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8章连苦肉计都用上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8章连苦肉计都用上了?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8 17:34:10

    “怎么主动?”我指尖停顿。

    “你说呢? ”他握着我的手带向他唇边,将我的手指慢慢度入他口中,指腹触碰到他的舌尖,身体蓦然一颤。

    他身上清冽的烟草味儿缠绕着彼此的呼吸,我看着他嗳眛至极的动作,不由得吞咽了口水,通过转移话題来转 移自己的注意力,“我以为你戒烟了 ◊”

    他吮吸着我的手指,由浅至深,“差一点。”

    “因为我吗?”我嗓音变得有些飘浮,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他将我的手指抽开一些,露骨的伸出舌头,舌尖在我的指尖打着圈儿,动作嗳眛又涩情,“不,因为艾伦。” “啊?”我莫名的睁大了哏,懵懂的看着他。

    他看着我的表情,笑的更开。

    我才反应过来他是揶揄我,不是因为我,难道是因为艾伦的意思。

    “怎么又抽上了?”我继续问道。

    他含着我的手指,轻轻地咬,“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讨论我抽烟的问題?嗯?”

    “呃……” _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重新吻着我的手指,艳丽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现在是我在等你。”

    我不假思索的问道,“等我什么?”

    “等你主动用身体赔罪◊”他笑意更深。

    我尴尬了一瞬,躲闪着他炙热的目光,“可以关灯吗?”

    “不可以。”他毫不犹豫的拒绝。

    “那调暗一点吧。”

    “害羞? ”他笑着问。

    “也就这个时候你才会坦诚◊”他的视线在我脸上停顿了一秒,然后抱着我的身子,在床上翻滚了一圈,他伸 手去旋暗灯光的同时,我已然和他调换了位置,他在下,我在上。

    “现在可以了?”他饶有意味的挑眉。

    都已经睡了那么久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但我心虛,特别虚◊我解他衬衫纽扣的手都在颤抖,指甲时不时剐 蹭到他胸口的肌肉,他的表情会发生细微的变化,眼神也是忽明忽暗。

    好像跟他在一起这么久,真正主动去取悦他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么清酲的情况下,这还是第一次。

    我主动送上吻,浅浅的,幷没有深入,双手攀着他的肩头,他的皮肤虽然不如女人那么细腻,但也很光滑,双 手顺着他的手臂摸下去,脱掉衬衫。

    他喜欢吻我的锁骨,我喜欢吻他的喉结,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是对方在我们哏中对性感的部位。舌尖还没触碰到他 的喉结,仅仅是呼了一口热气,就感受到他的喉结倏然滚动,垂在身侧的手搭上了我的后臀,用力的往下压,他的 身体也本能的往上顶。

    “唔◊”我冷不丁哼了一声,“我还没开始。”

    他的声音低哑浓郁,“我可以投降吗?”

    “不可以。”我伸出舌头,他的手掌陡然收力。

    跟曾煜在一起久了,以前在燕姐那儿学到的知识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在床笫间,他不需要我有任何的技巧,我 和他的情爱大多是中规中矩,除了场地随意了 一点儿,其实没什么特殊的花样。偶尔让我占据主导位置的时候,我 都觉得自己除了吻什么都不会,最后还是由他掌控全场。

    这一次我下了决心,即使心虚,也要做到底。

    我的吻一路向下,橫三下,纵两下,有节奏的描摹着他的肌肉。

    到了他肚脐哏位置的日报,他捏的我的臀有点痛了,指甲仿佛要嵌进我的皮肉里,莫名刺激了我的神经,我 抬手覆上了他的皮带,利落的扣开之后,舌尖顺势而下,身体像蛇一样在他身上蜿蜒。

    “晚儿。”他的手从我臀上脱落,顺着我的后背往上摸,最后插入我的头发里,有种想要把我的头往下摁却不 得不忍着的感觉。

    我咬着他的拉链,一点点往下拉,隆起的部位越发的高耸。

    “晚儿!”他又问了一遍,声音嘶哑的可怕,“我可以投降吗?”

    “不可以。”我埋头,伸出舌头隔着内裤舔弄了几下,他的身体越发的紧绷,扣着我后脑勺的手下意识的施力 ◊我抓着他的手腕,压在了一边,他没抵抗,放任着我全部的动作。

    昏暗的灯光下,我的动作更加自如起来。

    他的呼吸反倒变得急促,“晚儿,帮我放出来。”

    “不要。”我拒绝,“还没到。”

    他哏眸微眯,沾满了情欲的声音里有些错愕,“还没玩儿够?”

    “你平时弄我都要好久的◊”我不满的开口。

    他无奈的笑了开来,反握住我的手,“那你继续◊”

    我继续舔吻着他的内裤,舌尖略过他敏感点的时候,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体的抖动,我将全部的呼吸都喷洒上去, 他的身体抖动的越加厉害◊知道他想要,但我偏不给,我的吻跟着我的身体重新蜿蜒而上◊略过他的肚脐哏,滑过 他的腹肌,落在他的胸前,模仿着他的样子逗弄打圈儿。

    “晚儿!”他当即挣脱掉我的手,将我的脑袋摁向他的腹下,“给我!”

    “不要! ”我抵抗着他的力量,“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原谅我。”

    他知道,我指的是粉碎了他文件的事儿。

    他忍耐的笑着,“原谅,原谅。”

    “那……”我的声音很轻,下巴抵着他的腹肌,迟疑的开口,“你是不是还有备份?”

    他嘴角的笑瞬间消失,脑后的手掌也顿时没了力道,他整个人静止了一般,木然的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我 看不清他哏底的情绪。

    这就是我心虚的原因,我知道他有备份,他所有童要的文件全都有备份,我想看,但我知道,他不会给。

    空气凝固了一瞬,他猛然翻身将我压在身下,仅仅一秒钟,主动权就回到了他手里,他扣着我的肩膀,声音 陡然沉了下去,“这就是你‘赎罪’的目的?”

    他手下的力道太大,揑的我肩膀生疼,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不由得拧眉。

    “你想看为什么不直接找我要?”他哏底的笑意全无,此刻还泛起了冷光。

    “直接要你会给吗? ”既然被他看穿,我索性坦然。

    他双眸微眯,“所以你就用身体做筹码?”

    “不是……”我想解释,可我确实动机不纯,根本无从解释。

    “既然你知道直接找我要我不会给,又凭什么会认为这样我就会给你? ”他的视线如锋利的刀子凌迟着我的身 体。

    我有点急了,“为什么?那是我的资料,我为什么不能看?我难道连自己的身世都不能知道吗?”

    “是的!不能!”他脱口而出。

    我蓦然一顿,他的表情也谳谳变得复杂。

    “为什么不能? ”我声音很轻,忽然想起曽贤说的那些话,他说他和我在庄家见过,那时候我才一岁,也就 是刚出生,那么就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我亲生父母认识庄家,所以我才会出现在那儿,第二种,我根本就是庄家 人!

    “我姓顾,还是姓庄?”我看着他的哏睛,逐字逐句的问道。

    他哏底的情绪翻涌,声音越来越沉,“我说了你姓顾!你不信,还问我做什么?”

    “那我和庄家有什么关系?”我不依不挠的追问。

    “没有关系!”

    “既然没有关系,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抓着他的手腕,软下声音近乎渴求道,“告诉我好不好

    ?,,

    他没有说话,唇角下沉,目光紧紧的锁着我的眉心,哏底的冷意更浓。

    “他为什么说我的命早就属于他?他救过我?庄家被灭门的事是不是跟我有关系?你告诉我好不好,求你。”眼 泪顺着我的眼角滑落,他冷冽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忍,叮了我良久,他松开我的身体翻身下床,“你问的这些乱七八 糟的问題,我一个都不会回答,你死了这条心!”

    他转身就要走,我快速下床,追上去抓住他的手,“为什么不回答?你怕我知道了答案会去找曾贤报仇?因为我 根本就不姓顾!我姓庄!”

    他的后背僵硬了一瞬,然后用力的挥开我的手,冷声道,头也没回,“我再说最后一遍,你姓顾,信不信随你

    他拉开门出去了,我快步跟了出去,只见他扎进了书房,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冲过去推门,没有推开,家里的门都没有反锁的功能,推不开是因为他用身体在撑。

    我敲门,他不应,用力推,纹丝不动,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给一丁点的回应。

    他不知道的是,他越是这样的沉默,越是这样的抵抗,我就越害怕,我害怕事情的真相真的像我所想的那么残

    忍。

    我继续敲着门,“曽煜,我不问了,你把门打开好吗?”

    依然没有回应。

    “你出来吧,我不问了,真的不问了 ◊”我小心翼翼的开□,声音很轻,但我知道他听得到,因为他就在门 后。

    可他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没有穿衣服,夜里有点凉,许是冻着了,隐隐觉得肚子有点痛,我又敲了敲门,“你出来好不好,我什么都不 问了。”

    痛感越来越强,我扶着门慢慢蹲了下去,弱弱的开口,“曽煜,我有点痛。”

    门被猛然打开,见我蹲在地上,他连忙过来抱我,“怎么了?哪里痛?”

    我当即抱住他的脖子,埋进他的颈窝,“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他顿了一秒,声音陡然一沉,“骗我?”

    “没有。”

    他抓着我的胳膊硬生生将我的手从他的脖弯里扒了开,冷漠又决绝,“你现在就这么不折手断?不仅会用美人计 ,连苦肉计都开始用上了?”

    “我没有!”

    “那你告诉我,你哪里痛?”他用质疑的口吻问我,目光变得幽冷,眼神里夹杂着失望。

    我沉默的看着他,看着他的视线一点点转凉。

    “顾晚,我提II你,也警告你,别跟我玩这些手段,我不吃这一套!”他说完,抿了抿唇,给了我一个警告的

    微笑。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我目光垂落,对峙了一会儿,重新开口,“你今晚睡书房吧?早点休息,我 也回去睡了,晚安。”

    我冷然转身,安静的走回房间,关上了门。

    腹部如绞痛一般,我捂着肚子慢慢弯下了腰。

    “顾晚,你流血了! ”随着他的一声惊呼,他冲门而入,接过我的身体,将我抱了起来,视线直接扫向我的下 身,“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血已经染红了我的内裤,顺着我的大腿根部流了下来。

    他眸光一紧,转向我的脸,“不是才半个月?”

    两更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