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0章你谋杀亲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0章你谋杀亲夫!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19 17:55:04

    房间再次恢复平静,他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清冷,“他怎么知道你不喜欢中药味儿?”

    我揺了揺头,“可能是猜的吧。”

    他随手关上门,将那浓浓的中药味儿隔绝在门外,然后信步朝我走来。床前站定了几秒,才在我床边坐了下来, 伸手过来抚摸我的脸,“还疼吗?”

    同样的间题,从周医生口中间出来和从他口中间出来给我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心里暖暖的,“不怎么疼了。” “好。”他点头,扶着我的肩膀,“躺下来睡吧。”

    我安静的躺下,他替我掖好被子,又撩了一下我额前的碎发,大概是想说什么,酝酿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沉默

    周良第的出现打断了我们之间的纷争,随着周良第的离开,方才的矛盾再次呈现在我们面前。

    我以为他还是要去睡书房,沉声提酲,“出去的时候帮我把灯关了。”末了还加了句‘谢谢’。

    静了一瞬,他还是起身出去了,出去的时候,顺手帮我关了灯。

    我侧身,蜷缩着,思考着周良第的话,以及曾经发生的一切。

    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七年前的事儿会不会也跟曾贤有关,毕竟一直以来曾煜所隐瞒的事情都跟曽贤有多多 少少的关系,如果七年前纯粹如我所知道的那样,曾煜也不至于隐瞒的那么密不透风,仅仅是因为他强奸了我吗?

    莫名的,我忽然想起曾煜发烧昏迷时的那句话,他说他必须那样做,他说他没有办法。

    他叫的是清儿,而他和清儿唯一的交集就是七年前的爆炸事件,那句话既然是对‘清儿’说的,很有可能指的 就是他强奸我的那件事,因为没有办法,所以才必须那样做(强奸我)吗?

    七年前仅存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可那些记忆全都是从曾煜‘强奸’我开始,我想回忆起在那之前的画面,可 不管我怎么努力,依然是一片空白。

    有时候我会庆幸曽经失忆,能让我忘却很多并且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有时候我又很讨厌那段空白,就好像剥夺了 我好几年的生命,让我的人生处于缺失的状态,回忆找回来之前,我这辈子都无法圆满。

    如果七年前的事情也和曾贤有关,那么曾贤就是我身世之谜的关键,或许只要找到他,向他问清楚,那么困扰 我的一切谜题就能迎刃而解。

    可是,找曾贤,何其的难,能和他平静的对话,更是难上加上。

    曽煜推门进来的时候,我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

    门,吱呀被关上的声音。

    随着他脚步的靠近,我嗅到沐浴液的清香。

    原来他刚才去洗澡了。

    他没有去睡书房,在我身后躺了下来,接下来便是冗长的沉默,长到我以为他睡着了,正要回头看他一哏,忽 然听到他淡淡的开口,“对不起。”

    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动了一下,从身后抱着我,手臂在我腰间收紧,他的脸埋进我的颈窝,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晚儿,不该 把你关在门外,不该对你说那样的话,不该误会你……”

    髙傲如他,每一次他低声下气的道歉,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抗拒。尤其他还用一种撒娇似的语气,又轻又软,那 么认真,又那么诚恳。

    曽煜对人的心理把握的恰到好处,深知什么时候该收,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他知道 我有自己的是非观,他错他会认,会道歉会承担,我错他也会引导我去认,去道歉或者去承担。

    他的世界是极端的,也是公正的。

    我低下头,口和鼻埋进他的臂弯里,鼻尖觖碰到他手臂上的汗毛,隐隐有些痒,我说,

    信我了。”

    他错愕了一秒,马上否决,“不是,不是。”他圈紧我的脖子,将我完全禁锢在他怀里,

    错了,是我糊涂,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

    “只是什么?”

    “晚儿,有些事我没办法向你开口。”他声音前所未有的轻,语气似乎是卑微的祈求,“可不可以理解一下我?

    “你说的有些事,是我的身世吗?”我如是间道。

    他气息都停顿了, “可以不提那两个字吗?”

    身世?

    “哦。”

    他将我抱的更紧,我闭上眼,安静的睡去。后来感觉到他将我翻了个身,似乎又亲吻了我的唇,但我都没有任 何回应,他的手掌在我的小腹上轻抚了一整夜,即使后半夜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疼了。

    原以为曾贤出现在南山路的新闻会被大肆报道,即使是‘捕风捉影’媒体也不会错过这么一个机会,可是第二天 特别的平静,无论是媒体还是警局。

    媒体平静是因为警局没有放出任何的消息,警局平静却是因为唐希暗中压下了一切。

    邱浩森赶到的时候,庄家别墅里只有唐希和一地碎裂的花瓶,有人说听到了枪声,可是警方在现场却没有搜到一 颗子弹。

    一直以为那两颗子弹是被唐希藏起来了,直到很久以后的某天,我看见曾煜坐在飘窗上发呆,手里把玩着一颗 子弹,我间他那枚子弹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他跟我说了很长的一段话,我没有听懂,只记得他的表情沉静如水, 最后说了一句,他说那颗子弹是曾贤对他唯一的仁慈。

    结合叶连硕的话,大概知道曾贤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仁慈’,即使曾煜的身手再敏捷,也不可能躲得 过他枪膛里的子弹。

    南山路的枪声,被唐希压下的同时,也坐实了他的猜铡__曾贤确实没有死。

    拉萨贡嘎药店门口的视频,被我看了无数遍,每一个细节几乎是刻在了我的脑子里,曽贤虽然五十多岁,但 他的体格相比同龄人要硬朗许多,尤其是拉萨的时候,视频中的他身材髙挑挺拔如中年男子,如果没有因为他抬手 亚帽檐的细节看到他的皮肤,断然无法将他和年过半百结合起来。

    可是在庄家别墅里,他却柱了拐杖,虽然行动看上去并没有多么迟缓,但明显能感受到他的身体不如拉萨时那 么硬朗。

    可能在那之后,他生了一场病,又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

    接下来的几天,平静的出竒。

    我正常的上下班,曽煜也忙着他自己的事儿,原本一天三顿的药改成了一天两顿,早上他会煎好在出门,晚上 不管他有没有结束工作,都会准时回来替我煎好,亲眼看着我喝下去才会继续忙他的工作,或回公司,或在书房。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早会时间由九点提前到了八点,于是我比平时早起了一个小时,六点不到闹钟就响了,不 知道是不是吃中药的原因,最近特别的嗜睡,加上曾煜的怀里暖呼呼的,一万个不想起床。

    “曾煜,你起来拉我一把。”自己起不来,我只好推他起来。

    他的声音懒懒的,夹杂着些许惺忪的意味,“怎么了?”

    “我起不来。”

    “那就不起。”他抱紧我,继续睡。

    “不行啊,今年年度总结会议,还有很多报表要整理。”我将脑袋从他臂弯里挣脱出来,他不耐烦的蹙眉,又 将我的脸压回他胸口。

    “我给叶连硕打电话!”

    “别!你托我一下就行了!”开玩笑,他给叶连硕打电话,不用想也知道会是什么口吻,叶连硕忌惮他,别 说晚点去公司,就算以后都只拿钱不千活他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啊。

    “麻烦!”他哼唧了一声,千脆掀开被子,将我直接从床上抱了下去,直奔洗手间。

    我刷牙的时候,他去厨房煎药,等我收拾好,他的药已经端上餐桌了,和早餐一起。

    心情好的时候我也会调侃他,“跟你在一起之前,完全不敢想象你也有这么……的一面。”

    他间什么的一面。

    我笑着说,“家庭煮夫。”

    他放下餐具,一本正经的解释,“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掌得了勺拿的了枪才是新世纟己好男人的标准。”

    我沉默了一瞬,好像很有道理,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吃完早餐,正准备出门,站在玄关处换鞋,他突然围了上来,从身后抱着我,细细麻麻的呼吸全部喷洒在我的 颈窝,我间他干嘛,他说没吃饱。

    我说锅里还有粥,他说不想吃粥。

    想了一下,我让他想吃什么出去买,要是没时间,就让艾伦去买。

    他转过我的身子,认真又严肃的看着我,“你为什么不间我想吃什么?”

    他希望的对话应该是这样的。

    他: “我没吃饱。”

    我: “锅里还有粥。”

    他: “我不想吃粥。”

    我: “那你想吃什么?

    他: “我想吃你◊”

    我: “……,,

    不要间我为什么这么清楚他的心理,因为这样的对话咋天刚发生。

    因为周良第的一句禁欲,他最近几天都没碰我,所以会变了法的挑逗我,我感觉这不是折磨他,而是折磨我。 所以当他用那样认真而严肃的眼神看着我时,我直接胳膊肘朝他胸口给了一下。

    他意料不及,捂着胸口退了一步,我踩着髙跟鞋出门,听到他喊了一句,“顾晚,你谋杀亲夫!”

    我直接朝门内说了一句,“你现在还不算‘夫’啊。”

    “好,你等着! ”他咬牙。

    等什么,等他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夫’吗。

    早就已经不想这个间题了,只有不计较这些细节,我和他的相处才会更轻松。

    两更完,明天加更。

    t煜,你现在不相

    ‘那些都是气话,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