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1章睡前机械运动有助睡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1章睡前机械运动有助睡眠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20 12:52:59

    叶氏金融,会议室。

    刚散会,我还在整理文件,叶连硕在对面看了我一瞬,转过椅子,两脚一蹬,漂移到我面前,神神秘秘的开口 ,“今天状态不对啊,刚才开会的时候看你一直在走神,咋晚某人是不是又……,,

    办公室还有两个老骨千刚刚才开门离开,我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嘀咕道,“没有的事儿,只是起的早了,没 睡好而已。”

    “啊。”叶连硕一脸恍然,“没睡好啊。”

    “要不要我帮你开点安眠药?”清朗的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过来,我和叶连硕齐齐的看过去,只见周良第一身 得体的西装信步走了进来。

    叶连硕朝他笑了笑,“顾晚可不需要,他们家可是有个行走的安眠药。”

    我:“……?,,

    行走的安眠药?

    “倒也是。”周良第在我面前站定,敛了笑,一本正经的道,“睡前机械运动有助于睡眠。”

    他转念一想,好像又觉得哪里不对,继而笑道,“他现在也只能做颗 <安眠药,了,其他功能应该全部暂停了

    叶连硕颇有兴趣的间其他功能暂停是什么意思。

    周良第压低了声音解释,“顾晚最近不是吃中药么,我就跟他说为了顾晚的身子着想,最好禁欲,如果我没猜 错,他应该真的傻了吧唧的禁了。”

    我只感觉脸都快烧起来了,他们的话题不适合我,我加快速度收拾了桌面。

    叶连硕笑疯了,说话都不利索了,“哈哈你、居然、哈哈哈、你居然连他都敢耍,他要是知道了,你猜他会把 你怎么样?”

    周良第佯装出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实则毫不畏惧,摊了摊手,淡笑道,“能怎么样?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 的套路?过肩摔?”

    他下颚微缩,收敛了全部的表情,模仿着曽煜的口吻说,“周良第,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封了你的医院?! ” “哈哈哈……”叶连硕已经笑得不行,“对对对,他一定会这么说!”

    “谁没被他警告威胁过! ”周良第挥了挥手,单手插兜靠在会议桌上,笑眯眯的开口,“憋他一段时间再说。”

    叶连硕捧腹,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你就不怕顾晚去那佛爷面前参你一本?”

    周良第眸光倏然转移到我脸上,我压低了眼帘,刚要开口就听到周良第轻描淡写的口吻,“她不会的。”

    我手里的动作蓦地一顿,愕然抬头,周良第笑的从容而又笃定。

    忽然觉得这个周良第是个危险的存在,安全起见还是离他远一点。

    我抓起文件,笑着对叶连硕说,“明天就是新年了,今晚来我们家一起跨年吧,带上七月一起。”

    出于礼貌也邀请了周良第,“周医生不忙的话也一起来吧。”

    周良第偏头,刚要开口,叶连硕提髙了音调替他回应,“不忙,跨年夜忙啥!”

    叶连硕用眼神给他传递了一个什么讯息,他当即点头,“对,不忙,我和叶总一起过去。”

    想到周良第跟杜恒关系貌似挺好的,我便说,“把杜恒也叫上吧。”

    周良第微微拧眉,“他啊,可能没时间。”

    “跨年夜也要工作吗?”我问。

    周良第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忙着和他小妻子玩猫捉老鼠的镞戏。”

    “白芹?”我愣了 一秒,“她还没回家吗?”

    “回家?”周良第哼笑了一声,“那你就太低估她的战斗力了◊”

    “什么意思? ”我不解的间周良第,但他没有回答。他和曾煜差不多年纪,脸上却总是挂着老谋深算的笑。

    曽煜身边的几个男人,个个都是人精,比智商和情商,曾煜排第一,也只有周良第敢排第二,以目前我所了解 的情况来看,他甚至可以超越曾煜。

    下午的时候,曾煜给我打电话,我提了一下这件事儿,曽煜似是不悦,“怎么没提前跟我商量?”

    指的是我邀请他们来我们家跨年的事儿。

    “你不方便吗?”

    他默了一瞬,“没有,我是怕你不方便。”

    “我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啊。”

    “是吗? ”他意味不明的间道,似乎还夹杂着清浅的笑。

    “是啊。”我坦然的回答,我有什么不方便的。

    然而到了晚上我才明白他所说的‘不方便’究竟是指什么。

    一天的最后一天,难免有些忙碌,有些报表出来的比较晚,于是我们都跟着一起加班,差不多八点的时候才全 部忙完,叶连硕将剩下的事儿交给我之后就先回去接七月了,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整理些琐碎,将重要的资料全部锁 柜,又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卫生。

    准备离开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是曾煜打的,笑着走过去接,然而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我的笑容 僵硬在嘴角。

    迟疑了几秒,还是接了起来,“有事?”

    “有时间吗?有些话想对你说,出来见一面吧。”

    “抱歉,我没时间。”我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看着屏幕上‘洛雪’两个字,所有的好心情瞬间清零。

    出公司的时候,我给曾煜打电话,间他什么时候下班,他说还有一会儿,让我先回去,我说好,等他回来吃饭

    中午的时候就跟琴妈打好招呼了,我到家的时候,琴妈已经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了,我洗了手帮忙,没多久, 叶连硕他们就到了,我便出来招呼他们。

    看见来人只有叶连硕、七月和周良第,朝七月点了点头,便间周良第,“你没带家属?”

    周良第微微蹙眉,叶连硕替他回答,“周医生的家属可从来不抛头露面,你就当他是单身狗就行。”

    周良第一笑而过,笑容难得的不自然。

    估摸着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便直接转移了话题,“杜恒呢?他不来吗?”

    周良第神色恢复了淡定,“接他小妻子去了,应该会晚点到。”

    关于白芹和杜恒,大概的情况是这样的。

    上次白芹让我陪她去医院检查,检查出的结果确实怀孕,然后她就直接‘失踪’了。她失踪的原因很简单,她 觉得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为了孩子的健康着想,这个孩子她不能要。但是杜恒不可能会允许白芹擅自扼杀他们 的孩子,于是白芹‘躲’ 了起来,她想找医院悄悄地流产,结果整个上海没有一家医院接受她的病例。

    不仅不接受她,还会在她出现后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伟大的房管局局长杜恒同志。

    这一点,不得不说,舅甥俩简直一丘之貉。

    不同得是,杜恒只掌握白芹的行踪,并没有去找她,用周良第的话说,他和白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们的 小白鼠(白芹)一脸无知,以为自己神通广大躲了杜恒一个多星期他都拿她没辙,还在微博上各种发定位挑衅杜恒的 ‘权威’,扬言杜恒只要能在今天晚上12点之前找到她,就乖乖跟他回家并且放弃拿掉孩子的念头。

    我们腹黑的老猫杜恒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答案,瞄准时机,全副武装,直接杀她个措手不及。

    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后的结果谁输谁嬴已经不言而喻。

    一边和他们聊得欢乐,一边瞄着时间,时不时看一哏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都已经快十点了,曾煜还没忙完

    么。

    叶连硕见我一直在看时间,知道我在等曾煜,便起身道,“我去给曾老板打个电话。”

    周良第也跟着起身,“我去个洗手间。”

    客厅一时间就剩下我和七月。

    七月眉哏低垂,一直沉默不语,她本来就话少,越是人多的场合她越沉默。

    我看了一眼她的肚子,轻声道,“应该有两个多月了吧。”

    她点了头,“嗯。”

    “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没打算和他结婚。”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惊讶的看着她,“那这孩子……”

    七月表情冷淡,眼底一片阴影,“他养。”

    “……”我忍不住间,“你们俩,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情况。”七月瞥了我一眼,不知是警告还是提酲,“我们的事儿你少管,有那个心思多管管你自己。” 我微怔,一时语结。

    叶连硕推门进来,视线落在我脸上略微有些闪烁,“年底事多,曾老板估计还有一会儿,他让我们先吃,我们 边吃边等吧。”

    心里一阵失落,叶连硕的表情让我有种竒怪的感觉。曽煜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他让我们先吃的话,就表示 没有一时半会儿他根本回不来,可他下午并没有跟我说他晚上要晚点回,莫名想起洛雪的那通电话,为了验证我心 里的猜铡,我悄悄去了洗手间,拨了洛雪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正准备开口,洛雪的声音虽然比正常的通话声音要小,却也足够清晰,“你不用给顾晚 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吗?她应该还在等你吧?”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我一手撑在洗手台上,一手僵硬的握着手机,木然的叮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血色一点点

    消退。

    她口中的M尔’除了曾煜,不会有别人。

    曽煜没有回答,亦或是离手机的距离太远,回答了我也听不见。

    下一更四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