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7章用身体赔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7章用身体赔罪?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8 14:03:37

    这就像一剂预防针,预防的同时也昭示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预防和规避的,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势必要离开他,我想,我不需要他来给我那所谓的‘机会’ ◊

    我看着他开门下车,风雪扫在他的清隽的面容上,他眯着眼,快步来到副驾驶的门外。鸦青色的远方,云很低 ,厚重的悬挂在天际,为整座城市笼上了一层沉重而神秘的色彩。

    他拉开门,修长的身材垂立在门前,朝我伸出手。

    我抿唇微笑,将软白的手搭在他掌心,他当即反握住,俯身来抱我。我自然地圈住了他的脖子,他作势将我从 座位上捞起来,然而他刚施力,身子往下一沉,我重新跌回座位上。

    “怎么了?”我下意识的去摸他的后背,紧张的问,“是不是受伤了?”

    他咬着下唇,闭了闭眼,沉吟出声,“晚儿,你胖了 ◊”

    “……”我顺着他的理由解释,“穿得多◊”

    “可能是。”他笑了笑,顺势低头,吻了吻我的嘴唇。

    我说我下来走,他改成搂着我。

    浅水湾还是原来的样子,客厅的装饰一成未变,眼神下意识的扫向沙发的位置,自然地想到我和他的第一次, 当初的情形历历在目,仿佛就在咋天。

    他搂着我的肩膀,偏头看着我,目光变得幽深,刻意在我脸上逡巡,“是不是想起了我们……”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毫不犹豫的否认,“没有!”

    “没有你脸红什么?”他松开我肩膀,两手插着兜,挑眉看着我。

    我找了个很没营养的借口,“屋里暖气太足了,有点热而已。”

    “哦。”他声音淡淡的,好整以暇的回应,“那就把衣服脱了。”

    我忽然愣神,想起第一次他霸道而强势的占有,想起结束后我穿着他的衬衫落荒而逃,脸上的红晕迅速扩散。

    “看来是要我帮你。”见我半晌没有动静,他贴着我的身子上前,伸手就要脱我的大衣,在他的指尖接近我胸 口的时候,我条件反射的抓住了他的手,他没躲,任由我抓握着,继续往前,将我抵在了玄关柜上。

    我看着他欺压而下的脸,心跳陡然加快。

    他单手插着兜,另一手从我掌心挣脱出来,抓着我的手带上他的腰间,就这么俯首吻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些,但还是会随着他靠近的呼吸不由自主的迎合而上。

    他的吻娴熟有技巧,带着满满的攻势,可以轻易的撩起我体内最原始的欲火。

    不到一分钟,我的呼吸就变得散乱。

    就在我被吻的意乱情迷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舌尖的动作戛然而止,我看见他的眉头不自然的蹙起。

    心里那团火仿佛瞬间被浇灭。

    他松开我,往后退开一步,接起了电话。

    对方大概间他在哪,他沉声回答,“浅水湾。”

    我抽空调整了呼吸,摸了一下自己发烫的脸,他的视线刚好扫了过来,看见我的动作,眼底沾染了笑意,“ 好。”

    他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玄关柜上的同时拿起了车钥匙,“我还有事,你先回家。”

    他将车钥匙塞进我手心,凑近我的脸,伸出舌头勾开我的唇瓣,利落的钻入我口中,吻弄了一番,才松开我, “我送你出去。”

    我还没回过神,人已经被他揽出了门外。

    冷风袭来,我回头间他什么时候回,他说很快。

    我应声,拿着车钥匙回到车里,他站在台阶上,依旧单手插兜,脸上是平静的笑。

    我驱车离开,下了雪,虽然没到覆盖地面的程度,但公路上难免有些打滑,所以车速一直开的很慢。

    脑子里全是在南山路庄家别墅里的画面,曽贤的每一句话开始以最缓慢的速度重复,有些还没来得及思考和咀嚼 的细节经过一番回味开始变得清晰而明朗。

    我没有因为曾贤的原因而离开曽煜,但却因为曾贤而活着,对曾煜的隐瞒心生芥蒂。

    回到家,我第一时间钻进了曾煜的书房,打开了他的电脑,因为家里不会有陌生人进出,他的电脑并没有设置密 码,顺利开机之后,我点开了搜索栏,输入‘顾晚,,果然跳出来数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都以我的名字命名,不 同的是,后面还跟着一串日期。

    那是我在不同时期时的不同资料,有今年年初的,有三年以前的,也有七年以前的,甚至还有我出生那一年的

    果然,曽煜早就掌握着我全部的资料,从出生到现在,我所经历的一切,我记得的和我忘记的,全部的全部他 都了如指掌。

    我迫切的想要知道我的身世,于是我激动地点开了我出生那一年的文件夹,然而点开之后,系统自动跳转到 一个网页,要求输人密码。

    我就知道以曾煜这么谨慎的性格,虽然是家里的电脑,但是关于我的资料,怎么可能会连密码都不设置。

    我离真相就只有一串密码的距离。

    我想了很多曾煜可能会设置的密码,最后决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输入了一个我认为可能性比较大的,然而当我 点击确认按钮的时候,系统提示密码错误,当前文件夹连带着其余的几个一并被自动粉碎。

    我懵了一瞬,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才符合曾煜的作风。

    现在我该怎么跟他解释,文件被莫名粉碎的事儿?

    很显然,睿智如他,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于是,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而且‘睡’的很沉。

    卧室门被打开,带进来一大片亮光,刚好投在我的脸上。

    我心里暗想着,他还没去书房,应该还不知道我动了他电脑的事儿吧。

    门口站了一会儿,他关上了门,窸窣的脚步声,能感觉到他已经立在了我的床头。

    知道他在看我,我心虚的翻了个身,嘴里还刻意哼唧了一声,背对着他,头埋进被子里。

    但是我忘了,不管我怎样‘伪装’都逃不过他的眼。

    “今天这么早睡?”他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嗯。”我脱口而出,说完我就懊恼的皱了皱眉。

    “不等我?”他在我床边坐了下来,我闻到了来自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我以为他戒了,原来是没有。

    “边睡边等。”

    他伸手将被子往下拉了一些,“转过来。”

    静默了一瞬,我只好听话的转了过来,但依旧垂着哏帘,没有看他。

    静谧的空间里,他的声音略微有些薄凉似水,“给你一分钟。”

    我愕然抬眼,“什么?”

    “起来抱我。”他的声音很淡,哏神却很悠长。

    我自然的联想起上一次我背着他跟‘霍东科技’联系的事儿,当时他从外面回来,也是和现在差不多的态度, 他间我不打算跟他坦白么,我间他坦白什么,他答非所间的说了句坦白我晚上没吃药。

    直觉告诉我,这一次也是一样,他口中的给我一分钟,绝对不是起来抱他这么简单。

    他一定是知道了我弄丢了他电脑里面的文件的事儿。

    不到一分钟,我滴溜的鹏了起来,扑进他怀里,抱着他的脖子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他任由我抱着我,并没有马上回应我。

    我艰难的开口,“我今天开了你的电脑……然后不小心看到了一些文件……_下子没忍住点了进去……然后不小 心把那些文件都弄没了……”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整张脸都近乎埋进他的衬衣里。

    他静了一瞬,恍然道,“啊,原来是不小心啊。”

    我的头又往下了一分,“也不算不小心……”

    “那就是有意为之?”他语调不轻不重,依旧听不出情绪上的波欄,连心跳都格外的平缓。

    “啊。”我揪着他的衬衫,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

    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沉重,我咬着牙道,“我忏悔,随你处置。”

    他低头就能蹭到我的发丝,温热的呼吸钻入我的发间,头皮热热麻麻的。他不阴不阳的开口,“随我、处置? 总觉得他的口吻不对,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好。”他兀自笑了起来,抓着我的胳膊将我从他怀里扯开,下一秒,我就被他压倒在床上,他俯首而下,我 以为他会吻我的唇,偏偏他的吻落在了我的下巴上,舌尖缠绕了一圈,然后顺着我的脖颈缓缓下移,舌尖从皮肤上刮 过,带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我不由得弓起了腿,绷紧了身子^

    感受到我身体的变化,他掀开横亘在我们身体之间的被褥,发现我什么都没穿之后,他的目光陡然转深。

    “在等我?”他的吻在我锁骨处打了弯,转向我耳际。

    被吻得意乱情迷,我诚实的点头,“嗯。”

    “用身体赔罪? ”浅浅的声线钻入我耳蜗,他随即退了开,我睁开哏,看见他嘴角噙着调侃似的微笑。

    “可以吗?”我看着他的眼睛,手指攀着他的肩膀,指甲在他的皮肤上磨蹭了两下。

    他偏头,看着我手里的小动作,视线回转到我脸上,调笑道,“那你可得主动点。”

    下一更六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