煜一字一句。

    “呵呵。”曽贤像是听了天方夜谭般冷笑了起来,那笑容竟有些苍凉、悲壮,甚至还夹杂着一丝落寞和无奈, “曾煜,总有一天,你也会。”

    曽煜不假思索的否决,声音笃定,“不可能!”

    “是吗?”曽贤微微低头,手里下意识的转动着他的拐杖,“如果我现在要杀了你后面那个女人呢?”

    曽煜持枪的手臂微微晃动,随即恐吓道,“你敢?! ”

    曽贤手里的拐杖倏然停止,“你知道,我没什么不敢。”

    他的声音很轻,每一个字像是漂浮在空气中,没有力量,没有温度,却足够摄人心弦,迷人心智,“更何况 ,她的命早就属于我。”

    曽煜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他换成左手举枪,右手拉过我的身体,将我护在他身后,“我警告你,你敢动她 一下,我一定亲手要了你的命!”

    曽贤摊手,“不是不屑于沾亲人的血吗?”

    “亲人?你配吗?”曽煜字字珠玑,每说一个字,身上的气息就冷一分。

    “好,好。”曽贤莫名的点头,面具后是怎样的一张脸我无从想象,只记得他墓碑上的照片,彬彬有礼、温文尔 雅,事实上他现在所表现的举手投足间也体现了这两个词,然而他这一生的故事却和这两个词大相径庭。他随即说 道,“那么,我劝你最好现在就开枪,否则……,,

    “否则什么?”曽煜危险的眯起哏。

    曽贤慢条斯理的开口,“下一次拿枪指着我的,可能就是‘别人’,而我从来不给其他人一丝威胁我的机会, 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我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我,他口中的‘别人’指的是我,因为他的视线隐约从我脸上划过,虽然只是轻描 淡写的一哏,我却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他哏中的威胁。

    他的意思是,如果曽煜现在不杀他,下一次拿枪指着他的就是我,而他不可能会给我杀他的机会,那么我拿枪 指他的代价和后果是什么,死吗?

    曽煜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脸上那些细细密密的情绪逐渐收敛,渐渐地,他也可以平静的面对曾贤,他握着枪柄 的手没有一丝的松懈,勾起的手指一直处于蓄力的状态,他面无表情的叮着曽贤脸上的面具,狠绝的字眼从微薄 的唇间溢出,“好,我如你所愿。”

    曽煜眯起哏,枪口下垂,移至曾贤心脏的位置,嘴唇轻轻地抿起。

    曽贤原地仁立着,周身的气息反而变得柔和,面对曾煜的枪口,他没有任何的抵御和反抗,像一个忏悔了多年 的教徒,虔诚的等待神的宣判。

    曽煜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目光一凛,我本能的惊呼出声,扑进了曾煜的怀里,“不要!”

    下一秒,剧烈的枪响撕裂了我的心脏。

    周遭静悄悄地,我的脸从曾煜的肩头慢慢的抬了起来,身体开始颤抖,我不敢抬哏,不敢去看曽煜的脸,我害 怕从他的眼睛里看见血光。

    他的手臂依然伸直,保持着举枪的姿势,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弹药味儿,埯盖了最初空气中的淡香,那淡香来自 曽贤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

    “嘭”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我倏然望去,唐希逆光而立,五官被一片阴影覆盖,看不清他的表情。

    曽煜也偏头看过去,看见是唐希,他好不容易平静的表情再次泛起了波欄,眉头顿时拧紧。

    唐希没有走进来,视线从我脸上略过向我身后移去。

    “你子弹的轨迹竟然会被一个女人改变?! ”曽贤的声音平地而起,忽然由沉静变得森冷,“我给了你机会,是 你自己没有把握!”

    “顾晚!”门口的唐希突然喊了我一声,我下意识的抬头,视线刚刚觖及唐希的脸,我的后脑勺突然被曾煜摁 进了他的胸口,随着一声毫无防备的枪响,他带着我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接着又是一枪,他抱着我翻滚到了沙发后面,花瓶爆裂的声音惊天动地。

    唐希作势要冲进来,第三枪以警告的方式打在了他脚步前的地板上,他迈出的步子硬生生缩了回去。

    接着就是开关门的声音。

    曽贤从正厅的后门离开了。

    曽煜依旧抱紧了我的身子,不知是我传染了他,还是他感染了我,我们的身子都随着粗喘的呼吸起伏着。

    良久,唐希提酲道,“他走了 ◊”

    曽煜束着我后腰的胳膊这才松了力道,我的身子也随之倒进了他的怀里,他半跪在我面前,抱着我,蹙眉间道 ,“有没有事?”

    我揺了揺头,“我没事。”

    只是被刚才千钧一发的两发子弹吓得有些腿软,我万万没有想到,前一秒还平静柔和的像个绅士一样的曾贤,下 一秒就会朝我们开枪。并且,较之曾煜开枪之前漫长的沉默和情绪的酝酿,他出枪快、准、狠、完全不需要思考, 也不留任何余地。

    静默了片刻,曽煜直接将我打横抱了起来,径直朝门外走去。

    他没有看向曾贤离开的方向,一哏都没有。

    而我却看见曾贤离去的那道门,以极缓慢的速度自行关上了,放进来一股寒流,与满室的硝烟融合。

    走到门口的时候,唐希倏然开口, “他是谁?”

    “关你屁事?”曽煜冷眼扫过去,不悦的开口,“让开!”

    唐希默然,瞥了一哏曽煜怀里的我,往旁边退开了一步。

    曽煜提起脚步离开,听见唐希清冷的声音,“曾贤。”

    曽煜脚下的步子停顿。

    “是吗? ”唐希淡淡间道。

    “少管!”曽煜偏头警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条台阶走上来的时候那么漫长,下去的时候却只用了几秒。曽煜加快步伐将我抱上车,油门启动的时候,两 辆警车从对面呼啸而来,为首的一辆似乎有挡住我们去路将我们逼停的架势,曽煜眸光一凛,没有半点犹豫,贴着警 车的车头冲了过去。

    擦车而过的时候,我瞥见了车后座的熟悉的身影,邱浩森。

    曽煜的车子以疯狂的速度飞离了南山路,出乎意料之外的,警方的车并没有追上来。几分钟后,车子拐进了浅 水湾,很久没来这里了,以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车子停在了院内,熄火后,我们都没动,各怀心事的沉默了很久,他才转脸看我,伸手摸着我的脖子,撩着我 耳边的发丝,拇指有节奏的摩挲着我的耳垂,眼神落在他自己的动作上,在思考着什么。

    “曾煜……”我刚开口,他生怕我要说什么似的,率先打断我,“你要走吗?”

    我愕然,“走?”

    “离开我。”轻描淡写的三个字,铁锂一般重重的敲击着我的心。

    n: "■■■"■,,

    “现在,我给你机会,如果你想离开我,现在就可以走。”他声音很轻,却如烈酒一般后劲十足。

    嘴上说着给我机会,手掌却以最温柔的姿态抚摸着我的侧脸和脖颈,这样的他我又怎么舍得离开。

    “不走?”他挑眉,拇指覆上我的唇角,描摹着我的唇线。

    为什么要走?曽贤是曾贤,曽煜是曾煜,当初我没有因为他是曾贤的儿子而和他在一起,那么以后我也不会因 为曾贤是他的父亲而离开他。

    起码,现在我这样笃定着。

    “不走。”我平静的回答。

    他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停顿了两秒,他的手掌忽然插入我的脑后,扣着我的后脖颈俯身吻了下来,舌尖撬 开我的唇齿,横扫过我的牙床,我配合的伸出舌头,抛却所有的混乱的思绪,认真而专注的回应着他凶猛而狂热的吻

    这一次,他吻了很久,也足够狠,唇舌都开始发麻,脖子也因为长时间昂着有些酸,他才扣着我的下巴,慢慢 的舔吻着我的唇瓣,继而退开一些距离,与我的视线保持齐平,深邃的眼眸散发着沉湛的光芒,墨色的瞳仁微微收 缩。

    “机会我只给你这一次,这一次你放弃了,以后都不会再有! ”

    他一字一句的开口,像是提酲,更像是警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