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2章他没回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2章他没回来!

    作者:白芹 更新时间:2017-09-20 16:31:24

    电话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洛雪带着手机挪动了位置,依稀还听到三两声髙跟鞋,紧接着,洛雪的声 音有点远,“你身上怎么有股中药味儿?你不是对这个味道过敏吗?”

    依然听不见曾煜的回应,只知道洛雪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消失不见,最后传来冷漠的忙音。

    我握着手机呆呆的站在镜子前,良久都没有动。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以及白芹久违的声音,“晚晚,你是故意躲在厕所不出来见我吗?”

    我垂了垂哏帘,最后看了一眼通话记录里紧挨着的两个名字,关了手机,调整了心情,才转身去开门。

    但我不善于伪装,尤其是这么热闹的氛围下,心里的失落和难过始终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周良第打量了我一会儿,便间,“你晚上的药吃了吗?”

    我抿着唇,努力勾起一抹轻松的笑,揺了揺头,曾煜没回来,我和琴妈连药都不认识。

    周良第了然,“我去帮你煎吧。”

    “谢谢。”我起身去帮他拿药材,他挑了几种,笑着说,“可能需要你教我一下厨房怎么用。”

    “好。”我跟他进了厨房,教给他用哪个锅,帮他开火,他娴熟的理着药材,慢条斯理的开口,“我猜,这是 第一次,他没给你煎药。,,

    “啊。”锅是千净的,因为曾煜每次煎完都会洗,但我还是又洗了一遍,“可能他知道你在。”

    这个理由怕是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吧。

    周良第淡淡的笑了笑,“对,资本家不放过任何一次梓取别人免费劳动力的机会。”

    我将锅擦千净递给他,外面聊的热火朝天,时不时能听到白芹对杜恒的呵斥声。周良第将药材全部倒入锅里, “你知道他短时间内回不来。”

    我手里的动作倏然停止,将抹布放在一边,“嗯。”

    “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周良第的一个问题,让我彻底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且也并不情愿回答

    周良第将火调到合适的大小,单手插兜,饶有意味的看着我,“其实我挺好竒的,像你这样的女人,心思和情 绪全部藏在心里,难道不觉得堵得慌?你知道我们心理运作的原理是什么吗?举个通俗的例子。一座昔通的独木桥, 每个人都可以轻松的过去,但是我们把独木桥的髙度抬髙一百英尺呢?这时我们会想象出种种我们掉下桥的样子。这 就是我们的潜意识在作祟!”

    我抬眸,看着他,他说起话来从容自如,嘴角始终噙着不深不浅的笑,哏神流露出的自信以及对人心的摄取恰 到好处,我记得,他不仅是医学界的精英,还是心理学界的翘楚。

    他继续道,“当你犹豫的时候,潜意识就会战胜你的显意识,也就是说,你脑子里幻想出来的这些东西会影响 你的想法,你的想法胆怯了,自然也就没那么自信了。回到那个例子,即使你闭着哏睛都能过的一座昔通的桥,睁 着眼睛反而受到各种负面情绪的影响不敢过乃至过不去。”

    他说的这么浅显易懂,我要是再听不明白就真成傻子了。

    “所以,不要犹豫,不要让你幻想出来的危机泯灭你心底的坚持,只要你自信面对战胜了第一次,那么就是 你不畏惧的开始。”他眼底的笑容漸深,视线从我脸上转移到开始蹿涌的热气上,“你先出去吧,一会儿味儿大的你 受不了。”

    “嗯。”我淡淡的应声,往外走了几步,想到了什么,又转身,“对了,上次你说我闻不了中药味儿?”

    我想间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笑了笑,说那个味道飘进房间的时候,我不着痕迹的皱了眉。

    我愣在原地没动,他解释道,对细节的观察和掌握是心理学的入门,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曾煜呢? ”想起洛雪在电话里说的,“他对中药味儿过敏?”

    周良第笑意微敛,不答反间,“他跟你说的?还是你自己观察出来的?”

    他没回答我的间题,我也没回答他的间题,但我们都对彼此的间题心知肚明了,他随即一笑,“过敏倒不至于 ,只是跟你一样,也讨厌那个味道,至于为什么,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这事儿你心里知道就行了,都闻了那么多天 了,早该适应了 ◊”

    周良第的话让我本就不平静的心起了更大的波欄,他跟我说的道理我何尝不懂,只是真的要我跨出那一步又谈何 容易。

    十一点半,曽煜还没回来,屋子里闹一会儿静一会儿,似乎除了我,每个人都很开心,就连惯来淡漠的七月脸 上也浮现了一阵阵的笑意。

    电视里跨年晚会的声音淹没了席间的喧闹,我静静地看着主持人道了一遍又一遍的新年祝福,画面中斑斓的色彩 绚烂了我的眼。

    十一点五十五,我看了一眼钟,看了一哏门,没有惊喜。

    周良第朝我举杯,我抿唇微笑,正要和他碰杯,白芹腾地起身,“马上就12点了,一起喝啊!”

    杜恒抬眸,给了她一个警告的哏神,白芹笑嘻嘻的说,“我就抿一小口,一小口没事儿的。”

    杜恒夺了她手里的烈酒杯,换给她一杯橙汁儿,周良第挑眉,叮着杜恒不怀好意的笑,杜恒轻描淡写的睨了 他一哏,顾自将方才白芹的那杯酒一口闷了。

    周良第的笑更加的不怀好意,意味深长。

    杜恒喃喃了一句,“你有病?”

    周良第脱口而出,“你有药?”

    杜恒嗤道,“神经◊”

    白芹举着一杯橙汁儿,带动了席间的气氛,我们全部起身,碰杯,“大家新年快乐!来年全部发大财!”

    她的祝福词说完,杜恒不着痕迹的蹙眉。

    周良第自然不放过这个打趣的机会,“白芹,你们家的财政大权谁管?”

    周良第间的一本正经,白芹也答得一本正经,“当然是我老公管。”

    杜恒眉梢舒展。

    周良第点到为止,“难怪。”

    白芹不解的追间,“难怪什么?”

    周良第笑着说,“难怪你会许那样的新年愿望。”

    白芹一脸懵逼。

    叶连硕帮着解释,“发财是我们穷人的目标,跟那两个资本家没多大关系。”

    ‘那两个资本家’指的是曾煜和杜恒。

    十二点,新年的钟声准时敲响,那一声特别的响亮,也特别的沉,仿佛敲在了我的心坎。

    曽煜没有回来,他错过了我们的第一个跨年夜。

    强大的失落感侵袭而来,我忽然想起了曾经和邱浩森在一起的时光,每一个传统节,每一个团圆日,我都期盼着 他能陪我过,然而每一次陪我的,都是孤独的灯和无尽的夜。

    对于女人而言,这些日子真的太重要了,我希望每一个这样重要的日子,陪在他身边的都是我,无关占有,无关 归属,只关爱情和信仰。

    脑海中忽然闪过周良第在厨房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当即拿起手机走向了阳台,周良第说的没错,我不应该让那些 潜意识幻想出来的可能扰乱我的心,既然我相信曾煜,就应该足够的坦然。

    划开手机,刚准备给曾煜打电话,一通电话率先打了进来。

    屏幕上跳跃着两个字:唐希。

    顿了一秒才接起,唐希的声音清淡如夜间的风,“顾晚,新年快乐。”

    “谢谢。”我看着哏前的万家灯火,平静的开口,“同乐◊”

    楼下有一群小孩在放烟火,我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是从电话里传过来的。

    我蓦然一惊,“你在哪?”

    沉默了数秒,才听到淡淡的回应,“你家楼下。”

    空气变得格外的安静,时间一点一滴悄无声息的流失。

    “顾晚,我想见你◊”

    淡淡的声音,在这淡淡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远处的黑夜炸开了一朵朵烟花,琯燦而又绚烂。

    客厅里几个人已经围在一起打牌了,我披了大衣走到玄关处,周良第喊住了我,间我去哪儿,我说我下去一下 ,马上就回来,我推开门,将白芹和叶连硕此起彼伏的‘三缺一’关在了屋子里。

    出了单元门,一眼就看见唐希站在不远处的主千道上,光秃的白桦树下他的身影格外的萧索、落寞。

    他手里揑着手机,见我出来,他将手机塞进了裤兜里,视线跟随着我的脚步,为这本该喧闹的夜晚增添了一 份不和谐的平静。

    在他面前站定,与他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凉风拂过,嗅到了他身上清冽的气息以及淡淡的酒香味儿,“你喝酒 了?”

    “喝了 _点。”

    沉默了一瞬,唐希薄唇微启,“我可以叫你顾清吗?”

    我愕然,微微有些愣神,随即点头,“当然可以。”

    耳边再次回想起曾经的对话,顾清这个名字始终给我一种缥缈虚无的感觉,特别的不真实。

    他犹豫了很久,只喊了一声我的名字,“顾清……”

    “嗯?”

    “对不起,我……”他似乎有些词不达意,酝酿了很久,也挣扎了很久,才重新开口,“对不起,那一次我骗 了你。”

    耳旁的风倏然静止,我想我知道他说的那一次指的是哪一次,曽经得我可能会很在意他骗我与否,但现在,我 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关系啊,我知道你有苦衷。”

    所有的错过都是有缧无分,所以,唐希,我不怪你。

    下一更八点之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